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了大门,里面是一个格调雅致的酒吧,一个侍者在吧台上百无聊赖的擦着杯子,看见索洛进来,也不答话,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然后继续拿起了手中的杯子。

  索洛和水靖安找了一个比较僻静的靠墙壁的位置坐了下来。水靖安发现,在不远处的另一张座位上坐着一位非常幽雅的美女。

  这位女郎身材修长,体态丰满,身穿一件淡黄色的无肩短裙,双腿交叉叠放,白润丰满的秀腿伸展着,身体斜靠在椅子上。女郎一手放在桌上用手支撑着脸,一只手举着一只点燃的香烟,聚精会神地看着膝上打开着的书。只见女郎轻轻地吸口烟,然后慢慢地仰起头来,一缕轻烟从性感的小口中渺渺飘散。她面前的桌子上放着一杯咖啡,还没有喝完。

  索洛举起手来和这位女郎打了个招呼。女郎微微一笑,之后依旧悠闲地看着书。

  向侍者要了两杯波尔多红酒,索洛悄悄地找了一张纸在上面写着:“天使~你真美丽。”然后夹上一美元,招呼来侍者,并向他指了指不远处的女郎。侍者笑着点了点头,马上就在给这位美女添加咖啡的时候送上了索洛写的纸条。不一会儿,这位女郎在那张纸条上写了几个字,放到了桌子上。索洛一看,忙又招呼来侍者,又递上一美元:“请给这位小姐送一杯‘蓝色夏威夷’”。

  “你不是要我来看你怎么泡妞的吧?”水靖安看着索洛的眼神很有些古怪。

  “哦~放松点伙计,来,喝一杯。”索洛举起了手中的红酒,轻轻的泯了一口:“美丽的女人就好像精美的艺术品,不是么?”

  这时,侍者已经将酒端了上来,在给那位女郎送上酒的时候顺手将放在桌上的纸条拿了过来,交给索洛。只见在他的留言下面写着:“在艾基那喝‘蓝色的夏威夷’并不浪漫”。

  索洛干笑了几声,站起身来,拍了拍水靖安的肩膀:“走吧,我们过去。”

  “哦~我亲爱的天使!你真的是越来越像一个真正的天使了。”索洛走了过去,作势伸手要去揽女郎的腰,女郎仍旧是一脸矜持的笑意,拿着蓝色夏威夷的手不着痕迹的一转,将酒杯塞在了索洛的手中。

  索洛显然已经被如此对待过许多次了,全然不已为意的端起手中的酒杯闻了一闻:“好酒……”

  “安,坐吧,我介绍一下,这就是工会在艾基那的负责人——天使小姐。”说着,冲着女郎一拍水靖安的肩膀:“我的新拍档,安。”

  “也谈不上什么负责人,只是一个负责接头的线人罢了。”女郎淡淡的笑了笑,转过头看了看水靖安,伸出了手:“很帅的小伙子,你好,我的接头代号:‘天使’,你可以直接叫我天使。”

  “你好,我是水靖安,初次见面,多多指教。”水靖安伸手握了握女郎的手,女郎的手很是白晰柔软。

  “安捷莉娜和卡莎拉刚出去,那两个鬼精灵没有为难你吧?”女郎的语气很温柔,给人一种仿佛大姐姐的感觉,一下子博得了水靖安的好感。

  “呃……没有……她们很热情……”想起刚才的事,水靖安的面孔又是一红。

  “哎……我就知道她们又捉弄人了。”女郎看了看水靖安的脸色,有些头痛的用手扶着额头叹了口气:“她们就是这样,喜欢捉弄新人。”

  “哎~大家不说这个了,先谈正事吧。”索洛一口气喝干了杯中的酒,挥了挥手。

  “根据惯例,由我向新人介绍一下我们这儿的规矩。”女郎正了正神色,盯着水靖安:“索洛他应该和你说过一些我们工会的事吧?”

  “嗯,说过一点。”

  “那我再说一下重点。”女郎点了点头:“首先,我们工会只是提供一个渠道,一个买卖的渠道,帮助出手物品的渠道,无论什么难以出手的物品都可以拿来这里,由我们估价,寻找买家。”

  水靖安认真的听着,不时的点点头。

  “但是,我要强调的是,我们提供的只是一个渠道,所以我们不会参加任何的行动。并且这个渠道也是有限制的,我们只接手有收藏价值的物品,也就是说,毒品,人口,这些东西我们是不会接手的。并且,就个人来说,我也不希望你们去碰这方面的事,明白了吗?”女郎的脸色一瞬间变的很是严肃。

  “没问题。”

  “好,还有几点是你必须知道的。第一……”女朗伸出一支手指:“所有的交易都在工会内部进行,也就是这里,出了这个酒吧,我和你们都是互不相识的,谁也不认识谁。”

