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保险起见,为了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李凤花苦思冥想地寻找“猎物”,她终于选中了自己单位的经理,一个五十多岁的小老头胡涛志。她坚信,没有猫儿不吃腥的道理。

??李凤花借口自己住房太小,要求调房,有事没事的总往经理室跑。

??胡经理对李凤花的为人一清二楚,其风流轶事也有所耳闻,所以有一定的戒备之心。他总是三言两语把李凤花打发走,总把“研究、研究”挂在嘴边,根本就没想给她调什么房子。

??李凤花开始走下坡路时,是别人给自己下套,然后自己再心甘情愿地往套里钻。现在的李凤花可要刮目相看了,她懂得了什么叫“下套”,她反过来又给别人下套啦。她要不择手段的施展一个女人的魅力,她要左右那些手中有权力的男人们,让那些对自己垂涎三尺的男人们为自己效劳,代价换代价,你情我愿,各取所需。

??可是,胡涛志这个小老头蛮正经的,李凤花都跑了七八趟了,他就是不钻李凤花下的套儿。他可是一个老马列了,拒腐蚀能力很强。

??这一天,李凤花打扮的很性感,袒胸露背的。她又来到了经理室。

??“胡经理,你老人家好,我要求调房子的事,你们领导研究的怎么样啦,什么时候给我一个准话呀,我可等得受不了了。”李凤花嗲声嗲气的说。

??“小李呀,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咱们单位职工多,住房少,你也不是不知道。再说,按规定分房是以男方为主的,如果你当时不是军婚,连一间一厨还分不到呢。你如果嫌咱们单位的条件差,你不会到物资公司去要吗?”

??“胡经理,话可不能这么说,咱们单位不是也有女职工分到房子了吗,而且是二间一厨。如果她亲叔不当副县长,你能给她房子吗?刚才,你还想把我往外推,叫我到丈夫单位去要房子,如果能要到的话,我还来找你干啥,他们单位在城北,离这有四五里路,你想累死我呀?”

??胡经理一听李凤花揭了自己的老底,很不自然地说:“你这丫头说话可真厉害,句句带勾子。你说的那位女职工确实是县太爷的侄女,县政府办公室主任向我打过招呼了,官大一级压死人嘛,你说不办能行吗?”

??“胡经理,你们当领导的也有难处,我也不为难你了,不调房子了,但你得把隔壁的那一间宾馆的仓库腾出来给我,那不就解决问题了吗。”

??胡经理一愣,这丫头还真能算计。怪不得人家都说她既泼辣又精明呢,还会黏糊人。

??“噢,家属区还有这么一个废弃的仓库,这我可没有调查研究,等我了解后再说吧。”

??“唉呀,胡经理,还研究个啥,我既不会骗你老人家,也不会叫你白帮忙的,我一定会以实际行动报答你的。”李凤花说完还挤眉弄眼的。

??死缠硬磨的几句话,把胡经理说的软绵绵的,他心想:难道她要…

??“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楚。”胡经理明知故问。

??“噢,原来你是没听清楚呀,那好啊,我到你身边来讲。”李凤花说着走到胡经理的转椅旁,然后用那半透明的热乎乎的丰腴的胸脯贴在胡经理的脸上。

??“这下你听清楚了吗?”李凤花撒娇地说。

??小老头此刻当然听清楚了,他听到了一个少妇的心脏在自己的面庞上跳动,他嗅到了性感妖艳的女人身上那特有的芳香,他感到自己的心跳加速,热血在沸腾。

??“好了,好了,小李同志,这是办公室,让别人看见了多不好,我答应你的要求还不成吗,明天就让后勤科给你办。”小老头中美人计了,他此时的心情正是:又惊,又喜,又害怕。

??“那我要感谢胡经理啦,谢谢你老人家,改天我再来拜访你。”李凤花偷着乐的跑出了经理室,她得意自己下套终于成功了。

??半个月后,李凤花的住房面积增大了,她如愿以偿得到了想要的东西。小老头胡经理也做了李凤花的“俘虏”,成了李凤花第二个情人,而且是有权有势的情人,近在眼前可以随时听调遣的情人。

??有些职工看到李凤花又多了一间房子,很不服气,她才来几天,凭什么能多分房子。因此,找胡经理要房子的人纷纷而至。

??面对众多的职工前来要房子,胡经理大发雷霆:“你们想干什么?人家李凤花同志的丈夫是个功臣,组织上应该照顾这种特殊对象。你们凑什么热闹,想要照顾吗,没门!”

??“胡经理,我们还有不少职工也是一间一厨呀,你怎么不替大家着想呀。分房也得论资排辈嘛,我们不服气。”一个胆大的职工说。

??“哪个不服气的打报告,我可以立即批准你们离开宾馆,想干就干,不想干走人。”胡经理下了最后通牒。

??不服气也好,忌妒也好,反正来找经理要房的人,都垂头丧气地没闹出个什么所以然来。

??什么特殊照顾呀,这是胡经理找出的最好借口。有了这个借口,胡经理才能在李凤花的石榴裙下寻找到刺激和欢乐。

??胡经理糊涂啊,把修养多年的马列丢了,撕掉了自己的假面具。他白天是人,晚上是鬼,他被李凤花这个小美人彻底地征服了。宾馆的客房,随时都可以看到胡大经理“下基层”的身影。管宾馆的官嘛,当然要近水楼台先得月啦。这个“小月亮”可了得,她一“亮”,小老头就兴奋至极,他好象又年轻了许多。

??没过多久,李凤花已从基层“群众”荣升到大堂领班岗位了,也算是中层干部啦。李凤花现在是春风得意了,她再也没有那个什么白班夜班了,她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这是小老头给她的特权。李凤花第一次感到做“官”这么逍遥自在。

??李凤花彻底学坏了,她唯利是图,只要想办到的事,奉献自己算个啥。她认为自己这样才叫活得有滋有味。她的生活中有没有马春贵,已经不那么重要了。她靠自己的几分姿色,去玩弄着那些形形色色的男人们,那些男人们在满足了自己的**后,也给予了她丰富的物质回报。

??李凤花成了小城知名度颇高的交际花,她没有办不成的事,没有想办而办不到的事。人们在背后送给她一个雅号——“公共汽车”。

??不是吗?你看,什么宾馆的胖师傅大王啦,什么政府办后勤科的司机小刘啦,什么食品公司的啦,等等,只要有利可图,有求必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