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人迷综合医院的妇产科、整型科、小儿科及脑科有四个顶呱呱的主治医师,每当看诊时间一到,他们的诊疗室外总是大排长龙。

因此,院长董翔集对他们的生活作息和行为是盯得紧,因为他们就是医院的活招牌哪。

左宏升是小儿科的主治医师,年近三十,个性天真、童心未泯,总能和小孩子打成一片,但可不只是小孩喜欢他,大人也爱挂他的门诊,尤其是一些爱慕者,常常不惜大排长龙就为了看他一眼,也不管剑俊报盖到F还是G,要多付多少自付额都无所谓。

因此,这天左宏升趁着D4到院长办公室里作例行性报告的机会,向董翔集提出无法承受过多门诊病人的抗议。而董翔集在思考片刻后,亦作下重大决定。

“限制门诊人数。”他也不是个只爱钱,不懂得珍惜自己手下爱将的院长,“可不能把左医师给累坏了,从这个月开始限制门诊人数,小孩除外,大人人数一天不得超过三十人。”

“早该这么做了。”左宏升感激地说道。

“你早希望我这样做了吗?”

“是啊。”他坦然承认,并说:“我是小儿科,大人有病懊找其他专科才对。”

“是啊、是啊!是我疏忽了。”

“院长,可不能偏心啊,如果小儿科要限制看诊人数,那我妇产科这边也得限制一下才行。”宋飞鸣是妇产科主治医师,已婚的他仍魅力十足,所以每天光门诊就看到喘不过气来。

其他人见状,亦随之附和。

“好、好,全部限制人数。”董翔集心疼爱将,当然有求必应,“但是,急诊可能就得破例了。”

“既然已决定了,就麻烦院长尽坑谠外公告。”看看手表,左宏升率先起身,“我得替隔壁的资优院院童作身体检查,就先告辞了。”

“辛苦了!辛苦了!”董翔集笑着送他到办公室门口。

他回以一记微笑,“不辛苦、不辛苦,和小孩子一起玩,有趣得很。”

“玩?”脑科的主治医师石亚艳,起身越过他时投给他一记怀疑的眼神。

“是玩啊,游戏不忘工作,工作不忘游戏。”

宋飞鸣也起身,边走向门口边说:“难怪你会被称为孩子王。”

“他永远都长不大。”整型科主治医师朱立文大摇其头。

“呵呵…”左宏升只是不停的笑着。

他不在乎众人怎们看他,他喜欢小孩,也乐于当个孩子王。

直到四人都远离视线,一直站在董翔集身旁的秘书廖如玉开口了,“院长,先去吃饭吧,晚上还有个宴会要参加。”

“好啊,你跟我一起去吧!”

带着脸儿微微臊红的廖如玉,董翔集笑着踏出院长办公室。

*****

“都排好队,一个一个来,不要争先恐后的。”

左宏升的魅力大到连小女生都挡不住,直觉左叔叔的帅远远胜过身旁的男生小毛头。

当他和护士们一进到这间名为资优院,专收资优生的幼稚园大门时,马上被一群小孩包围。不只是小女生,连小男生都把他当成了偶像,每当老师问到他们的志愿是什么,他们都会异口同声地说,将来要像左叔叔一样,当个白袍明星。

“好了,好了,不许吵架,争先恐后我可不帮忙检查身体。”左宏升一声令下,原本凌乱的队伍马上变得整整齐齐。

他满意地点头,“这才是乖孩子,我今天带了一堆游戏战斗卡,还有战斗陀螺和溜溜球,只要乖乖作完检查就可以跟护土阿姨抽奖。”

这么大手笔,只有左医师做得出来,一旁的护士们个个对他投以佩服的眼神。

“等会要抽血检查,勇敢的人可不许哇哇叫喔。”左宏升边帮排在队伍第一个的小朋友作检查,边说:“抽血不可怕,就像被蚊子咬一下那样。你们谁最勇敢?可以当榜样的举手。”

一下子就有一堆不怕死的小勇士高举着手臂,就希望自己有表现的机会。

“好,都很勇敢。”

“幼稚。”排在第二个的李齐哼着气,嘲讽地说着。

“幼稚?”左宏升愣了一下,尴尬地搔搔后脑勺,“这样会幼稚吗?”

