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章啊,绝对不少于6500字,兄弟们多多支持!……虽说传讯少女的字写的很丑,但我们还是能一目了然,“副院长被杀”珠字在目,这令我们错愕无比。

副院长是什么人物!他少说也有天一阶的身手,哪有可能说杀就杀!错愕之余,婕扑了上去,晃着传讯少女的双肩喊道:“什么时候发生的,在哪里?妳为什么不早说!”

本以虚弱的传讯少女哪里禁得住婕的摧残,两眼一翻,又晕了过去,嘴边更溢出了一条白漠,甚是凄惨。

“就说妳不知分寸,这下可好了吧!”苑欣佯怒的瞪了婕一眼,拉直传讯少女的手腕,在其的节骨眼插上一针。

“呀──”痛楚使昏过去的传讯少女惊醒,泪花花的眼儿,将她的凄凉于无辜表露无疑,可并不能得到任何的同情。

婕克制着扑过去的冲动,咬着牙喊道:“在哪里!”

面对婕吃人的表情,传讯少女眼中尽是恐惧之色,眼看自己再不有所动作婕就要扑上来了,传讯少女赶紧抓着笔杆抖着手在纸上写道:“家中。”

就算传讯少女没说是谁家中,但任谁看了都能晓得她所指之处是哪里。

没有多说什么,婕转身就走,我与苑欣和菲菲对视一眼,说道:“苑欣带路和我一起去,菲菲留下来照顾她。”

明白自己不适合去凶杀案现场观看,菲菲乖巧的从苑欣手中接过可怜的传讯少女,并且担忧的说道:“小心。”

“嗯!”搂过苑欣的腰肢,我回给菲菲一个肯定的微笑。

当我拉开房门准备一飞冲天时,后头传来某声稚嫩的喊叫:“给我等一下!”声音的主人除了那个被我们遗忘的小蕾,还会是谁呢!小蕾插着腰,气呼呼的说:“我也要去!”

“好呀!”我点点头微笑的响应:“妳要去就去呀!干嘛问我?只要您大小姐想做的事也没有人栏得着吧?”

嘿,想搭我便车可没那么容易,而且那个副院长和我非亲非故,再说现在去了也抓不到凶手,找证据交给那些专家就好,所以我并不急着过去,捉弄小蕾可比看尸体有趣多啦!对于我刻意的装傻,小蕾显得不知怎么回答。

半尚,咬着牙,恼羞成怒的喊道:“我要你带我过去!”

“怎么带呀?”我揶揄的问道。

明知我在装傻,小蕾还是拿我没办法,求人嘛!总不好在别人答应前翻脸,那可对自己一点利益也没有哦!小蕾憋的满面通红,小小声的说道:“抱…我…”

“什么?太小声了我听不到…”我拢着手掌搭成喇叭状的贴在耳边,还很故意的低下头向小蕾靠去。

瞪了我一眼,小蕾霍出去的大声喊道:“我想试试看飞在天空的感觉啦!”

“哦~这好办!”摸着小蕾的小脑袋,我用着哄小孩的语调说道:“改天我们去大都会玩时,我请再妳搭飞空艇,妳说好不好呀?”

从小蕾低着头发颤着娇躯的模样可以很明了的看出,她已经处于盛怒的状态,更何况从她贝齿那还不时传来“咯咯咯咯…”的磨牙声。

良久,小蕾缓慢的抬起头,面上并没有想象中的狰狞,到是有抹微笑,可惜抽搐的嘴角破坏了笑容的品质,但也显现出这是她最大的让步。

“我希望…您…能抱着我…飞上一程…”小蕾抽搐的微笑着,断断续续续却咬字清悉的说道。

“这…”我很是故意的皱起眉头,面有难色的说道:“俗话说:”男女授受不亲。‘我怕这一抱会坏了您的名声呀!“此时小蕾的眼角也强而有力的弹跳起来,虽然面部的肌肉早就将她内心深处的忿怒展现出来,小蕾还是尽量保持语气的缓和,摇头道:“我不在意别人的摇言。”

然而,我又装出犹豫的神色说道:“在天空一切的状况都很难说,而且未了防止妳们摔落,我怕到时候会碰到不该碰的…”

说穿了,我正是在表答:“等一下我要吃妳豆腐哦!如果妳答应了,妳就没有生气的权力!否则请享受‘自由落体’的乐趣吧!”

