熙儿特别的害怕,看着窗外快速往后退的树木轮廓。WWw。QUanbEn-xIAoShUo。Com她在心里有一种冲动,你在过来!我就跳下去!熙儿紧张的同时,她的眼睛瞄到了自己面前的那两个人身上,可是两人却都低着头睡着,冷冷的车厢,这个时候自己的手机响起来了。熙儿眼睛里充满了期望,她这个时候很希望这个电话是志烨打过来的,果然当她看见来电显示时,心里又有一种无限的安慰,果然是陆志烨的电话。她赶紧接起了电话。电话里陆志烨说特别的想熙儿,问长问短,问熙儿身体有没有问题。那丝丝的关怀声音给熙儿带来暖洋洋的幸福感。一聊很快聊了十来分钟,熙儿和老公挂断了电话。她面对着四周围的那么多的人,熙儿突然发现这里没有人可以帮助自己,自己是一个孤独的人。

正在沉思和感慨的时候,熙儿腿部又感觉到了那双手触及了自己的肌肤,她咬着牙关,紧紧的闭着眼睛,表情痛苦。甚至连脖子都不敢转一下看着那个男人。

为什么变成了女孩子,他们就可以这样欺负我!熙儿捏紧了双手的拳头,她心里迸发出了无线的痛恨。恨这些猥琐的人,恨自己的软弱。

那只手似乎胆子越来越大了,因为他发现熙儿根本没动一下,所以竟然不在隔着她的裙子摸了,企图伸到里面。

“你干嘛!”熙儿那充满憎恨的眼睛,在这个男人没注意的时候已经在怒视着自己,她的声音不大,却把自己对面而坐地两个男人吵醒了。

男人脸色有些苍白。他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赶紧缩回了自己的手。不过他很快调整了心态,故意摆弄起自己口袋里的手机按来安去着什么,装做什么事情也不知道的样子。

等到熙儿那犀利的眼神投到他身上的时候,那两个对面的男人也正搓*揉着眼睛,瞧着对面两人地表情,女的带着憎恨的眼神怒视着那个带眼镜的男的。而那个男的正在若无其事的看着手机屏幕。

正当大家看着他的时候,他突然的放下了手机,带着一种鄙视的目光扫到了熙儿身上,脸色带着凶光。“你干什么?”

熙儿哪里抵地过他的眼神凶,她不不说话了,只是带着几许委屈的目光转过了脖子,看着窗外那一面。对面的两个男人打量着那个带眼镜地男人,似乎还不明白自己刚才被谁吵醒的。所以嘀咕了一句,就继续弯着脖子睡觉了。

熙儿把头依靠着玻璃窗的地方,只期盼着天快点亮。自己快点回到家,她只能把委屈藏在肚子里,没想这个时候,身边那个男人的地方却穿来了一声恶毒的语言。“不要脸地女人。还以为自己漂亮。”

熙儿咬着牙。她眼眶里留下了委屈地泪水。自己一路走来不容易。没想到女儿身单独回家都那么危险。总有那么多地坏人欺负自己。熙儿虽然强忍着。但依然不能制止那泪水流到脸颊上。那额前地刘海遮掩了半个脸。她不敢回头也不说话。只在这个角落默默地哭泣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熙儿脸颊地泪痕依旧在那昏暗地灯光下可见。她慢慢地进入梦乡。她那疲劳地脸上终于慢慢地平静下来………………。

清晨地阳光照耀在了熙儿地脸颊上。那白净地脸上依然残留着昨天流泪地痕迹。她地刘海显然有些凌乱。熙儿眼睛感觉到了来自外面地柔和阳光。她睁开了眼睛伸手搓*揉了一下。窗外是一片大山。那温柔地太阳正看着车厢里地熙儿。她心情顿时好了许多。嘴角露出了笑容。窗外地山林茂密处特别地美丽。

熙儿突然意识到自己身边还有一个可恶地男人。所以她赶紧转了一下脖子。带着某种畏惧地眼神朝身后一看。顿时心情踏实了。她发现自己外面地位置是空地。原来那男人走了!

……早上地8点。熙儿终于在贵州地某个小县城下车了。当她踏上了这片熟悉地土地时。心情分外开朗。微笑地看着那来来去去地人。昨天火车上地不快顿时化为乌有!

