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了,倒是那个什么训练战兽的方法要去问问莫利斯,你也想变强吧。”

  “吼……”

  “嗯,那就好!”水靖安换了个姿势,呆呆的看了一会儿窗外的月光,还想说什么,却发现自己唯一的听众已经进入了梦乡。

  “真是只懒狼。”水靖安撇了撇嘴,站起身来到窗前开始练习每天必修的内功……

  ***

  第二天早上七点正,水靖安在一如往常的做完每天的“早课”后走出了房门。

  “少爷,早。”一名身穿女仆服饰的女子正在清扫走廊,见到水靖安走出房间,急忙躬身行礼。

  “嗯,早。”水靖安随意点了点头,看来过了一夜这里里仆人都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份了。

  “我爷爷呢?”

  “老爷正在楼下餐厅用餐,他吩咐您醒了之后就直接去楼下。”

  “好的。”水靖安点了点头径直向着楼梯走了过去,身后跟着摇头晃脑的月光。

  当水靖安到达餐厅的时候,下人们已经在布置餐桌了,餐厅的地板上铺着一层厚厚的地毯,地毯是用柔软的羊绒制成的,踩上去非常的舒服,但这种舒适的享受所花费的代价显然也是高昂的。即使这个季节羊绒的价格并不贵,但这么大的空间总还是要花不少钱的。

  餐厅中央放置着长长的餐桌,这种餐桌平时不用的时候显然是可以折叠起来的。如果将餐桌所占的地方空出来的话,这个客厅还是挺空旷的。餐厅的东西两面墙壁上安装着几盏式样颇为古典的铜制壁灯,因为此时的阳光很旺盛,壁灯并没有打开。

  靠着东边的墙壁上安着一个壁炉,现在的天气已经转暖了,所以壁炉被闲制着。餐厅的顶上挂着一盏铜制的大灯盘,显然刚刚擦亮过。东面墙壁靠着角落的地方开着一扇小门,后边应该是厨房。

  “安儿啊,来,坐这儿。”仑纳德伯爵正坐在餐桌的主位上,看到水靖安下楼来,笑着指了指身边的位置。

  桌子上的早餐非常的丰盛,一锅蛤蜊浓汤,切成薄片的奶酪盛在盘子里面,放在浓汤旁边,喜欢多少自己加多少。

  一盘蔬菜拼盘,里面装着的是新鲜的刚刚采摘下来的莴苣、卷心菜、生菜和黄瓜,都被切成片叠在那里,配上胡萝卜丝,再淋上些奶油鲜酱汁。再加上一大盘涂上番茄汁的烤肉、让人看了充满食欲。

  桌上摆放着一些牛奶和果珍,用大号的玻璃杯盛着。

  “怎么样,还合胃口吧?”仑纳德伯爵夹了一口莴苣,放在自己面前的小盘子里,微笑着看着一旁正大口吃着的孙子。

  “非常的不错。”水靖安用力的咬了一口烤肉,忽然想起了什么,转过身来对一旁候着的仆人道:“对了,替我的狼准备一些肉食,要新鲜的。”

  “是的,少爷。”

  “爷爷,这些人都是我们的族人吗?”随意的扫了一眼餐厅里忙碌着的仆人,水靖安发觉这些人无论男女都是身材健壮高大之辈,不由得轻声问道。

  “是啊,确切的说,这整座华里士堡里所有的人都是我们狼人族的人,这里就是狼人族的总部。”

  “呵呵呵,安儿啊~其实,我们兽族之是有一种方法用来辨认自己的同族的。”仑纳德伯爵微微一笑,指着眉心道:“你试试把体内的兽神力都集中到这儿来。”

  在水靖安的体内,一直存在着两股不同的力量,一股“天轮拙火”内劲自是非同小可,而令一股则是他与生俱来的兽神力,平日里这两股劲力泾渭分明,井水不犯河水。一直以来,水靖安依靠师传拳法克敌,再加上他天生只有一半狼族血统,虽然父亲是狼王之子,但是他体内兽神力却仍旧弱于一般普通狼人,故而长久以来,他并没有使用过体内的这股天生的力量。

