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凤吟也不再推辞,行近两个捧剑的白衣少女,两支剑,都在手中掂了一掂,抽出来瞧瞧,然后选了一把。

黑衣人伸手取过另一把长剑,道:“姑娘请动手吧!”

杨凤吟冷冷望了连玉笙一眼,说道:“要你的首座护卫,把桌子移开。

黑衣人面纱拂动,转望慕容云笙,说道:“两位请站起来,到墙边站着。”

奇怪的是慕容云笙和郭雪君对那黑衣人之命,极为服从,依言站起身子,行到壁角垂手而立。

杨凤吟只看的既是惊奇,又为痛心,怒声喝道:“你们没有一点骨气?”

慕容云笙望了杨凤吟一眼,欲言又止。

杨凤吟心中怒火高烧,长剑出鞘,冷冷说道:“叫连玉笙移开桌子。”

黑衣人平和地说道:“连护卫,照她的话办。”

连玉笙无可奈何,伸手托起桌子移到了墙边。

杨凤吟娇吐一声,"小心了。”

振腕一剑,刺向那黑衣人。

黑衣人微微移步,长剑上带有一股潜力,逼开了杨凤吟的剑势。

双剑未触,杨风吟已被迫得向后退了一步。

黑衣人欺身而进,迎面劈出一剑。

凌厉的剑风先剑而至。

杨凤吟的心中暗道:“此人剑势一动,就有一股强烈的剑气,剑上的功力,分明已入了登峰造极之境,这一战,实是凶多吉少了。”

心中念转,人却疾向旁侧闪开了两步,避过一剑。”

黑衣人朗声笑道:“姑娘尽管抢攻,在下全操守势,我要你把一身所学,尽量的发挥出来。”

杨凤吟心中暗道:“你武功强过我,也不用这样的托大啊!”

长剑疾展,寒芒轮转,层层波波的攻了过去。

那黑衣人也同时挥动长剑,泛成一片光幕,护住身子。

杨凤吟用尽了奇幻的招数,一连攻出了数十剑,但那黑衣人手中的长剑,挥动之间,带有一股强大的暗劲,使杨凤吟感觉到手中的长剑,有着十分沉重的感觉。

突然间,那黑衣人展开了反击,啪啪两剑。金铁相触,逼开了杨凤吟的剑势,寒芒一闪,冷森的剑芒,已然逼近到杨凤吟的前胸。

杨凤吟手中的剑势,已然被人逼到外门,无法回救,这一剑如非那黑衣人及时收住剑势,当可立刻把杨凤吟毙于剑下。

她自出道以来,从未遇到如此高人,也从未受到这等挫辱,心中急怒交集,只气得热泪夺眶而出。

那黑衣人却朗朗一笑,收回剑势,笑道:“论剑上造诣,姑娘确不在我之下,不过,姑娘功力和在下相差很远,剑道之学,有不得毫之差,尤其是上乘的剑道。”

杨凤吟接道:“住口,我既败你手中,杀剐任凭处置。”

玉腕一振,投去长剑。

黑衣人道:“只看你这等躁急的性格,就很难参悟上乘剑术。”

缓缓把长剑交给身侧的白衣女婢,接道:“你们都下去吧!”

片刻之间,几个女婢,都鱼贯而去,室中只留下了慕容云笙、郭雪君、小珍和连玉笙等几人。

连玉笙似是生恐那黑衣人叫自己也退出去,悄然行到壁角,和慕容云笙等站在一起。

杨凤吟正想发作,突然脑际灵光连闪,暗道:“他武功高强,智虑深远,斗智斗力,我都不是他的敌手,彼此既是敌对相处,他又何尝不可真的把我杀了。至少,他可以像对付慕容大哥、郭姑娘那样,把我摆布的服服贴贴,但这于大局何补呢,我必得冷静下来,设法找出他的缺点来,不论多完美的人,都有些暇疵,不论多么深奥的武功,都会有它的破绽……”

但闻那黑衣人朗声说道:“姑娘想打什么主意?”

杨凤吟心中念动,人立刻冷静下来,缓缓说道:“我在想一件事。”

黑衣人道:“想什么?告诉我。”

杨凤吟道:“想你要如何对付我?我不愿做你的属下、侍女、也不愿变得像郭雪君等,失去了自主的能力,那我只有一条路了。”

黑衣人道:“什么路?”

