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雪君道:“综观武林数十年来的恩怨,都牵扯在慕容长青的身上,他的个人私事,自然会影响到武林大局了。”

汤霖略一沉吟,道:“倒也有道理。”

郭雪君道:“汤老前辈,晚辈想动问一事,希望老前辈不要见怪。”

汤霖道:“什麽事?”

郭雪君道:“你为何要隐居江州,而且数十年不在江湖走动?”

汤霖道:“唉!说就说吧,反正事情已过去,就算传扬江湖,老夫也不在乎了,我被人废了武功,所以不能在江湖上逐鹿争雄。”

双目盯注在郭雪君的脸上瞧了一阵接道:“不过,此刻,老夫武功已复,至於我如何隐居江州,又和慕容长青有关了。”

汤霖沉吟了一阵,道:“我被人废了武功,困在一艘小舟上,小舟顺水漂流,而且他在那舟上凿了两个小洞,缓缓向舟中渗水,一旦水满小舟,老夫就将随舟沉入江底,那人美其名曰要我品尝死亡滋味……”

郭雪君接道:“结果是慕容长青救了你?”

汤霖怔了一怔,道:“你怎麽知道?”

郭雪君道:“想当然耳,下面如何?”

汤霖道:“老夫役蛇之木,天下无双,慕容长青武功才慧,样样胜我,他救我之命,我也无以为报,只好把役蛇之术,转授给他了。”

郭雪君嗯了一声,道:“然後。他要你隐居江州。”

汤霖道:“不错,而且他还传了我一种内功,要我慢慢的恢复功力。”

郭雪君道:“一恢复就是数十年。”

汤霖道:“但他没有骗我,终於使我恢复了功力。”

郭雪君道:“可是这几十年中,慕容长青就是天下第一役蛇高手?”

汤霖道:“不错,不错,老夫传授的役蛇之法,天下再无人能够胜他。”

郭雪君道:“好,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什麽人废你的武功?”

汤霖道:“似乎是一个女人。”

郭雪君道:“什麽样的女人?”

汤霖苦笑,道:“惭愧的很,我没有看清楚她,只闻到一阵香粉气息。”

郭雪君道:“只闻到香粉气息,那人未必就是女人啊!”

汤霖又是一怔,道:“是啊,这数十年中,老夫就没有想到这件事。”

语声一顿,接道:“慕容长青只要在双手上擦上香粉,就可能使我心生迷惑。”

郭雪君长长吁一口气,道:“这人未必是慕容长青,但至少和他有关。”

汤霖道:“照郭姑娘的口气听来,似乎怀疑到那叁圣门和地下石城,都是那慕容长青一手造成的了。”

郭雪君道:“目下有一个最大的不解之处就是那具??体……”

但闻一个娇甜的声音接道:“那不是太难的事,只要能查明那位慕容长青的过往一切,就可解去这一段武林悬案了。”

两人转头看去,只见杨凤吟衣袂飘飘的缓步行了过来。

汤霖看了杨凤吟一眼,垂下头去,说道:“老夫的看法,两位都还年轻,本末倒置,只一心一意的要查明慕容长青的过去,就算两位查明了又能如何?老夫已然看出内情,咱们合在一处,抗拒叁圣门,固然是螳臂挡车,就算遍天下高手,也难和叁圣门决胜负,看来是天数使然,大动已定,咱们凡人无法挽回天数,照老夫的看法,咱们还是独善其身算了,老夫告别了。”

杨凤吟摇摇头,道:“慢着,你如想逃命,将是个反得速死的结果。”

汤霖哈哈一笑,道:“怎麽?姑娘可是准备拦住在下吗?”

杨凤吟道:“我如出手阻拦,你固然难以走脱,我就是不出手阻拦,你也无法逃过叁圣门的追杀。”

汤霖怔了一怔,道:“姑娘有何高见?”

杨凤吟道:“目下你只有与我合作的一条路,除此之外,你已经别无选择。”

汤霖道:“姑娘,我汤某人虽然已很久没有在江湖上走动,但我汤某人也不是初出茅庐,逃走或许是九死一生,和叁圣门拒抗动手,那将是必死无疑了。”

杨凤吟道:“汤老前辈如是觉着我们非要藉重大驾不可,那就大有误会了。”

汤霖道:“那是说,姑娘答应放在下走了。”

杨凤吟道:“我一直没有说动手拦你,只是要你慢走一步,听我几句话。”

汤霖道:“好,姑娘说吧!”

杨凤吟道:“我想先请教一事,你说本末倒置,指何而言?”

汤霖道:“如是咱们武功胜过叁圣门,那就直捣圣堂,击枝石城,一举间生擒了叁圣门中的首脑人物,严刑逼问,他们自然会招出内情,那时,自然是真相大白了。”

杨凤吟微微一笑,道:“现在,我们已有对付叁圣门的法子。”

汤霖接道:“那很好,老夫洗耳恭听姑娘之言,不知请到些什麽人物?”

杨凤吟道:“很多武林高手,他们原是叁圣门中人,目下却已为我所用。”

汤霖道:“姑娘是否可以列举出他们的名字来。”

杨凤吟望望天色,道:“你最好在见识过今夜的搏斗之後,也许会瞧出一些内情出来,如若你还有不解之处,咱们再谈不迟。”

汤霖道:“在下已被姑娘说服了。”

杨凤吟目光一掠郭雪君,道:“姑娘也请来吧!”

