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来这是享受的,不是办事,自然不会抓你回去做诱饵,不过在这里,把你带在身边做个小情人也不错,你觉得呢?”他松开怀里的外国美妞,站到她面前,还没待她回答,就已经勾住她的肩膀,根本不给别人再次说话的机会,一切都已经自己决定了“我们先去游泳如何,傍晚游泳可是会很有情调的。”

凌沫悠用手臂抵制着谷丘商的胸膛,想让他松开自己,小嘴暗暗发狠,最后只变成呼出一口气,放弃反抗。

“不要在动好吧,你知不知道你的动作像是再给我挠痒痒啊!小姐,我可是个男人,刚刚你也听到她说我有多厉害!”谷商丘大幅度弯下身子,覆在她耳边轻轻低语,他身上男性的气息很强烈,可以透过空气直接钻进她的鼻息之内,带着一些海上的味道,天然的还夹杂着一些椰子的香气。

凌沫悠歪着脖子将耳朵在衣服上蹭了蹭痒痒的感觉,真是本来就够热了,他还乱来什么,“你说话可不可以不要离我这么近。”她不悦的一直撤着身子,躲避他过于亲密的触碰。

“不习惯么?这个消息在我听来可不好。”谷商丘将她揽的更紧,似是不悦,但丝毫没有不开心,一个转弯,带着她已经到了巨型的游泳池面前,凌沫悠想,这个地方以前一定住着的都是巨人,不然所有的东西为什么都要用巨大来形容?

谷商丘总算是松开了她,不过却是把她又推给了他身后两个外国人旁边,“给她换身衣服,然后带出来。”他动了动手腕挥了挥手,自己早已经躺在了沙滩椅上,只是他的身形太过庞大,沙滩椅显得就太小了。

凌沫悠刚进去,他的手机就响了,不用想也知道会是谁打来的,懒懒的放到耳边,随手拿下侍者端来的红酒,每一杯都是精品,值得细细的品味着,而他一口就将杯中酒喝净,在侍者惊讶中将杯子放回托盘上,这才回答电话里人的问话:“你如果想她就来接,位置自己找,我懒得说。”啪的一声,他将手机关了起来,扔到一旁,又继续享受着。

哇哦……

一阵小小的**与惊呼声,打断了谷商丘继续休闲的状态,他推开身边已经聚集的四五个美女,睨眸看向引起躁动的声源处,瞬间勾眉的状态变为勾~引的响哨,他起身拨开人群,径直的走到被人直接推出来的凌沫悠身边,周围的人见到来人是谷丘商,都很自觉的往后退了退,却是将他们两人围在了一个圈内。

谷丘商环绕着她看,她穿着奶粉色的泳衣,只用一根带子撑着她胸部所有的重量,遮住羞处的布块不大,大半个圆胸都露在外面,虽然看不完全所有,但有经验的人一看就可以看出那一对有多么完美,下部她穿带有荷叶形的裙短裤,可爱中又带着性感,最重要的是它可以遮住她下面的不便之处。

然这些都不够引起轰然的注目,这里身材再优秀的都有,根本成不了亮点,而让大家喧哗的,则是她几乎一身的吻痕。

凌沫悠觉得自己像是被人在肆意打量的动物,羞恼的用手到处遮挡着,可遮住了这里,别的地方就又暴漏了,无论怎么做都有失误,她瞪上他的眼睛,一咬牙,直接就要蹲下。

突然身上一暖,她的身子被一条柔软的浴巾包裹其中,进而一个强健宽阔的胸膛将她囊括其中,将她的脸转向他的胸膛,醇厚浓郁,会让所有人尖叫的声音从她脸庞贴着的地方传了出来,带带隐隐要爆发的戾气:“统统转过身去。”

大家听后不敢稍有懈怠,立刻背过身子,有小孩子好奇发生什么,他的父母也大惊失色,抱着他捂住眼睛,站在那里一动不敢动。

“你自己的杰作,如今倒把气撒到别人身上了?”谷商丘耸了下肩,将自己手里刚拿到想要披在凌沫悠身上的浴巾扔掉,这乔烨的动作快的他真是总也比不上,心里有些不甘。

乔烨身上此刻看不出往日的温润如风,倒是满身的烈火在燃烧,仿佛他的背后有一股子黑蓝色的雾气,幻化成怒鬼的样子,可怖的等待着,只要他一个命令就会让所有人丢掉性命,他的眸子有龙卷风一样的狂砺的在不断飞舞,这是警告不要再惹他,否则后果自负。

