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的夜晚。wWw。QUanbEn-xIAoShUo。cOM

同样没有星光的夜色。

欧辰也站在窗旁。

手腕的绿色蕾丝在夜风中沉默地飞舞,他俊美冷漠的面容没有任何表情,仿佛可以永远这样冰冷地站立着,如雕塑般,整夜整夜,一动不动。

自从金曲年度颁奖礼那晚,他脑中的记忆之门好像打开了一道缝隙,细碎的,零星的,片断的,那些回忆飞闪而过。渐渐的,他似乎可以将这些片断串连起来,隐约看出过去的轮廓。

如果是以前。

他会感恩,感谢上天把属于他的过去再次交还给他。

可是——

欧辰心底一阵涩痛。

就算知道了又能怎样,知道了过去他和她是如何相遇,如何在一起,他曾经如何深深地爱过她,只不过是又一次更加深刻的伤害。

她已经背弃了他。

而说到已经分手时,她神情淡淡的,没有一丝留恋和怀念。

若是能够选择,欧辰宁可自己再也无法回忆起来,就让那几年的生命彻底变成一段空白。没有她,没有喜欢过谁,也没有心痛得恍若整个人被撕裂。

世事就是这么奇怪。

努力去追寻时,它就像天空的云,永远从指间溜走,无法捉住;想要抛开它,它又变成空气,每次呼吸都可以感觉到它。

漠然地望着下面穿梭如灯海的车流,不知过了多久,欧辰的脑中突然针扎般阵阵痛楚!

他的手紧紧按住太阳穴。

不,他不要再想起什么,忘记吧,就让他永不再想起吧!

然而,白光在他脑中炸开!

…………

……

那是盛夏……

阳光如水晶般清澈耀眼……

两旁林荫大道茂密的树木,汽车的玻璃干净明亮,斑驳的树影投映在玻璃上,空气里有树叶和花草的清香,十四岁的他偷偷开着母亲的车,第一次独自行驶在这条回家的路上。

宽阔的林荫大道。

他渐渐加大油门,开得快起来,两旁的景物飞快地向后闪去,感觉到速度的刺激,有种兴奋在他的血液里流淌……

天空蔚蓝如洗。

阳光明媚。

茂密笔直的树木,夏日如烟雾般的热气,空气里有孩童们吹起的肥皂泡泡,轻飘飘地飞着,七彩晶莹,美丽剔透。一个穿着白色小蓬裙的小小女孩子站在树边,头发卷卷的,眼睛大大的,就像童话里的小天使。

十四岁的他望着那个小女孩。

忽然间。

有点恍惚。

在漫天飞舞的肥皂泡泡中,小女孩仿佛是透明的,透明的肌肤,透明的眼睛,还有一双透明的翅膀,那透明让他觉得她是随时会消失的……

小女孩却突然张开双臂——

远远地——

拦在他的车前——

他怔住,忘记了刹车,恍惚地望着前方如天使般美丽的小女孩,就好像夏日空气里弥漫的香气,她是那样的不真实,却强烈地,烙刻入他的生命里……

恍惚中——

他忘记了刹车——

等到小女孩离他只有一个车身的距离,惊慌攫住他全身,拼命地刹车打转方向盘,树上的鸟儿惊得四处飞起,小小的女孩子被车撞到,弹出去,然后软绵绵地倒在地上……

夏日的空气里……

肥皂泡泡轻悠悠地飘荡……

十四岁的他从车里冲出来,慌乱地抱起林荫道里的小小女孩子。她只有十岁左右的年龄,身子又软又轻,斑驳的阳光从树叶缝隙筛落下来,她的肌肤雪白得象洋娃娃,琥珀色的眼珠静静地望着他。

然后。

她晕了过去。

晕倒在他的怀里……

……

…………

欧氏集团大厦的顶层。

意大利名家设计的黑色办公桌,黑色的大理石地面,窗外是漆黑的夜色,欧辰的身影透出冰冷的痛楚,渐渐地,脑中的白光逐渐消失,针扎般的疼痛一点一点离去。

他漠然地静立着。

是这样相识的吗?

突兀地出现在他的生命里,又突兀地抽身而去。对她而言,在他的生命里可以自由来去,只凭她的心愿,而他无力改变。

欧辰冷漠地勾起唇角。

这次她错了。

他不会让她就这样轻易地离开,既然命运是纠缠在一起的,那么,就彻底纠缠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