  依照老人的话,水靖安将全身的兽神力缓缓的聚集到眉心的位置。

  眉心猛的一阵跳动,水靖安只觉得双眼中闪过一缕明光,这时候如果有人仔细观察他的眼眸的话,一定会发现,那蓝色的眸子里正闪烁着一股妖异的光芒。

  水靖安抬头向四周看去,隐隐约约的觉得世界在自己的眼中产生了一些变化,当他把视线放在屋内的众人身上的时候这才发觉变化所在,屋内的众人身体上都出现了一个淡淡的明黄色的光圈,光圈不断的收缩鼓动着,煞是奇怪观。他再看了一眼身旁的仑纳德伯爵,伯爵身上的光圈异常的明显,是屋内所有人中最大的,也是颜色最深的,呈现出土黄的颜色。

  “这……这是什么?”水靖安大为惊讶。

  “你再看看这儿。”仑纳德伯爵笑着指了指自己的面颊。

  水靖安定睛看去,老伯爵的面颊上三道狼爪般的痕迹赫然在目,发出金色的光泽,再看一边的仆人,他们脸上也都有这样的爪痕,只不过都是银色的。

  “看到了吧?”

  “是的……”水靖安有些兴奋的四面观察着,就好像得到了新玩具的孩子。

  “我看到三道爪痕。”

  “这就是我们狼族的印迹了。”仑纳德伯爵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的孙子:“你的脸上也有这样的痕迹。”

  “是吗?”水靖安随即恍然大悟,怪不得那天晚上老人丝毫没有怀疑的就确定了自己的身份,他忽然有些好奇:“我的是什么颜色的。”

  “只要拥有狼人王族的血统,这个标记都是金色的。”仑纳德伯爵解释道:“你的是淡金色的。”

  “但是我还看到一些黄色的光圈,那是什么东西?”

  “你所能看到的是他们散溢出来的能量场,也就是他们兽神力的高低。”

  难道这就是佛家传说中的“天眼通”?水靖安心头一喜,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也能看到黄色的光芒,但似乎要弱上许多。

  那自己的内力呢?为什么自己的内力没有产生这样的光圈?水靖安随即又是一楞。

  看到自己的孙子表情数变,伦纳德伯爵自然想不到他在想什么,还以为他是因为看出自己体内的兽神力不如他人而气馁,不由安慰道:“你只有一半的狼族血统,兽神力自然不如一般人,不过如果能够巧妙运用的话也未必就比其他人差了。”心中却是暗暗叹气。

  与东方武术门派中系统完善的内力修炼体系不同,兽族的兽神力是天生的,并没有任何的提高的手段,所以每个兽族一生所能达到的成就在其出生时就已经确定了,对于兽族来说,血统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所以在伯爵看来,自己的孙子确实是天资有限。

  没有理会自己祖父的“有感而发”,水靖安问道:“爷爷,嗯……在战斗的时候,我是说如果我遇到了敌人,我可以通过这种方法观察他的力量吗?”

  “不行。”伦纳德伯爵摇了摇头:“事实上你只能看到自己同族的兽神力大小,也许是因为大家都拥有同样性质的力量吧。”

  “这只是一个确定自己同族的小办法。” 伦纳德伯爵笑道:“来,快吃。”

  “事实上确定对手实力的方法一般是凭经验。”伯爵顿了顿:“是的,战斗的经验。”

  水靖安心中一叹,看来这并不是天眼通,那种博大精深的神通果然是没办法取巧领悟的……

  不过伦纳德伯爵接下去的话倒是让水靖安有了一些兴趣。

  “你可以去翻阅一下这里的藏书馆,那里有我们狼族兽神力的练习方法,还有一些别的东西,也许会对你有帮助。莫利斯会带你去的。”