汤霖和郭雪君紧迫在杨凤吟的身後,行出草丛,只见申子轩、九如大师、神钓包行、雷化方四人围站一起。

杨凤吟道:“咱们可以走了。”

当先举步向前行去。

也许是申子轩、九如大师等的神情过於庄严。使得郭雪君和汤霖,也变得严肃起来。

几人鱼贯随行,到了一座杉木林中。

林内满是五六丈高、笔直的杉树。

杨凤吟直行入杯中一片空旷的草地上,道:“诸位请各自选一棵可以隐身杉树,不过,诸位选择的位置只要能看到这片草地上的景物即可,不要选的太近,免得为刀风剑气所伤,诸位要记着一件事,那就是哪一位被人发觉了,必死无疑,我没有能力救他。”

汤霖心中怀疑,正待开口询问,瞥见申子轩等五人,已分头选择停身之树,只好忍下心中疑问,选择了一株高大的杉树,爬上树顶,隐好身子。

杨凤吟目睹几人藏好了身子之後,也选择了一株杉树爬了上去。

这时已是叁更过後,天上布满了一层云气,掩去了星月。

足足等候了一个更次,仍然不见动静。

汤霜等的有些不耐,正想开口询问,突见火一闪,亮起了一枚火炬。

密林草坪中,不知何时已停了十几个黑衣劲装大汉。

蛇神汤霖吃了一惊,暗道:这几人来的无声无息,分明是轻功已有了极深的火候。

但见十馀个黑衣,分别把肩上??的火炬燃了起来,插在草地上国成一个四五丈大小的圆圈。

那火炬都是用松油枯木扎成,燃烧力十分强大,火焰高达尺许,照得草地上一片通明,耀如白昼。

十几个黑衣人插好火炬之後,立时退入林中,躲在树後。

空旷的草坪上,除了高燃的十馀支火炬之外,已不见一个人影。

汤霖感觉到那强烈的火光,透过了浓密的枝叶,照射在自己的身上,停身之处似乎是距离场中太近,但情势已然不允许他再有移动的机会,只有停下身子。

又过约顿饭工夫之久,突见两条人影利箭一般,投入了草坪之中。

凝目望去,只见左面一人,长发披垂,身上穿着一件破洞处处的道袍,手中却提着一柄长剑,正是疯哑道人。

右首一个身着黑衣,手执木杖,却是息隐甚久的九指魔翁。

汤霖昔年曾在江湖和两人有过一面之缘,眼看两人陡然在此地出现,不禁心头一震,暗道:“这两个老魔头竟然还活在世上。”

九指魔翁望了疯哑道人一眼,冷冷说道:“听说你昔年曾和慕容长青拼一昼夜,才败在慕容长青手中,不知是真是假?”

疯哑道人点点头,弹剑怪啸。

九指魔翁道:“如若你不是吹牛,当世武林高手,你该是最和慕容长青接近的一位高人了。”

疯哑道人点点头,又摇摇头。

那动作乃表示他不是吹牛,确和慕容长青打了一天一夜。

点头之意,是对那九指魔翁赞美他是仅次於慕容长青的第二高手,心中甚感满意。

九指魔翁冷笑一声,道:“老夫虽然听过此等传言,但心中却是有些不信,好在等一会就可证实了。”

疯哑道人听得又连连点头。

汤霖心中暗道:“这疯哑道人的武功,虽然高强,但如论心机,那就大为不成了。”

但见那疯哑道人左手乱摇,有手长剑在地上写了起来。

虽然火炬明亮,但因相距边远,汤霖仍然无法看清楚他在地上写些什麽。

九指魔翁看完了地上的字迹,忍不住哈哈一笑道:“老夫亦有同感,在山谷中隐居了数十年,只怕已非那慕容长青之敌,见面之後,咱们还是一齐动手吧?”

疯哑道人点头一笑。

讲话的声音虽非太高,但几人都有着很深厚的功力,耳目异於常人,仍然听得十分清楚。

申子轩、雷化方等,只觉心头震骇不已,暗道:“听两人的口气,慕容长青大哥果然还活在世上了。”

这时,隐身在树上群豪,大都已知晓了来人的身份,凡是认得九指魔翁和疯哑道人的人,无不心头震骇,暗自警惕道:如若是被这两人发觉了有人藏在暗中偷看,定然是难以保得性命。

原来,九指魔翁和疯哑道人,乃是数十年前江湖中最为嗜杀的两大凶人。

但郭雪君看到两人,却又是一番感慨,暗道:这两人怎麽会找到了此地。

只见九指魔翁突然举起手中的黑色手杖,疯哑道人也缓缓扬起了手中长剑。

群豪吃了一惊,只道两人要动手搏斗,哪知两人剑尖和手杖触接之後,竟然各自退了叁步,然後,各自盘膝而坐。

原来,两人心中还是有些互不信任,彼此之间保持的距离,正是两人足够的防卫距离,不论何人要想跃起施袭,对方都有着防卫的机会。

火炬下,只见两人闭上双目,端然而坐。

显然,两人对即将降临的一场恶斗,都怀着凛然以临的心情。

时光在紧目的沉寂中度过,虽只是片刻光阴,但却给人一种悠长的感觉。

寂然中,忽闻一声轻轻的咳嗽声,传入耳际。

凝神望去,只见一位身着青袍,脸垂青纱,手提长剑的老者,缓缓行入场中。

九指魔翁、疯哑道人同时站了起来,各举兵刃,护住了身子。

汤霖距离场中最近,也看的最是清楚,觉着那青袍人两道锐利的目光,有如两道有形之物一般,穿出蒙面青纱,炯炯照人九指魔翁哈哈一笑,道:“慕容长青咱们是老对头了,用不着青纱罩面,故作神秘,揭下面纱来,大家以真正面目相对也好打个痛快。”

青袍人冷然一笑。道:“老魔翁,你口中虽然说的轻松,但你内心之中并没有真的确定我的身份,是吗?”

