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很久以前,妥芮朵族就是各种美的爱好者。美对妥芮朵族意义非凡,因此,他们把全副精力用于感觉美,让自己沈浸于美的世界里。妥芮朵族自认是美的保存与守护者,也是灵感之火的传承者。所有吸血鬼中,妥芮朵族是最羡慕人类成就的氏族。

  妥芮朵族的族人或多或少都有些放纵,他们说这都是为了启发艺术的缘故。就大多数的情形而言,此言不虚,因为妥芮朵族的确有许多才华洋溢的艺术家、音乐家、作家、与诗人。但另一方面,族里也有一些装模作样的家伙,这些人想像自己是伟大的艺术家,却没有创造美的能力。

  ——《魔物大全.血族篇》

  ***

  李斯阁是这里的地头蛇,具其所说,他已经在佛罗伦萨呆了许多年了,三人绕过建筑林立沉旧的老城区,来到了一座白色的两层独立式住宅前停了下来。这里坐落着几座外观相似的白色建筑,看来是一片颇为高档的住宅区。

  李斯阁仔细观察了一下门缝,在钥匙孔左面的门缝中抽出一条头发丝,看了看,转过头对水靖安轻笑道:“还好,没问题。”

  “你很小心。”水靖安在一旁道。

  “没办法啊,那些可恶的狩魔猎人可是无孔不入的,最近也不知是怎么了,那些家伙疯狂的很,就好像今天……”李斯阁从中从裤子中掏出一把钥匙,打开房门,做了个请的手势。

  “请进。”

  房间布置的称不上富丽堂皇,并不像许多小说中对吸血鬼城堡的描写:阴暗,陈腐,古老,富有贵族气息……

  这里的布置更多的是一种浓厚的艺术气息,房间中的陈列架上摆放着一些瓷器、花瓶和一些式样另类的金银器皿。虽然这些都不是什么异常珍贵的物什,但是单从摆放的位置和物品的精致程度来看还是不能不佩服房间主人的审美眼光和匠心独具。

  房间的墙壁上高低错落有致地摆放着一些著名的油画作品,比如琼.雷夫波威尔的《真理女神》,提香的《乌尔宾诺的维纳斯》,雷顿的《普赛克洗浴》……当然,水靖安知道,这些都是赝品,他们的真品都摆放在几大著名的博物馆中。

  “高手……高手啊!”

  出于职业因素,索洛在进入房间的第一时间就本能的注意到了这些名画,他凑到画前端详良久后,站起身来呼出口气。

  “见笑了!”李斯阁从客厅角落的衣架上拿起一件真丝的睡袍披在身上,他刚才的一身衣物已经在战斗中损毁了,一直**着上身。

  “这些都是模仿之作,用来装饰房间的。”李斯阁轻轻一笑,走到窗前拉开了窗帘。

  “我这里没什么名贵的东西,就这么粗粗的布置一下,其实就算有也不敢摆啊,谁知道那些狩魔猎人什么时候会冲进来呢。”

  “不不,我觉得这已经非常不错了。”

  水靖安四下打量着,来到窗前向外看去,窗外便是佛罗伦萨著名的西尼约里亚广场,西尼约里亚广场曾被称作执政官广场,八个世纪以来都是佛罗伦萨的政治与民事心脏的中心地带,距离宗教中心主教堂只不过数百米。

  透过窗户向外望去,西尼约里亚广场上灯火辉煌,即使是深夜还是有不少各种肤色的游人留连其中。广场上充斥着浓郁的古典文化氛围中,几尊著名的白色大理石雕塑形态逼真,呼之欲出。詹博罗尼亚雕制的美第奇家族的大公科西莫一世的骑马铜像异常的显眼,科西莫一世一身戎装,双目炯炯,凝视前方,其威风凛凛的骑马雕像,令人遐想联翩。另一尊由阿曼纳蒂雕塑的海神战车喷泉与海马和白色大理石巨人雕像,更令人叹为观止。战车正中矗立着一尊满脸胡须的白色大理石**雕塑,也称“白巨人”,下面几尊海神雕像也形态各异,或侧卧,或斜坐,栩栩如生。