  兽神力……水靖安第一次对着个一直被自己遗忘了的力量产生了一些兴趣。

  ***

  华里士堡的占地巨大,堡内有森林,湖泊,和许多建筑,这里的所有建筑都还保留着16世纪的古老建筑风格。作为堡内最重要的建筑之一,藏书馆位于距离古堡主建筑大约1000米左右的一个小湖边,湖旁是一片树林,环境十分的幽雅。

  穿过一片绿地,水靖安来到了这座藏书馆前。

  这是一幢三层楼砖石结构的房屋,久远的历史在它的外墙上留下了道道岁月的刻痕,房子的外围爬满了绿色的蔷薇科植物。

  悠久的历史并没有给这座建筑物增添太多的雕塑,除了房子顶上一圈站着几尊石像之外,其他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俭朴。

  藏书馆的防卫非常的严密,不但是大门口,就连房屋周围也都有人在巡视着。

  “这里有一些孤本的书籍很是珍贵,必须小心保存。”莫利斯如是说。

  与门卫交待了一下,莫利斯带着水靖安径直走进了藏书馆。

  藏书馆内部相当的大,这里所有的墙壁都被打通了,一眼看去,入眼的都是一排排的书架。灯光并不是很明亮,这里的光线有些幽暗。众多的藏书看的水靖安一阵冒汗。

  楼梯造在沿墙的地方,坡度很小,故而楼梯看起来有些长,而楼依旧是满满的一屋书架。

  莫利斯领着水靖安来到造靠着墙壁安放的两排书架旁:“少爷,这里应该有你所需要的书籍,里面有许多关于我们狼族的修炼方法,您可以先翻一翻。”

  这两排书架显然有些历史了,很多地方的油漆早已经剥落了,显露出里面紫檀木的底子。这是一种质地极为坚硬的优质木材,正因为如此,经过了几个世纪的时间,这些书架仍旧如此坚固牢靠。

  “好的,莫利斯。”

  “三楼是休息的地方,您可以拿了书到那儿去看。”见到水靖安点了点头,莫利斯转身走下了楼梯。

  这里的每本书看起来都有着上百年的历史,水靖安随意的抽出了一本。

  《力量之源》——卡斯特洛斯著。

  水靖安翻开了书,这是一本狼族前辈写的书,写的是怎么去了解体内的兽神力已及如何去使用这种力量。这正是目前水靖安所需要的,他又挑了几本书走上了三楼。

  三楼靠着窗户的地方摆着一溜鹿皮沙发,沙发前摆放着几张长方形的雕花木桌。

  兽神力是一种奇妙的力量,它可以用来催化肉体,使力量,速度,恢复力变的更加强悍,也可以直接催发出体外用来攻击对手。虽然,我们至今仍无法找到方法提高体内的兽神力,但是通过锻炼,我们能够将技巧掌握的更好……

  水靖安仔细的翻阅着手中的书籍,时间不知不觉的流逝了……

  “少爷,早茶准备好了。”莫利斯的声音从声边响起,管家推着一辆小推车,车上放满了各种精致的小点心,正中央是一套银质茶具和一壶不知道什么饮料。水靖安看了看一旁的挂钟,已经九点了。

  “我刚吃过早餐没有多久,现在并不饿……”

  “不,不,不,您必须养成这个习惯,早茶和午茶是上流社交圈最重要的组成部份之一,您的父亲当年也学过这些东西的。”

  “好吧好吧……”水靖安无精打彩的拿起一只茶杯。

  “您出生与一个贵族家族,有些事您是必须学会的。”莫利斯笑眯眯的道:“老爷的意思是让您成为一名真正的绅士……当然,只要表面上就行……”

  “有人请你喝早茶,说明他们已经接受了你进入他们那个圈子,至于午茶的邀请,则说明别人已经将你当作了自己人,或者是有相当重要的事情请你帮忙。因此,茶会将是你正式进入社交圈的第一个考验,你要充分掌握其中要领,现在拿起你手里的点……少爷,您看我的动作……”

  

  全本小说网 quanben-xiaoshuo.net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