谷商丘有些惊到,想起当初把凌沫悠带到他海贼窝的时候,乔烨不顾一切,纵使放着全球经济动荡的危险,也来找他的场景,自然明白其中的重要性。

只是这个一直说只是棋子,棋子,利用,利用的人,如今好像为了她可以放弃很多,不知最后到底是谁用了谁。

谷商丘都用口型说了一个ok的样子,对着身后的人勾了勾手,吩咐到,“让所有人都从这里出去,没有告示不准进来。”

谷丘商后面的人点了点头,立刻照办,没多久所有人都没有怨言的从游泳池走了出去,巨型的游泳池瞬间安静下来,灯光打的依旧很亮,只是显得有些孤单。

乔烨的眸子稍稍变回了原色,他轻拍了拍怀中的人儿,“好了,没事了,我带你去吃饭。”握着她的肩膀想要看看她的模样,哪知道看到的却是已经熟睡中的她。

乔烨与谷商丘相视一眼,眸子都闪过一丝忧虑。

晚上,这里的风凉凉的,可是很舒服,巨型的游泳池一直都没人敢进来,注定今晚这里是寂寞的,特别位置上的两个躺椅上躺着两个时间罕有的绝对优质男人,没人能再超过他们了,若是有的话,只怕也不会是人。

“她会有这种状况你该早有准备了吧,医生怎么说?”谷商丘闲的没事想管闲事,只是看这情况不是很好。

乔烨闭着的眼睛睁开,面无表情,不笑不怒,倒是显得有些冷冷的,“医生都说只是睡着,没什么大情况。”

“睡着?你不是说过她曾经连续睡过4天吗?那这一次呢,5天!或是永远醒不来?”谷商丘想提醒他,当时所说的副作用已经在发作了,谁都无法确定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

乔烨皱了眉头,相当不悦,“丘,你对她的关心有些太过了。”

谷商丘抬手冷笑,反倒笑了:“好好好,你没有关系我也无所谓,反正她又不是我妹,你爱怎么来,就怎么来。”说完他站起来,扑通一声进了水里,动作快速的像一条鱼,没多会,这边的水面已经没了动作,而他的身影也看不见游到了哪里。

乔烨依旧躺着,手掌支着脑袋,在想着谷商丘刚刚的话,不会有那一天,她只是总想逃避而已,所以执意睡觉不愿醒来,会好的。

第二天的清晨,凌沫悠果然没有醒,但乔烨在游泳池抱凌沫悠的事情倒是传的整个庄园人人皆知,有人唏嘘,有人羡慕,有人嫉妒,有人怨恨,还有一批人是不同意。

这是一间会议室,没有像这个庄园其他东西那样巨大,它看起来能容纳四五十人,装饰非常严密,却非常合理,如今正位上坐着男人穿着黑白条纹的衬衫,白色领子,外面是银灰色西服,笔挺的坐在座位上,他目光直视着前方,倒又是笑着的。

“族主,关于昨天晚上在游泳池发生的事情您是不是该给所有人一个解释?”

族主的行为举止关乎整个家族甚至国家的命运,更何况他就是这个商业股票跌落的风向标,一丝一毫可能就会让一个城市陷入疯乱,其严重程度可想而知了。

乔烨依旧笑着,白玉修长的手指敲打着桌面,咚咚咚,有一下没一下。

“族主,您的行为确实有些不妥,更何况您和温莎家族已有婚约在身,庄园所在的人都是贵族人士,您一向稳重自制,从没有什么八卦新闻,就算是有,八卦而已我们也很容易摆平,但这些贵族可是用钱堵不上嘴巴的,其中的厉害您该知晓。”

“是啊,族主,而且那个女孩当时的状况还如此不堪,外面的人已经再传,您是不是将不三不四的女人带进了我们庄园,人言可谓。”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将自己的意见与不满纷纷表达出来,顿时从来没有如此热闹过会议室沸腾起来,直到意见表达完毕,乔烨都没有说一句话,当有人意识到这一点时,一一相看,都闭了嘴巴。

全体看向坐在主位的男人,他依旧笑着,不知道是在生气,还是没有生气,总之气氛不自觉的紧张起来,有人忍不住舔了舔舌头,咽了口口水,突然开始后悔自己所说过的话,这种畏惧感在他没有说意见就已经如此浓烈了。

真正安静下来,手指击打桌面的声音格外的响,明明是敲在桌面上,却像是敲在每个人心上一样。

“都说完了?”房间里安静良久他才开口说话。

没有回答,这时候倒是把头都低下去了,跟在乔烨身后的助理拿了几个文件分别分发给下面的每一个人。

大家打开手里的文件,顿时大惊失色,每个人都好像成了哑巴,有的人端起水杯的手也在发抖,不似刚刚那样的盛气凌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