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华的宴会,典型的上流社会噱头,这每每让左宏升提不起兴趣,他宁可把这个时间拿去做医院值班屈为医师们多半都不愿意在半夜里看诊,所以每个月他的排班表上总会多出好几个代班日,可是今天这宴会他爸下令他非来不可,他只好无奈的参加。

“左少爷,听说你这回在美国,和各国的企业界精英抢夺一笔生意获得大胜,真是恭喜你啊。”一名知名企业的总裁笑笑的走过来。

“谢谢,我只是尽本分做好我该做的而已。”左宏升客套的回应着。身为龙飞企业集团的二少东,他当然不能对自己家的事业置之不理,但通常只有在他大哥忙不过来时,他才会插上一脚。

哪知道,他偶尔为之,反而在业界得了个“商业界黑马”的封号,并让龙飞集团的名号叱咤国际。自此之后,对他拍马屁的人不少,抢着和龙飞集团合作的人更不在少数,因为大多数人认为只要和龙飞集团搭上边,就等于向世界延伸了一大步。

许雅真的父亲许本全就是一个例子,只要是左家任何一个成员会出席的宴会,他就积极的带着女儿参与。

“左学长,我就知道在这里可以碰见你。”一见到左宏升,许雅真就自动黏上去挽着他的臂膀,故意让人误以为他们是一对。

“这里很多人,不要这样子。”左宏升拉开她的手,往后退并与她隔开了些许距离。

“有什么关系,那些都是无关紧要的人啊,我今天可是你爸爸特别请来的客人喔。”

“特别请来?”他看不出有什么不同之处。

“这是伯父特地为我们俩安排的宴会耶!”

兴奋的只有许雅真,左宏升一点都没有相同的感受,他并不怕嘈杂,只是不爱被众人阿谀奉承,他讨厌虚伪。如果真如许雅真说的,这场宴会是他父亲所安排,那他的用意就非常明显…

这是上流社会人惯用的相亲模式。

“我等一下还要回医院值班,得先离开了。”他迅速为自己找了个借口。

“什么?你才来就要走了?”

“我只是给我爸一个面子来露露脸的,既然来过了;当然就可以走了。”

“不可以啦,你还没陪人家跳舞呢!”许雅真扯住他,不肯让他离开。

“雅真,别闹了,晚上没医师值班,万一有急诊病患怎么办?”左宏升拉开她的手,严厉地说。

她扁扁嘴,“你是小儿科医师,一般急诊不都是外伤比较多,那应该叫个外科医师值班才对啊,不能老是你吃亏去做别人不爱做的嘛!”

“那你就错了,是我自己愿意值班的。”

“什么?”

由于宴会里的音乐声盖过了许雅真响亮的嗓音,再加上他们所站的角落不太醒目,而且除了左宏升之外,站在另一头的左宏扬也是众所瞩目的焦点,所以他们此时的对话才不致引人注目。

“我得走了,等大家再度发现我的存在,我就走不开了。”谁知他才刚转头,便被左庆松挡住了去路。

“走哪去?”他严厉的外表不论在何处都是同一个样…一张扑克脸。

“爸”

“你还知道我是你爸吗?”

“爸真爱说笑。”他讪讪地笑了笑。

“你打算上哪去?”

“我还有工作。”面对父亲严厉的询问,左宏升只得收敛笑意据实以告,“晚上我得值班。”

“早叫你辞掉工作,家里的事业都忙不过来了,你还跑去当医师。”

“是,你已经教训过我很多回了,就别在这种场合再来一回了吧。”

“那就乖乖的给我留到宴会结束。”

“爸,我真的不能留下,最近医院病患特别多,值班医师不足,我身为医师群之一不能不管。”

“你很伟大啊。”

案亲不赏识他的医师这分工作,左宏升早就习惯了,但他仍坚持己见走自己选择的路,因为这是他的兴趣,也是为了可以多帮助一些人。

“如果爸不让我离开,以后类似的宴会我不会再参加的。”