杨凤吟道:“死!一了百了。”

黑衣人朗声笑道:“天下的人,都可以死,但你却不能死,而且也不会死。”

杨凤吟奇道:“为什么呢?”

黑衣人道:“因为天下再恶毒的男人,也无法用剑杀死你。

这样的美女,巾帼中,也许有忍心杀死你的红颜,但她们却没有杀你的力量。”

杨凤吟道:“照你的说法,世上能杀我的人很多了。”

黑衣人笑道:“不多,不多。就我三圣门下而言,能够杀死你姑娘的,也不过三五人而已。”

杨凤吟心中暗暗震骇,忖道:“如若他说的是实话,那是说这三圣堂内,至少有四五个人,可以胜过我了。”

心中念转,口中却冷冷说道:“你不准备杀我,要如何对付我呢?”

黑衣人笑道:“你自号飘花令主,收罗江湖豪士,处处跟我作对,想必是雄心勃勃的人物,准备在武林中。创造出一番事业,对吗?”

杨凤吟道:“是又怎样?”

黑衣人道:“但此刻,你至少明了这番雄图大志,永无完成之日了。”

杨凤吟嗯了一声,道:“你有什么用意,干脆说明白吧!”

黑衣人道:“大概你已经明白,目下武林霸业,已然非我莫属。你如愿和我合作,咱们可以平分霸业秋色。”

杨凤吟道:“你为什么要对我如此?”

黑衣人道:“自然是有条件了。”

杨凤吟道:“先说出条件,看看我能否答应?”

黑衣人道:“本座虽然权倾江湖,但因修习一种极上乘的内功,始终没有成家,而且也未遇到过我中意的人,只要你答允下嫁本座,立时可成我三圣门中第二号人物。”

杨凤吟心中暗道:“果然是这件事情,目下情势,我已无法胜他,只有以自己的美丽,来缓和此刻情势。”

但觉脸上一热,一层红晕,泛上双颊。

只听那黑衣人赞美道:“姑娘带上几分羞意,倍增艳丽,实是人间绝色,天上仙姬。”

杨凤吟冷笑一声,道:“不用赞美我,取下你的面纱,给我瞧瞧。”

黑衣人道:“姑娘似是很关心在下的形貌。”

杨凤吟道:“你连自己的长相如何,都不肯给我瞧瞧,竟然敢提出……”

她本想说提出婚姻之事,但话到口边,却无法说出。

黑衣人道:“姑娘说的也是。”

缓缓伸手,取下面纱。

杨凤吟凝目望去,只见一个肌肤白净,方面无髯的中年人,肃立身前。

黑衣人取下面纱之后,不但杨凤吟为之一怔,就连连玉笙也不禁心弦震动。

因为连玉笙和杨凤吟,都未料到这位三圣门的首脑,竟然是一位如此年轻的人物。

杨凤吟镇静一下心神,仔细的打量了黑衣人一阵,怎么看,也不过是三十七八岁的模样,心中大感奇怪地说道:“你今年几岁?”

黑衣人微微一笑,道:“姑娘瞧瞧在下,有几许年纪?”

杨凤吟道:“我瞧不出来?”

黑衣人道:“至少,在下还没有白发苍苍,老态龙钟。”

杨凤吟道:“三圣门倔起江湖已有二十多年,我不信你十几岁就领导三圣门。”

黑衣人道:“这么说来,姑娘是已经瞧出在下的年龄了。”

杨凤吟怔了一怔,答非所问地道:“除非三圣门在中途有了变化,你篡夺了圣主之位。”

黑衣人轻声笑道:“姑娘的聪明和才慧,实叫在下不得不佩服了,不过,这等异想天开的揣测,很难取信于人。”

杨凤吟冷笑一声,道:“希望你心中不要害怕。”

黑衣人笑道:“我很镇静,整个的三圣门,都在我绝对的控制之下,就算你妖言惑众,也没有人能向我反抗。”

语声一顿,接道:“姑娘的话,大概说完了。咱们也该谈谈正经事了。”

杨凤吟道:“什么正经事,”黑衣人脸色一寒,声音亦突然改变得十分冷漠,道:“姑娘诚然色绝当代,不过,你如不肯答允,在下一样能够下得毒手。”

杨凤吟心知他并非威胁之言,证诸慕容云笙和郭雪君的遭遇,确有一种方法,能够叫人处处听从于他。

心中念转,却一嘟小嘴巴,道:“就像你这样暴躁的人吗?