小蕾迟疑了片刻,狠下心道:“我不介意!”但她闪亮的眼中却散发着:“你敢动我,小心等我着地必让你不得好死!”

我勾起戏谑的微笑,以眼神投出“我好怕、好怕唷…”的讯息,趁她想开口说话之际,搂过她小巧的腰际,外加环住苑欣,并朝苑欣所指示的方向飞去。

远远地看去,副院长的住所并不大,但却是以圆形的方式建筑,而且屋顶的正中央还伸出条类似炮管的东西甚是有趣。

苑欣附在我耳边轻声的解释道:“副院长虽然功力不凡,但他毕身喜爱天文,所以才会默默无名。”

我恍然道:“原来那根炮管是天文望远镜,也难怪副院长会住在这么偏离市中心的地方,还故意和邻居隔一段的距离以防止光害。”

当我们着地后,婕立即走过来,抱怨的说道:“你们怎么来这么慢?”

“不好意思,刚飞错方向担搁了。”我说起谎话脸不红气不喘,婕不由得也信了我这个低劣的谎言。

回过头比向副院长的住所,婕撇撇嘴说道:“其实早来了也没用,现在里面已经被封锁,进不去…”

当婕回过头看到我俊逸的帅脸时,很自然的发出一声“咦?”疑惑的看着我,不解的问道:“怎么了,刚刚明明没…”

很快的,婕发现了还在哈着小手的小蕾,黛眉一跳,抓过小蕾骂道:“妳怎么可以这样,人家好心带妳来,还把别人打的鼻青脸肿?”

小蕾最怕的还是婕,只要婕一发威,小蕾还不是只小猫,低着头涩诺的说道:“他罪有应得…”

“冰雨犯了什么错?有必要将他打的满面瘀青吗?”

其实婕并不是想帮我教训小蕾,只是她被挡在门外不能进去的怨气,是需要找人发泄的,而那个人,正是被她抓到小辫子的小蕾。

“由于、由于…”小蕾急于狡辩,却说不出所以然,最后憋的满面红通,连眼泪都快挤出来,还是无法完整的道出原因。

由于小蕾总不好直说冰雨摸遍自己全身上下那些最不该摸的地方吧?这事要是传出去以后要怎么嫁人呀!苑欣打断婕追究的话语说道:“有人出来了!”

而我,也在最短时间内将面部回复成帅气的模样,好让出来的人留下好印象,说不定还能探些情报呢!除了带头出来的是身穿白色长袍外,其余皆是一身的黑色劲装,在他们身后还不时的透出各色的金属光泽。

苑欣惊呼道:“悍将!”

这下小蕾可乐啦!她一直想瞧瞧悍将长的如何,现在可以一次看的够,从房里走出的悍将少说也有十来位吧!要不是早听传讯少女报告过这儿出了副院长的命案,我们还真会以为这里是悍将的密密据点呢!“酷毙了~”小蕾满面陶醉的说道,两眼宛如看到满山的金弊般,一闪一闪的发亮,更不知好歹的朝悍将堆冲去。

看着小蕾雀跃的小跳步,我脑海里有个声音在告诉我,她在找死!谁知道悍将的脾气怎么样…倏地,就似在回应我内心的想法,连同带头的白袍女子在内共射出数条黑影,眨眼间将小蕾包围于其间。

“完了…”婕和苑欣皆是惨白着一张脸,小蕾这次可真是惹到不该惹的人了,只能说是…没救了…然,我们都忘了,世界上还有一群叫做“萝莉控”的人们…“好可爱的妹妹~妳来这里做什么呀…?”带头的白袍女子摸着小蕾的脑袋,笑嘻嘻的问道。

见到对方并没有恶意,小蕾的胆子也大了起来,左盼盼、右盼盼地打量着身边的悍将们,可眼中就是没有那名带头的白袍女子,由于小蕾只崇拜悍将呀!如此近距离的观赏悍将的英姿,小蕾爽极了,一双灵犀的眼儿不断的转呀转,深怕遗漏任何的细节,更恨自己不多生点眼睛,才能一次将所有的悍将收入眼底。

“真的好酷哟…”

