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方温情的一幕看在桃莉眼里完全不成形,她捧着脸,不可至信的放声大叫:“噫呀………”抖着音,语气里充满不信与失落。

帕米拉只顾得阻拦丝蒂娜而遗漏了桃莉,唯一有能力阻止她的管权又不敢对她动手动脚,放得桃莉高声尖叫,瞬息血焰天好不容易拥有的温情坦然无存。

打扰人家也罢,桃莉很不识相的冲了过去,指着冰倩儿又吼又叫:“她有什么好,又干又瘪哪有我好!你从来都不抱我,为什么肯抱她──”其实冰倩儿非但不甘瘪,还生的玲珑有致,只不过桃莉的本钱太好才有此语。

桃莉歇斯底里的吼叫,眼泪哗啦啦的坠落,眼前的男子却不看上她一眼,自顾地拭去冰倩儿身上的污物。

受到冷落,桃莉气愤的冲上前将冰倩儿推倒,难堪的字眼从她嘴中流出:“**!”眼看桃莉举起掌就要往冰倩儿脸上挥落。

血焰天先一步的接住,以其人之道还之其身,“啪!”响亮的巴掌,在脸畔炸开,直至倒地桃莉都不相信血焰天打了自己。

“我不准任何人伤害她,包括我自己!”血焰天的眼里燃烧着烈焰,语气是从未有过的严厉。

“为什么、为什么…”桃莉混着污物与泪水不甘心的喊道,此时她与冰倩儿一样狼狈,可是他却对自己无动于衷。

察觉自己的失态,血焰天吐了口气,眼中的红光暗了下来,淡然的撇了向桃莉道:“没有为什么,是我亏欠她的。”

再次的低下身,搀起冰倩儿,对一干守护者简洁道:“跟上。”

将冰倩儿拦腰抱起,身形往圣的方向飘去。

冰倩儿静静地靠在血焰天的怀里,她们之间的关系不必言明,那是种天生的依赖,她知道,这个人就是族人口耳相传的**贼,也就是自己的父亲。

靠着血焰天的胸膛,冰倩儿幸福的笑了,之前所受到的屈辱,在这一刻根本算不上什么,她彷佛回归童年,依偎在血焰天的臂弯里。

回到圣殿,血焰天将冰倩儿交给竹儿与盈儿,对其道:“你先去净身,等会儿我们再去见你母亲。”

冰倩儿乖巧的点头,当她将要走进澡堂里时,忽然回过头来,见血焰天由于自己的关系也弄得一身狼狈,眼儿微弯,可人的笑道:“你,要不要一起来洗。”

此话听在竹儿与盈儿的耳里皆是一惊,她们还未猜到血焰天的真实身份,只料血焰天就是冰倩儿常提到的男友冰雨,却不知他们的关系已经那么亲蜜。

万种的念头闪过,当两女见血焰天毫不犹豫的点头,又是错愕无比。她们却不知只要是冰倩儿说的话,不管是什么事情血焰天都会点头说好,至于要求的内容就是后话了。

两女见冰倩儿无丝毫害羞之意,更自以为是的笃定了他们的关系,只是两人不尤得升起一丝羞意。

想要沐浴净身,少不了脱衣**,那么自己…偷瞄一眼面不改色的血焰天,竹儿咬唇的想到,自古主仆同侍一夫的例子从没少过,又何缺自己这一例呢?待她想要出声示意时,盈儿已抢先地贴过去,柔声道:“奴婢盈儿,请先生宽衣。”盈儿两眼放光,内含春意,看来血焰天的后援会又多了一人。

盈儿大胆的摸上血焰天的身子,伸手欲解其衣物,血焰天才猛然发现不对劲,慌乱的一退再退,那有点刚刚的豪气。

盈儿媚眼一笑,又贴进数步,娇柔的说道:“先生方才不是答应圣女的邀请,您这样盈儿不能服侍您…”