九指魔翁手中黑杖一抬,冷冷说道:“此时此情似是用不着再弄玄虚了。”

突然,手杖一伸,快如闪电一般。直向那青袍人脸上的面纱挑去。

青袍人长剑一挥,画起了一圈银虹,当的一声,封开了手杖,冷然说道:“动手之後,你们就没有活命机会,所以,老夫要在未动手前问你们几件事?”

九指魔翁向後退了叁步,道:“好!你问吧!”

青袍人道:“你们两人到此,是何人所差?”

九指魔翁冷冷说道:“阁下约我们到此,但却又故作不知不知是何用心?”

青袍人奇道:“是老夫约你们到此?”

九指魔翁道:“慕容长青,你不用装腔作势了,我们既然来了,自然是免不了一场决战,你带了多少助拳之人要他们一齐出手就是。”

那青袍人并未立刻回答两人之言,双目神凝,两首锐利的目光,四顾了一阵,才缓缓说道:“你老魔头可是觉着老夫非你之敌吗?”

九指魔翁冷笑一声,道,“那倒不是,你折磨了我数十年,老夫恨你入骨,因此,已决心和疯哑道人联手取你之命,事前说明,也好叫你有个准备。”

青袍人冷笑一声,道:“除了你们两人之外,不知另带了多少助拳人?”

九指魔翁怒道:“只有我们两个,馀下的都是你的人了。”

青袍人冷笑一声,道:“老夫派来了十二个布置场地之人,带来了四个随行的仆从,连老夫在内,和计一十七人。”

九指魔翁接道:“你慕容大侠如是觉着人手还不够,再下令多召集他们几个不妨。”

青袍人轻弹手中长剑,道:“你老魔翁既然想故作神秘,老夫也不再多追问了。”

这两人对答之言,却听得躲在林中的申子轩等,个个心头震骇不已。

从那青袍人口气中听得,显然他并未瞧到几人,但他凭籍一种超凡的内功成就,已感觉林中藏的有人。

只此一庄,疯哑道人和九指魔翁,显然已落下风。

九指魔翁回顾了疯哑道人一眼,道:“老道士,你被他囚禁了数十年,受尽了痛苦,今日正是报仇雪怨的时机,还不出手,等待何时?”

喝声中手杖一抬,捣向青袍人的前胸。

疯哑道人长剑一起,斜里攻出一剑。

这两大武林高手合击之势,威力非同小可。

剑如闪电一般,幻起一片森寒的剑气,铁杖如山,幻起了重重的杖影。

远远看去,火光下只见一圈白芒和一片杖影,直对那青袍人压了过去。

青袍人突然间举剑一挥,人影顿失所在,只见一道银虹射入了寒光杖影之中。

叁人武功,都入极峰,剑快杖快,快得人看不清招术变化,只见到一圈光影,交错盘旋,在广阔的草坪上翻滚流动。

夜仍是一片寂静,听不到一点兵刃相触的声息。

但那激汤的金风剑气,使四周高燃的火炬,忽明忽暗,摇颤欲熄。

隐身在林中的人,都算得是久走江湖高手,经历过风浪的人物,但却从未见过这等打斗,个个都看得屏息凝神。

蛇神汤霖距离最近,感受亦最强烈,只觉阵阵剑气,直逼上身,有如冷风霜刃,泛肌生寒,迫得汤霖不得不运气沪体,和那强烈的剑气抗拒。

突然间,感觉到腿上一凉,裤子上裂了一个大口子。

低头看去,只见腿上有一条红色的迹痕,隐隐透出血迹。

突然间,响起了一连串金铁交鸣之声,交缠在一起的人影霍然分开。

凝目望去,只见九指魔翁右手握杖,左手按在小腹之上,脸上是一片痛苦的神色。

疯哑道人手中高举长剑,顶门上有一股鲜血缓缓流出。

终於长剑软软垂下,身体栽倒地上。

那青袍老者突然仰面大笑叁声道:“两位本可逃过这劫难,想不到你们竟然千里迢迢的跑来此地送死。只听一个冷冷的声音,接道:“在劫的难逃,但阁下却也在这大劫之中。”

青袍人厉声喝道:“什麽人?”

一个清冷的声音应道:“我!”

一个身着黑衣,面垂黑纱的人,缓步行了出来。

郭雪君只觉那声音十分熟悉,极像救自己的人。

青袍人冷冷说道:“你是谁?”

黑衣人缓缓取下脸上的蒙面黑纱,露出长髯五官。

纵然是没有见过其面的人,也都听师长说过,正是名满天下的慕容大侠长青。

青袍人身子颤动了一下,继而哈哈大笑,道:“那慕容长青早已死去,老夫亲眼看到,你冒他形貌,再来见我,岂能骗过老夫?”

黑衣人冷肃地说道:“你杀了慕容长青,却又藉他之名,邀请武林中叁十六位高手,共商江湖大计,酒菜之中,暗下迷药,把他们一举迷倒,分别囚禁,逼他们交出武功,然後,又把他们囚入了地下石城,是吗?”

青袍人冷笑一声,道:“你可是想诱使老夫供出此事,让那些藏身在林中之人,全都听到吗?”

黑衣人道:、“这些年来,我己尽知内情,你虽然行事慎密、但你仍有遗漏。第一桩,你就未想到我还活在世上,你就是不肯说出内情,我也会说给他们知晓……”

青袍人接道:“你是想清楚了?”

黑衣人道:“想清楚什麽?”

