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铃…”左宏升下意识的伸手去拿床头柜的闹钟,眯着眼看到上头的时针竟指向六点?平常他可不会调这个时间,所以他肯定自己昨晚调错了,于是放回闹钟,又继续蒙头大睡。

但是下一秒,他的被子被人掀开了,一个细而尖锐的小孩声音在他耳旁大叫,“起来,我要吃早餐,等一下我要去上课了!”

霎时,他从睡梦中被震醒,而那叫声还在他耳中嗡嗡作响着。

坐起身子,看见站在床边的李齐,他还愣了好几秒,之后才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现在李齐暂住他家,他差点忘记这个突然跑来的小客人。

“你饿了吗?”

“当然饿了。”

‘等我洗把脸,去巷子口帮你买吃的。”

“我不吃外面的东西。”李齐转身往外走。

“什么?”这也太刁难了吧?他都吃外面买的,这要怎么办呢?左宏升苦恼着。

他知道现在的小孩都被宠坏了.但他可不认为这是好现象,“李齐,我必须和你说清楚,我一个人住,平常都不开伙,只除了肚子饿会泡泡面当宵夜,其他时间我都买外食来吃,你和我住,就得跟着我一起吃外买的。”

他不耐烦的转回头,“我不吃外面,早餐在桌上,要不要吃随你,等一下起来送我上学去。”

“早餐在桌上?”他还以为他是要他准备呢。

“土司夹蛋,还有牛奶。”李齐站在门口说:“我自备的。”

“呃…”自备?“我没那么小气吧?”他随即起身下床梳洗。

“不管有没有,妈咪说不能住人家家又什么都不准备。”

昨晚到左宏升家之前,余乐音就买了一些日常用品及食物放在李齐的行李箱里。

当左宏升跟着他走进厨房,看见桌上真有土司夹蛋,他忍不住赞道:“你挺能干的嘛!”

“因为我有一个笨妈咪。”他说完便开始吃起早餐。

他拿起杯子喝了口牛奶,“怎么这样说自己的母亲,她很辛苦赚钱让你http://wWw.QUAbEn-XIAoShUo.coM

读书,不是吗?”

“是啊,以后等我长大,换我赚钱养她,这样就扯平了啊。”

左宏升差点把嘴里的牛奶给喷出来,“李齐,话不可以这样说,母子间不可以用扯平的话来解释。”

“喔。”

“别喔,难道你不爱你妈咪?”

李齐沉吟半晌才回答,“爱啊。”

他摸摸他的头,“那就对了,你讲话太冲,你妈咪会很伤心的,你看不出来吗?”

“会吗?”李齐皱起眉头想着。

“会,和你说话时,她的眼中偶尔会露出受伤的神情。”他曾注意过。

“是吗?”他满脸怀疑。

左宏升知道李齐的心地很好,只是讲话比较老成,可这听起来就有点像目中无人。

“你最聪明,一定可以看出来,每次你骂你妈咪笨的时候,她总是很难过,如果我的孩子像你这样跟我讲话,我也会很伤心。”

“我讲话就这样。”李齐莫可奈何地说着。

“可以改变啊,我们来作个约定好吗?”

“什么啊?”

“你想办法改变一下你说话的语气,如果做得到,我就送你一整年的(世界地理杂志),怎样呢?”知道他爱http://wWw.QUAbEn-XIAoShUo.coM

读书,左宏升相信这是个很好的诱惑。

那的确很诱惑人,李齐想要订(世界地理杂志)很久了,可是看余乐音工作那么辛苦,他不想再让她多出一些负担。

“妈咪说不可以随便接受人家的礼物。”

“那不是礼物,是奖励,如果你做不到,就没奖励可以拿了。”

“我一定会做到的。”李齐坚决表态不认输。

看他那么好胜,左宏升更想灌输他正确的观念,突然,他发现这种心情就像是父亲对孩子的期许,想来还真有点可笑呢。可是,也许是缘分吧,他总觉得李齐特别投他的缘,所以他并不在乎对李齐投注多少的心力与感情。

“那我们就这样约定了幄。”

见他伸出手指,李齐嫌恶的斜眼看他,“我又不是三岁小孩要打勾勾,不如立切结书还来得有效用。”

“那…反正我们都是君子,就用口头的定好了。”他早领教过李齐的人小表大、竟还会使出打勾勾这招数,真是笨哪!

“好啊。”他爽快地应允。

专家总是专家,他小儿科专家的外号可不是浪得虚名啊!

***

远在法国巴黎,浪漫的种种都吸引不了前来欧洲不下四十回的余乐音。她看见巴黎的街道,只会觉得美丽,至于浪漫?再说啦!

