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风将客厅的白纱窗帘吹得飞扬起来。wWw,QUAbEn-XIAoShUo,cOM

深紫色的沙发里,洛熙长久地凝望着掌心的手机,像是期待它能够突然响起,来电显示的屏幕上能够出现那个熟悉的名字。他已经等了很久很久,久得似乎已经变成雕像,冰冷得没有丝毫温度的雕像。

他闭上眼睛。

樱花般的双唇紧紧抿在一起。

绝望的气息让他整个人仿佛身陷在黑漆漆的冰冻中。

也许……

也许…………

漆黑的睫毛微微一跳,洛熙睁开眼睛!

也许是她真的误会了……

所以才迟迟不给他电话,也不联系他……在他等她电话的时候,她是不是也正在等他的电话……

虽然以她的性格不象是会猜疑而不求证的人。

可是——

也许有那么一点点的可能性。

也许她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不在意他。

像是自己催眠自己,洛熙仿佛溺水的人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在心里用力的说服自己,也许她是因为太在意他,才迟迟不给他一个电话。

那么——

他屏住呼吸,调整了一下心绪,用手指按下她的号码——

“正在连接中”……

夜风吹得白沙窗帘如雾气一般。

洛熙忽然有点心慌。

******

突然发现小澄的输液瓶,很快就要空了!

夏沫的手指从开机健上移开--

“我去喊护士。”

她把尚未开机的手机留在病**,原本想按铃叫护士来,想想又怕护士来晚了会影响输液,于是亲自去叫护士,反正护士台就在病房斜对面。

“可是,给洛熙哥哥的电话……”

尹澄在后面唤她。

“……我回头打给他。”夏沫脚步停了停,却依旧拉开病房门走了出去,留下没有开机的手机静静的躺在病**。

也许……

她并不是很想打通这个电话……

护士的脚步声在深夜空荡荡的走廊里回响。

夏沫静静的根在后面,心中微微苦涩。他不知道一旦接通了洛熙的电话应该说些什么,或许说什么都是错的。

不知从何时开始,她和洛熙的争吵渐渐多了起来,虽然明白洛熙的不安全感,可是她却不晓得应该怎样才能使他快乐。而目前,她已经没有精力再去照顾抚慰洛熙的心情……

她只希望能够尽快找到合适的肾移植给小澄,让小澄可以健康的活下去……

为了这个……

她甚至可以将自己的灵魂出卖给魔鬼。……

******

冥冥之中真是有与人类作交易的魔鬼吗?

三天后。

郑医生告诉夏沫--

“找到了合适的肾”

盛夏。

阳光灿烂耀眼。

黑色的大理石地面,黑色的办公桌,落地窗的玻璃被阳光照耀得反光刺眼。欧辰逆光而坐,千万道光芒从他身后逆射,他的面容却在黑暗中,看不出表情,只有手腕上得绿色蕾丝在静静飞舞。

“请你再考虑一下……”

尹夏沫笔直地站在他的面前,隔着黑色地办公桌,她凝视着他。在欧氏集团的接待室里等了三个小时之后,秘书终于让她进了欧辰的办公室。这也是自从那晚因为他生病而将他送入医院后,第一次见到他。

“如果没有记错,我已经拒绝你了。”

声音里没有任何感情,欧辰甚至没有抬头看她,面前是一份文件,文件摊开的那页右上方贴的正是她的两寸正式照。

“至于你拒绝处出演《黄金舞》,是违反合约的行为,公司有权力追究你的责任,并且可以从此将你雪藏。希望你再考虑两天,使大家维持良好的合作关系。”

然后,他淡漠地说:

“你可以出去了。”

“请求你……”尹夏沫眼睛黯淡下来,“……无论什么条件我都可以答应,只要你同意捐出一个肾,移植给小澄。”

“无论什么条件……”

玩味地重复着她的话,欧辰慢慢抬起头,说:

“你以为,你有什么东西值得我用一个肾去交换吗?”

她的身子僵住。

“难道--你竟然以为,被你那样的背弃伤害过之后,我还会喜欢你,还会为了得到你而同你交换什么条件吗?”

欧辰淡漠地笑了笑。

“尹夏沫,你未免自视过高了。”

心越来越沉……

她深吸口气,努力让慌乱的心平稳下来。她是来请求欧辰的,即使欧辰坚持不把肾捐给小澄,她也没有权力去强迫他,她所能希望的,只是他以前的感情,只能希望,他对她还有一点点感情……

命运是在嘲弄她吗?