青袍人冷冷说道:“最後的结局,你己经不是我的敌手了,我可以在百招之内,取你之命。”

黑衣人摇摇头,笑道:“你杀了疯哑道人,重创了九指魔翁,耗去了相当的内力,目前你已经没有杀我之能。”

青袍人冷笑一声;道;“这就是你等待的时机…-”黑衣人道:“也是我的安排。”

话声突转严厉,道:“取下你脸上面纱吧!此时此情,似是再无掩遮身份的必要了。”

青袍人冷笑一声,道:“取下面纱,又能如何?”

伸手取下了面纱。

郭击君凝目望去,果然瞧出那正是地下石城的主人,心中诸多疑问,陡然间了然许多,自然,仍有很多疑难问题,无法全然明白。

黑衣人双目凝注在青袍人的脸上,瞧了一阵,道:“你虽然费尽了心机,仍然无法使容貌完全像我……”

轻轻咳了一声,接道:“听说,你找过很多替身,不知是真是假?”

但闻砰然一声,那手按小腹的九指魔翁,一交跌摔在地上。

黑衣人回顾了九指魔翁一眼;叹道:“两位被我用计诱来此地,落得如此下场!唉!就私人而言,兄弟至感抱歉,但两位一生作恶多端,死於人手,那也是罪有应得了,”青袍人哈哈一笑,道:“当今之世,人人都知慕容长青是一位排难解纷的大侠,其实你却是阴沉、自私无与伦比的人物。”

黑衣人正待答话,突闻二声高呼道:“大哥。”一条人影,由树上直扑下来。

那人疤面驼背,正是中州一剑申子轩。

原来申子轩目睹那黑衣揭开面纱之後,心中激动无比,忍了又忍,终是忍耐不住,纵身飞下。

黑衣人轻轻咳了一声,道:“你是…”

申子轩道:“小弟申子轩,大哥不认识了吗?”

慕容长青道:“你的声音我还听得出来。”

申子轩道:“叁弟五弟,都在这里,只可惜四弟却不知到了何处?听说他混迹在叁圣门中,寻访大哥下落。”

这时,九如大师、雷化方等,全都由树上飞身而下,行了过来,叫道:“大哥,你想得我们好苦啊!”

慕容长青吁一口气,道:“二十年来,你们定然都受了很多痛苦。”

申子轩道:“大哥还活在世上,兄弟们受这一点苦,算得什麽?”

慕容长青道:“唉!咱们虽然亲如兄弟,但你们对我这个作大哥的,亦不了解……”

雷化方接道:“大哥侠名满天下,谁不尊崇敬仰,我们作兄弟的,向以大哥为荣。”

慕容长青苦笑一下,道:“世人都知慕容长青是一位大侠士,但他们都忽略了一件事。”

九如大师道:“什麽?”

慕容长青道:“人性,世间没有一个人,会像传言的慕容长青一样,那不是人,那该是神了。”

雷化方道:“但大哥是。”

慕容长青轻轻叹息一声,道:“你们耐心一些,就可以看到大哥的真面目了。”

雷化方还待接言,却被申子轩阻止道:“五弟,这不是咱们兄弟叙旧的时候。”

慕容长青目光转到那青袍人的身上,缓缓说道:“这是我几个义结金兰的兄弟,他们对我情义极深,他们只知道我的侠名,却不知我的恶迹,你如要告诉他们,尽管据实而言。”

青袍人冷笑一声,道:“你辛辛苦苦建立起的侠名,不怕毁於一旦吗?”

慕容长青黯然说道:“这件事,我想了很久的时间,现下我已经想通了,我不能一手掩尽天下人的耳目,这件事早晚都要揭现於江湖之上,所以,名誉一事,早已对我构不成威胁了。”

青袍人目光转动,四顾了一眼,道:“除了你这叁个兄弟之外,还有人隐藏在树林中吗?”

慕容长青说道:“有!不过,有多少我不知道。”

青袍人道:“叫他们全都出来,慕容长青目注林中,高声说道:“这是一场难得的盛会,你们既然赶上了,何不现身场中,看个仔细,如若你们命中注定死,躲在林中,也是一样的难逃劫难。”

语声甫落,蛇神汤霖,首先跳下树来。

接着郭雪君、杨风吟、神钓包行,鱼贯行出了林子来。

青袍人双目中神光闪动。盯注在杨凤吟的脸上。瞧了一阵,道:“你没有死?”

杨凤吟道:“不错,只怪那人刺出的剑势偏了一些,留下了我一条命。”

青袍人沉吟了一了,道:“什麽人救了你?”

慕容长青道:“我,我一生做事,都别有目的所图,这次救她之命,却是没有别的目的。”

杨凤吟轻轻叹息一声,望着那青袍人道:“你究竟是何许人,为什麽要冒充慕容长青,你在地下石城说过的话,都是假的了。”

青袍人淡淡一笑,答非所间地道:“那位慕容云笙呢?现在何处?”

杨凤吟摇摇头,道:“不知道。”

青袍人冷哼一声,道:“慕容长青,咱们在动手之前,该先约定一事。”

慕容长青道:“好!你先说出来,只要合情合理,在下无不答允。”

青袍人道:“老夫对你十分了解,如若这一战你胜了,他们就别想生离此地。”

慕容长青道:“如若你胜了?”

青袍人道:“老夫不作违心之论,我胜了,他们有两条路走,一条是被我杀死,另一条是被我拘禁於地下石城。”

哈哈一笑,接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慕容长青想了几十年,但一旦事到临头,只怕还难改去本性。”

慕容长青道:“依你之意呢?”

青袍人道,“咱们各自说出隐秘,让他们离开此地,咱们再动手一决生死”,不论任何人得胜,他们都已走远,叁圣门中事迹,和慕容长青的为人,都可以传入江湖了。“慕容长青略一沉吟,道:“好主意,不过,有一点在下不大放心。”

青袍人道:“哪一点?”

