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一个日式料理餐馆,店的位置有些偏僻,位于拉斯维加斯老街的一处小巷里。

  餐馆并不大,七八十平米的样子,进门的地方种植了几棵兰花与翠竹,显得极富古典情调。餐馆内的空间用纸格子门分割成了一些小单间,布置得古朴素雅,拉开纸格子门,几张日式的榉木方桌前,围坐了一些肤色各异的客人,木桌上的青瓷细颈花瓶中斜插着一支白色的茉莉,洁白的花瓣上滴着几颗水珠,花瓶旁是一只古色古香的水罐。几个身穿和服的日本女子跪在米黄的榻榻米上,为客人上菜添酒。

  餐馆很安静,来这里的客人们都很自觉的压低了自己的谈话声音。事实上,来这里的客人很多都是熟客,这间纯日式风格的小餐馆在这一带颇有名气,它的名气来自于这里的纯正风味的日式菜和安静古雅的气氛,在声色犬马的拉斯维加斯,这样有特色的小店是非常的少见的。

  今天的客人并不多,作为这间小餐馆的主人,身着素白和服的雪缘君代静静的跪坐在自己的小房间里想着心事。面前的矮几上,白瓷制的茶盘映着灯光反射出淡淡的光芒,碧绿的茶水倒入茶杯中,上下翻滚着,沉浮不定。良久,一枚枚碧绿的如同针尖般的茶叶逐渐的舒展了开来,散出袅袅的茶香,沁人心脾。

  捧起茶杯轻轻的呷了一口,雪缘君代轻轻的叹了口气,来这里已经一年了,一年来,自己全身心的经营着这间小店,用工作来逃避那段伤痛的记忆,但是,该面对的永远无法逃避,她知道,自己终究是有一天要面对那些人的……

  自己还能再回到故乡吗?雪缘君代的眼神暗淡了下去,记忆中,奈良的吉野山那慢山遍野莲灰色的樱花,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再见到……

  我该怎么办?雪缘君代看着窗外的清冷的月光,眼眸中渐渐的蒙上了一层无助的泪花:父亲大人,您在天之灵请告诉女儿到底该怎么做吧……

  门外传来了几声敲门声,雪缘君代收拾了一下心情,擦了擦眼睛:“进来吧。”

  一个身着淡紫色和服的圆脸年轻女子踩着细碎的步子从门外走了进来,转身拉上了门。

  “是惠子啊,有什么事吗?”

  “君代姐,外面有几个日本客人想要见你。”这名叫惠子的年轻女子是旅居拉斯维加斯的日裔,从雪缘君代的餐馆开张时就应聘来这儿工作了,平时一直是姐妹相称。

  “日本客人……”雪缘君代的心脏剧烈的跳动了几下,口气急促的问道:“是什么样的客人?”

  “嗯……”惠子歪着脑袋想了想:“他们有5个人,是一些挺奇怪的人,对了,那些人的眼神都是阴森森的,就像……就像是狼一样,怪吓人的。”

  “难道是他们……他们终于来了……”雪缘君代喃喃道。

  “君代姐?是不是让他们进来?”惠子轻声道。

  “不,不要!”雪缘君代的反应异常的强烈,就仿佛一只受了惊吓的兔子:“惠子,你去拖住他们一些时间,越久越好……”

  “哈哈哈哈……不用了,我们自己进来了……”一阵低沉的笑声自门外响了起来,接着,门猛的被拉开了,五个身着便装的日本男子走了进来。

  “你们……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快出去,不然我叫人了!”惠子站了起来,试图阻止他们入内。

  五人丝毫不为所动,其中一名男子右手轻轻一挥,一记手刀准确的劈在惠子颈部大动脉上,低沉的闷响过后,惠子如同一段被伐倒的木头倒下了。

  “武田……是你!”雪缘君代那柔媚的眼神瞬间变的犀利起来,她一眨不眨的望着五人中走在最前方的那个中等个子的男人。

  “君代小姐,我们又见面了。”男子精壮的身躯便是藏在一身便服之内,也让人感到从中透出的惊人力度。那双冷酷至极的黑色双眸射出不像活人的冰冷眼神,整个人好像是一座没有生命的石像。

  “想不到,居然连你也出马了……你是来抓我的吗?”雪缘君代缓缓的站了起来,宽松的和服穿在他的身上丝毫没有一丝的臃肿,反而给人一种天鹅般纤长优美的感觉。

  “作为忍者,我所做的只有服从,这次来是奉了少主之命。希望君代小姐能同意那件事,这样对双方都好……”

