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东尼觉得下身随着她的话在逐渐变化,为了掩饰他的尴尬他提出到餐厅去边吃边聊。

  服务生是个本地人,英语非常的不错,他彬彬有礼的送上了一份菜单。

  “哦,这儿有‘大卫的馅饼’?嗯……要一份,再来一些色拉和开胃菜。其他的你帮我们点吧!” 潘妮洛普将菜单递还给服务生,微微一笑。

  可怜的侍应生和安东尼一样已经为眼前这个尤物而痴迷了,他呆呆的望着潘妮洛普那个媚惑的笑容好一会儿才失魂落魄的退了下去。

  “‘大卫的馅饼’究竟是什么?”安东尼问。

  “非常好吃,用爱尔兰土豆和希伯来肉蛋做的小圆饼。”

  潘妮洛普露出恶魔般的笑容接着说:“希伯来肉蛋就是用牛奶煮的山羊睾丸。这个菜谱来自‘卡玛箴言’,据说它的美味可以极大的提高性能力。”

  安东尼的反应是张大了嘴,无助地喘息着,似乎空气中没有足够的氧气供他呼吸一样,差点晕倒。

  “哈哈哈!安东尼,和你开玩笑可真好玩呢!”

  他们非常愉快地享受了这顿漫长而悠闲的晚饭,这个过程中基本上是安东尼在说话,讲着一些美国式的笑话,而潘妮洛普似乎对他的笑话很感兴趣,妩媚的轻笑着。

  “你是不是在这个旅馆有自己的房间?我能上去洗个澡么?我身上都臭了。” 潘妮洛普小声地问安东尼。

  安东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运气。要是他自己的话可是无论如何都没办法提出这样的问题,不过既然是她提出的,作为绅士的自己除了同意以外还能说什么呢?更不用说,因为饮料的关系他已经忍受下身那无法想象的肿胀好几个小时了,如果不是他把那件长夹克的扣子都扣上的话早就露馅了。

  他始终想不明白为什么平时很聪明的自己在潘妮洛普的面前就像个白痴处男。

  潘妮洛普缓缓拉上了窗帘,她转过身,眼角媚媚的瞟向**的安东尼。安东尼半躺在**,眼睛死死盯着潘妮洛普,还时不时的猛咽一下口水。

  潘妮洛普艳光四射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小嘴微微开启,里面的丁香小舌闪烁着晶莹的**挑逗似的扫过嘴唇。她右手往香肩上一抚,身上的浴巾应声落地,露出了洁白的肩膀和半裸的胸部。

  潘妮洛普摇曳着身姿向那个男人走去,走到床边,她靠着男人坐了下来,她柔软的香臀紧贴着男人的大腿,她几乎可以感受到男人身体传出的热量。

  “安东尼,不觉得这儿太气闷了吗?”潘妮洛普俯着身子,贴近男人的耳边,吐气若兰的呢喃着。

  安东尼急促的喘息着,他眼睛下垂,正好看到潘妮洛普高耸的胸部。

  看着安东尼紧盯着自己胸部不放,潘妮洛普娇喘一声,将整个人都斜靠在男人的身体上,把自己美丽惊人的脸对着安东尼的眼睛,嘴里嗔道:“干吗老盯着人家的身子啊,我的脸不好看么。”

  安东尼的眼睛里几乎能喷出火来,他一把环抱住潘妮洛普,低头想去吻她时开时闭的香唇。潘妮洛普却娇笑一声,一把推开了安东尼,嘴里撒娇道:“你干吗这么急么,象个色狼一样,人家可不是随便的女人。”说着,她站了起来,面朝着陈会长,一边抛着媚眼,一边用轻柔而充满诱惑的动作脱下了丝网长筒袜,潘妮洛普把长发拢到了身后,又对着安东尼迷人的笑了起来。

  安东尼带着沉重的呼吸半坐起来,伸出一只手搭到潘妮洛普的香臀上,将潘妮洛普拉到了自己身边。他将头伸到潘妮洛普雪白的脖颈上拼命亲吻着,嘴里不清不楚的喃喃:“亲爱的,你真美,你简直就是个女神……”

  潘妮洛普被陈会长抚摸亲吻着,不由自主发出一声声娇喘。

  安东尼伸出舌头舔着潘妮洛普的耳垂和嘴唇,一只手伸向后面,偷偷打开了上衣唯一的活扣。

  潘妮洛普娇嗔了一声,轻轻摇了摇身体,多余的衣物便轻松褪了下去。

  潘妮洛普开始轻轻地咬他的脖子,同时双手开始在他的胸膛上和腿上抓挠,直到她看到有鲜血流出来。她用丝网袜子包着的腿在他全身上下不断地摩擦着,不断地挑逗他直到他的膨胀开始令他感到痛苦。