哼?”

黑衣人只觉她举动言词间娇凝无邪,不觉看得一呆,道:“我怎么样?”

杨凤吟道:“权威和方法,也许能改变一个人的心志,也许能徵服一个人的躯体,像你对待慕容云笙和郭雪君一样,使他们对你绝对服从,但他们痴痴呆呆,有如木刻泥塑,我想不通,那是否应该算是你的成功?”

黑衣人叹息一声,道:“你说的不错。我不能整日里,面对着一个失去自主能力的妻子……”

杨凤吟道:“你怎……”

黑衣人道:“我,第一眼看到你真正面目时,就决定要娶你作我的妻子。”

杨凤吟缓缓说道:“你难道没有想到我?”

黑衣人道:“想到你什么?”

杨凤吟道:“想到我是否会答应你?”

黑衣人道:“在下自信说出的话,一定能够办到。”

杨风吟道:“你怎么能够如此自信呢?”

黑衣人笑道:“在下一生之中,从没有一件失败的事。”

杨凤吟道:“如是我不答应呢?”

黑衣人微微一笑,道:“我自有方法要你答应。”

杨凤吟道:“什么方法?”

黑衣人道:“好!我告诉你,你如不答应我,在下先杀慕容云笙,然后,再杀郭雪君,自然,杀害郭雪君,也许不会放在你的心上,但杀害慕容云笙,我相信你大约心中十分难过。”

杨凤吟怔住了,默默不语。

黑衣人微微一笑,举手一招,道:“慕容云笙,你过来。”

慕容云笙应了一声,缓步行了过去,直行到那黑衣人的面前,才停了下来。

黑衣人缓缓举起了右手,道:“杨姑娘,在下这一掌,震碎他天灵要穴。”

掌势一沉,直向慕容云笙的顶门之上拍去。

杨凤吟心中大急,急急叫道:“快些住手!”

黑衣人停下掌势,道:“你心中怕了,是吗?”

杨凤吟只觉着胸中满腹委屈,热泪欲滴,黯然说道:“咱们两人的事,和他何干,为什么要杀他?”

黑衣人道:“因为他的死亡,可以威胁到你,使你答应嫁给我。”

杨凤吟心中暗道:“我不是他的敌手,又无法威吓倒他,只有委屈求全,以救慕容云笙了。心中念转,豁然说道:“可不可以给我两天时间,让我仔细的想想?”

黑衣人笑道:“自然可以,终身大事,自然要想的清清楚楚才行,两天时间,如何能够,我想你该多想几日才成。”

这几句话,又大出了杨凤吟的意外,只觉此人事事作为,无不出人意外,不禁为之一呆,道:“要我想几日呢?”

黑衣人道:“这个么,随便姑娘了,十日八日也好,一月两月也成,我替你安排一个很幽静的地方,好让你慢慢的想。”

杨凤吟的倔强和冷傲,似是已完全被那黑衣人所徵服,豁然叹息一声,望了慕容云笙和郭雪君等一眼,道:“他们呢?”

黑衣人道:“暂时押入牢中,听凭姑娘的决定。”

杨凤吟听了黑衣人的话,长长吁一口气,两道清澈的目光,凝注在那黑衣人的脸上,柔声说道:“可不可以让那慕容云笙神智恢复,我要和他谈几句。”

黑夜人微微一笑,道:“这个么,在下也可以答应,不过,要姑娘在决定之后,在下自当遵命办理。”

话说的十分婉转,但却回绝的全无商量余地,杨凤吟已觉到不论在武功、机智,至词锋之上。自己都非那黑衣人的敌手,目下情势,只有暂时保住慕容云笙的性命,然后再行设法。

当下说道:“你准备把我送到一处什么样的地方?”

黑衣人道:“自然是一处风景优美的地方,虽然不敢说至善至美,但应用之物,决不会有何缺少。”

杨凤吟说道:“我一个人去吗?”

