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顶老人道:“什么事?”

张文波道:“圣谕中曾经指明,另有三位法主,将于后天中午赶到,要咱们赶往迎接。”

秃顶老人惊道:“当真吗?”

张文波道:“兄弟怎敢欺骗法主。”

秃顶老人道:“那圣谕上可曾说明。派遣何人到此?”

张文波道:“蛇娘子、金蜂客和飞钹和尚。”

秃顶老人吃了一惊,道:“前堂三大护法,一齐出动来此!”

张文波道:“"三圣对那申子轩实是估价过高了,才派出前堂三大护法同来。

秃顶老人轻轻叹息一声,道:“我想主要的还是因为那慕容云笙出现江湖之故。”

张文波道:“一个慕容云笙,能有多大能耐,值得如此重视?”

秃顶老人道:“也许那慕笙云笙武功并不高强,但他却有很大的号召力量,使很多武林人,重想起那慕容长青。”语声微微一顿,道:“三圣神机妙算,岂是我等凡俗之人,所能料到,这其间必然有很大的原因了。”张文波道:“咱们还有一日一夜的时间,如若咱们能在这一日夜中,找出申子轩和慕容云笙,那就不用劳动前堂三大护法了。”

秃顶老人冷哼一声,不再答理张文波之言。

室中突然静了下来。

慕容云笙倾耳听了一阵,不再闻两人之言,心中暗道:这两人谈了半天尽是些无用之言,我也该藉些机会闭目养息一下精神,当下一抬头,长长吸一口气。

目光到处,瞥见一条人影,捷逾飘风,轻如落叶一般下落到对面屋瓦之上。

人影一闪间,立时消失,想是隐在那屋脊之后了。

慕容云笙心中暗道:来的不知是何许人物,好快速的身法,如非赶巧,连我也难发觉。

他虽不知来人是谁,但却装作未见,只是暗中留神戒备。

但闻室中的张文波轻轻咳了两声,道:“石兄……”

石法主冷冷说道:“什么事?”

张文波道:“前堂三位护法的大名,兄弟是早有耳闻了,但不知他们真实武功如何?”

石法主冷笑一声,道:“张兄当真不知道吗?”

张文波道:咱然是真不知了,难道还有明知故问之理。”

石法主道:“张兄见过蛇娘子吗?”

张文波道:“闻名甚久,但却一直无缘会见,不过从她这名号看来,定然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了。”

但闻那石法主说道:“张兄猜得不错,蛇娘子人如其号,手段的毒辣,咱兄弟们万难及一。说到武功方面,不是兄弟我长他人的志气,咱们两个合起来,也难在她手下走上百合。”

张文波讶然说道:“当真吗?”

石法主道:“兄弟是决不夸张。”

张文波道:“金蜂客呢?”

石法主道:“有人说金蜂客和蛇娘子同出一师,但兄弟却对此不太相信,兄弟曾留心过两人的武功路数,却是大不相同,何况蛇娘子并不驯蛇,但金蜂客却是名副其实的养了一笼金蜂。”

张文波道:“那金蜂也是用来对敌之用吗?”

石法主沉吟了一阵,道:“大概是吧,兄弟和他相处了一年之久,亦曾见过他出手对敌,武功诡奇,身手不在蛇娘子之下,但从未见过他施用金蜂,那金蜂究竟是何用途,只怕甚少有人知道。”

张文波道:“飞钹和尚呢?”

石法主道:“关于那飞拔和尚,兄弟知道较少,只知他来自藏边,属于密宗一支,双手能发出四支飞拨,回旋飞汤,极是难防。”

张文波道:“这么说来,三位都是第一流的身手了。”

石法主道:“如若你肯相信兄弟之言,接待三位时,最好能小心一些,那蛇娘子生性十分冷傲,外貌却又柔和美艳,但一言不合,就立刻翻脸。”

张文波道:“多谢石兄指教了。”

慕容云笙听那秃顶老人述说蛇娘子等武功,心中大是焦急,暗道:如何想个方法,把这三人的恶毒告诉申二叔,万一日后遇上这几人,也好有个防备。

心中念转,目光凝注在对面屋顶之上。

原来,他发觉又有一条人影,极快的隐入对面屋脊之后,一时间心中大为矛盾,不知是否该把发现告诉室中的张文波。

他无法预测来人是故是友,但却瞧出来人决不是申子轩和雷化方,当他瞧到第一个人影时,曾想到那是小莲,但此刻突然增多了一人,自然亦不可能是小莲了。

来人既不是申子轩,亦不是小莲,那人会是谁?