  “不可能!”雪缘君代绝决的摇了摇头,语声中透出不可忽视的决心:“让他不要痴心妄想了!他永远都不可能得到我……”

  “既然如此,少主吩咐过,务必要把您‘请’回去……”武田双手逐渐的紧绷了起来:“君代小姐,请恕在下得罪了……”

  话音刚落,却只见雪缘君代落在腰间的手猛的一扯,系在腰间的一个特制的活节顿时松脱,整件和服像一张大网般张了开来向着她面前的五个男子罩了过去……

  “八嘎!”武田怒喝一声,伸手拨开和服,抬眼看去,雪缘君代的已然冲破一旁的窗户而去了。

  “追!”武田的面色阴冷的一挥手,几人身上的便服纷纷爆碎,露出了内里一身灰色的忍者劲装,紧根在雪缘君代的身后纵跃而去。

  雪缘君代此时身上穿着一件蓝色的忍者装,无袖,如瓷般光洁的双臂露在外面,紧身的劲装将她身体的曲线勾勒的异常完美,一头瀑布般的黑发在风中飘动着,在月光的照耀下的确是娇艳非常。

  耳边传来剧烈的破风声,她竭尽全力的向前疾驰。不能不说,拉斯维加斯密密麻麻的建筑群在此时帮了她很大的忙,在很大程度上,这些建筑遮挡了她身后追兵的视线。雪缘君代不断的变换着方向,在房屋和房屋之间纵跃着。

  追击还在继续着,雪缘君代身后的五人丝毫没有一点要被甩掉的迹象,作为优秀的忍者,他们在行动之前早已经勘察过了附近的地形,这无疑使得雪缘君代的逃跑之路雪上加霜。

  “有趣……靠这样就想甩掉我们吗?”盯着前方不断变换着角度的目标,武田冷哼了一声,双手连续的作了几个手势力,身后的四名手下迅速分成两组向着左右两个方向包操了上去,而他自己则脚不停步的紧紧咬住雪缘君代不放。

  ??左边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和破空声,只见一名灰衣忍者飞身跃起向她撞了过来,看来是妄图将她逼落地面。终于被追上了,雪缘君代暗叹一声,星眸中闪过一道精光,右手自后腰间拔出一把短刃向身侧的虚空划去。

  ??劲气十足的一刀划破空气辟出清晰的破风声,她的眼力颇为高明,原本划在虚空处的一刀却正好封住了这名忍者的路线,将其逼退了回去。

  寒光一闪,短刃倏然变招又往右面劈去。

  “叮!”

  一声兵刃相交发出的声响在虚空中响起,原来,就在这名忍者被逼退的同时,与其同组的另一名黑衣人隐藏了自己的气息在雪缘君代的另一侧发动了攻击,由于实力上的差距,终究是被看穿了。

  随著一声惨哼声响起,这名忍者手中的兵刃已然脱手而出,在空中翻腾几周後落到了雪缘君代的脚前。如果仔细看的话可以发现这把弯认并不是常见的日本刀,而是两面都开了锋,更像是是一把弯剑,它的把柄是利于双手握的长柄,海浪铁潭,剑身上带有一条长度恐怖的血槽,这是一把极其锋利的小乌丸……

  雪缘君代并没有就此停住,手中短刃连续挥动,逼退二人后丝毫不停留的继续向前飞奔,然而,就在这一瞬间的交手后,她离另外三人的距离又被追上了不短的一段距离。

  一连窜暗器的破空声响了起来,在雪缘君代的前方布成了一道网,独特的啸声异常的轻微。

  手里剑……雪缘君代眉头一皱,手中双刃连舞,迅快的将射向自己的暗器打飞了开去。

  “呜……”突然,从雪缘君代的口中发出一声闷哼,一枚手里剑穿过了她的防御插在了她的左手肩膀上。她伸出右手用力一拉,又是一声轻哼,拔出了这枚手里剑,反手向暗器飞来的方向掷了过去。

  “啊!”

  ??一声尖锐的惨叫划破了夜空的静谧,又惊起了不少歇宿在房檐屋上的夜鸟。

  “果然不愧是水月流最年轻的中忍!这麽轻松的就杀伤了我手下的三个下忍。”一阵低沉的语声从前方传了过来,雪缘君代闻言一惊,抬头望去,只见一个灰色的人影一动不动的挡在了她的面前,赫然便是武田!她甚至没有发觉他是什么时候赶到她的前方的。武田语带嘲讽,似乎一点也不为下属的死伤而感到丝毫的忧伤。

  PS:是个日本MM,没人骂我吧……^O^

  全本小说网 quanben-xiaoshuo.net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