黑衣人道:“自然要有人送你。”

杨凤吟道:“什么时间动身?”

黑衣人道:“姑娘之意呢?”

杨凤吟道:“我不愿看你趾高气扬的气势.”黑夜人微微一笑,道:“好吧!时间很长,姑娘可以慢慢的想!”

回目一顾连玉笙,道:“你送杨姑娘到听蝉小中去。”

连玉笙道:“可要带上刑具吗?”

黑衣人摇摇头,道:“不用了,从此刻起,你们要善待杨姑娘。”

连玉笙道:“属下遵命。”

杨风吟冷冷说道:“我如若有一天,掌了三圣门中大权,第一个要杀的人,就是你的首座护卫连玉笙。”

连玉笙微微一怔,欲言又止。

杨凤吟生恐那黑衣人改变了主意,换人相送,立时转身向前行去。

连玉笙回望了那黑衣人一眼,低声说道:“杨姑娘很恨属下。”

黑农人微微一笑,答非所问地道:“送她去吧!”

连玉笙应了一声,大步迫在杨凤吟的身后行去。

但闻一阵轧轧之声,一道铁门,冉冉升起。

连玉笙抢前一步,走在杨凤吟的前面,道:“在下替姑娘带路。”

杨凤吟紧随连玉笙的身后,行人了一道碎石小径之上。

山风吹来,花气扑鼻,盈耳松涛,如鸣天额。

连玉笙低声说道:“姑娘请紧随在下脚步。”

杨凤吟怒道:“为什么?这里一片旷野,我如放腿而逃,不信你能追得上我。”

连玉笙微微一笑,道:“如若圣主没有防备,岂能让你这样自由的行动吗?”

杨凤吟冷冷说道:“你要我设法把你请入密室,……-”连玉笙吃了一惊,低声说道:

“小声一些!”

杨凤吟故意提高了声音,道:“你心里害怕么?”

连玉笙暗暗一皱眉头,道,"你如不想救慕容公子你就大声嚷吧。”

杨凤吟怔了一怔!道:“我要救他!”

连玉笙道:“那就要听我的话。”

杨凤吟道:“听你的鬼话,你要我设法请你进去,我都做到了,你对我有何帮助?”

语声之中,虽然仍很气愤,但声音已很细微,连玉笙低声道:“那听蝉小,十分清雅,表面上姑娘将十分自由,其实四面八方,都有很严密的监视,姑娘的举动。要小心一些……-”凝神倾听了一阵,接道:“圣主的武功,姑娘已经见识过了,纵然在下和姑娘联手,也难是他之敌。”

杨凤吟道:“所以,你怕了,准备作一辈子奴才。”

连玉笙道:“姑娘留点口德,需知此刻如无在下相助,不但你无法救得慕容云笙,而且姑娘也无法生离此地,除非你真肯做他夫人。”

杨凤吟碎了一声,道:“他做梦,我死了也不会嫁给他。”

连玉笙道:“此事非同小可,画虎不成反类犬,谋不定,怎能轻举妄动。”

杨凤吟道:“这么说来,你是当真的愿意帮助我了。”

连玉笙道:“此时此情,在下似是用不着谎言相敬姑娘了。”

杨凤吟道:“你如真的有心帮忙我们,应该付诸行动才成,单是这等口惠而实不至,叫我如何能够相信。”

连玉笙道:“姑娘看到慕容云笙和郭雪君了,他们半日未和姑娘相见,但却似已经和姑娘十分生疏了。是吗?”

杨风吟道:“是的,我不明白,他用的什么方法,能够使他们神智迷乱,忘去了自己,故人相逢不相识。”

连玉笙道:“这就是他仗以统率三圣门的主要方法。”

杨风吟道:“你是他首座护卫,应该是他最为亲近的人,难道也不知道他用的什么方法么?”