他这边心念回转,也就不过是瞬间的工夫,那两条人影已然同时跃起,跛空而去,而且去势如箭,一闪而逝。

这一次慕容云笙已然留心查看,只见那两条人影,十分魁梧,心中更可决定那不是申子轩和小莲。

但闻那张文波的声音,传了出来道:“张保何在?”

慕容云笙应道:“张保在此。”

室中晌起了一阵低沉的笑声后,复旧沉寂。

慕容云笙心中暗付道:他突然叫我一声,不知为了何故?”

一夜时光,弹指即过,直到东方泛白,张文波才缓步行出西厢。

慕容云笙不知那药毒发作后的情形,不敢睡去,只好靠在门边,站了一夜。

张文波行出室门,回顾了慕容云笙一眼,道:“张保,你好么?”

慕容云笙心中大为紧张,故意停了一阵,才应道:“张保很好。”

张文波微微一笑,道:“昨夜中你可曾看到什么?”

慕容云笙摇摇头,道:“张保未曾看到。”

张文波一皱眉头,道:“药量太重了,你追随老夫身侧,这等痴呆,如何能成?”

话声一顿,又道:“你可曾看到丐帮中人?”

慕容云笙摇摇头说道:“没有看到。”

张文波点点头,道:“老夫要设法减少你身上毒性。”

慕容云笙故意咧嘴一笑,装出似懂非懂之状。

张文波举手一招,道:“你到室中来。”

慕容云笙应了一声,随在张文波的身后,缓步行入房中。

目光转动,只见室中一片死寂,竟然别无他人,那位石法主不知何时,竟己悄然离去。

但闻张文波低声说道:“张保,你坐下。”

张文波伸手从杯中拨出一枚银针,道:“我用银针过穴之法,先放出你一些毒血,然后再服用药物,减少你身上的毒性。”

慕容云笙心中暗暗付道:“这张文波怎的忽然对我好了起来。”

念头转动,暗道:“如若他见我血色鲜艳,也没中毒之徵,固然要被他查出破绽,就算他瞧不出来。我既未服用毒药,岂不白白挨他一针。”

心念转动之间,忽觉背心一凉,银针已利人了背后玄机要穴。

张文波低声说道:“不要运气,让毒血自然流出。”

慕容云笙暗中运气相试,觉出"玄机"要穴。并未受那银针所制,万一被瞧出破绽还有动手反抗之能,但闻张文波怒声说道:“不要你运气,怎的不肯听话,可是嫌身上血太多了不成。”

慕容云笙转眼望去,只见那张文波正用手拭去脸上鲜血。

原来,那银针中间竟是空心,慕容云笙一运气,鲜血由银针中间喷了出来,那张文波不及防,喷了一脸。

张文波拭去脸上血渍之后,拨出银针,由杯中掏出了两粒药物,交给了慕容云笙道:

“先吞下一粒,余下一粒,两个时辰后,再行眼下。”

慕容云笙接过药物,立时把一粒投入口中,压在舌底,却装出吞入腹中的样子。

张文波望望天色,道:“好好守着西厢,老夫去替你作两件体面衣服来。”

慕容云笙也不讲话,只是微微一额首。

张文波打开木门,出室而去。

慕容云笙吐出舌底药物,藏入杯中。

那张文波一去大半天,直到日进中午,才回西厢。

只见他手中提着一个大布包,脸色沉重,似是有着满腹心事。

慕容云笙心中大为不安,付道:“看情势,江州城中正是暗涛汹涌,张文波似是已经有些应付不了这等情势,才这般愁眉苦脸,我要小心一些才行,他在盛怒之下,只怕要迁怒于我。”

哪知事情竟然大大的出了意料之外,张文波放下布包后,一改愁容,和颜悦色对慕容云笙道:“张保,你服过药物了。”

慕容云笙心中大感奇怪,这张文波似是对我愈来愈好了,口中却应道:“服过了。”

张文波道:“这包袱中有一套衣服,你穿起来看看是否合身?”

慕容云笙心中奇怪,但却不敢多问,依言打开包里。

只见一件青衫、一条儒巾,折叠的整整齐齐。

张文波神情慈和地说道:“先穿上看看,是否合身,还来得及修改。”

慕容云笙脑际中充满着千百疑问,但人却依言换上新衫。

张文波打量慕容云笙一眼,哈哈一笑:"果然是人如临风玉树。”

语音微微一顿,道:“服了药物之后,神志是否清明一些?”