  水靖安盯着窗外看了一会儿,转身走回了客厅,在一张沙发上坐了下来,沙发的旁边是一个装满水,里面还养着众多海洋生物的大玻璃缸,是所有陈设中最引人注目的一件摆设。

  “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来自妥芮朵族的李斯阁.瓦伦蒂诺,再次感谢阁下的援手。”

  “妥芮朵族……”水靖安想了想,接口道:“是那个号称血族中的艺术家的族群吗?”

  “谢谢你能这么说。”李斯阁展颜一笑,似乎很高兴水靖安能够这么称赞他与他的族类。

  “事实上,我一直认为力量并不是我们唯一的追求,我们应当有另外的追求……但是很遗憾,至今为止,别的族群似乎都不这么认为。” 李斯阁无奈的搓了搓手,叹了口气:“而事实上,在大部分时间里我们由于方方面面的压力必须去追求力量……”

  “这也是必须的,毕竟我们都生活在这样的一个环境和时代中。”水靖安随意得当把手掌展开,然后又捏紧,悠闲的听着骨节发出辟辟叭叭的爆响。

  “血族,就是指吸血鬼么?”一旁的索洛忽然插嘴道,见李斯阁点了点头,不由得兴奋了起来,瞪大了眼睛好奇道:“我说朋友,你们真的吸人血么?”

  “是的~”李斯阁邪邪的眨了眨眼睛,看见索洛惊讶的样子不禁笑了起来:“其实一般来说,我们都习惯喝那些从医院的血库弄到的血,虽然偶尔也从人身体上吸取新鲜的血液,不过那也都是在他们自愿的情况下。”

  “还有人自愿被吸血!?哦!这真是不可思议!”

  “不但有,而且非常多,现在可不是17世纪了,对于刺激的尝试,现代人总是趋之若鹜的。” 李斯阁的嘴角露出了他那闪着寒芒的虎牙,耶谕道:“要不要尝试一下?这可比吸毒刺激多了,不少人愿意尝试的~”

  “哦,多谢多谢……”索洛连连摆手,看的一旁二人同时大笑起来。

  “对了,我有一些问题,你也许能告诉我答案。”水靖安忽然坐直了身子,看着李斯阁。

  “请不必有任何客气。”李斯阁也同样正了正身子,一脸笑容:“你救了我的命,我们就是朋友,朋友之间是不需要有任何客气的。”

  “是的,我们是朋友。”水靖安也笑道:“既然这样,我也不客套了。”

  “我的名字是水靖安,这位是我的朋友,索洛。”水靖安指了指一旁。

  “就像你所见到的,我们都不是普通人。”

  “普通的人类不会有这么强的战斗力,尤其是你,非常的强壮!比我看到过的许多人都要强。”李斯阁点点头。

  “我的父亲来自狼族。”

  “哦……”李斯阁有些吃惊的瞪大了眼睛,使劲的打量着水靖安,许久,才解释道:

  “失态了,请见谅,事实上,你的实力真是超乎我的想象,我真是想不到狼族中有如此实力的年轻高手。”

  李斯阁的话是有原因的,虽然兽人一族是以战斗力而著称的种族,但是自高等兽族逐渐消亡以来,在几大黑暗种族中,兽人一族与血族的实力差距越来越大,逐渐的被认为是二流的族类,更何况,狼人一族即使是在现今的兽族中也并不是最出类拔萃的。

  其实,真正引起李斯阁惊讶的还有一点至关重要的因素,那就是水靖安在刚才的战斗中根本没有变身!