  看到水靖安有些疑惑的眼神,女郎解释道:“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减少暴露的可能,国际刑警组织一直在注意我们这个工会,只是他们始终找不到我们确切的位置,我们不希望因为一些不必要的意外而暴露,这样会给我们双方带来很大的麻烦。”

  “我明白了。”水靖安释然。

  “那就好,除非有特殊的情况,不然这条是必须遵守的。”女郎点了点头:“以后没有索洛的陪同你也可以来这里,但是你必须记得,进来后我们会装做不认识你,你可以把这里当作普通的酒吧,不用理会我们。但是如果你有什么事需要找我们,那么就必须按照规矩来做,也就是刚才索洛做的那样,当然……不用像他那么过分。”女郎的俏脸也是微微一红。

  “哦……你这么说太伤我的心了……”索洛在一旁做出一副欲泣状。

  女郎完全不理会索洛的举动:“你可以让侍者给我一杯酒,如果我接受了,那就代表我们可以接头。而如果有某些特殊情况,比如我们发现你被监视了,或者我们自己被监视了,我们不能接头,那我就会拒绝这杯酒,到时候你必须马上离开,并且注意自己的四周。”

  “还有最后一点!绝对不准泄露和出卖工会的消息!不然,会招到非常严厉的惩罚和报复!”接着,女郎轻轻的一拍手:“好了,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

  “没有了。”水靖安点了点头。

  “那好,如果你还有什么不懂的都可以问索洛,他会告诉你,那么……”女郎招来侍者从新为三人斟满了酒,然后举起了手中的酒杯:“为了以后的合作,干一杯。”

  “干……”

  “对了,索洛,卢浮宫的那批货我们已经找到了买家,对方是一个阿拉伯石油大亨,付钱很爽快,我们已经把钱打入你瑞士银行的户头了。按规矩,我们抽取其中的20%。”

  “没问题~你看着办就是了。”索洛豪爽的摆了摆手,忽然,索洛面色一变,目光忽然变的纯净而清澈,脸部的线条也仿佛坚毅清晰了起来……

  “哇……你要做什么~”看惯了索洛那副**模样的水靖安不由得一惊,连一旁的月光都吓的闪到了水靖安身后,小心翼翼的探出了脑袋。

  “咳咳……我说……最最美丽可爱温柔善良的天使小姐~我上次的提议,您觉得怎么样?”索洛的声音说不出的温柔和富有磁性,温柔的让水靖安汗毛直竖……

  女郎恬静的一笑,将香烟在空中画了一个圈:“你让我将头颅套进去吗?然后,你也会钻进这个圈。”说着又用香烟画了一个圆圈,看着两个冉冉生起的烟圈,女郎忽然调皮一笑,娇媚的笑容看的两个男人都有些发愣:“我现在的生活很自由~我还不打算改变。”

  “那就算了……”索洛仿佛一个被锉破了的气球,一瞬间又回复了原来那副懒洋洋的样子,端起酒杯大口的喝了几口:“不过我不会放弃的!”他嘟囔着。

  “天使~最近有没有什么新的情报啊?你知道的,我很穷的,不努力工作是要饿肚子的……”索洛不知不觉的又喝完了手中的红酒,这次,他干脆叫了一瓶波尔多,替自己倒满。

  “你的银行存款足够让你每餐都吃法国大餐吃到撑死……”女郎淡淡的白了他一眼,拍着脑袋慢慢的回忆着:“让我想想……”

  “对了!我想起来了……有一个埃及油商最近和我们接触,以私人名义下了一份定单,他希望我们能够弄到收藏于英国不列颠博物馆里拉穆塞斯六世的面孔雕像。”

  “他出什么价格?”索洛不动声色的问道。

  女郎伸出三个手指:“这个价。”

  “有趣……”

  “另外有一点,我们怀疑他的背后可能有埃及政府支持……”

  ***

  与我共舞/在你的美丽和炙热的小提琴音中与我共舞

  直到惊恐不再/心灵平和将我如橄榄树枝般高举

  做我的导航鸽/引我归家……

  也不知是哪一家餐馆中传出了雷诺.科恩的《DanceMetotheEndofLove》,悠扬而沙哑的歌声伴着傍晚的海风轻抚着整座小岛。远方,太阳正落下海平面,整片爱琴海都是红红的,而且红得发紫,红得发亮,这是爱琴海一天中最光辉的一刻。

  船渐渐的离港了,这是今晚的最后一班客轮,甲板上,水靖安看了看一旁的索洛,索洛难得的没有多话,静静的看着大海。

  “真美啊……”

  “是啊……总也看不够。”

  “你似乎有心事?”水靖安看了看索洛,轻声道。

  “没有……”索洛忽然转过了头来,逼进水靖安的脸,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你看我像是有心事的样子吗?”

  一旁,正在滑稽的学着主人的样子用前爪扒着围栏看海的月光,失去平衡滑了下来……

  “算我没问……”

  PS:居然被评了优秀论文......汗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