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你并不是‘他’的伪装…”

虽然不知为何我好像通过某种测验,可是面对这种超级危险人物我还是心有余悸的问道:“您说的‘他’是指?”

“没什么。”神秘男子微微地笑道:“你的思想和情感超出我的预估,不过…”话语说了一半,他忽然转过头对身边情急万千的小精灵点点头,其后才转回头来说道:“先帮她们吧!我们的事情等下再一次解决。”

就算满肚子的疑问,在如此的情势下我也只能吐出一个“好”字。

“我们先去霜炉的所在之处,至于用法到了再研究。”语毕,也不见他摆任何手势,一个极大且复杂的银白色阵法从我们脚下冒出,接着只见眼情景物短暂的扭曲,等视觉回复明朗时,我们已身在某个山洞之中。

这是个明亮广大的山洞,不过我总觉得它有点眼熟…当我还在回忆时,只听冰琪灵惊叫道:“回生池!?”

没错,此刻我们所处之地正是银霜族两大圣地之一的回生池!但眼前的回生池和前次比起又有些不同的变化,原先清澈见底的池水此时成现柔和的乳白色,整个池子有如注满牛奶般的神奇!池末岩壁上的七个出水口一反常态的出水如洪!七道透明的水住彷若在空气之中参入乳白的原料,由无色转有色,更怪异的是变色后的水泉落入池水时并没有激起任何的水花,有如在白色云雾中加入更多的云朵,那是一种无声的融合。

冰琪灵三步做两步地冲至池边,瞪大眼儿惊讶的叫道:“怎么会变成这样?”

神秘男子面色平静的说道:“这里本来就是这样。”在他身后三百来个小精灵纷纷点头表示真是如此,令我们不相信也得相信。

我狐疑的问道:“不会吧!难不成我之前看到的回生池是假像?”心理更是荒谬的想着:“该不会真是我和苑欣在这儿欢好造成的‘污染’,使这里的池水全变了样。”

神秘男子双眼不断的在山洞里扫视着,随口的解释道:“也不是,由于这里本来就不是回生池。”

“什么!?”

这家伙每次说话都淡淡然地,可是每次他所说的内容都会让我们大吃一惊,我真怀疑他不一次把话说完就是想看我们错愕吃鳖的表情。

“这里是雪凌殿的正下方,是初代女王告诉我传送的方法,根据她所说,霜炉应该藏在这里了。”

听完他的解释我才醒悟到我个人先入为主的观念太严重,看到环境相似再加上冰琪灵的误导使我忽略这里没有“入口”的存在。

可是神秘男子也真愚昧,竟然站在岸边观望,这情境任谁看了都知道霜炉铁定藏在池子里!撇撇嘴,我快步来到岸边做好入水的准备,这次决不会再让你出头啦!神秘男子转过头来,睨了我一眼,微笑的问道:“你要下水?”

什么好处都给他捞尽了,就连现在也不愿让我出风头,使我及为不爽,语带针刺的说道:“呵,您在说笑吗?怎么看霜炉一定在池子里,不下水怎么拿的到呢?”

“噢!”神秘男子显示出恍然的表情,紧接着转为虚伪求教:“请问,霜炉长什么样子呀?真的在池子里吗?”

我呆了一下,随及强硬的说道:“霜炉长什么样子我不知道,不过应该在池子里,所以只要搜过池子不就知道了!”

“哇!”神秘男子惊叹的摇头晃脑,本应是佩服的样子,在他做来却有一种欠扁的意味。

可惜祂本身实力过于强大可怕,我只好悻悻然地收起海扁他的念头,继续执行我的搜池行动。

当我将跃入水中时,神秘男子欠打的问道:“你不怕水里有什么异兽或者怪物蛰伏于其中吗?”

听他这么一说,我机警的缩回身子,可那神秘男子又机车的补充道:“别紧张嘛!我只是打个譬喻,而且根据我灵觉的探查池子里是没有任何生物,所以你可以放心不会被偷袭的。”

我暗啐了一口:“这家伙还真他欠揍!”不悦的提步至岸边,再次做出如上的动作“炸弹落水预备式”,但那可恨的神秘男子又插了进来说道:“等等…你确定要这样跳进去?”

“不──然──呢──?”我极为不爽拉长的音的反问,多亏他拥有一身神人的功力,还有和我一样俊逸的外貌,但人格上真的很令人…“没什么…”神秘男子自讨没趣的摸摸鼻子,听似自言自语的说道:“我怕你跳下去非但找不到霜炉,还成了霜炉的一份子…”

“啥?变成霜炉的一份子?”我吃惊的张着一张可塞入驼鸟蛋的大嘴,用力的晃了晃头,倏地,一丝荒谬的想法闪过,顿时豁然开朗,也惊出一身冷汗。

神秘男子微笑的说道:“想通了?”

剎时,我头一次觉得他的笑容是如斯的和善!由于和那三百九十九只如同苍蝇般,漫天乱窜抱着肚子在空中打滚的小精灵,还有笑的花枝招展的两女,神秘男子算是很客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