  看到安东尼下身的帐篷越来越高,潘妮洛普抓着他的四角短裤顶部把内裤翻过来开始往下扒,一直拉到膝盖下面。

  潘妮洛普把他含在嘴里,整个都含进去了。她快速用力地活动着,时而轻轻地咬他几下听他的呻吟声和间歇的尖叫声。这是快乐的尖叫。

  “哦!你真是个魔女……”安东尼呻吟着。

  “是吗?让我来告诉你什么叫真正的魔女……”

  潘妮洛普**媚的笑了起来,像一条美女蛇一般缠住了安东尼,腰部狂野的旋转律动着,仿佛不知疲倦般的运动起来,安东尼感到自己丝毫没有能力控制自己的快感,这个女人无疑在技巧上是个高手,一波波潮水一般**瞬间淹没了他。他很快就忍受不住了,紧紧的抱着潘妮洛普的丰臀,仿佛要将她捏爆……

  但是,在他喷射完从快乐的颠峰落下来并感到浑身乏力的时候,潘妮洛普并没有停止下来,她那修长的双腿不知什么时候紧紧的夹住了他的腰部,盘住了他,只见她双脚互相扣紧,猛的用力起来,越锁越紧……

  这是柔道中一招著名的地面技巧,可以夹断一个人的脊椎。

  “哦!哦!亲爱的,我喘不过气来了!”安东尼那快乐的喘息声瞬间变成了痛苦的嚎叫,他想要挣扎,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完完全全的身下的女人被锁住了,丝毫动弹不得。而回答她的,只有潘妮洛普兴奋的喘息和尖叫声。

  她拿起那团丝网袜子塞住了他的嘴,修长的双腿不断的用力,整个景象看起来香艳异常。安东尼的双眼仿佛离开了水的金鱼一般暴凸了出来,终于,在潘妮洛普仿若**的尖叫声中他的脑袋歪向了一边……

  “再见了,真是个令人快乐的小家伙……”潘妮洛普下了床,不慌不忙的穿好了她的衣服,伸出手来轻轻的弹了一下**男子仍然直立着的那个部位。

  一阵悦耳的铃声响了起来,潘妮洛普掏出了她随身携带的手机以她那一贯轻柔的语声道:“Holle?”

  “任务完成了吗?”手机中传来一个阴沉的男声。

  “你说呢?” 潘妮洛普的声音诱惑而妩媚。

  “很好,你现在回总部,有新的任务给你。”

  …………

  次日上午,服务生发现了安东尼僵死在**的尸体。在服务生因恐惧而瘫倒前,他用颤抖的手拨了报警电话。很快验尸官的检查结果就出来了:安东尼先生在死前曾有过激烈的**痕迹,床单上遗留有大量分泌物,而他的死因是因为脊椎骨第十节断裂,杀手不知所踪……

  ***

  位于德国波恩市汉威尼电子工业公司大楼是一座高达35层的高层建筑,同时也是著名的德国汉威尼电子工业公司的总部。

  德国汉威尼电子工业公司是一个以经营电子元器件为主的公司,成立五十年来,在第一代董事长白勒克.汉威尼先生的经营下,从一个员工不足十人的小公司发展到拥有数亿美元资产的大型集团公司。白勒克先生没有子嗣,他唯一的夫人在他三十岁那年死于一场车祸,从此之后他就再未聚过妻子。白勒克先生收养有一名义女,那是他在巴西旅游时从街头捡回来的一名可怜女孩。此外,他还有两名侄儿,只是这两名侄儿可说是不学无术,吃喝嫖赌样样精通,唯独不通经商。

  这名卓越的经营者在三年前去世了,在病房中,他招来了公司董事会的所有股东和两名大律师,宣布在他去世之后将他所有的财产完全交给他的义女索菲亚继承,对于他的两名侄儿,他只留下了一句话:“我不会将我赚到的任何一分钱留给两个赌徒的。”

  在此后的三年中,索菲亚以自己的行动证明了白勒克先生的眼光独到。毕业与美国哈佛大学,拥有工商管理学和法学双硕士学位的年轻女孩在三年内将公司的总资产往上翻了一翻,她引入了集团化发展的理念,分细了公司的业务范围,在短短的几年间使汉威尼电子工业公司从一个单纯经营电子元器件的公司转变为如今的涵盖了家电制造,高精度机床,精密仪器,电脑配件等多个行业的大型集团公司,甚至还在去年签署了一部分来自军方的研制先进导弹内部电器件的高额订单。

  “天才少女”——这是德国工商界对她的凭借。

  处理完手中的最后一份文件,索菲亚懒洋洋的躺倒在宽大的皮转椅上,轻轻的用脚拨着地面让转椅左右转动着,这是一个非常孩子气的动作,无论业界对她的凭借有多么之高,毕竟她还只是一个刚过20岁的花季少女。