慕容云笙道:“小的感觉不出。”

张文波道:“是否能回想过去一些往事。”

慕容云笙装出沉思之状,良久之后,才缓缓说道:“可以想起一些。”

张文波道:“凡入本派之人,大部都得服用那迷神药物,除非你身份可入圣堂,或是法主以上身份的两人作保,才可免去服用迷神药物。但老夫给你服用的药物,除了量上特别轻微之外,又替你放了毒血,服下一些解毒之药,看你神情,似是已清醒很多,老夫对你可算仁德深厚了。”

慕容云笙道:“小的感激不尽。”

张文波神色肃穆地说道:“你在丐帮中是何身份?”

慕容云笙沉吟了一阵,道:“小的记不起了,”张文波微微一皱眉头道:“一点也想不起吗?”

慕容云笙根本不知丐帮中弟子如何分级,实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好硬着头皮,道:

“小的当真想不起了,”张文波仰起脸来,自言自语地说道:“如果你服用轻微,又经过放过毒血,赐给你解毒之药,不该全无记忆才是。”

慕容云笙心中忐忑,不敢回话。

张文波轻轻咳了一声,道:“老夫当尽我之能力,设法疗好你身上之毒。”

慕容云笙道:“小的先谢东主。”

张文波点点头,道:“看你应对,倒还得体。”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你可知老夫疗治你身上之毒,冒了很大凶险吗?”

慕容云笙道:“小的不知。”

张文波道:“我这冒险为你除毒,有背圣堂戒规,如被人发觉,老夫必要身受牵累。

慕容云笙道:“这个,这个,小的要如何报答"…张文波道:“报答倒是不用,但却有一法可免去老夫身受牵累。”

慕容云笙道:“那是什么法子?”

张文波道:“你拜老夫为师。”

慕容云笙呆了一呆,暗道:师伦大道,岂可儿戏,这事万万不能答应。

但闻张文波说道:“怎么?你是心有不愿吗?”

慕容云笙道:“小的只怕不配。”

只听木门呀然,李宗琪推门而入。

他仍然保持礼教,欠身对那张文波一礼,道:“见过张老。”

张文波冷冷说道:“李领队有何见教?”

李宗琪道:“三位法主大驾到此,非同小可,可要在下先作准备。”

张文波冷冷说道:“不用了,三位法主武功高强,就算在强敌环伺中,亦可自保。”

李宗琪道:“属下可要赶往接驾?”

张文波道:“老夫要去,你自然也要去了。”

李宗琪道:“什么时刻?”

张文波道:“明日午时,浔阳楼头会面。”

李宗琪双手抱拳,道:“张老如无他事吩咐,属下这就告退了。”

张文波道:“以后来见老夫,还望报门而入。”

李宗琪冷笑一声,道:“青衫剑手,只不过暂归张老指挥,并非是张老直接属下。”

张文波怒道:“就算老夫明日午时交出江州舵主之职,今日还是你的上司。”

但见人影一闪,石法主陡然出现厅中。李宗琪本待反唇相讥,但是石法主陡然出现,忍下了胸中之气,默默不语。

石法主目光转动,望了张文波和李宗琪一眼,道:“两位这般水火不容,如何能够对付那申子轩等。”

慕容云笙换着新衣之后,生恐李宗琪看出自己身份,只好尽量避开他的视线。

一则李宗琪心中正值气愤难耐,二则慕容云笙脸上的油污尚未洗去,李宗琪未曾仔细瞧着,是以竟末瞧出。

但闻张文波叹一口气,道:“石兄,兄弟奉圣谕主持江州地面,李领队来此助我,是否该受兄弟之命?”

石法主接道:“两位争执,在下已经听到了。”

目光一掠李宗琪,接道:“圣规森严,你纵然身受委屈,也不该顶撞张舵主。”

李宗琪一欠身,道:“属下知错,不过……

石法主举手一挥,道:“明日前堂三位护法到此,必然带有新的圣命,两位暂请忍耐一二,待见过三位护法再说。”

李宗琪不再多言,微一欠身,道:“属下先行告退了。”

石法主道:“三位护法到此之后,立时将有行动,李领队就所属青衫剑手之中,选出一些高手,听候差遣,”李宗琪道:“属下遵命。"转身而去。

石法主沉声说道:“李领队。”

李宗琪回身应道:“法主还有何吩咐?”

石法主道:“你率领的青衫剑手,可是全在江州吗?”

李宗琪道:“全部都在此地。”

石法主道:“大约有多少人?”

李宗理道:“不算属下,尚有三十二人。”

石法主道:“这三十二人,可都是你青衫队中精华高手吗?”

