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陆志烨一脸的怒气的时候,朋友黄荣哲则在和小丽亲亲我我,搂搂抱抱的看着电视,好一副幸福的画卷。WWw,QuAnBen-XIaoShuo,cOM

振兴路上,公交车稳稳的停住了,下客门被打开,守先下来了一个被着一个漂亮包包的女士,大概30几岁,一马尾辫子,皮肤雪白细腻,留着长长的刘海,垂与嘴边,带着一副眼睛,身穿一黑色中及膝中裙,上身一件白色t恤,外加一件天蓝色的外套上衣。她一手拉着只有5岁左右的男孩子,就下了车,熙儿则紧跟在她的后面下了车,她东张西望了一下后,继续把目光扫描到了那个女人的背影,眼里全是羡慕。可是自己却没有那么长的头发扎马尾辫子…………。

想着她冷冷的一笑,似乎在自嘲自己也会羡慕女孩子,想想自己做女孩子以来,并没有感觉到自己有什么让人羡慕的地方,做了女孩子以后唯一带给自己就是无尽的烦恼。首先就是月事,为什么女孩子要有那个功能?为什么不能男人生孩子?熙儿越想越懊恼。

不过她看了旁边公交站台上下车的人基本上全走*光了,她才自叹了一口气,往兴华印染厂走去。

当她来到哥哥的寝室的时候,发现寝室里一片寂静,趁着天色还不黑,她走到了窗前望了望里面,眼睛扫来扫去的,就是没看见人,每个床都是空的。

她思考了一下,然后刚想拿起手机给哥哥打电话,可是举起电话的同时,就听到后面有人叫自己的名字。‘熙儿!你来了啊。’

熙儿惊讶之与,放下了手机,转过了身体,印入眼帘的人原来是国荣。原来是他?熙儿一时说不出话来,她只是礼貌的点了点头。

‘是国荣哥哥啊,我来找我哥哥的,他去哪里了?你知道吗?’熙儿,有些瑟瑟的问道。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点害怕。

‘呵呵,你哥哥出去了,不过他马上回来的,你先进门坐坐吧。’说话间国荣已经打开了房门。

熙儿笑了笑,既然哥哥马上就回来的,她也就进了门,准备在宿舍里等哥哥回来。

一进门,国荣就搬了一个凳子,笑容满面的双手拉着熙儿的手臂,动作亲密的很,拉的熙儿特别的难为情,脸色微红。脚步却跟着他的节奏走了过去,并坐在了凳子上。

当国荣走开去泡水后,熙儿又急忙起身,叫住国荣‘不用水,我不渴。’

国荣才不管她呢,利索的泡好了水,然后就笑呵呵的捧着水杯就朝熙儿走来。当熙儿没办法伸出双手来接水杯的时候,国荣则在色咪咪的看着熙儿的双手,这一看,不经意间国荣却在痴呆的看着熙儿手上的手表!他的脸色都变的惊讶了,这个!这个熙怀带的不就是这个手表吗?他开始沉思起来,因为他清楚的记得熙怀也有那么一个手表,而且他记得以前熙怀的洗澡的时候总把手表放在台子上,国荣知道熙怀的手表背部有一条明显的划痕!当时熙儿刚来的时候,还说熙怀的床就是自己的床呢。

熙儿发现有点不对,国荣的手似乎抓自己的手很紧很紧,她害怕了,用了很大的力气才连水杯带手的挣拖了。

‘你……你干什么?’熙儿皱着眉,瞧着国荣。对他刚才的失礼动作表示了极度的不满。

‘呵呵,没什么,熙儿妹妹的表好漂亮,什么时候买的?’国荣边挠着头皮,对刚才自己的僵硬动作感到羞愧。

‘哦,呵呵,买了很久了。’熙儿对自己说出的话并没有感到什么不对。说话间她还用手摸着自己的表带。

‘恩,好喜欢,我可以看看吗?’国荣阴阴的笑了笑,他当然不会看上熙儿的这个表,他是要验证自己长久以来的猜测,谢熙儿就是谢熙怀!

对于国荣的要求熙儿并没有去经过大脑考虑一下,很干脆的就拿下了表交给了国荣。国荣则眉开眼笑的接过了手表,一眼就看见了手表背部的深深的划痕!

‘嘿嘿,熙怀,原来熙儿就是熙怀啊,没想到啊。’国荣眯着眼睛,手指摸着手表背部的划痕。打量起熙儿来。

‘你吓说什么。国荣哥哥。’熙儿嘴上是那么说,可是脸色已经面露惊恐状态,身体也往后退了几步,一不小心还踢倒了椅子。

‘当’的一声,椅子倒地,熙儿腿一软,刚好瘫坐在自己以前的床边。

‘熙怀妹妹,你怎么了?’国荣着急的跑了过去,去拉熙儿,他没想到自己这么一句话居然引起了熙儿这样的反映!

当国荣的手再次触碰到熙儿时,熙儿猛然的起身,就冲出了房间………………。

‘熙儿!熙怀!’国荣叫喊着,他望着门口。特别的不明白,为什么熙儿突然这么强烈的反映,不过他看着自己手里熙儿的手表,更加肯定谢熙儿就是谢熙怀!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熙怀要扮男孩子进厂上班?又为什么突然的变回女儿身还离开了这个厂?

一大圈的问号在国荣的脑海里转悠着,但有点国荣敢肯定熙儿似乎特别害怕人家知道谢熙儿就是谢熙怀!

(花花!给花花,故事即将展开,复杂化,深入化,希望大家支持!)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