“无聊!”他哼着气,突然偏过头去伸手掀起后面女生的裙子,惹得那个小女生哇哇叫还哭红了眼。

“呢…李齐,你那样做…是不对的…”左宏升想着自己该怎么纠正他不适当的行为,可是又想到他也许只是一时顽皮,没有任何坏念头,说太严重的字眼,他也不见得听得懂。

“不对吗?她其实很喜欢我的,更喜欢我掀她裙子,不信你问她。”李齐很拽的看着小女生,眼睛猛放电,哭泣的小女生被他看得红了脸,忘了哭泣。

不用问都看得出来,小女生情窦初开,李齐拐妹妹的功力比他这个帅哥名医还要厉害。

“好吧,换你抽血检查了喔。”

李齐立即走上前,卷起衣袖时还对张护士说:“护士阿姨,麻烦你一次OK,不要戳好几个洞。”

“呃…”她难堪地垮下脸,有口难言。

左宏升忍住想大笑的冲动,转身去替其他小孩检查身体,并一如往常的对他们叨念着,“你们可不要吃太多炸鸡,肉类需要补充没错,但是油炸物吃太多,小心变成小胖子。”

“我妈妈都不作饭,我只好吃麦当劳。”一个小胖子无辜地表态。

另一个小朋友则没头没脑地说:“我比较喜欢肯德基。”

“多吃蔬菜,下次身体检查时我要看看谁最健康。”放下听筒,左宏升拉下小胖子的衣服,打了下他的肚皮叮咛,“记得要吃我开给你的蛔虫葯。”

“是…妈妈都忘记给我吃…”

“又不是三岁小孩,自己不会吃葯喔!”李齐又开始吐槽了。

他的皮和聪明,?醋视旁旱淖蠛晟?缫鸭?豆??徊还?飧雠涯娴男∽映H盟?懈龀宥??胝依此?募页ず煤锰柑浮5?撬?植皇抢鲜Γ?挥姓飧鋈?θプ骷彝シ梦省?br>

“我来好了。”走到李齐身边,他接过张护士手中的针筒,笑说:“不知道我功夫好不好,如果大痛你就大声的叫喔。”

哪知针一扎进李齐的皮肤,他真的大呼小叫起来,左宏升紧张的询问:“真的那么痛吗?”

他无辜地看着他,随之耸肩说:“不痛啊。”

“那你…”叫得好像鸡被割了脖子,害得他差点把针抽出来。

“叫着玩的。”他哈哈大笑。

天哪!他一个小儿科主治医师竟给一个小表给整了,真是丢脸丢到家。

“好了,下次别这么皮了,害我差点心脏麻痹。”左宏升笑着威胁他,“再叫,我若是一不小心把针筒抽出来,你就得多戳一个洞。”

小孩子顽皮是正常而他号称孩子王,自然不可能连个孩子都治不了?钇胧歉龃厦鞯暮⒆樱?怀?丝嵋坏恪⑵ひ坏悖?渌?挂不购茫???嶙⒁獾秸飧鲂『ⅲ?蚴谴涌吹剿?鲜且桓鋈朔⒋艨?级?宜?难凵癯3O月冻龀?涞挠怯簟?br>

他的威胁暂时奏效,李齐瞅着他,不敢继续吭声。

替他拍完血后,左宏升指着一旁桌子上的一叠纸,“等等拿张宣传单回去给你爸爸妈妈看,请他们有空可以到医院听其他医师的演讲。”

“我妈咪忙着当空中飞人…没空。”李齐耸耸肩。

“你爸爸呢,也没空吗?”

“是,都没空。”

“好吧,那就改天有机会再说了。”虽然这么说,但他还是不死心,他一定要看看这孩子的父母长啥样子,也顺便给他们一点良心建议,聪明的孩子还要搭配上良好的教育,这样孩子才会成栋梁。

越想,左宏升越感觉自己像是孩子专家,不只是医学上的,连教育他都插上了一脚咧。

*****

“齐齐,妈咪回来了喔!”一回到家,余乐音拉着旅行箱就往卧室走去,一路叫着李齐,可是叫了半天也没回应。

“难道在隔壁王妈妈那?”她忍不住兀自猜测了起来。

余乐音的工作是导游,几乎一个月十有半个月都在国外度过,出国期间,小孩子只好托给隔壁邻居带,这也是无可奈何的。

但是,最令她头痛的是亲子关系,她半年前从单身贵族变成人家的妈咪,好友李香玲临终的托付让她无法拒绝,可是她一点照顾小孩的经验都没有,李齐又超调皮,常常弄得她哭笑不得。