李宗琪摇摇头,道:“真正的高手,大都在连番徵战之中伤亡,余下三十二人,还有八个可列高手之林。”

石法主道:“好,明日你就率那八个可当高手之你的属下,同往码头迎接三位护法,也许他们立时就要人手,展开行动。”

李宗其道:“居下听命。”

石法主举手一挥道:“你去吧。”

李宗琪又欠身对两人一礼,才转身出室而去。

石法主目光转到慕容云笙的脸上道:“张兄你把他这般装扮起来,是何用心?”

张文波道:“兄弟听说那蛇娘子生有洁癖,一向不喜衣着破烂之人。”

石法主道:“所以,你把他装扮起来?”

张文波道:“区区也要换着新衣。免得触犯那蛇娘子的禁忌”石法主点点头道:“蛇娘子在圣宫身份,尤在兄弟之上,而且生性冰冷,张兄小心一些就好。"言罢,行入室中一角,盘膝而坐。

一宵无事,匆匆而过,第二天天色一亮,张文波也穿着一身新衣,整好乱发,慕容云笙在张文波命令之下,洗去了脸上油污。

石法主打量了慕容云笙一眼,缓缓说道:“可惜呀!可惜!”

张文波道:“什么事?”

石法主道:“可惜他服过迷神药物,否则,此等才貌、骨格,兄弟定把他收归门下,传以绝技。”

张文波微微一笑道:“兄弟已把他收作弟子了。”

石法主呆了一呆,道:“你已经把他收入门下了?”

张文波道:“今天早晨。”

石法主脸上是一片惋惜之情,又瞧了慕容云笙一眼,道:"此子骨格清奇,实乃极难遇到的人才,在丐帮中身份决不会太低,如若在下料断的不错,他可能就是丐帮帮主的弟子,下一代丐帮的继承人。”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以这样一个重要人物,被咱们活掳而来,势必激起丐帮中拼命之心,咱们固然是不怕丐帮,但他们如若集中精萃而来,单凭江州实力,很难和他们抗拒。”

张文波微微一笑道:“那该如何,还望石兄多多指教。”

石法主道:“最好想法子使他掩去本来面目。使丐帮中人无法相认。”

张文波道:“明日午时,接过三位护法之后,再设法给他易容便了。”

石法主先是一怔,继而淡淡一笑,道:“人人都说你张文波善于算计。看来果然不错。”

他说的很含蓄,张文波也不辩驳,扭转话题,说道:“三位护法到此之后,必要有一番新的布置。因此,兄弟已经下令所有的明桩、暗卡,全部停止活动,静待三位护法到此之后再作计较。”

石法主道:“正当如此才是。”

慕容云笙听两人交谈,大部都在讨论自己,心中暗暗付道:"那石法主说那张文波善用心机,似是和我有关,不知是何原故?”

他虽然聪明多智,但却涉世不深,想不到自己对张文波有何重要之处?

一宵匆匆而过,慕容云笙坐息醒来时,天已大亮,只见张文波来回在室中走动,脸上是一片忧苦焦急。

那石法主已然不知何时离去。

慕容云笙心中暗暗奇道:“这张文波好像有很沉重的心事,”只听张文波重重咳了一声,道:“张保,醒了没有?”

慕容云笙启目应道:“醒过来了。”

张文波嗯了一声,目光缓缓转到慕容云笙的脸上,道:“老夫有几种绝技,准备传你,从此刻起,咱们就以师徒相称。”

慕容云笙不便拒绝,只好含含糊糊的支吾过去。

张文波道:“咱们去吧,你随我身后,一切事情都要听我的吩咐。”

慕容云笙道:“小的记下了。”

张文波虽然瘸了一条腿,但行起路来,却是一点不慢。

慕容云笙紧随在张文波的身后,到了浔阳楼下,只见李宗琪和石法主,早已在伫立相候,慕容云笙装束虽已改作青衣小帽,但仍怕李宗琪瞧出自己身份,不敢和他目光相触,藉那张文波身子掩护,尽量避开那李宗琪的目光。

张文波望望天色,道:“时光不早了,咱们可以去了,在下带路。"转身向前行去。

石法主、李宗琪都未讲话,神色沉重的跟在张文波身后。

慕容云笙用尽了心机,在行走之中故意设法避开那李宗琪的视线。

几人沿江而行足足走了一顿饭工夫之久,张文波才停了下来。

慕容云笙目光转动,只见停身处,是一处十分荒凉的江岸,每隔五丈左右,站着一个佩刀的青衣人,慕容云笙暗中一数,正好二十个人,百丈江岸,都不准生人接近。

石法主四顾了一眼,道:“就是此地吗?”