“姐姐不漂亮哟…”带头的白袍女子轻轻捏着小蕾的脸蛋,有些幽怨的说道,由于小蕾的目光始终不在她身上。

所幸小蕾机灵的很,心里明了白袍女子是这群悍将的头,得罪不起的,故,装的很天真的说道:“姐姐是人家看过最…漂亮的女生哩~只是人家比较喜欢‘悍将哥哥~’的装扮呀~”

此时,小蕾已将她身为萝莉的本钱发挥淋漓尽致,稚嫩的脸儿是如此的纯真可爱,她甜腻的嗓音又是如斯的嗲气。

不但捧了白袍女子更是爽到众悍将心坎里,只是在后边儿的我们无不头皮发麻鸡皮疙瘩掉满地。

白袍女子拨拨小蕾的发梢道:“他们那算什么…”紧接着解开腰间的束绳,脱去外头宽松的白袍。

里头的确非常有看头!她内穿银亮耀眼的贴身轻甲,虽和一般的悍将装相同都没有一丝特别的雕琢,但轻甲流畅的线条,将她姣美的身材勾勒无疑。

宛如礼服般的美型设计,在尖挺傲人的胸前衩开一道至颈的领口,并且半卷的围绕至后颈处,然它并非真的至空胸前,在领口内侧还隐藏着两片薄翼,只要遇到战斗必能将其密合。

和轻甲相连的是以特殊金属丝线编织的紧身衣裤,整体而言与悍将的装伴并没有很大的出入,只是改善胸甲的意样式以及质料与颜色的不同,但每一样都比悍将的高是一个阶层,以显得她的身份不同。

短暂的展现,带头女子又穿回白袍,将一身的劲装收藏于袍内,摸着小蕾的脸儿微笑的问道:“好不好看?”

“砰──”从远方传来的巨响代替了小蕾的回答,接着一个蓝色的火光冲天而起,直奔天际。

白袍女子皱眉道:“二级警报?”语毕朝身后打出不明的手势,带头朝讯号弹发射地冲去。

纵使有可爱的小萝莉在场,凡是牵扯到军情还是马虎不得的,眨眼间十来位悍将跑光光,而且连一句话也没留下,这使小蕾伤心不已。

望了一眼表情失落的小蕾,我出声问道:“跟吗?”在没有确切的情报之前,要是跟了结果是人家悍将的私事那可就尴尬啦!但,如果与凶手有关,错过了又太可惜,跟还是不跟,还真难绝择咧!婕犹豫了一下道:“现在过去就算是凶杀案也会被封锁场地,我们不如先看看这里,等会儿再过去。”

“免去,里面除了尸体,没有什么值得看的东西…”

忽然冒出来的男音,使大家都吓了一跳,声音的主人见大家被他吓着,歉意的朝我们点头微笑表示道歉。

然,他的笑容看在心情不好的小蕾眼中,就成了发火的导线。

只听小蕾骂道:“有什么好笑!笑就只知道笑!你这个死乌鸦嘴来这里干什么!滚回你的鸟巢啦!”

此时,满嘴秽言的小蕾哪有半分纯真小萝莉的模样,要是给刚刚那白袍女子见着了,不吐血才怪!“小蕾别乱说话!”苑欣瞪了小蕾一眼,转过头对来人道:“小孩子胡言乱语请不要放在心上,请问先生知道里头发生…”

苑欣的话语还未说完就被小蕾打断,她噘着嘴儿不满的说道:“人家才不是小孩子!乌鸦就乌鸦干什么叫什么先生,难听死了!我说…”

“小…蕾…”婕脱长音,阴森森的喊道。

小蕾终究怕婕生气,立即赔上笑脸,转口说道:“没事,你们继续!”

“不好意思,这孩子就是皮了一点儿…”

被小蕾骂做乌鸦的男子摇摇头微笑道:“没关系,看在雨的面子上,就算她向我动手我也不会生气。”

他话一说完,众人皆是一抖,女孩们心中更是泛起一丝异样的感觉…谁叫他是韩真,谁叫他长的太过清秀,清秀的不像男人,到似娘儿们,而且他那句“看在雨的面子上”说的无比暧昧,众女不想歪才有鬼!然而我发抖并不是由于感到恶心,而是──震惊!韩真话中原意是在说,要不是小蕾和我有所关系,敢污辱他的人,绝对没有好下场,而小蕾正好搭上这便车了。

我敢紧岔开话题的介绍道:“他是玄者‘韩真’!”