慕容长青道:“你属下众多,,关卡森严,他们能离开这片森林,却未必能够生入江湖。”

青袍人道:“老夫有一块圣牌,只要他们带在身上,叁圣门中人都不会再拦阻止他们。”

谈话之间,伸手取出一面金牌递向杨凤吟的手中。

慕容长青望了那圣牌一眼,道:“不错,确是叁圣门中最高权令,姑娘要好好收着。”

青袍人人笑道:“你瞧清楚了。”

慕容长青道:“叁圣门中一共有叁块圣牌,都是我手造之物”青袍人道:“这叁圣门,又是何人所创呢?”

慕容长青略一沉吟,道:“我……”

雷化方道:“大哥,你不能故意的把罪恶搅在身上,肉身不过百年,难免一死,但你一生侠名、清白,…-”慕容长青打断了雷化方的话,道:“我知道,我说的都是真话。”雷化方道:“我们追随大哥十馀年,怎的未见你做过一件为非作歹的事。”

慕容长青道:“如若一个人,能被人瞧出为非作歹,那人还能算大奸臣恶呢?”

雷化方怔了一怔,道:“大哥,你,…-”慕容长青叹息一声,道:“五弟,你不用激动,耐心点听下去,你就会知道,侠名满武林的慕容长青,只不过是假侠名以遂私愿罢了。”

雷化方道:“这个怎麽可能呢?”

慕容长青不再理会雷化方,接着说道:“我技兼天下之长,集数十种绝学於一身,这其间有一个很大的原因,那就是我挟恩求报,用方法逼别人交出武功。”

申子轩嗯了一声,道:“如若那人不肯交出武功呢?”

慕容长青道:“这就要用方法了,软硬兼施,攻其弱点,这一生中,我学到百种以上的武功,从未失败过一次。”

申子轩轻轻叹息一声道:“大哥之言,也有道理,因为千古以来,从无一人像大哥一样,几乎是身兼天下之长。”

九如大师道:“大哥和我等相认之後,一直没有很多时间练习武功,但大哥的武功却似日在进步之中。”

慕容长青道:“你们相信了就好。这些年,我欺世盗名,良心上极为不安,我要把慕容长青的侠名毁去,使武林中人人知晓此事,才能够死得安心一些。”

申子轩道:“听完了大哥这一番话,使小弟心中生出了一个很奇怪的念头。”

慕容长青道:“不要叫我大哥,我不配作你们的大哥,也不用对我有何顾虑。我受尽了武林同道的恭维,但细辨恭维,比骂我更为难受,如有人当面义正词严的骂我一顿,也许我会好过一些”目光盯注在申子轩的脸上,微微一笑,道:“什麽念头,请说吧!”

申子轩道:“未见大哥此面之前,小弟觉着对大哥了解甚多,但见过大哥此面之後,小弟确有着对大哥全无所知的感觉,细想过去的事,似乎是一片空白。”

慕容长青道:“不错!你们根本对我就一无所知。”

申子轩道:“对,细想起来,确然如此。”

语声一顿,接道:“大哥,那慕容云笙又是怎麽回事呢?在小弟记忆之中,慕容府那宽大的宅院,似乎是一直没有女主人。”

慕容长青道:“他本来就不是我的儿子。”

雷化方接道:“那是别人冒充的了。”

九如大师道:“大哥手笔书信,也都是别人伪造的了。”

慕容长青道:“手书是我留下,因为那时间,我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到现在,所以,要一个报仇的人。”

申子轩道:“所以,你留下一封书信,把那孩子认作了自己的儿子,再替武林掀起了一阵波涛。”

慕容长青黯然叹息一声,道:“害得你佝背毁容,自残躯体,为我苦了二十年。”

申子轩道:“小弟粉身碎骨,在所不惜,咱们有这份交情,但你耍了这个大骗局,无数武林同道为了到你墓前奠祭丧命,用心又是何在?”

慕容长青苦笑一下,道:“这就不用怪我了。”

目光转注到那位青袍人的身上,道:“完全是他的设计。”

青袍人冷笑一声,接道:“那些人,都是对你崇敬的人物,也对你死亡一事极为关心。

如若不用那等残酷的手段,使天下武林同道,把慕容长青埋骨的坟墓,视作恐怖的屠场,在大家公议之下,打开坟墓一瞧,发觉了那坟墓之内空无所有,必将引起天下武林同道的疑心,阁下一番设计,岂不是白费了。”

慕容长青淡淡一笑,道:“不错,所以才派了很多人守在那坟墓之前,凡是赶往慕容长青墓前奠祭之人,一律搏杀,以保我留在人间的侠名。”

申子轩长长吁一口气,接道:“好恶毒的手段,好卑下的用心。”

左手抓起长袍,右手长剑一挥。斩下一方袍角,道:“我们被你骗了几十年,心目中把你看成了人间圣主,却不料你竟然是卑下恶毒、冷酷绝伦的魔头,我申子轩今宵和你割袍断义。”

雷化方手中铁笔一探,在地上一划,接道:“雷老五也和你划地绝交。”

九如大师道:“阿弥陀佛,贫僧敬重数十年的大哥,竟是魔鬼化身,惭愧,惭愧!”

申子轩左手一挥,把手上一片袍角,投向慕容长青的脸上。

慕容长青也不闪避,任那袍角打中,砰然有声,显见申子轩投出的袍角,用力甚重。

慕容长青木然一笑,道:“我是不配和你们称兄道弟,你们才是真真正正的侠客,一个人节操、价值,不能以武功的成就而论”目光由申子轩、九如大师、雷化方脸上扫过,黯然接道:“叁位请给我一个机会,让我作一件有益武林的事,然後,我会自作了断,谢罪天下。”

申子轩冷冷说道:“你要做什麽?”