张文波道:“不错,这地方距离码头,不远不近,人迹少至,又是沙泥岸,行舟无险,因此,兄弟选择了这等所在。”

石法主望望天色,道:“此刻距午时还有半个时辰,咱们可以藉此时刻,商讨一下江州局势,三位护法问起时,咱们彼此也好有一个默契。”

张文波淡淡一笑,道:“照兄弟的看法,三位护法不会向咱们问江州形势。”

石法主道:“为什么?”

张文波道:“三位护法奉圣谕而来,必然是早已胸有成竹。”

李宗琪接口说道:“那艘快舟,大概就是三位护法的坐舟了。”

张文波等抬头看去,只见一艘快舟划波如箭而来。

慕容云笙看那快舟,由上流逐波而下,心中暗暗付道:这三人从圣堂而来,弃马乘舟,看来那所谓圣堂,必然是沿江附近了。

付思之间,快舟已然近岸。

只见那快舟之上,四个黑衣摇橹大汉分坐船梢,前面舱门窗口,都紧紧关闭着。

直待快舟靠岸,那舱门才突然大开。

一个身着青衣,头戴方巾,脸色苍白的儒士。手中提着一个黑市垂遮四面的笼子,当先走了下来。

慕容云笙心中暗道:这人大约是金蜂客了,紧随金蜂客身后的,是一个披红色袈裟的和尚,袈裟之内,块块隆起。

第三个是二位中年美妇,发挽宫譬,身着绿衣,顾盼之间,秋波勾魂。

张文波迎了上去,躬身说道:“江州舵主张文波,迎接三位护法的大驾。”

李宗琪紧随张文波身后,抱拳说道:“青衫剑手领队李宗琪,参见三位护法。”

金蜂客和下拔和尚下了快舟之后,立时分站左右,蛇娘子却疾行两步,居中而立。

只见蛇娘子举手理一下垂鬓秀发,缓缓说道:“你就是张舵主吗?”

张文波道:“正是在下。”

蛇娘子淡淡一笑,道:“你知罪吗?”

张文波道:“在下知罪,但不知犯了哪条戒规?”

蛇娘子缓缓说道:“你力不胜任,着即免除江州舵主之职。”

目光转到李宗琪的身上,道:“青衫剑手,一向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此番却连连受挫于敌,你身为领队,督导无力,圣谕述明留位察看,日后将功折罪,若是再有挫折,二罪归一,合并论处,罪上加罪,重惩不贷。”

蛇娘子一口气处置了两人之后,冷冷说道:“两位可有申诉之言?”

张文波道:“三圣英明,属下心服口服。”

蛇娘子目光转动,望了站在旁侧的慕容云笙一眼,道:“那人是谁?”

张文波道:“此人乃张某门下弟子。”

蛇娘子微微一笑,道:“你几时收了这样一个弟子?”

张文波道:“收归门下不久。”

蛇娘子目光转到石法主的身上,道:“三圣手谕,要石法主乘原舟押送张舵主回归圣堂听命,但因我等初到此地,人地生疏,必需留下张文波,以便了解敌情,敬烦石法主个人回去了。”

石法主心中虽然不满,但又不敢当面抗拒那蛇娘子之命,只好应道:“在下领命。”

蛇娘子举手一挥,道:“石法主可以登舟了。”

石法主无可奈何,行近江岸,跃上木舟。

他人一登舟,快舟立时掉头而去。

但闻蛇娘子说道:“张文波,你可有那申子轩和慕容云笙的消息吗?”

张文波道:“属下无能,再加上李领队的青衫创手,不能和在下配合,以致申子轩和慕容云笙的消息,有如沉江大石。”

李宗琪接口说道:“在下一举一动,都听从张舵主的调度,找不出申子轩和慕容云笙的消息,似和属下无关。”

张文波冷冷说道:“我用尽心机,把那申子轩和慕容云笙诱上听涛楼,你却无法把他们生擒、击毙,难道也是我调度不周吗?”

李宗琪道:“张舵主令谕下达之时,在下适巧不在…-张文波道:“你到哪里去了?”

李宗琪道:“奉舵主之命、埋伏于慕容故宅之中,难道舵主就忘怀了么?”