“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不是,我只是想让你明白,用这种宴会来替我安排相亲是没用的,我要的结婚对象,我会自己去找。”那个人绝对不会是许雅真,他以眼神明白告诉左庆松这个讯息。

因为众多宾客在场,他也不想惹得众人哗然,“够了。想走就走,不要在这里惹我生气。”

“谢谢爸爸。”

“伯父…”许雅真看左庆松放人。紧张地看着两人,“学长…”

“这里客人众多,你一定能轻易找到可以陪你跳舞的男性。”左宏升狂奔离去前丢给她这一句话。

******

“医师叔叔,我有话要告诉你耶!”李齐三不五时就跑到左宏升家串门子,因为余乐音伤势一痊愈就马上投人工作常不在家,因此在王妈妈的应允下,他才能常往这儿跑。

“说啊,你和我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吗?”左宏升几乎已经把他看成是自己的小孩,而他的脾气也确实改变不少,变得有礼貌且更讨人喜欢了。

“今天我照你的要求,亲手做了你爱吃的蛋炒饭喔。”左宏升边说边往厨房走去。

李齐跳上椅子,站得高高的。“你先听我说话嘛!”

他转过身,俯视着他问:“什么事情那么严重呢?”

“我要说的是,关于妈咪的事情。”

“你妈咪出国了,我知道啊。”

自从余乐音出院之后,就不许李齐来找他,只是,知道仍阻止不了李齐往这儿来之后,她干脆眼不见为净,让自己忙得半死,以前一个月有半个月不在家,现在一个月只有一个星期在家,简直把家里当成休息站了。

左宏升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又为什么突然拒他于千里之外,他只知道自己很难忍受她这般冷淡的态度。所以左思右想之下,他决定问个清楚。

“我已经报名你蚂咪带的下一个旅行团了。”这是他惟一能想到接近她的方法。

“那好啊,我以为你要听你老番颠爸爸的话,不理我妈咪了呢。”

“什么我老番颠爸爸的话?”他不太明白李齐的童言重语。

他回答说:“你老番颠爸爸把我妈咪找去,要她和我不可以接近你,我还曾经去找他理论过呢!”

他自豪的说出自己勇敢的行为,“…我可不许别人欺负我妈咪,虽然她笨笨的,可是除了我以外,谁都不可以欺负她。”

“我爸爸真的找过你妈咪?”闻言,左宏升内心的震撼不小,身子微晃了一下。

他希望这一切只是李齐的童言童语,实在不愿相信自己的父亲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

爸爸凭什么这样做!他简直无法相信!

不行,他得问个明白,“那些话是谁告诉你的?”

“那是我妈咪跟我解释说不可以来找你的原因。”李齐理所当然的说。

“所以你去找我爸爸?”

“是啊,可是他好坏喔,说我妈咪贪图你的钱勾引你。”

天哪!他的父亲上个上流社会的名绅,竟然还搞不清楚状况就对一个小孩讲出那样的话。左宏升几乎快气白了眼。

“我知道了,你不用管我爸爸说什么,往后有事你只管来找医师叔叔,你妈咪那儿我会和她沟通的。”他摸摸他的头,表情有些沉重。

李齐担心地说:“妈咪不知道会不会生气我偷偷告诉你这件事,她交代过不能讲的,你和她沟通时可不可以别说到我呢?”

“你放心,我不会告诉她,而我保证和她沟通之后,她甚至会同意让你来住我这里。”

“住这里?”

“没错,以后只要是你妈咪不在家的期间,你都可以来住这里,你觉得好不好呢?”

