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的茶道都不一样,某位茶学大师曾经说过,通过茶道的修行,你可以完善自我,同时也能够最深刻的了解一个人的本性。年轻人进行的茶道的动作熟极而流,不但完全符合茶道的礼仪和规矩,而且如行云流水的自然而然的动作中,仿佛和某种未知的力量融为一体,更显示出一种高贵雍容的气势。

  老人的人脸色一动,若有所思。

  时间在流逝,而两人几乎没有感觉到,等点了茶,用茶碗喝入口的时候,时间已经不知不觉的过去了两个小时了。

  茶的香气流露出来,老人喝了一口。

  “好茶!”

  然后,再无言了。

  “还请指导!”年轻人低头行礼,虽然如此,但是在他身上的那种气势并没有丝毫的减弱

  老人淡淡的看着窗外的景致,远远的可以望见金碧辉煌的金阁寺,典雅传统的庭园,涓涓盈流的池水。天空中艳阳高悬,金阁寺闪闪发亮,仿佛一座纯金的殿堂。

  “神宗少主的茶道又有进步了,足见您的修为又有提升,真是可喜可贺啊。”老人端起茶盏喝了一口,细细的品味着。

  “能得到大阴阳师的夸奖,千鹤真是惭愧。”不过在他的话语中,对老人的夸奖却没有丝毫反对的意思。

  “少主的心里有事藏着。”老人轻轻的笑道。

  “大阴阳师真是无所不知,前不久,我得到消息,武田失败了……”年轻人点了点头,脸上微微的有些不自然的表情。

  “哦?难道水月流还有高手?”

  “不,据说是一个年轻人……”年轻人说话时,眼中神光一闪即逝。

  “不过,我已经派出伊贺谷更强的高手前去,这次不会再失败了。”

  “嗯……我只是提醒一下,那个能击败武田的人……不简单啊,小心些总是好的。”

  “大阴阳师说的是,千鹤受教了。”年轻人又是一拜到地。

  ***

  开罗的大清真寺,这是埃及最大的伊斯兰教堂。大清真寺规模巨大,建在一座小山上,远远就可看到清真寺高耸的尖塔和巨大的圆形屋顶,气魄宏伟,十分壮观。清真寺的外围是高大的围墙,很像苏格兰的巨大城堡。清真寺的核心建筑是大礼拜堂,占地足有几千平方米,高达七八十米以上。整座建筑除了周围粗大的柱子,无一陈设,像个小足球场,可供上千伊斯兰教徒一起作礼拜。

  清真寺的尖塔内是一个小大约30平方米的屋子,如同每天清晨一样,埃及大伊玛目穆罕默德‧塔维正跪坐在一张小毯上,面对着圣地麦加的方向,暝想祈祷。

  身后的房门忽然打开了,一个身着传统阿拉伯厚重白袍的毛拉轻声的来到穆罕默德‧塔维的身边,躬身道:“尊敬的伊玛目,总统阁下亲自来访。”

  穆罕默德‧塔维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从小跪毯上站起了身:“带我去。”

  在清真寺的一间专位贵宾准备的会客室里,埃及总统穆贝姆正双手负后观看着贴在墙壁上的一张麦加禁寺内石殿“克尔白”的大幅彩照,那是全世界穆斯林心中最圣洁的“天房”,阿拉伯语音译又称“真主之室”。伊斯兰教认为,“克尔白”系人类始祖阿丹始建,先知易卜拉欣及其子易斯马仪重修,623年12月,穆罕默德在麦地那宣布为穆斯林礼拜朝向。

  虽然从表面上看来,总统的意态颇为的悠闲,但是有心人还是可以从那不断纠缠搓动着的手指上看出来总统此时的心情并不像他的表情那样的平静。

  会客室的门被打开了,埃及大伊玛目穆罕默德‧塔维在毛拉的带领下走了进来,在穆罕默德‧塔维的示意下,那名年轻的毛拉走了出去,带上了门。

  “尊敬的伊玛目,见到您真是太高兴了。”穆贝姆总统双手合十放在前额上做了一个传统的伊丝兰礼节。

  “见到总统阁下,我也感到同样的高兴。” 穆罕默德‧塔维做了一个同样的礼节:“愿安拉保佑您。”

  “不知道,总统阁下今日来有什么事呢?”两人分别面对面就坐后,穆罕默德‧塔维开口道。

  “魔鬼已经降临到了我们的土地,就在那西方的沙漠上,我们需要借助安拉的力量……”

  “西方的沙漠……” 穆罕默德‧塔维沉思了一会儿,抬起头看着穆贝姆:“从您的脸上看的出,恶魔很强大。”

  “是的……”穆贝姆总统沉默了一下:“在一次救援行动中,我们有29名士兵回到了安拉的怀抱……”

  “伟大的安拉将会保佑他们的灵魂。” 穆罕默德‧塔维的眼中露出一丝哀悯。

  “只有一名士兵逃了出来,但是当我们的救援人员找到他时,他已经奄奄一息了,他的精神受了很大的刺激,几乎崩溃,这是我们根据他的话整理出的资料。” 穆贝姆打开了随身携带的公文包,拿出了一个写着绝密字样的文件袋。

  穆罕默德‧塔维拿过文件仔细的看着,脸色逐渐的凝重了起来:“这件事,却定是真的吗?”

  “开始我们也有些不信,不过至今为止,我们已经对那个区域派出了两架军用直升机执行调查任务,结果……全部失踪了。”

  “这的确是魔鬼……” 穆罕默德‧塔维大伊玛目抬起了头看着总统。

  “我希望,安拉的战士,能够保卫埃及。”

  “以普慈特慈安拉之名,信仰他者,皆能得到救赎。” 穆罕默德‧塔维大伊玛目庄严道,他重重的拍了两下手,门开了,一个毛拉走了进来,穆罕默德‧塔维在他的耳边轻身说了几句,毛拉躬了下身子,转身离开了。

  又过了一会儿,十名全身裹在阿拉伯式的白色大袍中的人,大约三十岁左右,白布包头,戴着黑色的头窟。他们全身散发着一种骠悍强大的气息,一双双散发着精芒的眸子格外的引人注目。

  “谢赫(导师),您找我们?”为首的一个人躬身道。

  “是的。”穆罕默德‧塔维点了点头,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他转过头看着总统:“他们都是已经获得了‘真理’的战士,是安拉最虔诚的巴图尔(勇士)。”

  “你们将要面对邪恶的魔鬼,我再问你们一次,你们愿意把一切都献给安拉吗?”

  “我们是安拉最虔诚的仆人,以普慈特慈安拉之名,我们无所畏惧……”

  

  全本小说网 quanben-xiaoshuo.net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