张文波为之语塞,半晌说不出话。

蛇娘子淡淡一笑,道:“两位不用再辩论了,只要那慕容云笙和申子轩等还在江州,料他们也难逃出我等掌握。”

李宗琪突然接口说道:“属下还有要事,呈报护法。”

蛇娘子道:“什么事?”

李宗琪道:“江州地面,出现一群美艳少女,而且个个武功很高强。”

蛇娘子道:“那是女儿帮中人了,我等来此之时,已得圣谕指点,一向活动于四川的女儿帮,己然移向江南。”

李宗琪道:“那女儿帮和咱们冲突数次,今晨一次最为激烈,双方互有伤亡,我方两个青衫剑手,惨遭她们杀死。”

蛇娘子柳眉耸动接道:“对方呢?”

李宗琪道:“属下勘查现场,看到留下一条女人手臂,显然对方亦有着很重的伤亡。”

蛇娘子眉宇间杀机闪动,道:“那女儿帮现在聚居何处?”

李宗琪道:“他们隐现无常,飘忽不定,而且经常以各种不同的身份出现,防不胜防,如若和咱们作对,倒是不易对付。”

目光一掠张文波,接道:“在下已把此事报告了张舵主,但因三位护法要来,张舵主要属下报告三位护法,听候处理。”

蛇娘子沉吟了一阵,道:“这么说来,咱们在江州城中,除了对付申子轩等之外,还要对付女儿帮了?”

李宗琪道:“属下心中怀疑一事,但因查无证据,不敢轻言”-蛇娘子道:“你说吧,什么事?”

李宗琪道:“女儿帮无缘无故,怎会和咱们作对,因此,属下怀疑那女儿帮已和申子轩等勾结一起,联手合作。”

蛇娘子点点头道:“这话大有道理。”

慕容云笙心中暗道:女儿帮怎会和我等联手? 但见李宗琪两道目光,凝注在自己脸上,不禁心头一震,正想别过脸去,但转念又想到此举岂不是自露马脚,当下坦然而立,反向李宗琪瞧去。

李宗琪眉头微皱,移开投注慕容云笙脸上的目光,道:“属下已为三位护法买下了一座宅院,但不知是否合用。”

蛇娘子望望天色,接道:“先带我等去稍息风尘,再筹谋搜申子轩等,希望能在两三日内找到他们下落。”

那张文波已被概夺了江州舵主之职,只有被问的份儿,没有插口的余地。

李宗琪道:“属下带路。"转身向前行去。

蛇娘子回顾了张文波一眼,道:“你们师徒也随同来吧。”

张文波应了一声,随在蛇娘子身后而行。

慕容云笙已得那张文波的指示,一直随在张文波的身后。

李宗琪带路而行,转向江州城郊。

行约七八里路,到了一座红砖围墙的大庄院。

这是一座孤立在荒野的庄院,四周白杨环绕,气魄十分宏伟。

李宗琪停下脚步,欠身说道:“就是这座庄院了。"转身在门上连击二掌。

木门呀然而开,两个头梳双辫。年约十五六岁的少女,躬身迎客。

李宗琪一欠身,道:“三位护法请。”

蛇娘子目光转动,溜了金蜂客和飞拔和尚一眼,道:“两位先请。”

飞拨和尚道:“首座先请。”

金峰客却是后退一步,欠身作礼,仍是未发一言,蛇娘子冷漠地说道:“李领队带路。”

李宗琪应了一声,大步向前行去。

穿过广大的庭院,直进二门,走完了一道五丈长短的白石甬道,到了大厅前面。

厅中早已有四个青衣女脾,分列厅门两侧欠身迎客。

李宗琪停在厅门口处,欠身说道:“三位护法请。”

蛇娘子不再谦让,当先行入了大厅之中。金蜂客、飞拔和尚并肩而行,紧随蛇娘子身后而入。李宗琪最后入厅,慕容云笙正待举步随在李宗琪身后进入大厅,却被张文波拉了一把,留在大厅门外。

原来,张文波被褥夺去江州舵主之职,已成待罪之身,厅中已无他的座位。

但闻蛇娘子道:“李领队,唤那张文波师徒进来,我要问问他江州情形。”

李宗琪应了一声,缓步行出厅外,道:“张老,护法有请。”

张文波目光转注到蛇娘子的身上,接道:“护法有何指教?”

蛇娘子道:“江州分舵共有多少人手?”

张文波道:“除了青衫剑手之外,不足二十人,李领队的青衫剑手,又不肯和在下合作,故而使那申子轩和慕容云笙漏网而逃。”

蛇娘子微微一笑,道:“张兄啊!你见过那申子轩吗?”