他武功如比起慕容长青,直如小巫见大巫,相差数百倍,但他那大义凛然,至情至义的节操,却使得慕容长青有着不敢逼视的窘迫,缓缓垂下头去,道:“我要瓦解叁圣门,使武林能重归宁静。”

突然抬起头来,双日炯炯,逼视着那青袍人,道:“你是否还能想出威胁我的方法,如是想不来咱们可以动手了。”

青袍人还未及答话,申子轩却抢先说道:“且慢动手,我心中还有几桩疑问,希望向你问个明白。”

慕容长青脸上闪掠过一抹焦虑,但不过一瞬之间,重又恢复了镇静,道:“你问吧。”

申子轩道:“那慕容云笙是什麽人?”

慕容长青目光投注那青袍人的脸上,道:“他的儿子。”

此言一出,全场震惊,所以,所有人的目光,都投注那青袍人的身上。

申子轩啊了一声,道:“看来事情很复杂了。”

慕容长青道:“但他自己也许还不太清楚。”

青袍人冷笑一声,道:“老夫如若是真不知道,你们岂能够安然而出。”

杨凤吟接道:“你对他那样好,原来你早已知晓了。”

慕容长青道:“他只是心中有些怀疑而已,我想他心中并不能肯定慕容云笙是他的儿子。”

杨凤吟道:“但他对他很好。”

青袍人脸上泛起怒容,冷冷接道:“如若不是你这丫头,老夫安排好的事情,也不会有这些变化了。”

慕容长青哈哈一笑,接道:“你现在该知道了,那位慕容云笙确是你的儿子,他虽非伤在你的手中,但却是伤在你安排之下,这就叫报应。”

青袍人虽然极力想保持着外形的镇静,但却仍然无法按捺下心头震动,忍不住说道:

“他现在何处,伤势如何?”

慕容长青道:“伤的很重,人被老夫藏在了一处很隐秘的所在。”

话说了一半,但却突然住口不语。

青袍人道:“慕容长青,我说你狗不改吃屎,到现在你仍然在动心机。”

慕容长青道:“他本是一个平凡的孩子。只因世人误认他是慕容长青之子,所以,他极快的成了武林中天之骄子,但他却一直在他父亲的迫害之下,你们父子相残,也算是武林中一大奇事了。”

青袍人冷笑道:“我知道你的用心,如若是咱们门在这场搏斗中,你伤在老夫手中,老夫之子再无法得到食物、药物,必然会伤重而死,是吗?”

慕容长青接道:“不错,你如想教他之命,只有一途,那就是搏斗中死在我的手中。”

青袍人冷笑一声,道:“只怕你一番心机白费了,老夫岂是甘於受人摆弄的人。”

申子轩、九如大师、雷化方,二十年来,受尽了挫折屈辱,但却一直奋发不掇,时时以慕容长青的仇恨为念,但慕容长青几句话,却使他们二十年屡折不挫的豪气,顿然消失。

叁个人黯然相顾,长叹一声。垂下头去。

郭雪君突然接口说道:“慕容老前辈,我想请教一事,不知可否见告?”

慕容长青道:“只要老夫知晓,无不据实奉告。”

郭雪君道:“我受伤晕迷,可是阁下救我之命?”

慕容长青点点头,道:“是我。”

郭雪君道:“蒙我之眼,吊我上树,赐我书信,搬来九指魔翁、疯哑道人的那位神秘人物,也是阁下了。”

慕容长青道:“也是我。但九指魔翁和疯哑道人,都非好人,我虽然在他们身上动了手脚,加了禁制,但他们还活在世上,我如一旦死去,对他们终是难以放心,因此,在我死去之前,藉这假冒我的人之手除去两位魔头,免得替武林留下祸患。”

郭雪君道:“我在一处山洞之中,看见叁具??体,其中一具??体,似是阁下,那??体也是假的了。”

慕容长青道:“??体是真的,不过,不是我。”

伸手指着那青袍人,接道:“他费尽心机,找了很多长像和我一般的人,他用活人,我却用了那些人的??体。”

郭雪君道:“说穿了,倒也无神秘之感。”

慕容长青道:“天下事大都如此,戏法人人会变,各有巧妙不同罢了。”

郭雪君道:“那山洞之中,共有叁具??体,除你之外,还有两人,似是一僧一道,又是何许人物?”

慕容长青道:“那和尚是少林寺的天通大师,那道人是武当门中的铁剑道人。”

郭雪君道:“都是武林中大大有名的人物,他们的??体也是假的了?”

慕容长青道:“真的,天通大师、铁剑道人和我,才是创立叁圣门的祖师。”

郭雪君回顾了青袍人一眼,道:“这一僧一道,也是死於他的手中了?”

慕容长青摇摇头,道:“不是,天通和铁剑,都是死於我慕容长青之手。”

杨凤吟道:“你为了要独揽叁圣门的大权,所以害死了他们。慕容长青道:“姑娘只说对了一半,还有一半是,他们都是正大门派出身,不愿以权术治世,和我争执甚烈,冰炭无法同炉,不是他们两位死了,就是我亡了。”

杨凤吟道:“你觉着他们会杀你,所以,就先把他们杀了,这样,你觉着良心上不致受到谴责,是吗?”