“当然好!”李齐突然往前扑进他怀里,双手攀住他的肩膀,兴奋地嚷嚷,“这里好棒,有好多书可以看成喜欢住在这里。”

左宏升抱着他说:“那就这样说走了,我去和你妈咪沟通。”

“可是妈咪现在在国外。”

“那我就去国外找她。”看来又得跟院长拗几天假,因为他已等不及马上要见到余乐音了。

只要有心,天涯海角不叫远。

“左叔叔,你会不会变成我的爹地?”他抬起头,问得认真。

李齐的问题一时把左宏升给问傻了。

几秒后,他谨慎的问他,“你爹地呢?”

“我没见过。”

“没见过?”

难道李齐是私生子?看着他落寞的表情,他微微一愕,这样一想,确实是有可能,因为他不但不曾在余乐音家看过任何李齐父亲的照片,甚至也从没听他们母子提及过。

这种事情也许不该感到高兴的,因为是别人的不幸,可是此刻左宏升却很庆幸没有李齐父亲那号人物的存在。

“你喜欢我当你爹地吗?”他反问李齐。

“喜欢啊,你会教我很多事情。”他用力点头,“妈咪也喜欢你。”

“你妈咪说的?”

“她没说,可是每次说到你她都会脸红,我就知道她是喜欢你的,电视上都这样演。”

“真的?如果顺利,我会好好谢谢你这个小红娘的。”

他闻言哇哇大叫,“我又不是女生,才不要当红娘,我要当花童!”

“好,都依你。”只要能够追求到所爱的女人,什么代价他都不会在乎!

*****

带领着瑞士定点旅游团,今天第一个行程来到了铁力士山,在终年不化的雪堆中,余乐音坐在一旁静看眼前的游客们玩得不亦乐乎。随后到了琉森,台湾游客受不了劳力士名表的诱惑,纷纷冲进百货大楼内疯狂采购…

当晚,大伙夜宿位于日内瓦雷梦湖的饭店里。

夜间的雷梦湖美丽得如同一幅画,结束白天的奔波劳累后,余乐音此刻正静静的坐在湖畔旁的咖啡座上,欣赏这难得的美景。

美中不足的是,外国男人?创钰ǎ?盟?行┓巢皇し常?惨虼耍?贝丝趟?痔??澈笥腥艘杂⑽奈仕??刹豢梢匀盟?氡?Х鹊氖焙颍????植患偎妓鞯鼗鼐?恕?br>

“别拒人于千里之外嘛!”左宏升故作可怜地说:“我大老远飞来的呢!”

什么?大老远飞来?余乐音错愕的呆愣了一下。

仔细听听这声音…是很熟悉,但她实在不敢想象那个声音的主人就是她所在意的某个男人。

“我一定是太累了,才会出现幻觉。”她以http://www.QuanBeN-XiaoShuo.com

中文低哺自语。

“小姐,真的不肯赏脸让我请你喝杯咖啡吗?”

标准的http://www.QuanBeN-XiaoShuo.com

中文!这一回,她确定这不是幻觉,头一转,一身休闲穿着的左宏升就站在她眼前。

“你…”她吃惊的瞪大眼,说不出话来。

“我怎么会在这里?”要临时硬插进这个旅游团还真不简单哪!

“嗯。”

左宏升笑道:“特地飞来陪你喝杯咖啡。”

听起来多感人啊!但她可不认为真是那样,浪漫的事情向来和她无缘,她连想也不敢想。

“我想你大概是为了龙飞集团来这出差的吧?要不然就是来参加什么医学讲座…”

“不,我来找你的。”左宏升打断她的话,“我爸找你的事,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你知道…”她惊愕的脱口而出,并紧张的说:“你不用当一回事,你爸的顾虑也是对的,我和小齐常去打搅你的确会对你的声誉有所影响,我们不能害你。”

“果然是真的。”

“真假不重要,因为都过去了。”

“所以你不许我和小齐接近,也把我当个陌生人?”