就在几天前,她还希望欧辰能够忘掉她……

可是--

现在她却乞求,欧辰对她仍旧有哪怕一点点的感情……

“请开出条件来吧。”

她背脊僵直,悄悄握紧手指。不管怎样,一定要找来可以移植的肾给小澄,看着小澄一日日地苍白消瘦下去,她的心仿佛被利刃剜出般地痛。

“不管需要多少钱,不管需要我签什么样的合约,我可以和公司签一辈子地合约,甚至……《黄金舞》也可以接下……”

“果然在你心中最重要地一直都是尹澄。”欧辰淡淡的说,“从来都不是我,也不是洛熙。为了尹澄,哪怕和洛熙的新戏竞争,也不在乎,对不对?”

“洛熙不会介意。”

如果知道是为了小澄的病,洛熙应该不会在意这件事情。

“洛熙不会介意?”

欧辰玩味地重复着尹夏沫的回答。站起身,他缓步走到尹夏沫面前,打量着她。她的眼睛里,仿佛有不顾一切的火花,在疯狂地燃烧。她只是在五年前两人分手地时候,看到过她这样的神情。

只不过五年前,是他求她。

而现在,是她求他。

“那么,如果我开出洛熙会介意的条件呢?”他慢声地问。

“什么条件?”

“比如说……”

逆影的阳光里,欧辰淡笑着接近她,他浑身散发出黑暗的危险气息。他微微地俯身,伸出手指托起她的下巴,迫使她面向他。他离她那样近,薄薄的唇似乎贴在她的唇上,冰冷的呼吸在她的唇间,似有若无地缓慢厮磨着。指甲深深嵌入掌心,脊背终于开始颤抖,尹夏沫猛地将头扭转过去!

一个吻就这样失去了。

不想再如猫捉老鼠般地陪着他玩下去了,尹夏沫蹙眉说:“到底怎样你才会答应我呢?!”

“如果我说,无论怎样我都不会答应,你相信吗?”

“不相信。”

“哦?”欧辰淡笑,优雅中略带倨傲,“这么有自信?”

“如果最初你的资料就在肾源库里,不会现在才找到你。应该是在得知小澄的病情之后,才决定去检查自己是不是适合移植给他的,对吗?”

像他这样的豪门公子,怎么会随便去进行肾移植的配型检查呢?而他,居然知道小澄的病情,说明他一直是有派人调查她、关注她的。正是基于这一点,尹夏沫相信跟欧辰还有一线谈判的可能。

“所以,当医生告诉你配型很合适以后,你就在等我来找你,既然如此,你想要什么条件才能同意将肾捐给小澄呢?金钱,我知道你不会在意,可是,其他的呢?只要我能做到,就一定会答应你!”

尹夏沫沉声说。

“很聪明。”

欧辰赞许地点点头,从她身边走开,到酒柜处倒了一杯威士忌。凝望着水晶杯中的酒液,他眼睛冰绿,说:

“可是你能答应我什么呢?和我上床?和我同居?做我的情人?是不是你以为我会开出这些条件给你?”

尹夏沫沉默。

是的,她想过他会提出这些类似的条件来交换。

冰绿的眼眸仿佛深冬的湖底般沉黯!

欧辰的神情竞看不出是愤怒还是心痛,他抿紧嘴唇,又倒了一杯威士忌在水晶杯中,仰头一饮而尽,声音有些沙哑:“真是伟大的姐姐……”

顿了顿,欧辰等到胸口翻绞的情绪平稳下来后,看着她,说:

“可是,你猜错了一点。“

“……?”

“我等你来,是为了告诉你--无论你用什么方式,我也不会把肾捐给尹澄。”欧辰眼神冰冷,“我等你来,只是为了让你听这句话而已。”

“为什么?”

尹夏沫耳膜轰轰作响,出乎意料的答案让她惊怔。

“因为--”

他冷漠地勾起唇角,笑了笑。那笑容,带着几分残忍地快意。

“我恨你。”

尹夏沫全身发凉,一种恐惧紧紧攫住她。电光火石间,她突然明白了!冷汗从她的脊背涔涔渗出。

…………

……

那晚,弥漫着雾气的樱花树下。

欧辰的面容苍白得仿佛透明,他轻咳,嘴角有抹猩红。漆黑的夜色里,慢慢地,他闭上眼睛,跪在冰冷的地上。

“这样……可以吗?”

