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间,马春贵不知去向。县公安局和城区派出所炸开了锅,电话铃声不断,报案的人越来越多。全局民警倾巢出动,急赴各个杀人现场。

??省、市刑侦专家们也迅速增援小城。公安部也在数小时后,接到了明码电报。

??小城发生了史无前例的特大凶杀案件,消息传播得比闪电还快,人们谈案色变,被害人亲属哭声震天,乌云笼罩在小城上空。

??在勘查县宾馆厨房操作间现场时,胖师傅大刘听到有人来了,用微弱的声音喊着:“救,救……救救我。”

??“队长,这儿还有一个伤者。”一位民警边报告边把胖师傅的头托了起来。

??“你知道是谁作的案吗?”刑警队长急问。

??“是,是我们单位……李,李凤花丈夫,马,马春贵开的枪。”胖师傅大刘喘着粗气,断断续续地说完了这一句至关重要的话,即刻又晕了过去。

??“赶快把伤者送到医院抢救。”队长命令道。

??指挥部接到刑警队长的紧急汇报,局长果断地下达了命令:“立即拘捕马春贵,并封锁出城的所有通道,并请友邻县公安局设卡堵截,务必速战速决。”

??一张巨大在法网迅速撒开。

??马春贵杀了这么多人以后,并没有外逃,他不想亡命天涯,他清楚地知道,逃到哪儿都逃脱不了死亡。因此,他竟然又回到了自己没有生气的家。

??回到家后,马春贵躺在沙发上,看着**和地下已僵硬的尸体,闻着刺鼻的血腥味,仰天长叹。回想刚过去的一幕幕杀人情景,他不寒而栗,他知道自己的生命已走到了尽头,他渴望美好的生活,他珍爱自己曾经辉煌的过去。

他怎么不想“再立新功”,那是临别时战友们的祝福,他爱自己这个家,可现实生活又给自己带来什么呢?妻子的背叛,组织上的麻木,众人的嘲笑,自己的无耐,是这一切使自己变成了杀人魔王,尤其是想起了年迈的父母和可爱的儿子,他竟然还能泪如泉涌。

??“咚,咚,咚。”缓慢的敲门声响了几下,马春贵从恶梦中惊醒,他翻身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又狠狠地把弹仓压满,然后跑到堂屋大门后听动静。

??“春贵呀,是我呀,我是管大妈,开门呀。”管大妈昨天晚上也没睡踏实,她听到马春贵吵吵闹闹的,好像还摔了什么东西,她琢磨是小俩口又打架了,而且一定很厉害。所以,一大早她就跑过来看个究竟,她不放心她是来劝架的。

??“你来干什么?”马春贵隔着大门问。

??“我是来看看你们小俩口是不是又吵架了?”马春贵松了一口气,把门拉开。

??站在门外的管大妈看到马春贵端着枪,满脸凶神恶煞的样子,吓得出了一身冷汗,连续向后倒退了几步,变了腔调说:“春贵,你,你这是干什么?”

??“干什么?告诉你,死老太婆,我杀人了。”

??“什么?你杀人了!春贵,别跟大妈开玩笑,你赶快把枪放下,可别走火伤了人。”直到现在,管大妈仍不相信老实巴交的马春贵会杀人。

??马春贵本想连这个送上门来的老太婆也杀掉,听了刚才一席话,他又动了恻隐之心,改变了主意。

??“听着,死老太婆,我今天已经杀了十几条人命了,连我自己的儿子都杀掉了,我不在乎再多杀你一个人,不过,你是一个有良心的人,你曾经是最关心我的人,我留你一个活口,到法庭上替我清白几句吧。”

??说完,马春贵高抬枪口,把子弹全部射向天空。

??管大妈头上枪声大作,她瘫在地上昏厥过去。

??前来拘捕马春贵的一部分民警听到激烈的枪声,迅速包围了马家小院。

??“马春贵,你已经杀了那么多人了,立即放下武器,否则,叫你死无全尸。”民警大声吼道。

??马春贵并不想自杀,他的最后设想是投案自首,然后到法庭上痛骂一下那些害他的乌龟王八蛋,最后再挨一颗枪子,结束自己曾经光彩而又罪恶的一生,但他没想到,警察来得这么快。

??马春贵扔下了手中并无子弹的猎枪,举起了双手,迈过了永远回不了头的门坎,走出了小院。

??警察们蜂拥而至,将杀人犯马春贵捆了个结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