血焰天退后,盈儿就逼近,一双小手就是往血焰天的衣带袭去,闹得血焰天面色难堪却又不好发做。

最后干脆丢下:“我去外面等你。”一溜烟的从窗口遁走,气得盈儿直跺脚大呼有色心没色胆,懦弱!向来不近女色的血焰天在这小妮子的攻伐下丑态尽出,可入了冰倩儿的眼里却是一股温暖的笑意。

竹儿装生气的说道:“别开先生玩笑,小心圣女惩罚你。”竹儿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态度看得盈儿呵呵大笑。

戳着竹儿的胸脯,坏心眼的说道:“瞧你这样,不正是在吃圣女大人的醋?”

“你!”被说中心事的竹儿生气的瞪眼说道:“你不要胡说,我、我才没有!”

脸通红了一片,无不是在告知他人此地无银三百两,乐的盈儿嘻嘻笑。

躲在冰倩儿身后,避着竹儿打人的爪牙,盈儿探出小脑袋笑道:“还说没有,你的脸好红唷~做贼…心虚…~嘻嘻…~”

竹儿气得娇躯颤抖却又不好越过冰倩儿抓人,一张俏脸闷得通红,半尚猛然想到什么,心惊的偷瞧冰倩儿的圣容。

竹儿做错坏事的模样,冰倩儿不觉不妥只认为好笑,故作毫不芥蒂的拍拍藏在身后的盈儿问道:“盈儿喜欢她吗?”

搂着冰倩儿的纤臂,盈儿大声的宣布:“喜欢!”秀丽的眼儿一闪一闪的发亮,看似充满着美梦。

冰倩儿微笑的转过头道:“竹儿呢?”

一贯精明的竹儿遇上这个问题竟也傻了,好一阵子才偷瞧冰倩儿的面色,小小声的说道:“喜…欢。”面色通红的告白,又惹来盈儿不少的嘲弄,可是话一出口,心情好似轻松了不少,也唬起脸来与盈儿对瞪。

“喜欢就好,可是如果你们想要早点见到他…就快点去洗澡呗!”两女听了感觉甚是,也不再对使眼色,拉着冰倩儿往澡堂里跑。

两女现时的转变,令冰倩儿哭笑不得的喊道:“好啦!慢一点啦!倩儿的父亲会等你们的啦!别啦呀…”

两女当真不再拉扯冰倩儿,却如木雕般呆呆的站在原地,竹儿僵硬木讷的转头,阴森的问道:“请问圣女刚才说那位先生是您的谁…”

冰倩儿开心地笑道:“他应该是倩儿的父亲呀!”

顿时竹儿觉得天旋地转,她居然看上了最不应该看上的人。

“父亲…”盈儿傻愣的复念这两字,却没注意到冰倩儿在说父亲之前还说了“应该”两字。

念着、念着忽然看开的大叫:“我管他是谁,只要我喜欢他不就好哩!”

冰倩儿摊肩一笑,无论谁要倒追血焰天她都无所谓,可看刚刚血焰天与那名女子的对话,想要掳获血焰天的心应该不怎么容易。

猛地,盈儿吃错藥般从浴池里站起,笑嘻嘻地挥拳叫道:“我…要…~追…~他…~”

声音远远传了出去,在别处更衣擦身的血焰天突然感到一阵恶寒无端的从脊椎冒出,一路抖到后脑,使他大大地打个喷涕。

冰倩儿与竹儿并着肩泡澡,愣愣地看着这个**的小魔女。

“呀、呀、呀…”盈儿兴奋的挥拳打向老天爷,全身灌注热恋的气息。

远不如盈儿开放的竹儿吃味的撇过头冷哼道:“没胸部…”宛如一盘寒冰冷水,无情的泼在盈儿身上,瞬息将其冻结。

盈儿低下头看看自己怎么跳也不会抖动的胸部,在看看池子里一个比一个大的圆球,盈儿气闷地缩进水里。

划清界线的坐离竹儿旁边,气呼呼地对竹儿叫嚣道:“从今天起我们就是情敌,还有,我绝对不会输给你…~”