再看到凡尔赛宫和罗浮爆,她只觉得那些中古世纪的人好奢侈,偌大的后花园可以给多少无壳蜗牛居住啊?

她,一点浪漫细胞都没有,只是,现在站在游览车里,拿着麦克风介绍车窗外的风景,面对游客的询问,却仍得堆上笑睑说:“对啊,我来了几十回都不会腻呢,下次你们可要再来一趟。其他像是义大利、瑞士、英伦,或者是德国,也相当值得一游,无一处不浪漫过火的…”

导游就是导游,出口就得是正面的话,她可不想被公司炒鱿鱼,更重要的是,她不想破坏初到此地的游客的印象。

“告诉你们,可不要随意接受陌生外国男人的邀约,他们请你喝咖啡,可是别有用意的,天下没有白喝的咖啡唷!”余乐音笑着对游客们加上一句,“不过,等一下去的地方倒真的有提供http://wWw.QUAbEn-XIAoShUo.coM

免费的咖啡,你们可以不买东西,咖啡可不要忘记多喝个几杯。”

一名游客哈哈大笑地接口,“那我们可得喝够本哪!”

“阿永伯,你今晚可不要又喝酒喝到天亮啊,明天还有很多好玩的地方,你要是睡整路就太可惜了。”余乐音忙向身旁的老先生劝告。

“哪有办法,在这种洋酒生产地,不给他多喝几瓶哪过瘾。”阿永伯呵呵笑说。

“你是陪阿永婶出国来玩,又不是来喝酒的,这里很浪漫,要好好的拍照,作纪念啊!”

“真会讲话,好啦,就听导游小姐的话,我不喝酒了。”

“希望你说得到做得到。”阿永婶笑瞪着他。

游览车这时已经驶进休息区,余乐音告诉大家,“各位,我们要准备下车休息了,上厕所、买水或者兑换外币,这里都有,如果要买电话卡打电话的,柜台也有卖。”

交代完所有事情,等游客们鱼贯下车后,余乐音才下车。

人家说出国旅游,上车睡觉,下车尿尿,她也很难例外,因为从一个景点到另一个景点的车程,往往要好几个小时,而欧洲游览车里的洗手间又不开放给游客使用,所以下车上洗手间是件重要的大事。

上完洗手间,她走到马路对面的电话亭,打电话回台湾给李齐,想询问一下他的近况。

“喂,我是妈咪。”

“我知道。”话筒那头,李齐应道。

“你没有吵左医师吧?”

“没有。

“早上没有迟到?”

“没有。

“葯有吃吧?”

听到吃葯,李齐就开始不耐烦,“你不要老是浪费电话费,问些有的没的…”说到这里,他看见身旁左宏升的眼神,继而想起了约定,连忙改口,“我是说,不要把钱浪费了,可以存起来当我的教育费。”

“是喔,我都没想那么多。只是放你一个人在台湾我不放心。”

“这句话你讲很多次了,我没事,你自己小心点才是。”

李齐突然变得太贴心反倒让余乐音感到奇怪,往常他都会很不耐烦的匆忙挂电话,今天竟然会关心她!

这个转变让她好感动,“小齐,谢谢你喔。我会很小心的。”

“好啦!”

“左医师在你旁边吗?”

“在啊。”李齐把余乐音送他的手机递给左宏升,“我妈咪。”

接过手机,左宏升就听见另一头传来道谢的话语,“谢谢你,左医师。”

“不用谢了,李齐很乖,还会做早餐给我吃,算是我赚到了呢。”他忍不住开起玩笑。

“真不好意思,我得上车了,一切就拜托了。”

“李齐住我这里很安全,你就安心工作吧。”

再度道谢后,余乐音挂上电话,匆忙离开电话亭想要越过马路,哪知一个闪神没发现来车,等到车影变近,她整个人也跟着飞了出去。

*****

这天是假日,午餐时间左宏升带李齐来到一家义大利餐厅,由于已事先订位,一进门,他们便随服务生走到预留座位。

“先生,你儿子以后,定是个帅哥。”不一会儿,写完点餐表的服务生对左宏升笑道。

“他…”左宏升有口难言的尴尬不已。

不等他作解释,李齐反而大方的接受这个误会,接口说:“因为我爹地是帅哥,我长大当然也是帅哥啊。”

连带了李齐十天,左宏升这黄金单身汉的行情开始下跌,让他觉得有些无奈。

待服务生走开后,他纳闷的问:“为什么在别人面前叫我爹地?”

“那是给你面子。”

“给我面子?”

