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是意大利人吧?”杰夫随口问道正在用餐的大汉。

  “我出生在梵蒂岗。”大汉看了一眼杰夫,掏出怀里的酒壶,又喝了一口。

  “哦!那可是个好地方!我曾经去过那儿。”杰夫回忆了一阵:“我还记得那圣彼得广场上的鸽子真是多啊!呵呵,我女儿还在那儿喂过它们。”说着,转头看了一眼莉莉亚。

  “她很可爱。”一旁的神甫忽然插嘴道,看了一眼正在吃着奶酪的三个孩子,在眼神划过水靖安身上时,一抹锋利的光芒一闪即逝。

  “哈哈,谢谢!”杰夫并没有发觉神甫的异样表情,高兴的笑了起来。

  “您一定是位探险家吧!说实话,像您这么强壮的人我还是头一次见到。”沉默了一阵,杰夫打量着那名巨汉,赞叹着。

  “是的,我们为一个动物研究所工作。”大汉的声音很低沉:“经常和那些猛兽打交道,身体自然要好一些。”

  “您真了不起。”杰夫看着大汉那显然是因为长期在野外接受阳光照射而变的有些棕色的皮肤,由衷道。说着,又把头转向了那位神甫:“恕我冒昧,你们是同路的吗?”

  “哦,是的。”神甫笑了笑:“我来自列支敦士登,这位蒙他特先生是我的朋友,我搭他的车到米兰去。”

  “蒙他特先生,真是一位热心人啊!”

  心不在焉的往嘴里舀了一勺奶酪,水靖安感到被后那种如芒刺在背的感觉愈发的清晰。也许是直觉的关系吧,他清楚的感觉到那几个“客人”的视线正有意无意的在自己的身上逡巡。

  “大叔!我吃完了,先回去了!谢谢您的招待。”水靖安匆匆的又吃了几口,站起身来告辞,他决定避开这些令他感到讨厌的家伙。

  “这么快就吃完了啊?不再坐一会儿吗?”杰夫站了起来,试图挽留水靖安。

  “不了,再说我今天从早上出来后就一直没有回去,我妈会担心的。”

  “这样啊……那大叔就不留你了,记得常来坐坐啊!”杰夫陪着水靖安走到了门口,替他打开了门。

  “那大叔再见!鲁卡,莉莉亚,我先走了!”水靖安很有礼貌的挥了挥手,快步走远了。

  鲁卡还在顾自消灭着盘中的食物,抬起头来含糊的应了几声就继续行动了起来,倒是莉莉亚从蹬子上跳了下来,跟着她的父亲将水靖安送出了门,好是大喊了一阵“安哥哥再见~”

  送走了水靖安,杰夫回到刚才的位置了坐了下来,看到还在用餐的四人都有些注意窗外水靖安离去的方向,便笑道:“这是我一个邻居的孩子,很不错的,是个好孩子。”

  “愿主保佑他。”神甫微微闭目在胸前画了一个十字,随口问道:“你们邻居间的关系很不错。”

  “是啊,我们村就那么点人,这么多年下来,大家都和亲戚似的。”

  “我忽然发觉这儿的风景非常的不错,我想,我们可以游览一下再走。”神甫的脸上滑过一丝冷冷的笑意。

  “是啊……很不错……”一旁的大汉也是狠狠的咬了一口盘中的牛排,低声说道。而那名年青人和矮个子仍旧不声不响的仿佛什么都没有听见一般。

  杰夫忽然觉得隐隐的有些不安……

  ***

  水靖安感到自己在茫茫的林海上空飞翔,像一条游鱼在白云之间翱翔,极目所望是铁青色的山峦,哗哗的水声在身下流淌。一条银带子似的大河滚滚的向远方流淌,一眼望不到边际……这不是莱茵河吗?可哪里是自己的家呢,在河的上游还是下游?再飞的高一点应该能看见吧!水靖安极力向高空飞去,向上,再向上,终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影子。他飞快的飞过去,近了,那不是尤夫村吗!位于村边的一座尖顶小屋前,一对面容慈祥的夫妇正在那儿亲密的并肩站在一起。水靖安一眼就认出来了,那是他的父亲和母亲,他大声喊叫着向他们飞了过去,那对夫妇显然听到了他的叫喊,转过身来,微笑着向他张开了怀抱。

  忽然,电闪雷鸣,乌云密布,大地骤然开裂,无数黑气从中冒出,所有的景色都变得模糊,水靖安看到那个木屋被黑气拽到裂缝中,那对夫妇面露惊惶的被吸了过去。

  “不!”,水靖安从心底感到一阵疯狂的恐惧,扑过去抓住他们两个的手,用尽全身力量向外拽……

  抗衡中,吸力越来越大,奋力向内拉扯,水靖安感到自己的力量正在迅速流逝。黑气涌起,竟好像要把他也拖入那深渊,已经不能腾在半空,他坠落地面,双脚死死的踩入地面,脚尖在地上犁出了一道深深的沟壑,还是阻止不了向深渊滑去……

  “不要!!!”随着一声嘶心裂肺的尖叫,水靖安猛的从**坐了起来,没想到自己刚才是在梦中,动了一下,才发现浑身上下都已经被冷汗湿透了。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随着一串急速的脚步声响起,水柔芸的身影出现在水靖安的卧室中,有些惊疑不定的用手抚上了儿子冰冷湿凉的额头:“没有事吧?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不知道为什么,水靖安中午自从回到家以后就感觉有点昏昏沉沉的,也没理会母亲一连串的询问,回到自己的房间就倒下睡了,连晚饭也没有起来吃,水柔芸来叫了几次一直没叫醒,也只好怀着忐忑的心情继续由他睡。就这样,水靖安一直睡到现在才醒。

  “没什么了,做了一个恶梦。”水靖安平静了一会儿,急促的喘息已经逐渐的稳定了下来。

  “有没有什么不舒服?要不要去看医生?”水柔芸还是很不放心,可怜天下父母心,看到儿子这种从未有过的软弱神态,她心里没来由的一痛。

  “我都说没事了……”

  拉菲尔也已经早早的赶了过来,刚才一直站在水柔芸的身后,此时他正若有所思的看着自己的儿子,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突然,他面色严肃的开口道:“儿子,你今天是不是遇到了什么特别的事情?”

  

  全本小说网 quanben-xiaoshuo.net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