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暗的室内,外头的阳光透过窗纸只剩下一抹幽微的光线。

低沉的男声回响在室内,小心翼翼的控制住不透到屋外去。

"你找我来不是要跟我大眼瞪小眼吧?!说吧,你有什么事?我还欠你一份人情,即使你要我做伤天害理的事,只要我做得到,我是绝对不能够拒绝的。"他欠下的岂只是一条命,还有整个家族的安危。

严家家族本为朝廷密探,两年前奉太子之命潜入定王府进行间谍工作,却因贪饮美酒而误事,使定王爷察知他们的存在,在皇上面前欲编派罪名将他们满门抄斩,但曾在皇上跟前立下功劳的祁空阳却为他们大力奔走,保住他们整族性命,至此严家退出京城,转入民间隐姓埋名不再过问朝廷之事。

欠下的恩情,他们一向谨记在心,不敢或忘。

背对他的祁空阳沉默不语,修长的身影一动也不动,走到这一步非他所愿,但他也不能任对方为所欲为。

"事情有那么严重?"一句不哼不像祁空阳的个性。

"因为要你做的事是卑鄙无耻的。"

"是什么?"

"我要你去爱一个人。"

"谁?"

"……我妹妹。"

"你要我去对你妹妹始乱终弃?你有没有病啊?!"他还是第一次接到这种匪夷所思的任务。

"要不是认真,我就不会开口。"

"我可能没有那么大的本事,你去找别人吧,我不奉陪。"他不是花花公子,更不想玩弄感情。

"你必须去爱她。"祁空阳不跟他废话,直接命令他。

"感情的事不能勉强。"

"那么你就让她爱上你,没有你活不下去,爱到愿意跟你远走高飞,这个你做得到吧?"

"如果我还是没办法爱她呢?"严圣御的声音略带粗哑,他想都没想过会被要求做欺骗良家妇女的下流事,他难以平静接受。

"那么等待她的只有毁灭的命运。"

男子与男子互相凝视,谁也不肯退让,但严圣御毕竟欠了祁空阳一份恩情,他不得不听从祁空阳的请求,"没有其他的办法吗?"

"我只能置之死地而后生。"

"不后悔?"这样做的后果不是他们任何一个人可以预料的,或者事后可以避免受到伤害,祁空阳这个要求是把两刃的剑伤了自己也伤了对方,到最后都不能后悔挽回,他可是想清楚了?

"早在我知道她可能是我的亲妹妹之后,我就后悔了,后悔自己的迟疑,任他们这般自私的待她,而我什么都不能做。"落到如今他只能选择最危险的一步,映月长年对他不信任,再加上二娘的作梗,他更是难以周全。

"期望我会达成你的希望吧,否则结果会是如何谁都不敢预想。"

严圣御无声离去,留下祁空阳颓然发愣。

这样做的结果到底好不好,根本不知道,他只知道如果这方法也行不通,那么他也只能大义减亲了,到时候他连一个亲人都保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