众女尽是哗然,想来玄者的名号她们是有所耳闻,小蕾更是张口结舌暗叫侥幸,韩真并没有追究她的辱骂,要不,她就真的要吃不完兜着走啦!对于我道出他的来历和姓名,韩真略为不满的望了我一眼,这下落在众女眼中误会又更深了一层。

“咳咳…”我干咳数声拉回女孩们的思绪,再次岔开话题的问道:“刚刚不是有联邦的二级警报?你不用过去?”

晃晃头,韩真解释道:“除非是特级警报,否则玄者都有选择去与不去的权力,而且已经有人先去了。”

这下我们又吃惊的愣住了,能被韩真认可的人,能指挥悍将的人,除了同级于玄者的职别,又或更高级别者,不疑有它了。

可是,白袍女子是那么的年轻…像是看透我们在想什么,韩真略微讽刺的说道:“她的年龄不是你们能够想象的,凡是能达到天三阶以上的水平,想要永保青春并非难事。”

听到韩真的解释,众女纷纷露出向往的神色,更是暗暗地下定决心要努力练武,永恒的美貌对女人而言是最为宝贵的财物!良久,婕问肯求的问道:“不知您是否肯透露些线索给我们?”

韩真苦笑道:“如果有特别的线索,我是很乐意告诉你们,问题是我也没有掌握到对方的任何资料。”

“里面…”婕指了指副院长的住所。

“没有用的,凶手掩灭的很彻底,包括家具与尸体在内全被打碎,而凶器根据我的判断应该是双手…”

小蕾双眼一亮,兴奋的喊道:“指纹呀!查指纹呀!”

韩真又摇了摇头:“我们做过鉴定,并没有可疑人物的指纹。”

这下,众女全泄气,只有我皱着眉看着韩真,由于我知道他并不是那种喜欢没事就跑来打朝呼的家伙。

霍地,比向远方,婕请求的说道:“可不可以请您带我们到那里看看?”只要有韩真带领,就算真的只是悍将私事,也不会怎样了。

韩真愣了一会儿道:“是可以,不过…请不要妨碍到现场人员的工作。”说完还有意无意的瞟了小蕾一眼。

我想婕一定很后悔提出前来的要求。

就连极度崇拜悍将的小蕾,见到场中近二十个悍将也没有丝毫的喜悦之情,沉重着俏脸,说不出任何话来。

场中的景像,只能说是经过一场疯狂屠杀、血腥恐怖的鲜血洗礼!我们吸到的全是混着腥味的血气,脚底踩的也全是黏稠的血液,眼中看到的全是破碎的尸体。

圆形剧场内,无论是台上还是台下,遍布着残肢断臂,到处喷洒着艳红血液,走在路上不时还能踢到破了一半的头颅…这能说什么?人间地狱?亦或是修罗炼狱?“砰!”苑欣挥拳狠狠的打在墙上,身为医者的她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生命的流失,更何况这底下数以百计的被害人,里头更多是不满十岁的小孩,他们年轻的生命才刚开始萌芽呀!两行热泪从苑欣清丽的脸上滑落,看着她,工作的众人并没有任何的指责,只有默默的摇头叹气。

由于,苑欣的心境亦是代表了众人的心情…我轻轻将其拥入怀里,让她在众人看不见的地方尽情奔放热泪。

然,别于她们,我的心…悸动!?浓烈的血气唤起沉睡于我心中的那个他!那个打滚与血海、尸山中的当世第一强者!“好怀念的感觉…但,我不喜欢它…”

他淡淡地道,又悄悄然的沉睡去,虽然只是一句话,却使我迷惘、困惑…我不喜欢它、我不喜欢它?终身徜徉于血海中,酷爱杀戮的天魔竟然不喜欢血味!是世人误会他了呢?还是千年来的封印使他的心老去,使他转性?我不知道,也没有资格去忆测他的想法。