她手摸着自己身上地小包。低头解开了拉链。摸出了**燕交给她地那包地很好地盒子。来回地转悠着。嘀咕道“差点把你给忘记了。”熙儿顺手摸出了**燕交给自己地纸条。然后拨打了上面那个联系电话…………。

那边电话在接起后,一听声音是个男人,声音还比较浑厚,熙儿把自己的来意告诉了对方,告诉她**燕要自己给他带点东西让她来镇上取。而那边听完了熙儿的自我介绍,显的客气了很多,在电话里告诉熙儿,自己在自己在上水村,在处理棘手的事情,希望熙儿帮忙送一下,还很客气的告诉她等办好了事情,会送熙儿他在电话里告诉熙儿自己有车,可以送她回县城。

熙儿犹豫了,毕竟自己还要回去,但是想想**燕的朋友有事情走不开,又不好意思不送过去,再说了他电话里说的上水村也不是很远,坐车过去也算方便,熙儿心一软,面对着对方的好言好语,想想都算是朋友的朋友也就没想那么多,她跨上了开往上水村的汽车………………。

这贵州的小路当然没有余杭区的路平坦,一路的山路即颠簸又尘土飞扬,那破旧的小车在坑洼的小路上晃来晃去,车速也上不去,熙儿头望着窗外,那草地里尽是山羊吃着草,马路上除了少数的摩托车,就是一些农用拖拉机拉着人或着物料,颠簸在这个狭小的马路上,回车的时候熙儿看见驾驶员都要把头探出车窗外,小心的看着那无牌无证的农用拖拉机。

经过一路一个多小时的盘山路,熙儿终于跨下了汽车,她感觉胃里翻酸,可能是身怀六甲的缘故,她一下车就拍着自己胸口,手托着树身,难受的蹲着,可是吐又吐不出来,眼睛还犯晕。

熙儿的身边停着一个汽车,是一个七座的微型面包车,驾驶室的门打开,从里面下来一个矮个子,八字胡子的平头男人,看上去老实巴交的。35岁的样子,他走到熙儿身边,看了一眼蹲在地上的熙儿,这个穿着靓丽,一看就是从经济发达地区来的。

“姑娘,你怎么了?”那男人蹲在了熙儿的身边,带着一丝欲帮忙的眼神看着熙儿。

熙儿抬起了头,她那只称着数的手在微微发抖,可见身体上反映特别的大,熙儿看了一眼是个不认识的男人,她不说话,再次低了头沉默着。

“姑娘,要紧吗?”男人伸出了双手,拉住了熙儿的胳膊肘,熙儿吓了一跳,也许是被火车上的男人吓着了,她带着惊恐的眼神瞧着这个不认识的男人。

“你干嘛?”熙儿脸色苍白,脸颊冒着冷汗,她现在很怕那些不相干的人。

“没干嘛,呵呵,我在这里等人。”男人见女孩子这样的表情,尴尬的站了起来。

“等人?你是**燕的那位朋友?”熙儿想起自己来的目的,听他说等人,想起了刚才电话里那男人是告诉自己,他会在村口车站的地方等自己。

“你怎么知道?我就是**燕的朋友。”男人笑着告诉熙儿,同时他在用一种惊喜的眼神看着熙儿,心里暗自乐开了花“妈呀,这个比一般的要漂亮,希望能卖个好价钱,气质好人也好看!”

熙儿一听果然是**燕的朋友,心里的警惕也放松了不少,她慢慢的起身,打开了自己的包,把那小盒子递到了男人面前。

男人不说话,眼睛死盯着这个盒子,心里嘀咕着见盒子如见人!这个人就是自己猎物了。

“呵呵,谢谢。”男人接过了熙儿手中的盒子。面带笑容的打量起了熙儿的全身。

熙儿伸手扶着自己的头部,看来她还是有些难受。

“先去我家坐坐吧,等你稍微好点了,我送你回去。”男人很客气的打开了车门,熙儿丝毫没有警惕什么,她点了点头,就提了一下裙子跨上了汽车………………。男人猥琐的笑看着熙儿上车后那靓丽的身影,关上了车门,爬上了驾驶室。

“对了,你叫什么啊?”熙儿似乎并没有发觉危险就在眼前,甚至昨天那个男人对自己性骚扰,对她来说还没能使熙儿认识到自己是个女人,凡是要小

“呵呵,叫我虎长吧,你坐好,我开车了。”这个叫虎长的男人透过后视镜,脸上露出了狡诈的笑容,开车离开了这里…………(别把眉儿皱晚上继续更新!熙儿终于入虎口了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