竹儿可不跟她一般见识,哼地一声,撇过头双肩内缩,小做夹胸的姿势,瞬间就将盈儿的气焰比了下去,她胸前的伟大可和桃莉不晃多让,看的盈儿又气又妒!夹在两女之间的冰倩儿无声叹息,掬起水往脸上泼,心中暗想,也许她真的是很不合格的圣女。

和两个女仆挤在一起洗澡也罢、一起睡觉也罢,现在还要看女仆们挣夺自己父亲,没成功就算了,要是不小心给血焰天看中她们其中一个,那还得了!到时候是她们叫她圣女,还是她要叫乖女儿哩。唔…全乱套了…想不通,就不要再想,甩甩头,冰倩儿撇下互瞪的两女,自径的穿衣,待冰倩儿都快着妆完毕,瞪得忘我的两女才抢着帮她梳理。

直到打理完一切后,冰倩儿率先推开房门,却见桃莉焦急的楚在那里。

知道她是在等自己,冰倩儿毫不吝啬的对其一笑。

纵然冰倩儿对她没有敌意,盈儿和竹儿很自然的前趋挡在冰倩儿的身前,眼儿瞪大大充满敌意,一来是由于她曾经伤害过圣女、二来她很有可能是头号情敌,因此两女对桃莉完全没有好脸色可瞧。

被醋味十足的盈儿和竹儿夹于其中,冰倩儿也不好受。挺身站了出来道:“倩儿没有事情,谢谢你的关心。”冰倩儿一句话瓦解了桃莉的尴尬,更在其后给足了台阶下。

盈儿不服的喊道:“圣女她…”摇了摇头,冰倩儿微笑地斥责道:“人家特地来叹望我们,可别丢人哩。”

冰倩儿故意忽略桃莉之前得无理,让其感动不已。

从前住在森林里,她是野味十足的小丫头,直到遇见冰雨,为了爱人,她压下了野性,变得乖巧有温顺,之后来到这里当上了圣女,她更学会了包容和量解。

面对族人的欺负,她都会往好处想,用好的理由说服自己,更何况今天是见着父亲的大喜之日,眼前的女子对父亲又是那么的热情,这让冰倩儿生出一股亲切之意。

盈儿嘟着嘴儿,念念有词,不外乎是将桃莉与竹儿两只乳牛摆在一块咒骂,如果细听到不难发现,她是在说:“不要小看我!总有一天我会比你们还要大大大大…”

暗骂正欢的盈儿忽然感觉有人在推她,使她不愉快的甩肩,可那人还是不知好歹的猛推她,她嫌恶的往推她之人看去,却见竹儿一脸紧张的看着前方。

盈儿朝她目光看不,不也芳心暗紧,手不自觉的和竹儿握在一块儿。

丝蒂娜挽着血焰天往此前来,他们之间亲蜜的成度让冰倩儿身后的两女妓妒得要命,两人相视一眼,燃起了共同的火焰,不须要多余的言语,她们下定了决心,必须合作排除所有的外敌,两人毕竟是多年姐妹,要也要先打垮旁人,才轮得到她们相争!她们手握着手,同心协力,一个鼻孔出气。

