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走大运

在雪地里跟踪很难不被发现,一是容易发出声音,二是肯定会留下脚印,即便是轻功再好的人,也很难避开这两点。

阿平灵机一动,舞舞手上的皮鞭,师爷看了一眼,立刻会意。这里大树林立,枝干粗壮,若是用皮鞭缠着树干荡过去,凭借师爷的本事,既不会弄出过大的声响,只是他们现在有两个人,一把皮鞭,若是两个人一起,势必会发生肌肤之亲,阿平虽是女中豪杰,但说到底也是个清清白白的女孩子,师爷心中有所顾忌,迟迟不肯行动。

在那个年代,人们的思想并不像现在人那么开放,未婚男女之间若是有了肌肤之亲,那势必是要结婚的。这是一个男子对一个女子终生的承诺和责任。

我不知道阿平最终是怎么说服师爷的,师父讲到这里的时候只用了一句带过,他说:“你师爷背了阿平,后来她就成了你师婆婆。”这让我不得不怀疑,阿平是个极有手段的厉害女人,能搞定我师爷的,反正我就听过她一个。

追着追着,他们来到一处狭长的夹谷,那夹谷中间居然有一个不冻泉,碎玉一样的泉水由四周向中央聚拢,汩汩喷出,于袅袅热气中洒落一地,正如“大珠小珠落玉盘”,甚是好看。

这让师爷大大地吃了一惊,他们在武陵山一带活动已久,还从不知道这里竟然有一个不冻泉,就跟凭空冒出来似的。更令人惊奇的是,那僵尸来到此处,“噗通”一声就跳了下去,尸体性寒,多喜欢阴凉去处,如果刚才那一跳不是它失足,那就太奇怪了。

师爷当即脱下外衣,跟着一头扎进去,阿平一看,二话不说脱掉棉袄也跳了下去。两个人后来在水下发生了什么,我就不知道了,师父只是说,等他们上来的时候,衣服几乎全被撕烂光了,衣不蔽体,还说这不是小孩子能知道的事,就怎么也不肯告诉我。

当时我年纪还小,一听说他们衣服都没了,光秃秃的就只想笑,以为发生了什么少儿不宜的画面,师父怕影响我日后的身心健康所以不肯说。现在想想,师爷跟阿平的功夫都不弱,甚至可以说是练家子里数一数二的高手,想从他们身上扒衣服,那得有多大的本事才行?

他们究竟在不冻泉下面看到了什么,经历了什么,又是如何得脱的?这些问题我不止一次地问我师父,师父刚开始就拿小孩子不能听的借口搪塞我,后来被我缠得烦了,又见我已经长大成人,才跟我透了实话,说具体的他其实也不知道,都是为了逗我才一直吊我的胃口。他只记得,当年师爷每每提到这件事的时候,脸上的表情都阴沉沉的,眉眼中似痛苦似恐惧,有的时候喉咙里还会发出一种类似于孩提哽咽的声音。

师父说,能让我师爷这种铮铮铁汉哽咽的事,绝对不是普通的事,他也就不忍心也不敢再问下去了。至于事件的另一个当事人,我的师婆婆阿平,在师爷过世之后就退隐江湖了,谁也不知道她在哪个山头哪座庙做世外仙人,要是还活着的话,现在应该有七八十岁了吧。

这个故事说起来挺长,但当时在我脑中几乎就是一闪而过,我立刻想到可能是老顽童的尸体诈尸了。他这人死得冤枉,又爱捉弄人,做了鬼还惦记着想吓唬吓唬我也不是没这个可能。

这时,我忽然听见一个声音从我背上传过来:“臭小子,你丢下老子,想往哪儿跑啊?”

我心一愣,是老顽童,这老东西绝对是刚过去跟那边的人还不熟,拿我解闷儿来了。我忙大言不惭道:“哎呦我的亲爷爷,您这说的是哪里的话,我这不是看您打瞌睡,想把灯给熄咯,好让您睡得安稳嘛!”

老顽童脚上一使力,差点没把我的肋骨踩断,按着我的后脑勺骂道:“你个小兔崽子,你师爷的功夫你没学到一成,心眼子儿倒是跟你那撒大泼儿的师婆子学了十成!说,你小子是不是正打算自个儿溜走,把我奎老六一个人丢在这儿?”

我忙讨饶道:“哎呦喂我的亲爷爷,我乾一哪儿敢啊!您看您跟我师爷师婆婆都是老熟人了,能不能高抬贵手,把我给放了,我乾一一定记得您的好儿,什么元旦清明重阳端午国庆三八妇女节,我多给您烧点纸钱!”

这时,突然“啪”地一声亮响,妈的,老子的脑后把被人扇了一巴掌,还没来得及喊疼,老顽童提着我的耳朵骂道:“好你个小龟孙子,变着法儿地骂人啊你!真是坏透了坏透了!跟你师婆一样,坏透了!你你你你你,你给我睁开眼睛看看,老子是人还是鬼啊!”

我一听,难道这老顽童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听师父说,有的人死得太突然,就是会出现这种情况,明明已经死了,却还以为自己没死,跟平常一样该吃了吃,该喝了喝,该睡了睡,就是阳间的亲人看不见你,你也没办法跟他们交流。

我忽然一愣,对呀!如果老顽童已经死了,我是感受不到他的啊,更不可能跟他交流了!靠……难道这老家伙真没死?

我半信半疑地扭过头,只见老顽童瞪着一双愤怒的大眼看着我,嘴唇撅得老高,跟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我立刻从地上爬起来,摸住他的脉门,虽然很弱,频次也毫无规律可寻,但确实还在清晰地跳动着。

我心里一热,拼命忍住想亲他一口的冲动,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熊抱,几乎热泪盈眶:“没死就好,没死就好……”

老顽童本来还是一肚子的怨气,被我这一抱彻底给弄懵了,反倒安慰起我来。半晌之后,老顽童问了我一些师父跟师弟的事,我能说的都说了,不能说的也说了,反正就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老顽童听过之后,想了好长一会儿,突然眉开眼笑起来:“哈哈哈哈……好玩儿好玩儿,小乾一啊,你可真是走了大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