慕容长青淡淡一笑,道:“确是如此,我慕容长青一身罪恶,但我一生中,却未妄杀一人,谋害天通大师和铁剑道长,实是我一生中最大一桩憾事。”

杨凤吟道:“你如是杀过甚多人,也不会被人误尊为慕容大侠,但你所用的藉刀杀人手法,其阴毒、险恶,又强过你亲手杀人了。”

慕容长青道:“我一生用谋施诈,罪恶甚多,都已记入我交给你的那武功密录之中。那上面的武功,都是我强逼、狡骗而来,武功渊源和我逼骗的手法,都有很详细的记述。我死之後,希望姑娘能把我用的谋略、骗术,公诸於世,使天下武林同道,都能提高警觉,日後,武林之中不要再出现第二个慕容长青。”

杨凤吟道:“我会完成你的心愿。”

慕容长青道:“月来,我传你的几招武功、手法,你是否都记熟了?”

杨凤吟点点头,道:“记熟了。”

慕容长青道:“那很重要,因为,我死去之後,你将是唯一能够解救被囚於叁圣门的人了。”

杨凤吟道:“我再问一件事,希望你据实回答我。”

慕容长青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此时此情,我怎会再说谎言。”

杨凤吟道:“你是处处使用心机的人,但对我却有些例外,月来,你对我照顾的无微不至,那又是为了何故?”

慕容长青哈哈一笑,道:“我做尽了世间所有的坏事,死去之前,忽然想到尝尝作好人的滋味,那该是不用找什麽理由了。”

轻轻咳了一声,接道:“孩子,我也要问你一件事,你要据实回答。”

杨凤吟道:“不论你的人多麽坏,但你对我有恩,纵然万人对你唾骂,我也不能骂你,你要问我什麽,尽管请说。”

慕容长青道:“很好,很好,听你这两句话,我死也可以瞑目了。孩子,你伤势怎麽样了?”

杨凤吟道:“承你细心的照顾、调理,我已完全好了。”

慕容长青点点头,道:“好,这样我也可以放心了。”

那青袍人一直静静的站在旁侧,未发一言。

慕容长青目光投注那青袍人的身上,道:“你功力恢复了没有?”

青袍人冷笑一声,道:“你自己猜猜看吧!”

慕容长青宝剑一扬,道:“咱们可以动手了。”缓缓一剑,刺了过去。

他攻出的剑势,大异武学常规,剑势缓慢,有如蜗牛慢步,剑芒闪闪,缓缓点向青袍人的前胸。

这等缓慢的剑招,别说对付武林中的第一流高手,就是对付一个普通的人,也是无法伤得。

但那青袍人却似乎对这一剑十分重视,双目神凝,盯在慕容长青的剑上,神态间十分严肃。

场中人都算是江湖上一流高手,一生之中,见过无数的搏斗,但目睹慕容长青和人动手大都是第一次,想这一场搏斗,必将是武林中第一等剧激的恶战。

申子轩和郭雪君等距离慕容长青较近,感觉到那缓缓而出的长剑上,每向那青袍人逼近一寸,剑气就强烈了很多。

不自觉的,两人向後退了几多。

火光下,只见青袍人身上的衣服,有如灌气一般,突然间膨胀起来。

慕容长青的脸色,也随着接近那青袍人的剑势,泛起了一阵红晕。

突然间,慕容长青的剑势加快,点中那青袍人的前胸。

青袍人疾快得向後退了一步。右手一翻,手中长剑疾快绝伦的飞了起来,寒芒一闪,斩向慕容长青的右臂。

这一剑,大反慕容长青之道,剑势疾快如闪电一般,快得连站旁立侧的人,也无法看得清楚。

两个人交错而过。

只听波波两声金铁交鸣。

没有人看清楚两人交手的详情,但从两人的狼狈形状上,看出了两人交手一剑的凌厉。

但见那青袍人前胸衣服破裂,缓缓流出血来。

慕容长青右臂上衣服破裂,也缓缓流出鲜血来。

两个都未顾及到身上的伤势,迅快的转过身子,又成了相对之势。

慕容长青又缓缓举起长剑,道:“我想叁剑之内。咱们就可以分出胜负了。”

青袍人冷冷说道:“不是胜负,而是生死,叁剑力拼,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慕容长青道:“很好,再接我一剑试试。”

青袍人长剑缓缓举起,冷冷说道:“这一剑我要攻你。”

话声甫落,人已飞跃而起,长剑一振,直向慕容长青撞了过来。

慕容长青也同时下身而起,执剑冲去。

两个人悬空挥剑,但见两道白光,纠缠一起。

这是一场江湖上极为罕见的搏斗,两个人藉剑相触之力,竟然停在空中甚久。

两人拼斗了四五招,才落着实地。

凝目望去,只见两人对面而立,身上衣服破裂,鲜血淋漓,满身都是!

杨凤吟回顾了申子轩一眼,低声说道:“他们两个人功力悉敌,难分胜负,打下去,很难预料胜负。”

申子轩冷冷说道:“在下瞧出来了,但却不知如何插手?”

杨凤吟叹息一声,道:“至少,慕容长青现在所做的,是一件好事。”

申子轩道:“杨姑娘的意思是…,-”杨凤吟道:“别误会我要你们帮忙,你纵然想帮忙,也帮不上。”

申子轩道:“在下更不明自姑娘的意思了。”

杨凤吟道:“你们心中如是还有问题,应该早些问了,照目前的看法,他们很可能打成个同归於尽。”

申子轩嗯了一声,道:“不错,我得问问他。”

语声一顿,接道:“慕容大侠,慕容大侠……”

他一连呼叫数声,却不闻慕容长青回答之言。

申子轩冷笑一声,道:“慕容长青,你……”

但闻慕容长青大喝一声,飞身而起,连人带剑,直向那青袍人撞去。

青袍人长剑挥动,幻起一片护身寒云。

但见慕容长青挟着一道白光,直冲入一片寒云之中。

一阵金铁交鸣之後,光芒尽敛,那青袍人突然仰身倒卧下去。

慕容长青长剑支地,身子摇颤,回头望着申子轩,道:“兄弟,不要误会我。刚才我如回你一句话,势必伤在他的剑下,你要我问什麽?”