  半晌,她叹了口气。今天她的心情并不好,原因很简单,今天早上,她终于和她的两名“兄长”决裂了。

  她的两名表兄,也就是白勒克先生的两名侄子鲁道尔和拉米尼都是典型的花花公子,他们最大的爱好就是流连于那些街头夜总会舞厅和赌场。巨大的花销使得他们在几年间就把继承自父亲的遗产挥霍一空。白克勒先生看在早逝的弟弟的份上资助了他们一些钱想让他们经营一些实业,谁知两人转手便拿着叔叔资助的钱去拉斯维加斯豪赌,输的血本无归,这件事让白勒克先生异常的气愤,从此以后再不拿出哪怕一分钱交给两人。

  在白勒克病重其间,原本无所事事的两人忽然变的勤快起来,三天两头的去白勒克先生所在的医院探听消息,所谓司马召之心路人皆知,白勒克先生自然知道两人打的是他这笔数额巨大的遗产的主意,当下立下遗嘱,宣布在自己死后将遗产完全交给义女索菲亚打理,两人没有丝毫的继承权。这个决定让两人大失所望,然而自然不会有人去理会他们的抗议,就在立下遗主一周后,白勒克先生因为肺癌晚期扩散导致器官衰竭经抢后救无效离开了人世。

  在白勒克先生去世后,鲁道尔和拉米尼也来找过索菲亚几次,每次来都是一个理由——借钱。两人找出种种理由痛哭流涕要痛改前非,向索菲亚借一笔公司的启动资金。索菲亚是个容易心软的女孩,看在同是一家人的份上,她每次都会拿出一些钱来交给两名表兄,那些所谓的启动资金总会在一两个月内被他们以各种名义花销一空,而那所谓的公司却始终不见踪影。

  终于,在今天早上,当鲁道尔和拉米尼第四次来找索菲亚“借钱”……

  “亲爱的表妹~唉……生意真是难做啊,你上次借我们的钱我们投资失败……结果……”在索菲亚的董事长办公室里,鲁道尔一脸无奈,不停的搓着手。

  “是啊,不过我们这次也吸收了不少的教训,相信下次我们一定会成功的,表妹,我觉得那些高风险的投资不适合我们,所以我们兄弟两准备开一家贸易公司,做低买高卖的生意,听说这样收入稳定些。”拉米尼在一旁帮腔,脸上满是掖媚的神色,看着索菲亚的表情仿佛在注视着一张张花花绿绿的美元,就连一旁正在处理文件的秘书脸上都不由得现出厌恶的神色。

  “你看……亲爱的表妹,你是不是再支援我们一些资金……”鲁道尔终于说到正题上了,而一旁的拉米尼也不停的点着头。

  索菲亚面沉若水,一言不发的注视着面前这两位兄长,这种冰冷的神色不由的让鲁道尔和拉米尼两人心中有些忐忑。不过,两人都是面皮可与城墙相抗衡的高手,自然不会因为这点小小的挫折而退缩,沉默了一会儿,鲁道尔道:

  “看在死去的叔叔的份上……亲爱的表妹……”

  “再借你们一点钱去赌博吗?”索菲亚打断了他的话,声音紧接着提高了一些,语气中充满了愤怒:“就像你们把我上次借你们的钱‘投资’到赌马上一样?!”

  “哦!亲爱的,仁慈的表妹!这次我们是真的愿意痛改前非……”

  “够了!同样的话我已经听了不下十遍了!”索菲亚深吸了一口气:“我不会总为你们的赌资买单的,我没有这个义务……”

  “不要这样我的表妹……”

  “我认为对你们我已经仁至义尽了,也许我真应该听从我父亲当年的话,不给你们一分钱……”索菲亚摆了摆手:“你们走吧,我还要工作。”

  “表妹!怎么说我们也是你的表兄!你就一点情面也不讲?”拉米尼在一旁也拉下了面孔。

  “我想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没有义务,也没有责任替你们那些无聊的花销买单!”

  “对不起,我还很忙,艾米莉,送两位先生出去。”索菲亚低头拿起了一边的文件。

  “两位先生,董事长还有事,请……”一旁的秘书快步走了上来,伸手向门外一引。

  恨恨的看了索菲亚一眼,两人这才不情不愿的走了出去……

  “你会后悔的,该死的婊子,你一定会后悔的……”鲁道尔轻轻的嘟囔着,可惜索菲亚并没有听见……

  ***

  这时,秘书艾米莉抱着一叠公司月度财务报表走了进来,艾米莉是索菲亚在哈佛进修时的同学,办事干练又和索菲亚有着非常好的私交,所以在索菲亚成为汉威尼电子工业公司的董事长后所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把她挖到了自己的手下。

  艾米莉留着一头淡金色的短发,有些中性的面孔看上去要比长着一张娃娃脸的索菲亚要成熟的多,而事实上,她仅仅比索菲亚大了不到一个月。

  “董事长,董事长?”看到自己的好友一脸愁眉不展的样子不由得一阵好笑,重重的呼唤了两声。

  “艾米莉,我不是说过了么,叫我索菲亚就可以了……”懒洋洋的拿过艾米莉放在面前桌子上的报表,索菲亚漫不经心的翻看着。

  

  全本小说网 quanben-xiaoshuo.net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