“对啊,有我这么聪明的儿子可是你的光荣呢,”

好个大言不惭的小表头,他不仅高傲,还很自恋呢!左宏升挑高眉看着他。

不过他们确实很有父子样,又都长得特别现眼,几乎餐厅内所有人都在看着他们。而这会儿甚至还有人认出他,走过来和他打招呼。

“左医师,这么巧,也来这吃饭啊?”一个倾慕他许久的女孩笑着问道。

“是啊。

看见他的人,没有一个会忽略坐在他身旁的李齐,他太抢眼了,高挺的鼻梁配上有点酷的眼神,看起来有点像混血儿但又不太像,只是他的轮廓比一般的孩子来得深刻。

“左医师,这可爱的小孩是你亲戚的孩子啊?”

这些天来,看到左宏升身边总是有个小孩子,每个人都急于探个究竟,更何况是他的爱慕者。这女孩眼中写着企盼,连小小的李齐都看得出来。

“爹地,人家好饿啦!”

“爹…地…”女孩登时瞠目结舌,李齐的这声称呼对她而言是个严重的打击。

由于仰慕者太多,左宏升也无意去解释,只好对眼前这个近乎崩溃的女孩及她的朋友点点头,微笑以对。

待她们走后,他才低声责备李齐,“你这孩子怎么到处恶作剧啊!”

“因为她和你不相配啊。”

“是吗?你还会看谁和谁速配喔?”真是童言童语,左宏升忍不住想笑,“不过你若继续这样不停的叫我爹地,我想我的行情肯定会跌停板到谁也不想和我速配。”

“放心,你的公主迟早会出现的。”

闻言,他不禁莞尔失笑。

孩子毕竟只是孩子,而他竟还跟小齐讨论得煞有其事,那他跟个大孩子有什么两样呢?

待服务生送餐上来时,李齐的手机响了,不用说也知道是谁打来的。

“你妈咪肯定都把钱花在电话上了。”左宏升笑着调侃。不过他很欣赏这位尽职的母亲,即使余乐音做得并不尽完美,可是看得出来她确实很努力。

“妈咪,你什么时候要回来?出团日期不是已经结束了吗?”李齐话中略带着责怪的语气。

他的话提醒了左宏升,他这才想到约定替她带孩子的时间早已经过了,“李齐,让我和你妈咪说一下电话。”

“喔。”他把手机递给他,“我可以先吃饭吧?”

“可以。”他点头,接过电话就问:“李太太,你出团的日期已经结束,不是该回国了吗?”

余乐音沉吟半晌后才缓缓开口,“很抱歉…我暂时回不去…”

“什么意思?”他纳闷地蹙着眉头。

难道刚刚他的想法是错误的?她并非他想象中那种有责任感的母亲?

“我出车祸了…”她说得无奈。

这个消息令他震惊地从椅子上弹起,而且不自觉提高嗓音,“怎么会出车祸呢?什么时候的事情?”看到众人朝他投射而来的目光,他又赶紧坐下,并压低声音。

“就小齐住到你家的隔天。”

那她还天天打电话回家报平安?“你真让人生气!”

“呃…”

“那现在你又为什么要说呢?”

“因为小齐问我何时回家…”她也想回家呀,因为住院的费用实在太贵了,而撞伤她的人又驾车逃逸,可是医师却不许她移动,说还要继续观察。

“那好,你要我怎么做呢?继续帮你带小孩?”左宏升不由得火大了起来,“我也有工作要做,不能天天带小孩啊!”虽然他也很担心余乐音的状况,但是他可不是个专职保母啊。

“如果王妈妈在,就可以把小齐交给她,可是她和王伯伯要半个月后才会回去,而我又…”顿了一下,余乐音困难的说:“左医师,我…有个不情之请,希望你可以帮忙。”

“说。”他都帮忙带小孩,让身价跌停板,也让李齐莫名其妙叫爹地了,他不信还有什么可以打击到他。

“把小齐带到法国来。”

“什么?”左宏升不禁又提高了音量,“你不是和我开玩笑吧?”

“我想…这样或许比较妥当。”她也不知道自己的伤势何时才会痊愈,另一方面她又很担心李齐

“你真要我带李齐过去?”

“嗯,目前…也只能这样了。”余乐音急忙补充,“不过我不会让你白忙的,机票钱我会出,一切费用也由我来支付,你还可以顺便在欧洲旅游,这也不错啊。”

她的话让左宏升哭笑不得。这个女人肯定不知道自己在和谁讲话,龙飞集团的二少爷需要女人为他付机票钱?这简直就是辱没他嘛!

“好。”但奇怪的是,他的嘴巴竟然不听话地应允了下来。

“谢谢。

她挂上电话前说的那句谢谢,让他还没上飞机就已经开始觉得耳鸣了。

他一定是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