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兴趣和芙丽雅打上一场?你可不要小看她,到时候吃亏的可会是你。”院长看到我眼中露出的狐疑,好声的提醒。

师母还是带着那抹另我心安的微笑,走到湖边的空地向我招手。

我转过身去抱抱冰倩儿和丝蒂娜,顺便对慕容嫣笑一笑,打趣的对老肥猪说道:“请替我照顾她们一下,但可别监守自盗唷!”

这时院长才打量起三女,眼神随意的从她们身上流转过,却在慕容嫣那顿了顿,也露出一抹意味深常的笑容…“小子快去吧!让我看看你的能耐。”院长转过身,严肃的对我说道。

我对他自信的一笑,纵身跃出凉亭,快落在水面上时,我伸脚轻点漂浮在水面的柳叶再度飞身拔起,在空中旋身轻巧的落在师母对面。

师母还是带着春风般的微笑:“孩子你先来吧!”

“师母先请。”我抱拳躬身说道。

这不是我狂妄,而是师母那个模样我跟本下不了手。

师母微微的点头,也没看她怎么动,人就出现在我背后,一计手刀直展我后颈,我右脚横跨,反身用左手腕架住师母的手刀,右腿也顺势横扫师母的腰际,师母轻松的往左旋身又砍向我后颈。

我右腿也才刚扫出,下盘不稳根本避无可避,只有狼狈的向前滚倒,师母也不追击,还是笑吟吟的看着我。

这下我才放下轻慢的心全力进攻,从刚刚几下看来师母和我比起来只高不低,不尽力不行。

努力的搜寻脑海中那些无名的招式,右手食指和中指伸直并拢,调运气劲于指尖,一道一尺来长的浅黄剑气自我手中冒出,在剑气出现的同时,师母也唤化出一道和我一模一样的剑气,微笑的看着我。

踏着无名的身法,我就像一道奔雷直冲师母的门面,右手剑指毫无花俏的和师母对砍在一起,瞬间我左手快速的凝拳,闪电般击出。

师母还是轻松的左手化掌接下我的攻势,还顺便利用我的拳劲往后飘开数步。

“喝!”我猛然的爆出一朵朵的剑花,师母身行鬼魅,无论我舞出的剑花再多、再繁,落在她身前永远像是纸花,毫不费劲的全数挡下。

突然一道剑芒从我的死角急速的窜来,我弹身急退,散去指剑大口大口的喘气,刚刚一轮攻击,不但没有任何效果,而且师母连一步也没有动到。

我才知道,她的实力不只是比我高,而是基本就不在同一档次!可是我实在不明白,我身为超级兵器没有丝毫能量就算了,连脑海中的招式也没有相对的威力,“兵器”根本就是唬烂的!我深深的吸口气,缓慢的吐出…两手张开成爪,两团螺旋的气劲在我手心剧烈的打转。两旁的砂石粉尘也在我的气劲吸引下形成了砂尘风暴。

可是师母还是轻松的笑着,在她方圆三丈内没有任何的**,就像是处在台风眼般安宁而平静。

师母莲步轻移,看似毫无防备的向我走来。

我忿恨的咬牙,将两手的旋螺球挤压并在一起,在压缩的过程中更是爆出一层层强烈的旋风。

扭身用进尽力像丢躲避球一般,奋力的投向慢步中的师母。

一丝微笑挂在我的脸上,这招就是宰掉实验室中许凌风时所用的招式,而且还倍于当时的力量,它能搅碎、撕裂阻挡在它之前的一切,就算输我也要输的漂亮!再快的气劲球,在师母面前都只是轻飘飘的气泡,她轻松的横跨,气劲球就从她身边飞越而过,但是我的最后攻击哪是那么简单就躲的过的?“咻!”过头的气劲球划出一个精简的弧度,再度冲向师母的身后。

师母头也不回身法一展,轻巧的避了过去。

但是我的气劲球也不是省油灯的,无论师母避的再快,它就是紧咬着师母不放,而且也没有由于时间的消失,而转变的较薄弱。

师母脸上那抹和慕容嫣有九分像的笑容,微微的顿了顿,迅速的转过身双手布下数层防护能量,当气劲球冲撞而入时,双手闪电的移动,四两拨千金的卸去大半的冲劲,两手翻转猛然的并合,就像捏爆气球一样,我的气劲球只来的急发出“啵!”的一声,震出一层气环就被师母解决了。

虽然惊讶,但我还是不放过师母背对着我这个大好的机会,用最快的身法冲到她背后,挥拳就往她头上击落。

但我还是低估师母的超强实力,她快捷的矮身避过我的铁拳,还顺便的送我一个扫堂腿。

没料到她反应有那么快的我,一个踉跄就给她踢翻在地。从那里跌倒,就从那里爬起来!我漂亮的鲤鱼打挺,快速的弹起,可是迎向我的却是一计“铁山靠”同时击中我的胸、腹,笔直的将我打飞出去。

被师母击飞的我,并没有感觉道撕裂般的疼痛,只有一股强大的贯力将我凌空的向后推去。

这时我所能感觉的只有女孩们的尖叫、和耳边呼呼做响的风声,当我快要撞上凉亭时,突然撞到一面无形的墙,“噗…!”一声重重地跌到水里。

我知道…我败了…而且还是惨败…由于…对方根本没有尽力…我浮出水面,吐出一口水静静地漂在水面,阖上双眼细细地品尝刚刚的战斗。

那是我的首战、也是我的首败!但我并不失落,由于那根本就不是同一级数的战斗,会赢才有鬼!“小子不错唷!懂得去反省而不是怨天尤人,孺子可教也!”院长讨厌的声音,不缓不急的又在我耳边响起。

我将头塞进水里,想档掉那令人生厌的声音。

院长也不生气,伸手随意的挥动,我的身体就被一股气劲带入凉亭,最神的是他并没有拖起任何的水花,湖水还是像面明镜光华平静!“放心吧!芙丽雅下手自有分寸,那小子死不了的。小子想了那么久,知道你败在哪了吗?”老肥猪皱着眉,看看贴在我身上东摸摸、西摸摸的冰倩儿和丝蒂娜,又看看也蹙着眉的慕容嫣,沉声的问道。

“我没事。我失败的原因应该是输在速度、反应、招式、还有最重要的实战经验…”我温柔的拍拍在我身上摸索的两女表示放心。

“不错、不错,但是你说的都不对!你会输只有一句话可以说明─你、还、太、嫩、啦!”靠!我用力窜起拳头,这次我是真的想打人了。

“看来不露一手,你还不知道你和我们的差距有多大。”院长对着岸边的师母做了个奇怪的手势。

师母的反应更是奇特,突然将左手高举把上头朴实无华的玉环取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