“艾修大人,这里有兵器遗留的痕迹!”某名悍将的呼喊将我飘呼的思维拉回,回到这充斥血腥的空间中。

“请叫人家,温丝蕾大人~”那名很有可能也是玄者之一的白袍女子腻声的说道,语末之间,已来到叫喊的悍将身边。

“是的!温丝蕾大人!”那名悍缩额挺胸,握拳于胸前,行了个无可挑剔的超标准悍将礼仪。

温丝蕾甜甜地笑道:“下次要记得哟~”可她那舜发立即收检的杀气,明白的告诉那名悍将,要是有下一次…“哼!”韩真撇过头小声的骂道:“恶心的人妖!”他的声音不大也不小,正好能让整个场中的人听道,然而他却也骂到了我,但这儿,我并没有说话的本钱。

温丝蕾挂着微笑甜腻的说道:“韩真,你这样说就是你的不对啰~”可是从她那散发出来的冷森杀气,和她面上的笑容恰恰相反!“我,应该没说错吧?”不知韩真是吃错藥还是本来就和温丝蕾是世仇,他居然公开挑衅!温丝蕾拨拨发丝,甜甜地笑道:“是吗?”

静,硕大的场中,在两人对峙中,无人敢喘上一口气,宁静至可让我们听见地面血液留动的声音。

韩真转过身,打破宁静道:“我想…”众人无不屏气等待着韩真的下一句,最关键的一句!是和解还是仇化就看那一句!然而众人失望了,由于韩真说道:“是真的!”圆形剧场内的所有人,全都倒吸一口凉气,韩真疯了!但他疯的有实力,大伙气还没吸完,一把古铜色的左轮**已经点在温丝蕾的右太阳穴上,抽气的众人全变成了岔气,这是什么情况呀!温丝蕾还是保持着甜甜地笑容,伸指点了点韩真比向她的左轮**,戏谑的说道:“韩真,你想要用这个玩具对付我?”

韩真冷冷的说道:“没错!”大姆指也随着话语的落下,扣下卡销完成上膛,只要他愿意,下一秒就可以打爆温丝蕾美艳的脸庞。

转过头,让枪口对准自己的眉心,温丝蕾妩媚的笑道:“如果是你~人家愿意让你的枪对准人家那里吆~”

此时温丝蕾的表情非但不害怕,还有一抹兴奋,如果再配上她的话语反而显出一丝**的气息。

冷冷地没有犹豫,韩真面无表情的扣下板机!“砰!”随着死亡的枪声响起,飞溅出艳红的血花,血,却不是温丝蕾的,更不是韩真的,而是…“嘿~你老噜~竟然打歪哩…”温丝蕾蹲在韩真脚边,歪着脑儿靠着韩真的大腿嘻笑的说道。

包括我们在内,所有悍将皆是错愕,之前还是拔剑拔弩张的两位,如今却是如斯亲密的靠在一起,而且他们所说的内容,还有刚刚喷出的不明鲜血…聪明的悍将们立即拔出身后的专属兵器,纷纷占据圆形剧场的所有出入口和有利地点,更甚的还有四名悍将,来至我们身边进行一对一的保护工作。

这一切全在短短的三秒内完成,对于悍将们的反应以及办事能力,还有宛如排演过的默契,我只能说佩服至极!“喀!”韩真再次扣下卡销,却将枪口指向左方悍将的脑门,见到枪管对准自己,那名悍将不但没有逃避,倒是反手将掌中的短刃插入身后的墙壁内。

从那名悍将的身后传出诡异的“噗噜”两声,接着从他的刀刃边流下两条黏稠的墨绿色**。

“召唤师?这下麻烦了…”韩真双眉紧皱,不知从拿掏出子弹,一粒粒地将其压进左轮**剩于的空巢,将弹藥全数补满。

原先靠着韩真,悠闲的温丝蕾也站起身,舔舔嘴唇灿烂的笑道:“嘿嘿,我们被敌人反包围哩…”

韩真爱怜的擦了擦左轮枪身,无奈的说道:“是呀!我们竟然跑到别人的结界空间中还不知道,看来我们真的老咧…”

温丝蕾拍拍手笑道:“大伙努力点吆~我们现在在敌人设下的结界内,不用想逃跑,也不用想求救,剩下的就看我们自己噜…”

虽然温丝蕾已将最坏的情况挑明,却没有一个悍将眼中有所惧色,更甚的还有莫名的期待!是谁在狩猎谁,现在就下定论还太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