连玉笙道:“别说在下了,就算二圣主和三圣主,也是一样不知内情。”

谈话之间,已到了听蝉小。

那是一座的十分雅致的小室,四面盆花环绕,景物幽绝。

雅室中早已点起了火烛。

一个身着青衣的女婢,手中执着一盏白绫宫灯,站在门前等候。

连玉笙低声说道:“姑娘小心,不要让咱们形迹,落入那女婢眼中。

快行几步,抢到了室门前面,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青衣女婢一欠身,道:“小婢百合花。”

连玉笙嗯了一声,道:“杨姑娘的脾气不好,你们要小心伺候。”

百合花一欠身,道:“小婢知道。”

连玉笙回过身子,恭恭敬敬地说道:“杨姑娘请。”

杨凤吟举步直入室中。

百合花躬身说道:“连爷不到室中坐吗?”

连玉笙仔细打量了百合花两眼,道:“姑娘见过我吗?”

百合花道:“没有,但我听说过连爷的大名。”

连玉笙道:“原来如此,小心伺候杨姑娘,在下去了。”

这几句话说的声音甚高,似是有意让杨凤吟听到。

但闻杨凤吟叫道:“连护卫,你进来。”

连玉笙应了一声,行入室中。

百合花紧迫在杨风吟的身后,行入了室中。

杨风吟已然在厅中一座锦墩上坐了下来。

室中高挂着四盏垂苏宫灯,照得一片明亮。

连玉笙行前两步,一欠身,道:“姑娘有事吩咐?”

杨凤吟道:“我要静静的想想,不用留人在这里伺候了,要她们全都撤走。”

连玉笙道:“这个属下不能做主。”

百合花一欠身,道:“小婢奉圣主之命,来此侍候姑娘。”

杨凤吟道:“圣主如何交代你?”

百合花道:“他要小婢一切遵奉姑娘的令谕,不得有丝毫违背。”

杨凤吟冷冷说道:“我要你退出去,你不肯,那是否算违背我呢?”

百合花道:“这一点么,有所不同,小婢来此之时,圣主已有吩咐,要小婢追随身侧,不得擅离。”

杨凤吟冷冷说道:“连玉笙,去告诉你们大圣主,就说我答应嫁给他了,不过,先要把百合花这丫头乱剑分.”连玉笙心中笑道:“这一招用的不错,瞧不出她花样还是真多。”

口中却是连声应道:“在下立时回报圣主。”

转身向外行去。

百合花心中大急,道:“连爷止步。”

连玉笙停下脚步,笑道:“姑娘有什么吩咐?”

百合花道:“小婢有几句话,说过之后,连爷再去不迟。”

连玉笙道:“在下听说,圣主有四花女婢,姑娘想必是其中之一了。”

百合花点点头,道:“不错,小婢正是四花之一。”

连玉笙道:“四花女婢,甚得圣主宠爱,难道你真怕他不成?”

这几句说的声音很低,故意不让杨凤吟听到。

百合花摇摇头,道:“你不知圣主脾气,连爷请稍等片刻,小婢去求杨姑娘,请她收回成命。”

转身行向杨凤吟低声道:“姑娘,婢子斗胆,也不敢和你作对,实是圣主如此吩咐,婢子不敢不遵,还望姑娘宽恕。”

杨凤吟冷冷说道:“我最恨不从我命令之人……”

百全花突然向前一步,一掌拍向杨凤吟的前胸。

这一下突起发难,双方距离既近,那百合花出掌又快速无比,掌势未到,一股暗劲,已然先行而至。

显然,这一掌含有强劲的内力。

杨凤吟右手疾出,娇躯侧移,硬接下了百合花一掌。

但闻砰然一声,双掌接实。

杨凤吟只觉她掌力强大,身不由主的向后退了一步。

百合花也被震得向后连退了两步,才拿桩站稳。

连玉笙一皱眉,道:“百合花,你好大的胆子?”

杨风吟一摆手,道:“不用你管……”

连玉笙一吸气,收住冲奔之势,退到一侧。

百合花欺身而上,拳掌齐出,连攻三招。

这三招攻势凌厉,一气呵成,招招都是击向杨凤吟的致命所在。

杨凤吟存心见识她的武功,是以一招来还,只是施展轻身术,纵跃闪避,避开那百合花的拳掌。

杨凤吟避过三招之后,突然展开反击,双掌连环拍出,还攻五招。

这五招轻灵迅快,疾如闪电,迫得那百合花连退三步。

百合花突然收住了掌势,身后退开五尺,道:“原来姑娘的武功,如此高强。”

杨凤吟也觉着这女婢的武功,十分高强,微微一笑,道:“怎么样?你心中如不服气,那就再打几招试试?”

