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力、无与论比的压力!令人窒息的疯狂压力,不断的从师母身上窜出,长长的发丝无风自动,水面也被震出无数的水纹,一**的强大能量以师母为中心点向四面爆散,“砰、砰、砰砰!”震撼的能量共鸣,无限制地震荡我的心脏几乎爆胸而出!最终水面也撑不住师母外放的气劲炸起了一层层的水花!而我的心也随着水花跳动,想要脱离我胸脯的束缚!还好师母及时带回那不起眼的玉环,压下了另人胆战心惊的能量。

此时我已半跪在地,刚被烘干的衣服再度被冷汗打湿了。

冰倩儿和丝蒂娜两女娇躯发软倒在椅子里,慕容嫣非但没有软倒,而且还端正的坐在那儿,只是眉额之上香汗淋漓。

老肥猪完全不受影响还笑容满面的看着慕容嫣:“女娃,真不愧是‘龙’的传人,相较之下小子就比不上妳了。”

“龙的传人?”我扶起瘫软的两女疑惑的问道。

御空而来的师母接口答道:“嗯,说广义点孩子你和那位慕容小姑娘还有我都算是龙的传人,所谓的龙的传人就是指东方人,但是少阳所说的‘龙的传人’可就此义非彼义啰!”

啥么都没听清楚,少阳?是指院长吗?其实我也只是听说过峰凌学院有位十大高手现任院长,所以才来这儿就读的,但是那位高手我连名号都不知道了,哪有可能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但从他们两老的称呼大概可猜出,他们应该就是天榜前十强的“金童玉女”殷少阳和芙丽雅!师母温柔贤淑称之“玉女”最不为过,可是从院长身上实在是…听说当年他们在行走江湖时院长还是有名的恐龙杀手,如今…唉…岁月不饶人呀!我不由同情的多看他两眼。

“咳、咳…亏你还是东方人,连龙的传人都不知道!好了,不要在这上面纠缠,刚刚芙丽雅和你对打时只用不到一成的功力,而且都只是拳打脚踢,并没有用上几分真功夫,跟流氓打街架没两样…”院长机车的看着我,嘴巴吐的话虽然是真的,但还真不重听,如果能的话,真想把他踢回猪圈…“刚刚师母散发的是几成的能量?”我最想知道的就是这个,这样我就能知晓自己和十大高手的差距。

“普普通通,就是一般能量外放,没有压抑也没有刻意去提升的原始状态。可是真没想到如此的强大,难怪需要封印之环压制自身的力量。”回答的竟然是慕容嫣,这时她已收起微笑,崇敬的看着两位不搭的夫妇。

她的回答令我呆住了,如果是真的那我这个超级兵器也不过是个玩具,她的话语打碎了我的自信,原来我和他们的差距有这么大!哈、哈,这根本就是天与地,小水珠和大海在拼比。

米粒之珠岂能与皓月争晖?看来…“小!子!你还年轻,未来都还没定夺,你岂能败在这里?”院长前几个字使出类似佛门的“狮子吼”,震回心思开始偏离的我,严肃的瞪着我。

对!我还年轻,我还有无限的可能性,只要我苦心力学要超越他们也不是梦想!就像是刚出生的婴孩何必要和身心健全的成年人比腕力,自讨苦吃、自埋阴狸嘛!想通了这点的我愉快的笑了起来、两眼射出更胜以往的自信与霸气。

整整衣衫,深深的向院长一揖:“谢谢院长的教诲,多谢院长的相助,免去小子走火入魔之灾。”

师母像位慈母轻轻的将我拉至身边,温馨的抚着我的头发:“孩子幸好你没有走入自己的阴霾里,要不然师母也会自责一辈子的。”

“哈、哈、哈哈!”院长爽朗的笑声打散了我短暂的温情。

“!又不是真的要抢你老婆,紧张个屁?”这话只能在心里说,否则稳定死无葬身之地,摆好疑惑的表情看看他有啥事。

“小子你也是从东方来的吧?你又是哪一个世家的呀?”院长好奇的看着坐回丝蒂娜和冰倩儿中间的我问道,慕容嫣也是一脸好奇的看着我。

“呃…嘿、嘿…嘿,其实我…失去记忆了…嘿嘿…”我心里暗叫糟糕,这种谎话骗骗冰倩儿和丝蒂娜还可以,对慕容嫣就有点勉强了,何况是眼前这位人老成精的院长和师母!但我也不能直说你家少爷是从培育槽里爬出来的吧?然后就自立门派的叫做超级兵器连盟吧?只好硬着头皮再撒一次谎。

“什么?”慕容嫣和老肥猪同时叫了起来。早听过这版本的冰倩儿和丝蒂娜,怜爱的贴在我身上,想要安慰我这莫须有的过去。

到是师母蹙着眉若有所思的看着我。师母表情说不出的怜惜,蹲在我身边,一手拨开我额前的头发,另一手也拨开自己额前的青丝。

下一刻两人的额头亲蜜的贴在一起,不施胭脂水粉的成熟美颜近在眼前,师母柳眉微蹙、秀眸紧闭,嘴唇轻抿,一丝幽雅清香袭面而来,将师母成**性的媚力发挥的淋漓尽致!我不由的一痴,但随急就反应过来,暗骂自己荒唐也暗叫惨了,要是真的给她看出什么端而一切就…一会儿师母轻轻的推开我往后稍飘,眼眸中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温情和一丝自怜的幽怨,但这一切也都落入我眼里,这使我心中又一跳,该不会…师母贝齿轻启幽幽地说道:“孩子,我看不到你的过去,但我能感觉的到,你内心的深处有着不为人知的爱恋和烙印,但它又像深闺的妇女、感伤、凄楚,它深深的牵连在某人身上。

但她决不是在座的诸位,虽然我感受的到这孩子对妳们的疼爱和怜惜,但这完全是不同的感觉,那有种天人两隔的悲哀啊呀!剪不断理还乱…唉…“两行晶莹剔透的泪珠分别从师母和女孩们的脸庞滑落。

这下换我恍忽了,我有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