冰倩儿表情反到是错愕的成份居多,在此见到丝蒂娜也罢,但是丝蒂娜亲腻挽着自己的父亲,这就不怎么对头哩。

看见冰倩儿古怪的表情,丝蒂娜贼贼一笑,更将血焰天的臂膀往怀里端。

虽然血焰天的手臂深埋丝蒂娜的双峰之中,可是看着丝蒂娜长大的他根本生不出什么**邪之意,因此,他们两人看来真的很自然、很和谐。

知晓丝蒂娜的身份,桃莉对丝蒂娜过份的亲腻不以为意,笑逐颜开的往他们俩迎去,可却一脸的小心翼翼怕血焰天护短会讨厌她。

可这一切落入盈儿和竹儿的眼中却又是一番滋味…血焰天眼中最红的金**人高傲的搂着他,而属于后补小妹的桃莉也不得不屈服于她的**威之下,就连面对她也要低声下气。

目标确定,真正的头号劲敌!两女又相视一眼,几乎同时伸手往颈子一划,见到对方打出与自己相同的暗号,同仇敌慨之下,反到生出惺惺相惜之意。

来到冰倩儿面前,欣赏着她错愕的表情,丝蒂娜高傲的抬起俏脸,斜眼睨视道:“看到我还不知道要叫什么吗?”

竹儿和盈儿双双咬牙切齿,心底猛打战鼓,要不是冰倩儿还挡在前面、要不是血焰天还站在那里,她们早就冲了过去将丝蒂娜乱刀砍死!错愕傻愣,却又见血焰天带着淡淡地笑意,冰倩儿不自觉的掉入陷阱,眼儿眨呀眨在血焰天与丝蒂娜之间瞄来瞄去,末了试探性的问道:“后母?”殊不知血焰天带笑是由于见着她,完全与丝蒂娜无关!“嘻、嘻哈哈哈哈哈…~”丝蒂娜拉着血焰天的手又笑又跳,逗冰倩儿真的太有意思哩!心知被骗,冰倩儿嗔白了丝蒂娜一眼,又颇为撒娇的往血焰天睨去,嘟着小嘴似乎是在怪罪他帮着丝蒂娜捉弄自己。

丝蒂娜畅心欢笑、蹦蹦乱跳,看的竹儿、盈儿压力大减,也随之微笑,原来他们的关系并不是自给所想的那种。

相视一眼,皆见对方眼中的宽心,此时她们才发现两人的手还紧密的握在一起,会心的微笑顿时变成冷哼,很有默气的哼声甩头,颇俱敌意。

硬拉着血焰天来到冰倩儿的跟前,拉起两人的手交迭在一起,丝蒂娜笑嘻嘻地欢呼道:“恭喜你们父女团圆!”

接着捏着冰倩儿的琼鼻笑道:“小倩儿呀!以后还是要叫人家姐~姐!人家的爹地和血叔是亲兄弟,所以咩~我们是真正的姐妹哟!“对哩!血叔不喜欢说话,不过他真的很温柔唷!还有呀!血叔不抽烟、不喝酒、不赌博、更不近女色!另外咩…“人家父女相认,丝蒂娜反而比当事人还要愉快,拉着两人的手,滔滔不绝地说出血焰天各类的行为习惯。

直到帕米拉出声制止,丝蒂娜才心不甘情不愿的收声,不满的呶嘴赌气,对帕米拉的介绍也少的可怜,不过草草的代过“她是我妈咪”就无下文。

冰倩儿乖巧的点头,甜甜地唤道:“倩儿见过阿姨。”其后更是嘴甜的说道:“阿姨真的好年轻,倩儿刚刚还以为是丝蒂的姐姐呢!”

冰倩儿的赞美听得丝蒂娜快要吐血,背着帕米拉对冰倩儿扮个鬼脸,冰倩儿也趁众人不注意时对她眨了眨眼。

宛如回到从前的时光,丝蒂娜温暖的微笑,心中暗咐,冰倩儿一点儿也没变,嘴儿还是一样地甜,很容易讨人喜欢。

就连她那个待人冷默的母亲,也难得的展开笑颜,看得丝蒂娜有些妓妒了呢!众人气氛欢愉和谐,完全没有身为下仆插嘴的机会,既然找不到机会,就要靠自己的双手去创造!“咳、咳…”盈儿偷偷地清清喉咙做发言前的准备,很故意的绕到血焰天面前对冰倩儿道:“圣女,祭祀前圣女的祭品都已备在案,只等圣女移驾过去。”