“今天也太安静了吧?”她觉得不对劲,走进李齐的房间,却见他躺在**动也不动。

一股不祥的预感袭来,让她不假思索地丢开手上的旅行箱上前探看,“齐齐、齐齐,妈咪回来了…”将手贴上他的额头,她吓了一大跳,“天哪!怎么这么烫!”

稍早她人在机场打电话回家时,李齐并没有说自己不舒服,还说会等她回来才睡,怎么一转眼就发起高烧?自己若是回来得晚些了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想到这里,她迅速背起李齐,飞快的冲下楼,将他抱进她那辆老旧的老爷车里,接着启动引擎把油门踩到最底,像不要命的飙车族般朝医院的方向前进。

到达医院后,她将李齐背下车,冲进急诊室。

一看见值班的医师,余乐音便扯嗓哀求,“医师,请你救救我儿子!请你救救我儿子!”

左宏升看见她那欲哭的眼神,心莫名的被撞了一下,随之揪紧。这是他从未有过的情绪,连他自己都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

也许是同情,而在看到她背后的小孩是李齐时,他则将刚刚的感觉定义为爱屋及乌,因为他挺喜欢这个小孩,而眼前女子…或许是因为他是个医师吧,所以很能了解孩子生病时父母的心情。

“先别急,把小孩放到病**。”

余乐音乖乖地照作,嘴上却不住地央求,“求求你一定要救他…”

“会的,你不要急,让我先替他检查看看。”左宏升和蔼地安抚着她。

但他都还没开始检查,急昏了头的她就不停询问:“他到底怎么了?怎么会无故就发高烧!”

他好脾气地说:“那要等我检查之后才知道,他发烧多久了呢?”

“我不知道…”

“不知道?”好个不负责任的妈妈,他起先还认为她真是伟大的母亲,三更半夜带着小孩挂急诊,但是现在听了她的回答,他却又忍不住要把之前的好印象打些折扣,“怎么会不知道呢?他是你的小孩,不是吗?”

“是…我不知道,我是说…我刚回国,不清楚他什么时候开始发烧的…”余乐音真的快要急坏了,她好担心小齐齐会出状况,那她就太对不起九泉之下的好友了。

“喔。”原来刚回国,那就情有可原了。

左宏升不禁为自己有这样的想**住了,甚至开始觉得自己可笑得很,竟然为了别人的老婆、李齐的母亲而患得患失。

“三十九度。”过来量体温的护士把结果告诉左宏升。

“嗯,先塞退烧剂。”

护士依言帮李齐塞了一个退烧剂在肛门内,左宏升则开始检查他的身体,发现他的皮肤上出现一些红点。

“他在长疹子。”

“疹子?”

“麻疹。

“麻疹?”余乐音对这个病症的记忆已经非常遥远且模糊,“那会怎样?”

“发烧起疹子,是基本的外在反应。”左宏升边开葯边说:“我开些葯给你,回去先给他吃一包退烧葯,另外再用葯膏帮他抹身体,尽量不要碰水,还有千万不要让他抓痒,那会留下疤痕。”

“嗯…”余乐音点头如捣蒜,她相信医师的专业,不敢插嘴。

“拿葯之后,就可以先带他回去了。”

“先带回去?”她诧异地瞪大双眼,有点不敢相信,“他在发高烧耶,可以回去了?”

“你让他留在这里等退烧也可以。”

“就这样?”只是检查开葯,塞个退烧剂?

“就这样。”左宏升点头。

“医师,他在发高烧,我都不用注意什么吗?”

“麻疹是由滤过性病毒引起,它会散到全身,但受感染的主要地方是皮肤与呼吸道,其潜伏期是七至十四天,具有高度传染性及高比例的并发症,包括肺炎及脑膜炎。”

听到肺炎和脑膜炎,余乐音的脸在瞬间垮下,“不会的…”

“没有绝对的答案,好好照顾尽量让小孩休息,但是不要强迫他躺在**,少外出,多注意他的体温。”

“嗯…”她猛点着头,眼眶泛红的模样看来有些可怜。

“别那么担心,只要小心照顾,不会有问题的。”他试图安慰她。

“是吗?”她仍不放心。

“当然。”

“嗯。”她再度点头,“谢谢!真的很谢谢!”

