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晚上,两人睡的特别香,尤其是熙儿腿脚酸酸的,同时她梦见自己在爬山,这个山很高很高,她努力的爬着,可是山越到上面越陡。WWw,QuanBeN-XiaoShuo,cOM她想不爬上去了,可是往下面望望发现山很陡,几乎成了90度的直线,离地面已经很远,要下去几乎是不可能!她腿脚有些发软,她只能努力而艰难的继续向上爬去……………………。

……早上的太阳光已经从窗户里射在了那大**,陆志烨在昏睡中,扭动了一下脖子,并侧了一下身体,把脸朝向了熙儿这边,不过他没有睁开眼睛,他在继续的睡着。同时熙儿紧闭着双眼,仰面的躺睡着。她只感觉自己身体特虚,昏睡中她也侧了一下身体,同时她一伸腿,把自己的腿压在了陆志烨的腹部。

恩……。志烨感觉到了一条腿压在了腹部,他哼了一声后,半眯着眼睛仰起了脖子看了一下。他看见了熙儿的白净的小腿正弯曲着靠在自己的腹部,他心里升起了一丝暖意的同时,又转过了脖子,看看老婆的脸。

熙儿眯着双眼,睡的特别香,可是志烨看见她的鼻子处,有大瘫的血迹!

啊!熙儿,你怎么又流血了!。==首发==陆志烨吓的叫起来,他脸上的睡意全无,双手撑起了身体,看着老婆。

什么?熙儿被他的话惊醒,她下意识的伸手去摸鼻子处的同时,也从**坐了起来,当她低头看了一下衣服时,头皮发麻了,那衣服上都是血迹。

怎么又出血了!.熙儿脸上布满了惊恐,她手些颤抖的胡乱的在鼻子处摸着。

熙儿,别紧张,我们去医院。陆志烨赶紧下了床,他用一种无奈的眼神看着这个可怜的老婆。熙儿上辈子不知道做错了什么事情,上天要她受那么多的苦,看着衣服上的血迹,志烨抽了几张面巾纸,给熙儿捂在了鼻子处。

走吧,熙儿。

志烨扶起熙儿,就让她和自己走。熙儿也显地很紧张,她在用几乎绝望的眼神看着志烨。她没有马上离开床,突然伸手拉住了志烨的手臂。眼眶湿润,并哽咽起来。

呜呜……。$君$子$堂$首$发$

熙儿,不要着急,没事情的。去医院看看。陆志烨环抱着熙儿的身体,他尽量的说些好听的话控制熙儿恐慌的心情。

志烨……。熙儿眼眶湿润那泪水马上在眼眶里溢出,一颗豆大的泪珠滚落在了脸颊上,在下巴地地面,掉在了地上。那有些凌乱的头发盖住了熙儿的耳朵。熙儿同时那有些头发摩擦在志烨的皮肤上。两个人地接触让志烨倍感亲不要紧。我在你身边,没事情的,去医院就好了。志烨语气平和,并不停的用手摸着熙儿的背。像哄孩子一样的哄着。

熙儿却在这个时候松开了志烨环抱着自己地双手,抬头,悲伤的眼睛看着他,眼睛眨动了两下,那眼眶里的泪水依然在溢出来,眼睫毛上也带着那亮晶晶的泪水。

呵呵。走吧,去看看就没事情了。志烨勉强的笑了笑,他此时的他也很心痛,他看着自己妻子在自己眼前哭泣却显的无能为力。一种自责感永上心头。

熙儿低头看着衣服上的血迹,同时伸手摸着那染有血迹的地方。她不说话,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好了,熙儿,别多想了,走吧,去医院看看。志烨催促着熙儿赶快跟自己走。双手拉着她地手臂。

熙儿微微的抬起头。她抹去了眼角的泪水,坚定的在志烨面前点了点头,用那有些微颤的女声告诉身边的丈夫。

志烨,我会顶住的,上天应该会可怜我的,如果一定要我死,我希望等我生下你的宝宝后再走……。

你说的什么话,你不要说了!。志烨瞪大了眼睛。严肃地打断了她的话。望着眼前的熙儿,她越加自责。熙儿竟然说出这样的话。内心涌起了悲痛感

随后他再次紧紧的拥抱住了熙儿,用的力气很大,熙儿都感觉到了被他抱的紧绷的感觉。

我是不会让你离开我地,我们永远在一起好吗?上天会可怜你,你会没事情地,上天更会可怜我们一家。陆志烨被熙儿一挑动,说话也哽咽起来。

两人环抱着对方激动的泪水,悲伤地泪水,都撒在了对方的身上…………………………。

……出门前,陆爸爸和陆妈妈来了,应为昨天熙儿洗澡的时候,陆志烨打电话告诉了父母,熙儿找到了,所以大清早的,两人过来看看,而熙儿在换了那身衣服后,在志烨的陪伴下出门了。志烨并没告诉父母熙儿出走的原因,也没有说起熙儿现在流血的事情,只是告诉两老人,没什么事情,自己要和熙儿出门去医院怀孕期间例行检查身体………………。

同时兴华印染里,聂洋一直没有离开那里,他在大宝离开后,就在门口站了很久很久,为了搞清楚大宝说的话,也为了再见见熙儿这个老同学,聂洋从大宝离开厂区,就站在,晚上十一点多他就坐在传达室,等待着大宝回来,当大宝进门时,聂洋叫了他,大宝瞥了一眼,才知道这个人原来还在这里…………。

……这天晚上,聂洋跟大宝睡在了一起,在进宿舍前,大宝跟他说明了情况,他不希望熙儿的事情有更多的人知道,所以希望他保密。而聂洋提出希望见见这位同学,他发誓不会说出去。在这样的情况下,大宝也只好默认答应了聂洋的这个要求………………(谢谢,今天去看了汽车,快上班了,更新到这里吧,明天恢复3000字的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