百合花笑":"我想不到,姑娘的武功如此高强。”

杨凤吟道:“我想不明白,你这么突然出手攻我几招,是何用心?”

百合花道:“我想杀死你。”

连玉笙冷冷说道:“你如杀死了杨姑娘,不怕圣主取你之命么?”

百合花道:“圣主的脾气,我很清楚,他从来不作后悔的事情,如是我把杨姑娘打伤了,而且无损她的容貌,那我就要身受最为严厉的惩罚,也许真的会把我乱剑分呢?”

杨凤吟道:“你如是一举把我杀死呢?”

百合花道:“我如真的把你杀死了,我不会受到任何惩罚,圣主也将不会再追究此事。”

长长吁一口气,接道:“唉!想不到,你的武功竟然如此高强。”

杨凤吟道:“现在呢?”

百合花道:“现在情形不同了,你只要告诉圣主,我出手突袭于你,他将会立刻置我于死地。”

杨凤吟道:“我毫发无损,他怎会取你之命?”

百合花道:“正因为你没有死,他要讨好你,杀了我,好让你心中舒畅,因为你是新欢。小婢是旧人啊!”

杨凤吟冷哼了一声,道:“原来如此。”

百合花突然探手从杯中拔出一支匕首,道:“不过,我不会给他杀我的机会,我要自绝一死。”

扬起匕首,自向胸口刺去。

杨凤吟出手一指,疾快的点中了百合花的右腕。

百合花不自主的一松右手,匕首跌落在实地之上。

杨凤吟淡淡一笑,道:“胜败乃兵家常事,何况你并未败,为什么要寻死呢?”

百合花吸道:“你如把出手攻你之事,告诉了他,我也是死路一条,也许他为了讨好你,使我死得更惨,那就不如我自绝一死了。”

杨凤吟笑道:“你怎么知道,我会告诉圣主呢?”

百合花道:“我杀你未成,你心中恨我,自然会告诉他了。”

杨凤吟道:“本来我要告诉他的,但被你猜中了,我就偏偏不告诉他啦!”

百合花嫣然一笑,道:“那你准备怎么样对付我呢?”

杨凤吟道:“那是我的事了,我不想告诉你。”

举手一挥,接道:“你退出去。”

百合花心中似是已对那杨凤吟生出了敬服之心,应了一声,悄然退了出去。

连玉笙道:“在下也告辞了……”

放低声音,接道:“请姑娘应付三日三日之内,在下定然有消息奉告姑娘。”

杨凤吟也用极低微的声音,应道:“我度日如年,希望你愈快愈好。”

连玉笙点点头,道:“通权达变;还望姑娘善为自处。”

杨凤吟道:“我明白。”

连玉笙转身向外行去。

杨凤吟目注连玉笙离去之后,伸手捡起百合花失落在地上的匕首,高声说道:“你进来!”

百合花应声而入,欠身一礼,道:“姑娘有什么吩咐?”

杨凤吟道:“你今年几岁了?”

百合花道:“小婢今年十八岁。”

杨凤吟道:“难得啊!小小年纪,练成了一身如此本领。”

百合花嗤的一笑,道:“瞧姑娘不会比小婢的年纪大吧!但你的武功,却不在小婢之下。”

杨凤吟道:“我们不同,我武功得自家传,很小就开始练武,你却是拜师学艺,练成了这等身手。”

百合花道:“过去,我武功很差,近两年来,选作他贴身女婢,武功才大有进境。”

杨凤吟听她谈话,不似善用心机的人,微微一笑,道:“他呀他的,他是谁啊?”

百合花:"自然是大圣主了。” 杨凤吟道:“这么说来,大圣主待你很好了,”百合花凄凉一笑,道:“那是姑娘没有来以前的事了,此刻么,情势不同了,在我们四花之中,大圣主对小婢最为宠爱,但此后,三千宠爱,都将全集姑娘一身了。”

杨凤吟道:“你怎么知道?”

