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蒂娜和冰倩儿两个好骗的一听我不计较了,立刻笑嘻嘻的贴在我身上。唯有慕容嫣还是挂着那意味深长的天使笑容,好似早就看透我的心思般,令我坐立不安。

每年学院最热闹的时刻就是现在,开学第一天的下午。

这可比嘉年华会的社团招生!整个学院都暴动了起来,学长、学姐们竞相的“拉客”,花样百出、应有尽有,像踩大球、跳火圈、单轮车、空中飞人、丢橘子、耍花枪、吞剑、吐火、蛇笛、肚皮舞…五花八门,只差没有上刀山、下油锅,专业的程度可比马戏团有过之而无不及呀!我们这一伙人由于有三位美人胚子坐阵,无论我们走到哪儿,都会有一群蜜蜂学长三步五时的叫喊着各式各样怪异的台词:“学妹!妳们将是我们的太阳,照耀我们的光明!”、“加入我们吧!本社团包吃包住,赞啦!”、“就缺像妳们这样的美女经理啦!”、“本派武功专为女生设计的,好学唷!”、“学妹一个晚上多少?一百万够不够…啊─不要打啦──!饶了我吧──!”不知哪来的白痴,疯人说疯话,一下就被拖去打了,活该犯众怒。

附带一提,今天不限制校园暴力。

不过三女对学长们的态度都是不冷也不热,顶多也只是礼貌性的点点头,施舍个微笑,并没有多加注意。

除了几个学姐来推荐时才稍稍有交谈、询问。

发现这一点的学长们,一蜂巢的散去,换来一群长相和气的学姐,莺莺燕燕好不壮观!不过这时候女人三姑六婆的本性,可不是开玩笑的。

女生之间就没有什么好顾忌,拉拉扯扯的为的就只是要我们听一下,甚至还有学姐打算从我身上着手,亲密的挽着我的臂膀、嗲声嗲气的诱惑我。

丝蒂娜见状,硬生生的推开四周的学姐,拉着我和冰倩儿就跑。

“呼─!真没想到学姐比卖菜的阿婆还可怕!”丝蒂娜靠着一面竹篱的围墙大口大口的喘气,还不忘抱怨几句。

冰倩儿疑惑的问道:“这是那?学院里怎么会有这种地方?里面是什么呀?”在学院里虽然也有木造房但也不多,更何况这种竹篱的地方怎么看都不像是教学区。

当我们还在打量这时,从围墙的另一头走出一位美貌的中年妇女,向我们招招手微笑的说道:“同学,请跟我来…”

她身着一身素白的凤仙装,活脱脱的从爬出来一般。

她的笑容很温柔、很温柔,举止也很优雅,她给我的感觉就像是最亲切的长辈,给人很容易亲近的感觉。

我们深深的被她的气质给吸引住,毫无警戒的跟随她的脚步走进竹园里。

进门是一间不大的竹楼,绕过了竹楼入眼的是一面小小的湖泊,几颗弯曲的杨柳,轻点水面,水质清晰见底,鱼儿悠游自在。

一条小小的溪流从侧边通过灌入小湖,一座竹编的小桥横跨小溪,小桥的那头也是间竹子搭建而成的凉亭落坐在距岸三、四丈远的小湖里。

美妇带领我们走过小桥来到亭子里,可是里头却站着一位煞风景的矮胖男士。

美妇微向我们点个头就站到背对我们的男子身边。

男子转过身来严肃的对我们说道:“我是院长。”充满威仪的表情真的很不适合在他脸上出现,由于真的很滑稽!但我们笑都不敢笑,连气都不敢喘,只由于他那一句“我是院长”,这涵义就大了,就连开学典礼都没出现的院长,竟然出现在我们面前,而且还是他亲自召见我们的,这代表了什么!?院长见到我们忐忑不安的样子,微微的笑了笑:“你们没做错什么,不用紧张、放松一点。我只是想和你们聊聊…”

“她是我妻子,你们叫她师母就好。”院长随意的介绍那位美妇的身份。

“标准的癞蛤蟆吃天鹅肉,一朵鲜花插在牛粪土,可惜、可叹…”我暗暗的替师母感到悲哀。

“小子你好像有意见是吧?”院长好像能看透我的心思,一语直白的道出。

我立刻把头摇成波浪鼓,强颜装笑违心的说道:“没…没…我只是好奇您找我们有何贵干?”

看我这样院长也不说破,只是笑笑的说道:“你们随意坐,芙丽雅…帮我泡壶茶,我要和小朋友们聊聊。”

我们四个连个屁都不敢放,端正的坐在院长面前,疑惑的看着他。

“嗯…你们是新生?”院长伸指轻轻地在桌延点着。

我真的很想直骂道:“废话!连我们是新生都不知道。还叫我们来,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老子每秒钟几十万上下,没时间和你瞎闹!”可是到口又变成了:“没错,今天刚入学的,原本是在选社团,后来由于太多人在追我们,不小心才跑到这儿。”

这时师母端着一壶茶和六个杯子走了回来,将杯子摆好还亲自为我们倒茶,处理好就直接坐在院长的旁边半依着他,虽然丝蒂娜和冰倩儿也经常这般的偎在我身边,但是眼前这一副实在是很难入眼。

院长悠闲的吃口茶,慢条斯理的问道:“小子你觉得你很强?”

好笑!你他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这死肥猪还是个十大高手,谁敢在你面前说强的?我反问道:“我的能量质测定是地级一阶,您说我这算强吗?”

院长听到我的能量测定质,他一点也不惊讶,两眼放出精光直射我的双眼,沉声问道:“我从你的眼睛里看到无限的自信,它告诉我你的来历不简单!”

我毫不回避他的目光缓慢的说道:“自信来自实力,但小子还没有狂妄到敢在您面前卖弄玄虚。”

院长精光一闪,又回复成那副不缓不急的模样,只是连说了三声好,一口干尽了眼前的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