盈儿时机算的不错,换得血焰天的一眼,她当然毫不害羞地对血焰天大抛媚眼。

“哦、哦…”瞄到盈儿对血焰天大献殷勤,丝蒂娜不怀好意的用肘尖捅捅木头般的血焰天,故意拉高音量的说道:“血叔好有女人缘呀!走到哪里都有漂亮美媚来倒贴。”

一股杀气从血焰天的斜后方传了过来,那儿正是桃莉所在之处。面对桃莉的杀气,盈儿不甘示弱的瞪了回去,星火交缠,在空中爆出层层电花。

存心想看热闹的丝蒂娜又高声叫道:“哎呀~人家是倩儿妹妹的贴身侍女,每天都会和血叔见面,桃莉姐姐要吃亏了呀~”

杀气更加的强烈,桃莉颇有将盈儿捏死于当下的冲动!趁两人斗得正热,竹儿得意的偷笑,也故作有事禀报般往冰倩儿走去,却在半路上很不巧的跌了一跤,又很不巧的摔进血焰天怀里。

大部份的人都在看桃莉与盈儿斗法,竹儿的计策高妙,这一跤非但跌得别人没看到,还很顺手的将自己地丝巾放进血焰天的衣袋里。

只要哪一天,血焰天发现了,又记得有此一事,她何不愁有与血焰天见面的机会。

何苦一开始就招告天下,这样只会引来情敌的攻击!当竹儿自鸣得意时,冰倩儿柳眉紧蹙,万分无奈的摇头叹气…自己的父亲…怎么那么有吸引力…地处卍岛最偏远的诛灭之地,虽贵为刑场,但在这儿却感不到任何的戾气。

两个篮球场大的平底巨石,延伸出涯边,形成似观海平台的小广场。

周围树木蘩阴,虫鸟合鸣,旁边还有凉爽的海风轻抚,真不失是个好地方!广场的中心布置着小小的祭坛,令人讶异的是上头所放并非牲果祭品,而是各式各样的仪器。

一位短发年轻人霸占了供桌,摊着某物在上头写写画画,而原该在桌上的礼品全摆放于地,更让人生气的是旁边的白发老者居然捡起鲜果就往涯底扔去。

见到这傻眼的一幕,丝蒂娜居然还笑嘻嘻的介绍道:“那位是我们的老管家,他就像我的爷爷一样,不过我都叫他管叔唷!”

冰倩儿愣愣的点头,目光却死死放在那枚从管权手中飞落涯底的鲜果。

接着丝蒂娜指向占用供桌的年轻人道:“他是玄野计,人不但好又是十全万能哟!今天就是特别请他来帮忙的。”

好似有所感应,玄野计回过头来,见到丝蒂娜不由露齿一笑。

丝蒂娜更是热情的挥手高喊:“计哥哥~加油唷…~”

玄野计含笑的点头,其后又将目光放回供桌之上,专心至力于冰倩儿拜托地某事。

用力拍拍血焰天直挺的背膀,丝蒂娜欢心的笑道:“血叔不用担心啦!只要有计哥哥帮忙,绝对没有问题的啦!”

没问题?真的没有问题吗?看着一颗颗往涯底坠落的鲜果,冰倩儿脸都绿了,她怀疑的看向那位奋战中的年轻人和那位玩丢丢乐的老者。

帮忙?是帮倒忙吧?这是她十八年来头一次在母亲的忌日前来,先是被自家的族人打乱,现在又给他们搞得一团糟,可是人家也是出于善意又不好当面指责。

“今天不祭祀母亲吗?”换了个方法,冰倩儿含蓄的问道。

丝蒂娜果决地摇头:“当然不!有事没事,乱拜会比较好唷!”接着,神秘兮兮地凑至冰倩儿身前眨眼:“在计哥哥未做出正确的判断前,你就别急着拜嘛!”

心儿一跳,某种念头猛然闯入心头,冰倩儿不由脱口问道:“什么意思?”

丝蒂娜嘿嘿一笑,不答反问:“你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