百合花道:“我和他相处数年,对他了解最深。”

杨凤吟心中暗道:看来这丫头对那大圣主知晓甚多,如想多知晓他一些,全在这丫头的身上了。

但见百合花上下打量了杨凤吟一眼,长长吁一口气,道:“这也难怪了,姑娘的确是长的够美,集我们四花之优,也难比过姑娘了。”

杨凤吟淡淡一笑,道:“你太夸奖了,其实你也长的很美。”

百合花道:“未睹姑娘姿容之前,我确然是有些自负美貌,但此刻见着了姑娘,小婢才知我是个很丑很丑的小丫头。”

杨凤吟伸出手去,拉住了百合花道:“你说的太客气,实在说你花枝人样,我见犹怜,你虽然想杀我,但我仍然是很喜欢你。”

百合花眨动了一下圆圆的大眼睛,道:“这话当真吗?”

杨凤吟笑道:“我为什么要骗你,唉!你真的人傻了。”

杨凤吟知晓不能操之过急,急则有误大局,当下淡淡一笑,道:“好吧!你以后就跟着我,我会尽力帮助你。”

百合花一欠身,道:“那要多谢姑娘了。”

杨凤吟道:“他快要回来,快些把匕首收起。”

百合花收起匕首,摇摇头,道:“他现在还不会回来。”

杨凤吟道:“为什么呢?”

百合花道:“他练有一种奇功,在紧要关头,每日要在密室中静坐两次,现在正是第二次练功的时间。”

杨凤吟道:“他每次练功,需要多少时间?”

百合花犹豫了一下,道:“大约两个时辰左右。”

杨凤吟心中暗忖:他武功高强到不可思议之境,如若和我动手,那是不难很快把我制服。那时,他如对我动强,已是无能抵御,事后纵然不惜一死,但也无法保得贞节,此事必得未雨绸缪,早作准备,先把百合花留在身侧,到时再见机应变。

百合花看杨凤吟凝神静思,默然不语,接道:“姑娘腹中想已饥饿,小婢去拿饭菜。”

杨凤吟道:“不用了,我刚吃过,此地人人事事,我无一熟悉,还要向你请教。”

百合花道:“姑娘太客气,有什么需得小婢说明之处,姑娘只管吩咐!”

杨凤吟道:“那位大圣主很年轻,不过三十二三的年纪,竟能成此大业,实是一位奇人。”

百合花愕然说道:“怎么,姑娘己经见过他的真面目了?”

杨凤吟点点头,道:“见过了。”

百合花道:“他对你真好,见面不过一日就肯以真面目和你相见,我们追随他两年之后,才得见他的真面目。”

杨凤吟道:“我心中一直有些奇怪。”

百合花道:“奇怪什么?”

杨凤吟道:“三圣门在江湖崛起快二十年,总其事的大圣主,目前不过三十几岁,那他十一二岁就创立了三圣门不成?”

百合花似是从未想到过这件事,被杨凤吟问的微微一怔,道:“是啊!这事确然有些奇怪。”

杨凤吟看她一脸茫然,心知此事只怕问不出所以然来,立时转头问道:“他可是一位很爱女色的人么?”

百合花又是一怔,道:“这个么,很难说了。说他不喜女色,我们四花女婢,都被他污了身子。说他爱女色吧;我们到此一年之久,他一直未动过我们,就是现在,也很少和我们亲近。一年中,也难得陪他几次。”

她似是自觉说的太过坦白,双颊泛红,不胜娇羞之态。

杨凤吟也听得羞红玉面,长长吁一口气,道:“这么说来,他是个很怪的人了?”

但闻一声轻笑,传入耳际,道:“一点不怪。”

随着那应话之声,一个身着黑衣,头垂黑纱的人,缓步而入。

杨凤吟看他身材,已知是大圣主。淡淡一笑,道:“是你!”

黑衣人伸手取下脸上的面纱,微微一笑,道:“不错,在下探看姑娘一下,就要告别。”

杨凤吟道:“这原本就是你的地方,留与不留,悉凭尊便。”

突然觉着话有语病,赶忙住口。

黑衣人接道:“姑娘之意,可是很欢迎在下留这里了?”

杨凤吟冷冷说道:“我为什么管你?”

黑衣人回顾了百合花一眼,笑道:“你退出去吧!”

百合花脸色一变,但却依言退了出去。

杨凤吟道:“你要干什么?”

黑衣人道:“我只想单独和姑娘谈谈。”

杨凤吟道:“谈什么?”

