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客厅后,我紧紧的拥着发颤的冰倩儿,出奇的丝蒂娜也伸出手紧紧地捉着我的衣角,和冰倩儿一般依偎在我身边。

唉,丝蒂娜终究是女孩子,也不是完全对鬼魅免疫的啊?br>

∥倚睦镆惶荆?诔鲎蟊郏?阉?捅?欢?吭谖伊奖劾铩?br>

虽然说我也抖的很厉害,但是出于唯一男子的责任,我还是好声的安问她们,顺便安慰自己。

等我们差不多平静后,冰倩儿就提出了一个再度令我们发抖的问题:“我们绕遍整个房子了,怎么没看到上去的路?”

我心里发毛的问道:“会不会是在外面?”

“不可能!我在买之前就绕过四周了,这房子是工整的长方形,绝对没有凸出来得地方!”丝蒂娜果断的回答我。

在我怀里四处的打量这个小客厅的冰倩儿突然挣脱我的怀抱,走到左面的墙壁伸手在那儿推推摸摸。

奇迹似地最左上端的墙壁,在冰倩儿一推之下整个由侧面转了起来,显现出一个只能容一人通过的暗道。

丝蒂娜瞪大了眼儿,一把将我推开,飞快的跑了过去。

“妳怎么知道的?”丝蒂娜站在暗道前疑惑的问道。

冰倩儿又很自然的黏回我身上才说道:“很简单啊!由于这个客厅和后面的比率差蛮多的。而且姐姐妳刚刚说过,这房子是工整的房方形时,我就想到这个客厅一定没有我们看到的这么简单!”

丝蒂娜用手心一拍额沮丧的说:“我早该想到的说…还是倩儿妹妹聪明,那…那些摆设和家具怎么说呢!”

冰倩儿歪着可爱的小脑袋分析地说:“这个…这屋子里的东西怎么看都是有人在保养、整理的,可是附近的住家都说这闹鬼,我们从外面看来也真的很像,但是进来后,倩儿到是觉得有人住呢!”

冰倩儿微腼地笑了笑继续说道:“其实倩儿也不知道啦!只要姐姐进去后不就真相大白了吗?”

丝蒂娜点点头率先地走进去,冰倩儿拉着我也加快脚步跟了过去。

这个密室还蛮大的,但怎么看都只像是间普通的书房,简单的摆着张书桌和三面摆放满的书架,若非它进来的方法有点儿特别,不然这也满正常的,唯一怪异就是我并没有看到先进来的丝蒂娜。

冰倩儿张望了一下,就再拖着我从最左方的书架旁绕了过去,原来这儿的书架是分两大排的,而后排的角落有一个直通阁楼的小梯子。

只见丝蒂娜轻遮着口鼻,蹙眉看着我们寻觅的小梯子,却是在犹豫是否要上去。由于很快的我和冰倩儿也闻到刚开门时那股做恶的黄烟味,虽然只有淡淡地,但却已足够杀死人了!而且从阁楼上还不时传出一阵阵微弱的哀嚎声,这更加地让我们肯定上面一定是掌握这间鬼屋真正秘密的地方,但我们三人却都没有那个胆敢上去一探究竟。

最后我在两位美女的注视下妥协了,无奈的叹口气,踏着那一阶阶通向真相的道路,可是我的心中却非常的不踏实。

当我踏上最后的真相之地后,我才发现这儿一点也不小,房子有多大这个阁楼就有多大,只是屋顶矮了些。

在这个阁楼的顶端高高的挂着数个和外头一般殷红的灯笼,暗红的光芒照亮了整个空间,也让我看清这个地方!到处都是杂乱的物品,东一堆、西一堆,随意的丢置、摆放,但那些东西全是我没见过也没听过的物品,只是它们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都像某些木头、铁器、玻璃的小碎削。

我看了看大致的方向,计算了一下黑影的位置,就朝那个方向小心的走了过去,越接近黑影的方向,那股恶心的气味就越加的浓重,强压下呕吐的**,在我翻过一座杂物山后,我终于看见了那个黑影!那个黑影就摊在那儿,我甚至可以看见黑影好似在抽畜,丝丝微弱的哀嚎应该就是出自那儿。我先站在远处观察一番,才小心翼翼的接近那个不知名的黑影,想要看清那个黑影的原形。

果真如此!那个黑影果然是个人类!“呼…”我安心的阖上双眼,用手轻抚自个儿的胸膛,理清繁乱的思绪。

贯串整件事情的真相后,我才慢慢的张开双眼,再度往那个黑影看去,这一看我的双眼就像螃蟹的眼睛一样畸形的凸出,瞪大了眼儿!由于…那个黑影竟然是个**!如果除去她身上那些挂不住的碎布,她根本就是**的躺在那儿。

可是当我定眼再看,才发现她的样子好像有点儿不太对劲,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更多的地方是焦黑的。

而且四肢还蛮有规律的在抽蓄。

原本应该是长长的头发,如今却像被火烧过一般焦黄卷曲,玲珑的瓜子脸上,翻着两粒死鱼般的白眼,薄薄的两片唇瓣微微的裂开一道小小的缝细,还不断的从里头窜出浓烈地白烟。

我紧皱着眉再往她身上瞄去,胸前的两团肉球,只能些微分辨出外型的完美,至于本来应该是哪种颜色就不得而知了。

再往她身下看去…呜…竟然还有碎布挡在那儿!当我正想伸手拍掉那块碍眼的碎布时,我突然感应到丝蒂娜和冰倩儿的接近,只好含恨的收回我那想要犯罪的贱手,向她们迎了过去。

“啊~!”冰倩儿看到地上的黑人?还是尖叫了起来,不过她却马上用一种很疑惑的眼神盯着我。

“你怎么可以这样!就算你看上人家也不能这样对她呀!把人家搞成这样,我看你怎么对她负责!而且你还对的起倩儿妹妹吗?不过你手脚也还挺快的嘛!脱的这么快,厉害、厉害。”丝蒂娜唯恐天下不乱,竟然趁机搧风点火。眼神还不停的在我和地上那位之间扫来扫去,甚是暧昧。

“死小孩,想污陷妳爷爷?不过妳当燕儿是和妳同一程度的吗?白痴都看的出来有问题。呿…”

没等我得意完,冰倩儿就伤心欲绝的揪着我的衣袖说:“倩儿不会阻止你和别的女孩子好,不管焰有几个伴侣,倩儿只要雨永远对倩儿好,倩儿就满足了…”倩儿泪汪汪的低述,揪着我衣袖的小手还不停的发颤,好似我就要立刻弃她而去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