如果真可以把他当陌生人,她也许会轻松一点,问题是她惊觉自己已经很难不在乎他,因此,若再不和他保持距离,她怕会越陷越深。

“我要回饭店休息了。”余乐音起身准备离开。

“等等,”左宏升一把拉住她,笑说:“这么美丽的夜景,太早回去睡多浪费,我们一起去探险吧。”

“什么?”

没有任何解释,他拉着她就沿着湖畔走去,她的手感受到他的温暖,美丽的夜景就在眼前,不是梦也不是画。

****

“院长,我都请假了,你要我回去也得等我玩够才行,否则我团费就浪费了,不如再帮我代一下班,让自己多活动一下对身体也比较好啊。”

左宏升最近频频告假,董翔集简直急得跳脚。“上次你连续请假一个月,我准了,其他门诊的医师也有样学样都说要请长假,宏升啊,你是想让医院倒闭是不是?”

“院长,你言重了!”

“总之快点给我回来,不要给我制造麻烦了。”

“我会回去的,过两天就会回去。”

“然后下个月再告假?我真要被你搞疯了。”

“那我辞职好了。”美人与事业难两全,为了追得美人归,他也只好忍痛割舍了。

董翔集闻言紧张的大叫,“你可不要给我乱想,我代班就是了。”左宏升歉然地说:“院长,现在是非常时期,你就多多包涵。”

看来,这孩子是坠人情网了,他叹口气,“看来也只好由老身代你出马,到底你也到了男大当婚的年纪,不过你老爸那一关我可是瞒不住,他天天打电话来医院找你,你自己看着办吧。”

“院长都知道了?”

“我当然知道,你们几个是我门下大将,一举一动我都一清二楚,可不要想骗我呀!”

“不敢!不敢!”左宏升笑笑的回答。

“不过你老爸是个老古板,要通过他那关可不容易。”董翔集的语气里满是忧心。

“我知道。”

“那女孩真的那么好吗?即使带个孩子你也不在乎?”

“不在乎。”唉!人家还不见得在乎他呢,“而且我可能是单恋唷!”

“那是不可能的,我手下的大将人人抢着要,哪可能是单恋?如果她拒绝你,跟我讲,我来帮你!”

左宏升抓住他的话尾顺着说:“院长,你帮我代班就是最大的帮助了,好了,就这样说定,谢谢你了。”

“嗄?”

“我要挂电话了,有事再联络。”董翔集还来不及反应,左宏升就匆忙挂了电话。他重重的喘了口气,虽然知道自己这样有点强人所难,但这也是情非得已啊,为了余乐音,他只好对不起董院长了。

打完电话,回到游览车上的左宏升,一如平常的坐在余乐音的身旁。

此时突然有人大喊,“叫劣谟的男朋友自我介绍一下啊!”

“好啊、好啊!”其他人也接着附和。

左宏升加人这个旅游团后,大家一路相处了几天,早把他对余乐音好到无话可说的一切都看在眼里,所以众人一致认定他是余乐音的男朋友。

“大家误会了,他不是我男朋友…”余乐音羞红着脸急忙否认。

但不管她怎么解释,大家还是对左宏升很感兴趣。

在众人的催促下,左宏升于是大方的站起身,拿起麦克风说:“我是万人迷综合医院的小儿科医师,我叫左宏升,请多多指教。”

“哇!是明星医师耶!”他一说完,有个旅客就大叫起来,并且探出头想看个仔细,“果如外界传言,长得还真帅呢!”

“劣谟,你去哪里拐来的?”另外一个旅客则是调侃取笑。

当然也有人羡慕得半死,“我也想要一个像在医师这样的男朋友,要到哪里找啊?”

“请左医师介绍啊。”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之后是哗然大笑,一时间好不热闹。

快乐因子是会感染的,这让原本不想再多作解释的余乐音再也无法绷着脸,也跟着大家一起开怀大笑。

“不需要解释太多,有些事情顺其自然会比较好。”左宏升笑着靠到她耳际低语。

的确,她同意他的说法,有些事情越描是越黑,顺其自然有时反而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