随后,余乐音到柜台缴费领葯后,再背起躺在病**的李齐,缓缓往医院大门走去。

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左宏升竟怔怔的呆愣在原地,直到护土叫他才回神过来。

“什么事?”

“左医师,还有其他病患等你看病。”护士指指一旁的病患提醒他。

“喔…”他,确实真的把自己身在何处给遗忘了。

*****

“举行演讲会?”

“是啊,最近正好流行病盛行,你出面倡导一下儿童保健,让那些家长了解一下如何照顾自己家的宝贝。”董翔集积极地游说着。

因为演讲会不属于医师工作范围内,所以还是得征求左宏升本人的同意才行。

“可以啊。”左宏升点点头。

“星期六晚上没约会吧?”

“我有没有约会,院长不是比其他人都清楚?”他反过头询问,语气中有着挪揄意味。

他知道董翔集爱护他们D4,举凡吃喝拉撒睡都爱管,所以连他们谈恋爱、交朋友都会想插上一脚。

“演讲会就由院长安排,到时候告诉我时间地点就好了。”

“时间地点都有了。”打铁趁热,董翔集马上就告诉他答案。

“这么快啊?”

“是啊,时间就是这个周末的晚上六点半到九点,地点就是隔壁的资优院。”

“嗯,想也是那里。”也只有那间幼稚园的老师有办法号召到多数的家长。

“那内容就要你自己准备喔,我现在就和资优院的园长讨论一下细节去。”

“嗯。”他点点头看着董翔集转身离开。

演讲会…此时左宏升突然想起余乐音,那个孩子生病就急得团团转的母亲,让他印象非常深刻。

“她会来吗?”缓缓步出院长办公室的他忍不住猜测,一路上想出了神,差点撞上迎面走来的女孩,直到自己被抱住,他才发现对方的存在,“雅真,是你啊!吓我一跳。”

许雅真,他高中学妹,原本害羞的她,从国外http://wWw.QUaNbEn-xIAoShUO.coM

读书回来之后突然变得很大胆,并对他展开强烈追求攻势,他没点头,因为一直只把她当妹妹看待。

“学长,干么一副不欢迎的样子?”

“谁会喜欢一天到晚到医院串门子的?就只有你特别。”

许雅真笑容满面地说:“人家来看你啊,顺便来问问你星期六有没有空,要请你吃饭。”

“没空。”他突然感谢董翔集的先见,让他有了借口。

“怎么回答得那么快啦!人家话都还没说完呢!”她扁起嘴,哭丧着脸,“人家生日你也不来庆祝一下喔?好无情!”

“生日?”

“是啊,星期六举办我的生日派对,我们高中那群死党都会到,所以我希望你也可以过来一起帮人家庆祝啊,结果你却…”

“喔,真不好意思,我星期六晚上有个演讲会,真的无法参加你的生日派对。”左宏升歉然地说:“不过生日礼物我会送到的,你放心。”

“我才不是为了一份生日礼物才请你去!”

“我知道。”

许雅真家有得是钱,高中的时候她父母还觉得左宏升配不上她,因为他家原本只是做小生意的。后来在大学时期,他和兄长左宏扬一边http://wWw.QUaNbEn-xIAoShUO.coM

读书一边扩展家里的事业,如今没有人敢小看他们成立的“龙飞集团。”

就在今年,许雅真的父亲找上左宏扬想要接下龙飞的生意,许雅真也跟着回国,继而找上他并展开热烈的追求。这其中有什么内幕,左宏升并不清楚,但是许雅真已经不是他喜欢的类型,过去他确实爱慕迷恋过她的美貌,可是现在一切都改变了。

许雅真见他不说话,开始催促,“到底怎样,你来不来呢?”