张文波道:“属下在暗中看到他一次。”

蛇娘子格格一笑,道:“那你为什么不肯出手生擒他呢?”这几句话只问得张文波满脸通红,呆一呆,才说道:“那时,他们人手甚多,在下只有一人……”

蛇娘子又是一阵格格大笑,道:“所以你不敢动人家,是吗?”

张文波还待接口,蛇娘子脸色突然一冷,笑容尽敛,冷冷地说道:“你知道三圣如何吩咐吗?”

张文波道:“在下不知。”

蛇娘子道:“圣谕中说明,要我等便宜行事。”

张文波脸色大变,诚惶诚恐地说道:“还望三位留情。”

蛇娘子嗤的一笑道:“我第一眼看到你时,就已经决定手下留情了。”

张文波道:“张某感激不尽。”

慕容云笙看那蛇娘子,在片刻之间,忽然间笑意迎人,忽然间冷若冰霜,心中暗暗付道:“这女人喜怒无常,实叫人无法猜想她的心中所思。”

但闻蛇娘子娇若银铃的声音,响汤耳际道:“张舵主,目下江州武林情势,你是否能说出一个大概给我听听?”

张文波道:“就在下所知,江州地面上,仍是我们和申子轩对峙之局。”

蛇娘子道:“对于那女儿帮的事情,你知晓多少?”

张文波道:“所知不多。”

蛇娘子摇摇头,道:“似你这般昏庸的人,如何能独当一面,迟到一边去吧!”

张文波欠身一礼,退到一侧。

蛇娘子目光又转到李宗琪的脸上,道:“对女儿帮的活动,你要特别留心,立时下令我们江州地面的眼线。全力找她们聚居之地,然后一举间,把她们全部歼灭,也好集中全力对付申子轩了。”

李宗琪道:“属下立刻去办。”

蛇娘子举手一挥,道:“如非特别紧要之事,今日不用再惊动我了。”

李宗琪又欠身一礼,匆匆退出大厅。

蛇娘子目光转动,望了金峰客和飞跋和尚一眼,道:“两位,也该休息了。”

这两人一直很少说话,直待蛇娘子问到时,才同时起身应:"我等也该坐息一下。”

蛇娘子目光一掠厅中女婢,道:“带两位护法休息去。”

两个女婢应声行了过来,分带两人而去。

这时,大厅中只剩下了蛇娘子、张文波和慕容云笙及两个待命女婢。

蛇娘子目注张文波,微微一笑,道:“张舵主,你这位徒弟不错啊!”

张文波欠身应道:“属下亦是看他骨格清奇,是一位可造之材,才把他收归门下。”

蛇娘子举手理一下鬓边散发,缓缓说道:“张舵主的眼光不错,只是这样一位美质良材,拜在你的门下,实在太可惜了。”

张文波道:“如若护法能够慈悲于他,收归门下,传以绝技,那就是他的造化了。”

蛇娘子沉吟了一阵道:“如论他的骨格清奇,习我门中武功,亦非难事,我这门武功别走蹊径,和一般武功大不相同,他如是一块浑金璞玉,未曾习过武功,学起来自不难登堂入室,身集大成;但他如习练过其他武功,再行回头改习我这一间武功,那就要大费周折了。”

张文波道:“护法功参造化,必有良法改造他,护法如不肯慈悲于他,这孩子跟着我,未免是太可惜了。”

蛇娘子淡淡一笑,道:“你很会说话。”

张文波道:“在下是由衷之言。”

蛇娘子道:“容我想想再说,你先去吧。”

张文波应了一声,转身而去。

蛇娘子举手一招,一个女婢立时行了过来,欠身说道:“小婢听命。”

蛇娘子道:“替你那张舵主安排一个宿住之处。”

那女婢应了一声,紧追张文波身后出了大厅。

蛇娘子目光转到了慕容云笙身上,微微一笑,道:“你师父的话,你都听到了。”

慕容云笙道:“小的听到了。”

蛇娘子道:“你意如何,是否愿意改投在我的门下呢?”

慕容云笙只觉她问的话很难答复,沉吟了一阵,道:“这个小的不能做主。”

蛇娘子嗤的一笑,道:“你为人很老实,见异不思迁,很难得啊。”

慕容云笙只觉她言词如刀,每一句话,都使自己无法答复,索性闭口不言。

蛇娘子举手对余下的三个女婢一招手,道:“你们都过来。”

三个女婢应了一声,齐齐走了过来。

蛇娘子望着右首一个女婢,道:“你带我到卧房中去,你们两个也休息去吧。”

幕容云笙心中暗暗付道:“她不替我安排住处,难道要我住在这大厅中不成。”

付思之间,蛇娘子已经站起身子,回首笑道:“你跟我来吧!”