  众所周知,兽人族在遇到强大的敌人时都会变身成专门的战斗形态,在变身之后肌肉力量已及速度,感官灵敏度都会有跨越式的提高,战斗力成倍增加,而外形也会产生很大的变化,最显著的特征就是会出现獠牙,利爪,全身覆盖毛发等“兽化现象”。

  而水靖安在刚才的战斗中并没有进行任何的兽化,而是凭借本身的肉体发挥出如此强悍的战斗力,这的确不能不让李斯阁感到吃惊。

  “你说的不错,我的力量并非来自我的血统。”水靖安微笑道。

  “哦?”李斯阁又是一愣。

  “我是个……嗯……武术家。”水靖安看了看窗外,缓缓道。

  “功夫?”

  “不错,中国功夫。”水靖安笑了笑:“那是一种奇妙的力量……”

  “中国……”李斯阁有些神往道:“那是一个古老的国度……”沉吟了一会儿,他随即摇头微笑道:“不过可惜我除了对长城瓷器和茶叶有所了解外,对中国的了解实在是少的可怜。”

  李斯阁起身去放置在墙角的酒架上抽出一瓶白兰地,替水靖安和索洛都倒上一杯,再替自己倒了一杯,端起杯子悠闲的泯了一口。

  水靖安端起酒杯轻轻的晃着,看着杯中纯净的**在灯光下变幻着奇妙的色彩:“也许,你该去看看,那是一个伟大的国家。”

  “被你这么一说,我忽然有些好奇了。我想,我会去看看的,也许在那儿我能找到创作的灵感。”

  索洛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发出刺耳的蜂鸣声,他打了个抱歉的手势,拿起手机站了起来,走到了一旁的窗户旁。

  看了一眼正在听手机的索洛,水靖安忽然道:“问一个私人的问题,你知道一个名叫拉菲尔的狼人么?”

  “拉菲尔?”李斯阁仰起头,将身体靠回到沙发的靠背上,嘴里嘟囔了一声。

  “我想起来了!”扶着沙发把手的右手猛的一紧,李斯阁整个人向着前方的水靖安前倾了过来。

  “你说的,是不是狼族族王之子拉菲尔.华里士?”李斯阁盯着水靖安的眼眸,压低了声音,不待水靖安回答,李斯阁接着道:

  “大约是在……嗯……十年前,对,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那个时候,也不知道由于什么原因他忽然失踪了,当时狼族的人曾经大肆搜索过他,最后没有找到,这件事现在还是不了了之了。”李斯阁耸了耸肩膀。

  “你再想想,狼族中有没有别的叫做拉菲尔的……”

  “应该没有了,据我所知,除此之外狼族中再没有第二个拉菲尔。”李斯阁很肯定的道。

  水靖安沉默半晌,回避了李斯阁那略有些疑惑的目光,轻轻的问道:“华里士家族是在伦敦么?”

  李斯阁点了点头:“伦敦郊外的华里士古堡……”接着忍不住又道:“怎么?你不知道?”

  水靖安苦笑道:“我是个名不副实的狼族,除了父亲外,从来都没有接触过别的同族……”

  见李斯阁很是惊奇的表情,水靖安又道:“我十岁那年,父母便为狩魔猎人的所杀,幸为师傅相救,学得这一身本领。说实话,我一直想看看我的同族……”

  “原来如此……那也是难怪。”李斯阁也是一阵沉默,水靖安的遭遇也不禁让他想起了一些不愿回想的过去。

  这就是黑暗生物共同的悲哀,一辈子都在躲避着层出不穷的追杀……

  “也许,你应该去伦敦看看。”看见水靖安的情绪有些低落,李斯阁提议道:“你会得到一些帮助的。”

  “谢谢。”水靖安点了点头,下意识的摸了摸胸口,那里有着一个金色的挂坠,是他父亲留给他的唯一纪念,上面雕刻着一个正在咆哮的狼头。

  PS:配合封推,封推其间公众一天一章,封推结束后公众重新减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