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开!”眼见局势急转直下,那白衣神甫忽的大声忽喝,矮个子听闻忙在第一时间向侧后急退。

  “送你一程!”老人抬手一记凌空劲,强大掌风横过几米虚空印在矮个子腹部,只听一声闷哼,矮个子以更快的速度退了开去,一股血水已经从他的口中渗了出来。

  数秒钟的时间内,四名狩魔猎人已经两人受伤,而老人看起来却是油刃有余,这份战力却是惊世骇俗!

  神甫高声祈祷着,身前的白色十字架越发的耀眼璀灿,就在矮个子被一掌击飞的同时,神甫猛的将身前的十字架向老人推了出去。

  “这招还有点看头……”老人看着迎面飞来的十字架,点了点头,双掌在腰间一抱,如同推山一般缓缓推了出去,在与十字架接触的瞬间猛的发力:“破!”

  十字架出手后,神甫面色苍白的大口喘息着,这招耗费了他太大的圣力,使得他一时间说不出话来。罡风四溢,乱石纷飞,只见散发着白光的十字架与老人的双掌牢牢的顶在了一起,就仿佛实物一般。在与老人相持了一阵不得寸进后,十字架终于开始溃散,从十字的交叉点,也就是与老人接触的那点开始猛的向外一张,在场诸人只觉得眼前一亮,紧接着“嘭!”的一声破碎声响,十字架烟消云散。

  重新站起的巨汉已和矮个子在十字架消散的第一时间回身杀到,看来是不准备老人丝毫喘息的时间,如两道狂风一般的左右攻击而至。森克也开始发挥作用,只见他从兜里掏出一个连射弹夹熟练的接在手枪上,枪口随着他手臂的移动上不断的冒出火光,直奔老人的要害而去。老人又一次的消失了,他的速度快的难以想象,一闪之间已经脱出了两名狩魔猎人的夹攻出现在森克的面前。

  一连串沉闷的重击身在森克身上响了起来,老人面沉若水,攻势丝毫不留余地,一掌快似一掌的在丝毫没有反应过来的枪手身上连印十几掌,随着一连串骨骼的断裂声响起,大股夹杂着内脏的污血从森克的五官里喷溅了出来,整个人就如同一个被抽去了脊椎的皮囊一般摊倒在地上,看的出,他全身从骨头到内脏都已经被阴劲击碎了。

  “哦!天哪!天哪!你竟然杀死了他!你杀死了森克!”巨汉抱着脑袋大声的哀嚎了起来,状极痛苦,半晌,他抬起头来瞪着老人,一对铜铃大眼中竟隐隐有血丝冒出。

  水靖安在旁边呆呆的看着这一边倒的搏斗,从一开始的极度惊讶到之后的沉默,他发现自己的头脑已经完全的乱了,“哑爷爷”和“绝顶高手”这两个本来毫不相关的词语在他的头脑中环绕着。不过,今天发生的事实在是太多了,也太沉重了,父母的惨死已经将他压的喘不过气来,剧烈的悲伤仿佛千斤重物压在他的心上,以至于无论面前发生什么他都不会感到震惊了。直到森克溅血倒地的那一幕出现在他的面前,这可以说是血腥的场面在他看来居然是那么的美妙!一种复仇的快感在他的心中升腾了起来,尤其是当他看到巨汉那悲伤欲绝的表情时,水靖安那幼小的脸上居然出现了一丝冰冷的令人感到心寒的笑意……

  “你这是在和教庭做对!你袒护魔物,杀害主的使徒……你有大麻烦了!”事到如今,神甫也终于无法保持那种神职人员特有的超然物外的圣洁、淡然,不断的摇着头,右手反复的在胸前画着十字,拿着圣经的左手微微颤抖着,显然,他此时的心情非常的不稳定。

  “老夫早就说了!我不信上帝!”老人反背双手,一股超然的高手风范油然而生。

  “我们中国人讲究有冤报冤有仇报仇,正所谓‘现世报’,你们既然感做出这种事,就应该早就有觉悟了!今天既然老夫出手了,你们一个都走不了了!”老人的脸上透出一股浓厚杀意,向巨汉和矮个子迫了过去,缓慢的脚步声每一步都如同暮鼓晨钟一般,发出有节奏的浑厚响声。此时如果有武功高手在场一定会感到震惊异常,老人现在的动作显然是内家真力已练至绝顶的表现,罡气外布,形之与外,可见其下一击必然是石破天惊!

  “我要杀了你!!!”巨汉狂吼起来,全身的肌肉鼓涨的如同岩石一般,猛的一拳向着老人挥了过去!

  这一次,老人丝毫没有使用那种巧妙的卸劲手法,以刚破刚,风雷般的击出一拳,刚猛的拳劲上竟带有闷雷般的怒鸣!两个看起来大小相差悬殊的拳头结结实实的撞击在了一处……

  “轰……”一声闷响之后,随之而来的是巨汉嘶心裂肺的惨嚎,和同样清脆的骨节爆裂的声音!只见巨汉右臂的拳头已经被老人击的不正常的扭曲着,显然是已经碎了!随后就是一连串的骨头碎裂的响声,这种碎裂沿手臂而上,不断的爆发,达至肩部,瞬间蔓延至整个全身。一个强壮的可以生裂狮虎的猛汉在一击之下被打的如同一摊烂肉一般,这种场景无论谁看了都不能不感到畏惧。事实上,就连狩魔猎人中最冰冷的那名矮个子,看着一旁正在如同森克般七窍喷血的巨汉,眼中都闪过了一抹畏惧的光芒。

  “我隐宗‘七伤拳’又岂是靠这一身蛮力可以硬拼的!”老人淡淡的瞥了一眼一旁地上已经不成人型的“巨汉”。

  

  全本小说网 quanben-xiaoshuo.net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