慕容云笙呆了一呆,道:“护法和我说话吗?”

蛇娘子道:“这厅中除你之外,还有谁呢?”

慕容云笙心中付道:她要休息了,为什么还要叫我同去呢?”

心中疑念重重,人却举步向前行去。

慕容云笙追在蛇娘子的身后,心中却在暗暗盘算道:“这女人把我带去,不知是何用心,难道她已经看穿了我的身份不成?”

付思之间,人已行到了一处幽静的跨院之中。

那带路女婢,推开了一扇木门,燃起火烛,道:“东主请吧。”

蛇娘子缓步入室,一面格格大笑,道:“那李宗琪很细心,替我安排了这样一处幽美的住处。”

说话之间,突然一回右手,疾向那女婢左腕之上抓去。

那女婢被蛇娘子一把打住了右腕脉穴,只疼得一皱眉头,道:“东主……”

蛇娘子脸色一变,冷冷说道:“你们可以瞒过李宗琪,却无法瞒过我蛇娘子,如若你不想吃苦,那就据实而言。”

那女婢只疼的脸色大变,口中却说道:“要小婢讲些什么呢?”

蛇娘子道:“你在女儿帮中是何身份?”

那女婢应道:“小婢不知道什么女儿帮?”

蛇娘子格格一笑,道:“我知道,她们既然派你来此,必然是有些骨气,可惜,你第一次就碰上我蛇娘子。”

口中说话,左手却已从杯中摸出了两枚银针,左手一挥,刺入了那女婢的左肩和前胸之上。

那银针该刺何处,蛇娘子心中似是早有成竹,三寸多长的银针,一举手间,尽没不见。

只见那女婢满脸汗珠儿,直滚下来,但她仍然紧咬牙关,不肯答话。

蛇娘子格格一笑,道:“小丫头,你很有骨气,我倒要瞧瞧看,你是不是铜打铁铸,能当得几根银针钉穴。”

说话之间,右手又摸出两枚银针。

只见那女婢连连点头,道:“东主可否起下钉穴银针?小婢已经支撑不住了。”

蛇娘子格格一笑,道:“好,但你如果再不说实话,我就还你银针。”

一面说话,一面举手取下银针,缓缓放在那女婢身侧,接:"你们首脑人物,现在何处?”

那女庇摇摇头,道:“小婢确实不是女儿帮中人物。”

蛇娘子冷冷说道:“你如不想再吃苦头,最好是能听我的话。”

那女庇轻轻叹息一声,道:“小婢说的是实言,我确非女儿帮中人。”

蛇娘子道:“那是说,你奉别人之命,混来此地,是吗?”

那女婢应道:“也可以这样说吧。”

蛇娘子道:“希望你不会藏私,一件件的说明详情。”

那女婢点点头道:“据小婢所知,这个庄院的丫头,大都是收买而来,分别传授了礼数……”

话到此处,突然抬起头,望若蛇娘子微笑说道,"现在,你想问什么?”

言罢,突然一闭双目,向地上倒去。

蛇娘子一伸手,扶住了那女婢身躯,回顾了慕容云笙一眼,道:“哼,这臭丫头,果然厉害,咱们都上了她的当。"缓缓放下那女婢体。

慕容云笙心中暗道:这蛇娘子处处能洞敌机先,当真得跟她学习学习了。

但见蛇娘子举手一挥,道:“把她的体,放到室外去。”

慕容云笙行了过来,抱起那女婢体,放到室外,重又回来。

这时,整个室中,只余下慕容云笙和蛇娘子两个人。

蛇娘子沉吟了一阵,道:“张保,你那准恩师待你如何?”

慕容云笙答道:“待我很好。”

蛇娘子望望室外,道:“那女婢不幸死去,要劳你侍候我了。”

慕容云笙怔了一怔,还未来及答话,蛇娘子已接口说道:-解下我的衣服扣子。”

慕容云笙呆了一呆,道:“这个,这个……

蛇娘子淡淡一笑,道:“怎么?你不会吗?”

慕容云笙心中暗道:我如果太过忤逆她,很可能要激怒于她,这女人的喜怒无常,心狠手辣,不得不小心一些应付。

心念一转,只好举起右手,缓缓向蛇娘子身上移去。

蛇娘子看他伸过来的右手,有些微微抖动,忽的嫣然一笑,道:“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