当我还没回过神时,我的手却下意识的向剑柄握去,紧握在三寸的剑柄上时,那股熟悉的感觉更加强烈的灌进我的脑门,使我毫不犹豫的拔剑出鞘,“当!”清脆的龙吟呼之而出。

我随意的挥划,一道蓝雾顿时出现,但我很快就发现,它根本没有剑刃,在剑刃处流转的是一层淡淡透明的蓝光,难道是光剑?可是我可没没输入能量呀?蓝色的剑茫欢愉的闪烁着,就像和老朋友打招呼,一闪一闪的。

我试着轻轻地舞动,我和它的契合度只能说是行云流水般的完美!它,就像是我身体的一部分,和我紧密的联系在一起。

“借我看看!”院长眼巴巴看着挥舞中的蓝色残影,连说词上都没发现他把它当成是我的东西了。

我爽快的将它抛给院长。

院长一把将它抄入手里挥动,一丝动静也没有!就看院长傻傻的抓着剑柄,对着空气猛挥,过了好一阵子院长才沮丧的将剑抛还给我说道:“它应该认你为主了,以前还当它是玩具…唉…”

回到我手中的剑,却失去了那层蓝色光华,使我也愣了愣,坏了?不会吧?院长看我一眼骂道:“你是不会灌点气劲或能量进去唷?”

切,我就知道你在妒嫉我!哈哈!可是那股熟悉感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不管了,我慢慢将一丝气劲输进剑柄里,立刻窜起蓝色的水流如闪电般在剑刃的部位窜动着。

看去和光剑实在没两样,但骨子里用的却是截然不同的力量,而且我越用越顺手,越摸越喜爱,在加上一开始的熟悉感,我兴高彩烈的向院长致谢,后者回我一个悻悻然的苦笑。

站回一开始小房间里,院长指着右边的传送门拿说道:“虽然现在教你新的招式也行,但是我认为应该先把基础搞好,而且我相信你脑袋里一定有一些不错的心法,就只差经验而已了,现在你进去试炼!切记!不要小看那些幻觉,它们都是有真的杀伤力的,还有千万不要勉强,不行了只要冲进传送门就可以了。”

哇靠!死肥猪你完全想歪了!我这一身的能量哪里是修练来的?我跟本就是矍然一身嘛!可气院长说完转身就走,叹口气我也只能面对现实了。

无奈归无奈,我还是摆摆头,伸伸手脚、拉拉筋骨,深深的吸口气,提起‘天羽’迈步走进幻影试炼房。

一踏入幻影试炼场,我就先观察环境,这儿比刚刚的兵器房不知道大上了几倍,远远的看不到底,少说也有数十个巨蛋体育场大吧?看到这场面,就能知道老肥猪也真不是盖的,竟然能打造出如此宽敞的亚空间,但是敌人呢?我站在门口,捎捎脑袋,看着一望无际的天涯苦笑,不会是要我在这发呆吧?就在我想的当头,一条条伸长的黑影从远处划过。

“嘿嘿嘿嘿…”

“呵呵呵…”

“嘻嘻嘻嘻…”

“哈哈哈哈…”

四种诡异的笑声同时响起,散乱的黑影也不断的从我眼前掠过。

“来了是吧?就让我看看你们有多厉害!”我将气劲灌入‘龙纹’,随手挥出一道剑气直斩而去。

“噗、滋!”一条怪笑中的黑影就此被打散。

“呀?这么嫩?”我再度挥出三道剑气,各自迎向另三条黑影,还真的一触即散,三条黑影顿时化为青烟飘散而去。

“这该说我太强,还是你们太嫩啦?咦?不会吧?”

我才刚爽完,扑天盖地的黑影一蜂窝的出现“嘎嘎嘎…”的乱叫。

它们真的很嫩,几忽是一剑一个,打起来很有成就感,但是面对这一陀,我也只有喊救命的份。

刚冲向出口的我,脑海中突然扫过院长那嘲笑的脸孔,我一咬牙,狠声的说:“死都不能被看低,来吧!你们这群废物!”

挥着剑我快速的在黑影群里冲杀,势如破竹、千里任我行,但它们实在太多了,杀都杀到手软。

努力的砍出一条路,我逃到一边去思考着对应之技,既然是试炼那决定不是给我在这乱挥剑用的。

“练招、练招?”

我赶紧快速的翻阅着脑海中大范围性攻击技,有是有而且不少,但都不适用,那些破坏强的对这些一触及散的真的是浪费,再说又不是只有这一批而已。

正当我苦脑时突然撇见一只特大的黑影,接着一个很荒谬的想法闯进我的脑中:“擒贼先擒王!”

这些废物就像是满地爬的小兵,杀了再杀,还是那么一堆,如果它们有带头的将领干掉,那么…可是那只特大的在我那巧合的一撇后就消失不见了,我开始暗暗的注意起四周。果然在一群黑影特多的地方,夹藏着那只体型比其它只大上不少的小头目!剑气再出,连扫个两、三下,周围的小怪就清洁溜溜,提气反握着“龙纹”,冲到它面前由内向外横划,蓝弧的曲线一闪而逝,小头目就被我拦腰斩断,分为上下部分的喷出黑烟,然后突然爆散。

其它的小喽啰就像水里的海草叶,成曲状的扭动慢慢地变淡消失。

“啧、啧!原来还要用头脑,不光是武力呀?看来这游戏还真有趣,接下来是什么呢?”

“嗡、嗡…”蚊子无敌的吶喊!黑压压的一遍向我直奔而来,看到这仗阵,我不由的头皮发麻,要真的给它们围上,一只一口,我不就成了人干?有刚刚的教训,我很快就想到对应的方法了,在这儿可不能死脑筋,不然一定会死的很惨。

将“龙纹”带鞘的插在身前,两身手交叉于胸口,轻喝一声,制造出一个淡蓝色的防护罩,别小看它只有薄薄的一层,它可是略带杀伤力的。

蚊子群一心只想接近我,蜂拥的向我冲来,但在我身前就先撞上护幕,化为小小的黑色火花,不消片刻,蚊子群就这样被我给挡了下来。

呼出一口气,我开始怀疑院长的说法,啥米千万别勉强,不行了只要冲进传送门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