黑衣人道:“先谈在下如何?”

杨凤吟心中暗道:“他确有甚多神秘之处,非我所能了解,我又不便问他,难得他自愿谈出来啊,但口中却说道:“你有什么可说的?”

黑衣人和颜一笑,道:“至圣先师孔老夫子,也说过饮食男女,人之大欲,食色者,性也,在下并非大圣、大贤……”

杨凤吟冷笑一声,道:“那你为什么自号圣主。”

黑衣人道:“为了使世人把我看的神秘一些,其实我也是血肉之躯,有情有义的人。”

杨凤吟道:“我瞧你不是人。”

黑衣人啊了一声,道:“那是什么?”

杨凤吟道:“是人间大奸,色魔,鬼怪。”

黑衣人笑道:“看来,百合花告诉了你不少的事情?”

杨凤吟心有警惕,忍不住说道:“人家好好一个女孩子,你欺侮了人家,却又不肯娶人为妻,只此一桩,就不算英雄、豪杰。”

黑衣人道:“她不配,我原想当今之世中,没有人能使在下倾心,想不到今日竟然给我遇上了。”

哈哈一笑,接道:“飞轮堂主云飞之妹,云小月不错,但她也难动在下之心。”

杨凤吟冷冷说道:“你在赞美我吗?”

黑衣人道:“不错!古人十步芳草之说,在下向不同,我三圣门中女弟子有不少被称绝色,但在在下眼中,却不过尔尔罢了,只道世间无美女,今日一见姑娘..”杨凤吟冷冷接道:“怎么样?”

黑衣人道:“才知当今之世中,确有美女……-”说着微微一笑,接道:“在下为人,别无缺憾,只是有些自负,非姑娘这等绝世姿容,在下绝不会动心。”

语言一顿.道:“这事你慢慢的想吧,不过,我想告诉你一件事。”

杨凤吟道:“什么事?”

黑衣人道:“关于那慕容云笙……”

突然住口不言,两道目光,却凝注在杨凤吟的脸上。

杨凤吟尽量使自己镇静,过了良久,才缓缓说道:“慕容云笙怎么样?”

黑衣人道:“在五日之后,慕容云笙即无法再救。”

杨凤吟心头震骇,表面上却故作镇静的微微一笑,道:“他怎么了?”

黑衣人道:“他服用的药物,五日之后,就无法再解,那就永远要作我三圣门的弟子了。所以,姑娘要在五日之内,需作一决定。”

杨凤吟道:“你表面仁义,内心恶毒……”

黑衣人道:“哪里不对了?”

杨凤吟道:“你说过不论我考虑多久,都无问题,但此刻,你却又限我五日。”

黑夜人道:“我没有限制你,我只是告诉你慕容云笙的事,至于姑娘要考虑好久,那是姑娘的事了。”

杨凤吟缓缓说道:“那你告诉我用心何在?”

黑衣人道:“慕容云笙和你同来,在下觉着应该告诉你,早知你对他全不关心,我就不必告诉你了。”

杨凤吟心中一动,暗道:“我如承认全不关心,他此后自然不会再告诉我慕容公子的事,我如流露情急之状,此后,他必可以此要挟于我了。”

心中念转,竟不知如何接口才对。

黑衣人似是早已瞧出了杨凤吟心中的矛盾,微微一笑,转过话题,道:“姑娘慢慢的想吧!在下告别了。”

微一欠身,伸手取过面纱,戴在脸上,转身向外行去。

杨凤吟低声喝道:“站住。”

黑衣人道:“姑娘是否决定了?”

杨凤吟道:“我要看你有几分诚意,才能决定如何。”

黑衣人道:“好吧!我答应你解散三圣门,放手武林霸业,和你飘然远走,息隐林泉。”

杨凤吟道:“我不像你那四花女婢一样好骗,我要先看你解散三圣门。”

黑衣人语声严肃地说道:“我三圣门收留有不少凶恶之徒,解散三圣门之前,必要先把他们处置,纵然不杀他们,也要废了他们的武功,使他们无法再兴风作浪。”

杨风吟道:“如若你说的都是实话,真叫我无法预测你的为人了。”

黑衣人道:“你慢慢的想吧!决定了再告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