“很抱歉,我真的去不了。”

“我等你,等到你来为止。”

“这…”

“就这样说定了,你不来,我就不切蛋糕。”

强迫中奖?她还是不改过去的任性。“我真怕自己抽不出空过去,你又何苦那样…”左宏升面有难色。

“我已经决定了,再晚我都等,你若不把我当朋友,那你就别来。”

校花的生日他若不到,肯定会被高中死党给骂到臭头,若是让她哭了,有人肯定会拿刀砍进小儿科诊疗室。

“我知道了,若是来得及我会过去的。”

“太好了!”许雅真扑上前,在他脸颊印下一吻,“我就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星期六等你喔,不见不散!”

“不见…不散…”望着她如花蝴蝶般翩然飞走的背影,左宏升感觉自己心中只有挫败,没有一丝兴奋。

********

“小齐,吃葯了喔!”余乐音端着水杯和葯送到李齐面前。

“我要上课,不给我上课不吃葯。”

全身长满红疹子的李齐超爱去学校的,可是医师交代他要多休息少往外跑,所以今天余乐音替他请了病假。

李齐脾气本来就比较拗,失去了相依为命的母亲,肯叫收养他的余乐音妈咪已经算不错了,现在生病,他更拗了,连看都不看她一眼。而余乐音设照顾过小孩,根本不了解他的心理。

“医师说你要多休息。”

“不吃葯。”李齐边说边伸手抓皮肤。

“啊!不要抓痒,会留下疤痕的!”她连忙放下水杯和葯,拿来葯膏,“妈咪帮你上葯,不要抓。”

“不要!”

“几天不上课不碍事的,听话好吗?”

“几天不上课会变成笨蛋,妈妈以前都这样说的。”他口中的妈妈指的是李香玲。

妈妈的话、永远记着是很好,但有时候却让她感到头痛?钇氚压?伟诘谝唬?庖彩呛孟窒螅?墒呛醚б驳靡?辞榭觯?裣衷冢???伤?炼璧悖?嗨?酢?br>

“我拿书给你看,没上课你也可以学习得很好。”

余乐音边说边伸手拿书,结果打翻了杯子,弄得满地都是水。

李齐见状,哼气笑她,“笨手笨脚,我妈才不会像你那么笨呢!”

“是啊,我就是笨啊。”被个小孩取笑,还真想哭呢!她苦笑着到厨房拿了条抹布进来,把地上的水擦拭干。

她过去常听香玲说李齐是个乖巧听话的小孩,不但体贴人,也很爱护年纪比他小的孩子…可是如今和她一起生活的李齐,却是个让她头痛的小孩。

也许真如他说的,她太笨拙,才会不得孩子心吧!

可是以后他们得相依为命,他若一直不接受她这个收养他的母亲,那未来的日子将会很辛苦呢。

她伸出手示好,“我们做好朋友好吗?”她不知道香玲照顾小孩的法子,只好用自己的法子进行亲子沟通了。

“我的朋友都很聪明,没你那么笨的。”

“那你就勉强接受一个比较笨的嘛,好不好?”余乐音依然伸长手等待。

她发现李齐其实心地不坏,每次她苦苦哀求之后他都会妥协,即使脸上会有不耐烦的表情。

李齐考虑许久后,才伸出手握上她的,并且用不太情愿的语气说:“我可是看你可怜,才答应和你做朋友的。”

“我知道,那现在可不可以接受朋友的请求呢?”

“好啦!烦呢!”他接过她手里的葯和水杯泊行服下葯,“我跟你说,明天我要去上课,我才不想输给那个笨蛋小琦,竟然和我同样的名字,输给一个女生可是很丢脸的!”

“不会啦,你那么聪明。”

“上次考试她赢过我啦!”

那他还叫人家笨蛋小琦?传出门去,人家可会说她教育失败。余乐音轻叹口气,“小齐,在外面要有礼貌,不要叫别人笨蛋,知道吗?”

“我干么要被个笨蛋教导呢?”

“呃…”

翻翻白眼,李齐递了一张传单给她,“这个拿去吧,今天你去买菜的时候,我们老师送来的。”

“什么?”

“你读过书,自己看啊!”他跳下沙发,跑往书房,“我要去准备功课了,千万不要来吵我啊!”

余乐音错愕的看着他离去的背影。

他才多大啊?六岁未满七岁耶!但智商高人一等的他,却比一个十岁大的孩子还要难缠。

人小表大!未来…她实在不敢去想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