话落口,人也无能再支撑下去,一仰身,向下摔去。

申子轩一个箭步,扑了过来,伸手去扶慕容长青。

只觉一股强大的潜力,直逼过来,硬把自己向前冲奔之势挡住。

杨凤吟玉腕一探,抢先一步,接着了慕容长青的身子。

申子轩一皱眉头,道:“是姑娘发出的掌力。”

杨凤吟道:“对不住啦,我怕你们伤了他。”

申子轩摇摇头,道:“他虽然多行不义,但我们作兄弟的也不能杀他,不阻止别人杀他,私心中已是甚感不安了,”低头看去,只见慕容长青双目紧闭,满身是血,形状极是凄凉。

雷化方探首望了慕容长青一眼,道:“杨姑娘,他死了吗?”

杨凤吟摇摇头,道:“他没有死,但他伤的很重。”

雷化方道:“他还能说话吗?”

杨凤吟道:“目下不能,他对我有救命之恩,我也要尽力救他。”

慕容长青突然挺身坐起,道:“我没有救了,他一剑刺断了我的心脉,穷天下灵药,集世间名医,也无法使我重生……”

他似是全力在忍耐着痛苦,希望把话说完,说到重生叁字,突然一张口,吐吐两口血块,闭目而逝。

申子轩仔细瞧过慕容长青吐出的血块,道:“这是两块心赃,”雷化方缓缓叹息一声,道:“有一件最重要的事,咱们忘记问他了。”

申子轩道:“什麽事?”

雷化方道:“咱们已大约的知晓了慕容长青的为人,但这青衣老者是什麽人,如何变成了叁圣门主宰人物,又为何要藉用慕容长青的名字?”

申子轩道:“这人的身份,虽然神秘。但咱们不难查得出来,困难的是叁圣门仍然是一个实力强大、充满着神秘的组织,这个组织不消灭,武林中就无安宁可言……”

杨凤吟道:“只有一个法子。”

雷化方道:“什麽法子?”

杨凤吟并未立时回答雷化方的问话,缓步走到那青衣老者前面,蹲下身,伸手在那人前胸上接了一阵,道:“他死的比慕容长青还早一些。”

目光转注到申子轩的脸上,接道:“他告诉过我,这是唯一的结果,也是最好的结果,馀下的,是我们的事了。”

申子轩道:“我们的事?”

杨凤吟道:“不错,慕容长青死了,但他留下一局残棋,我们要帮他完成,他需要助手,但这里却没有一个能够助他,他等待了很多年,才等到了我和郭雪君。”

申子轩道:“姑娘之意,是想凭我们几人之力破去叁圣门吗?”

杨凤吟道:“别说我们几人之力,就是集目下武林中全部力量,也未必能够对付得叁圣门。”

雷化方:“这麽说来,咱们是无能为力了?”

杨凤吟道:“有!咱们可以藉用叁圣门的力量,瓦解叁圣门”。

语声一顿,接道:“有一件事,诸位还不知晓,那就是九大门派的掌门人,都已为叁圣门所控制,武林中人人梦想的霸主,於今已成为事实了。”

申子轩道:“霸主是谁?”

杨凤吟道:“能造成今日局面的人,除了慕容长青之外,别人怎会有此才能,但智者千虑必有一失。”

她顿了顿,接道:“他辛辛苦苦的奠定的武林霸业基础,却为别人取代,就是那位在石城中自号王大夫,又诈用慕容长青的青袍人了。”

申子轩奇道:“这人是谁呢?”

杨凤吟道:“慕容长青留下一本书,说明了他一生中所为的经过,说这是一本罪恶的秘录也好,说它是一本忏悔的传记也好。”

申子轩道:“姑娘看过了那本书吗?”

杨凤吟点点头,道:“所以,我要和各位商量一下慕容长青的事。”

申子轩道:“姑娘请说吧!”

杨凤吟道:“慕容长青用了几十年的时间。在江湖上建立的信誉,决无第二个人能够取代,如是我们把慕容长青伪善实恶的真相,公诸於武林之中,其所引起的震动,必将是议论纷纷。莫衷一是,因此,这件事暂不宜公诸天下。”

雷化方轻轻叹息一声,道:“姑娘说的也是。武林中人人都知晓慕容长青代表正义,…-”杨凤吟接道:“对,何况慕容长青最後已用自己的鲜血洗去了他的罪恶,用他留在武林中的侠名,当可使江湖上人人信服,武林中元气未复,实也再经不起一次波动,因为很多被害的人,都不知害他们的是慕容长青,此事一旦揭穿,必将又引起一次武林暴乱。”

申子轩四顾了一眼,道:“我们同意姑娘的高见,但……”

蛇神汤霖接道:“在下也同意。”

杨凤吟道:“那很好,其实,就算一二人把今夜真相说出去,没有具体证据,世间也无人相信。”

语声一顿,接道:“咱们再决定一件事,就可以动身了。”

申子轩道:“还有什麽事?”

杨凤吟道:“关於那慕容云笙,世人都知道有一位慕容公子替父复仇,但却无人知晓慕容长青根本就没有儿子,连你们这等义结金兰亲如兄弟的人,也对他知晓不多。唉!你们口口声声叫他慕容大哥,却连是否有慕容大嫂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