树叶被夜风吹得剧烈摇响,修长的背脊挺得僵直,他跪了下去,即使是无比卑微的姿势,却依然有中贵般不可亵渎的倨傲……

……

“……如果上一因为我的错--”

树叶沙沙作响,膝盖下是冰冷的土地,欧辰的背脊倨傲笔直,双唇痛楚得没有血色.

“我……愿意去改……”

……

“……要怎样你才肯原谅我?!”

无论让他付出什么代价,只要她肯留下,哪怕只要她再看他一眼。而漫天白色的夜雾里,她的背影是漆黑的,仿佛随时会消散……

……

“除非--”

没有回头,她望着黑漆漆的夜空,眼神冰冷。

“你死掉.”

……

黑暗。

没有一丝光亮。

漫天白雾,树叶狂乱地摇晃,她没有回头,一点点眷恋和犹豫也没有地、冰冷地在黑夜里。

……

忽然下起了雨。

雨滴透过树叶滴落,他木然地跪着,仿佛毫无感觉,身体渐渐被淋得湿透。雨越下越大,雨水狂乱地濡湿他的黑发,濡湿他的面容…

……

那个如梦魇般痛彻心扉的夜晚……

……

…………

“五年前,在樱花树下你是那么残酷,那么绝情,”欧辰声音低哑,“无论我怎样请求,你甚至连回头都没有……”

“所以……你是在报复我吗?”

“如果你把这叫作报复,那么,对,我是在报复你。”

“就算你恨我,那是我的事情,与小澄无关。”尹夏沫的唇色苍白透明,“你尽可以报复在我的身上!”

“有区别吗?”欧辰淡漠地说,“这样你才会最痛。”

尹夏沫脸色煞白!

心口一阵阵撕裂般的疼痛!

眼前有混沌飞闪的斑点,她的四肢冰凉颤抖,所有的淡定,所有的理智顷刻间荡然无存!耳膜轰轰地巨响着,她脑中竟是血海般的一片,零零碎碎的片段飞快闪过——

妈妈如摔碎的木偶一样躺在舞台下的血泊中……尹爸爸尹妈妈满是鲜血的尸体……小澄血流如注地被送入抢救室……医院雪白的墙壁……进进出出的医生护士……病人伤势严重。请做好思想准备……如果无法度过危险期……从去年九月份开始,肾功能渐渐衰竭恶化……今年三月份已经在肾移植中心登记……无法找到合适的肾源……

“那你告诉我……”

仿佛有不属于她的灵魂在静静地说,仿佛她即使已经疯掉,依然有淡定的声音在替她说:

“……怎样才可以?”

“怎样都不可以。”

欧辰用五年前她曾经回答过他的话,同样回答了她。

怎样都不可以……

怎样都不可以……

那么……

把以前他受的伤还给他,可以吗?

慢慢地——

尹夏沫闭上眼睛——

在他面前——

她跪了下去——

强烈的阳光洒照在她的身上,苍白透明的肌肤,海藻般的长发,颤抖漆黑的睫毛,她的身子慢慢地在他面前跪下,那阳光刺眼眩晕的就像人鱼公主临死前幻化成泡沫的那一刻……

“你以为这样有用吗?!”

欧辰惊痛地冲过来,抱住她即将跪下的身子,严重充满愤怒和恨意,低喊道:

“你以为跪下我就会原谅你吗?!你以为跪下就可以将过去的伤害全部抹去吗?!”

伤害……

那些尘封的过去,究竟是谁伤害了谁,究竟是怎样的错误使得一切直到现在还要纠缠在一起?尹夏沫心口冰冷疼痛,却不想再多说什么,挣扎着她从欧辰的怀里挣脱,淡淡的说:

“既然是我欠下的,终归由我来偿还。”

“又或者……”

她唇色苍白地说:

“……只有我死掉,才能够使你满意,才能作为和你交换的条件。”

“你……”

她——是在威胁他吗?!

欧辰瞳孔紧缩,深深的恐惧让他的手掌紧握成拳!

为什么,五年前当他在她面前跪下时,心痛的是他;而五年后,当她向他低头的时候,心痛恐惧的仍然是他。

目光渐渐落在手腕飞舞的绿蕾丝伤,他的眼底沉黯下来。走到落地窗前。他背对着她不让她发现眼底的妥协,终于说出了那个在她来之前就早已做出的决定——

“……嫁给我。”

那天阳光出奇地灿烂,欧辰要眯起眼睛才能看到窗外的蓝天。

“嫁给我,我把肾捐给小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