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神秘男子的暴怒我很能理解,被人当棋子耍的感觉并不好受,而且一耍就是一千多年,再者,相他那种强者的自尊心都非强强烈,没有暴走杀人以是奇迹了。

身为强者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心静定的快,短暂的发泄后,他以回复到和缓的平静表情。

然而,我们早给他的气爆从雪凌殿的前端吹至末端。

神秘男子首先瞬移至两女身边,人形晃动,带着两女来到我身前。

神奇的是两女竟然还闭着双眼,呼呼大睡,该不会是震晕了吧?“她们没事,是我让她们昏睡的,我有事要单独告诉你。”从他平和的语调中根本听不出他刚刚才发飙过。

我点点头,将两女安置好,盘坐于地表示出倾神凝听的神态。

神秘男子自我介绍的说道:“我是十大叛离体之一的‘冷静’!”

我讶道:“叛离体?”脑中飞快的运转,连贯从前至今的所有信息,在还没整理出头绪前,敷衍的开口问道:“哪十大?该不会千年前的十大高手全疯了,都用上精神分离术?”

冷静高傲的笑道:“我所说的十大叛离体皆为同一人分化出来的。”

我愣了一下,这太过于匪夷所思了吧!一分十,光其一就强的离谱了,那他在为分化之前…看我瞪着他发眐,冷静微笑道:“也没你想的那么可怕,我的修为大多都是这一千多年来修得的。”

我吶吶道:“如果现在的你们十个合为一…”

倏地,脑中转出了个可怕的结论,我惊恐的大叫道:“您就是天魔!”

冷静淡淡道:“是,也可以说不是,我只是天魔的叛离体,有关天魔的一切只有主体知道,身为叛离体的我们,只有在分体后自身创造的记忆,所以我并不算是天魔。”

“嗡…”我眼前一黑,险些晕了过去…天魔,传说中的杀神人物,竟然和我息息相关?“呼呼…呼…”这实在太令我震撼了,我摇着头,大口喘气的问道:“我…我是天魔的本体…”

“不知道!”冷静紧皱着眉道:“你的情况很奇怪,我敢相信你体内最少也有我们其中之一,可是表现的人格却是你。

我曾经怀疑你只是空壳,可是你的思维又过于灵活,而且能力上也不像是我们其一假扮的。“灵光一闪,我惊吓的说道:“您想取代我?”

冷静笑道:“别想太多,虽然你的躯体和我的契合度几忽是百分百,但是你觉得我需要吗?”

“需要!”我瞪着冷静,心中暗自戒备着祂,具他之前的说法,精神体是比不上拥有实体之人的,那我…“哈哈!”冷静笑问道:“那你看我像精神体吗?”

我蒙了,瞪着他良久,迟疑的说道:“不…像…”

“这就对了!我们十个除了其中一个渣渣,其于的只要有时间修练都能唤化出实体的,由于任何的外来实体都会受不了我们过度的能量,除非你是原汁原味的天魔本体,否则我取代你的结果也是暴体而亡,然而天魔本体早在分体前就以自爆掉了。”冷静微笑的解释着。

“那你为什么…”言下之意是为啥要找上我,心中更是冷汗直流,我大概能理解煌图创造出我的理由。

他们的想法真的太疯狂!想要让天魔重新降临于世。

所幸,他们虽然造出了个百分百符合天魔要求的我,却忽略了天魔的强大,所以他们算是白做工了。

“我想要的不是你,而是的他!”冷静比着我的心房微笑的说道。

我吃惊的退了一步,我终于明白他所求为何物!那是沉睡于我体内的神魔王!最有可能是天魔主体的神魔王!“你要吸收他?”

冷静眼放兴奋的光茫,不答反道:“只要合主体、**、憎恨、残暴、毁灭、智慧、和平、善良,还有没用的残渣,完整的天魔将再次降临于世!”

我苦笑的暗自想道:“十大叛离体中前面的听起来都不像好东西啊!”

冷静自顾自的说道:“你放心,我和他的对决结果并不会影响到你,你对我们十大叛离体而言可是最好的旅馆,大不了之后借你体内住住罢了。”

我尝试扯开话题的说道:“那你之前为啥不出去吸收别的叛离体。”对于沉睡我体内的神魔王,可是有着不少的好感,我可不希望他被别的叛离体吸收了。

“嘿…”冷静老脸一红,尴尬道:“在那老不死没死前这里可是被下了禁制,要不,我为何非干掉她不可?”

其实在千年前天魔分体时,十个叛离体里,属于比较危险型的全被五大异族禁制起来,一来是怕他们祸害于世,二来怕他们又合为天魔本体。

继“那人”之后,五大异族可没有把握,天魔还会由于某人再自暴一次…冷静顿了顿又道:“老不死早就发现你体内有其它的叛离体存在,故意将你诱进来,她就是算准我或他会忍不住,想趁我们互斗时将我们一网打尽。”

我皱眉道:“叛离体见面一定要互斗吗?各过各的生活不好吗?”

冷静颇为无奈的微微一笑:“这是宿命,无论拼斗的结果是谁吸收谁,身为天魔叛离体的我们只能认了。”

“为什么?天魔!天魔已经是过去式了,何必执迷天魔的名号?”搭上他的肩,我激动的喊道。

摇摇头,冷静沧桑的说道:“分化,是主体冲动下的产物,合为一重新面对‘真理’是我们的使命!”

我松开紧扣着他的双手,无力的向后退去,神魔王、寒星、冷静接挂在嘴上的“真理”是为何物我不知道。

但是身为天魔叛离体的命运…望着他,我感到一丝悲哀,就算他再强还是得向命运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