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你和洛熙哥哥……还好吗?”

夜晚,尹澄半倚在病**,他望着静静站在窗边的夏沫,犹豫了很长时间之后,终于还是忍不住轻声问。wwW,QuAnBen-XIaoShuo,cOm

这些天姐姐一直守护在医院里,除了在深夜的时候回家收拾些东西过来,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也没有见她接过任何电话。可是,她在医院里渐渐变得苍白消瘦起来,常常站在窗边发呆,眼神空洞洞得让人害怕。

是因为洛熙哥哥吗?

因为洛熙哥哥得那些绯闻?

自从那天在报纸上看到那张照片,每次珍恩来得时候他都会问起关于洛熙哥哥的事情,珍恩也会偷偷地拿一些报纸给他看。他越来越心惊,难道洛熙哥哥真地已经和姐姐分手了吗?

尹夏沫的目光从窗边收回来,她慢慢转过身子,整个人却仿佛依旧被夜色笼罩着,望着他,她的眼睛静如月光。

“问这个做什么?”

尹澄怔住,胸口一痛:“姐……”尹夏沫轻轻地说:“我说过,你只需要把你地身子调养好,其他地事情都不要去想。”

“可是……”

“不要想与你无关地事情。”她打断他,远远地看看输液瓶子,里面还有小半瓶**,“你先睡吧,等这瓶输完我去叫护士来换。”

尹澄失措地看着她:

“姐,你怎么了?”

这两天,她就像陌生人一样地同他说话,客气又疏离,明明在他身边,却好像距离得很远很远。

“……”

尹夏沫沉默。

“姐……你走近些……好吗?”

尹澄轻声央求。

尹夏沫迟疑片刻,然后静静地走到病床边。屋里开着空调,有点凉,她将薄被向上拉了拉,将他地胳膊放进去,盖到他地肩膀上。他却突然伸手拉住她,手凉凉的。

“姐……”尹澄苦笑,苍白的嘴唇轻轻颤抖,“……你知道……我很害怕……”

她咬住嘴唇,说:“不用怕,你的病会好的。”

“……害怕姐姐一直这样生我的气……姐,你是在生我的气,对吗?”长长的睫毛遮掩住他眼底的湿光,“……因为我隐瞒了你……所以你生气……所以什么也不对我说……什么心事都不让我和你一起分担……”

尹夏沫静静的望着他,眼底充满了痛意和神伤,良久良久没有说话。

尹澄的手指愈加冰凉。

心痛失措地看着她渐渐黯然的面容。

“你怕我担心,所以不告诉我,”尹夏沫轻轻叹气,“那么,如果我怕你担心,是不是也可以什么都不告诉你呢?”

“姐!”

“你有没有觉得,那样很残忍呢?……一直以为你的病情控制得很好,突然之间发现全然不是……该怎么办……你让我……改怎么办……”她的眼珠静静地蒙上一层水汽。

“对不起!我以为我会好起来,在你不知道的时候,我就会好起来……”

“小澄,你知道吗?”她对他微笑,“我也会害怕的。”

“姐......”

“我害怕,着世界上孤零零地只剩下我一个人。”她眼底的水汽晶莹的凝聚起来。“妈妈已经不在了,我只有你了,只有你是我的亲人。你比我的性命,比我的一切都重要,如果可以换回你的健康,无论让我用什么去交换,哪怕要我去地狱,我也心甘情愿……”

“姐,对不起……”

尹澄紧紧地抓住她的手。

“我们是相依为命的姐弟啊,你生病难受的时候,我应该照顾你,你做治疗的时候,我应该陪伴你……”一滴泪水从她的眼眶静静滚落,她却依然宁静地望着他,仿佛那泪水不是她的,“……你是我的生命,你难道不知道吗?”

泪水轻轻滑下她的脸庞。

“如果有一天你走了,而我却都没有好好照顾过你……你觉得我会怎么样呢?会觉得你是世上最好的弟弟,都不用**心吗?……还是,你希望我陪你一起走呢?……”

尹澄惊呆了!

从小到大,他从来没有见姐姐流过眼泪,她就像一颗大树,哪怕风吹雨打,也永远仰着头。

“姐!对不起对不起……”

尹澄惊痛慌乱地用手擦拭她地的泪水,晶莹的泪水凉凉的,从他的指尖冰冷到他的心底。

“都是我的错,姐……我怕你担心……我怕你难过……从我出生以来,你无论做什么都是为了我……可是,我却总是拖累你……姐……我想让你开开心心地活着,像其他同龄地女孩子那样想笑就笑想哭就哭……有时候,我嫉妒珍恩姐……为什么她可以笑得那么快乐,姐姐却不可以……”

“傻瓜……”泪水部声地蔓延在她地脸峡,“姐只要和你在一起,就很开心,就很快乐……”

“可是,那样是部够地……”尹澄努力用手指擦去姐姐地眼泪,“……最初不想让你进入演艺圈,不想让你为了我地医药费而踏足那个混乱地世界……可是……姐……你很棒……你是个了不起地艺人……当你出现地时候,就像盛夏地太阳一样耀眼……虽然也有不断地风波,可是,总觉得你其实是快乐充实地……如果知道我地病又严重了,你会放弃那些吧……可是……不想永远只把你绑在我地身边……我要让全世界都知道……我地姐姐是那么美丽,那么出色……”

尹澄低低地说:

“……我要姐姐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不仅又弟弟,还要又心爱的人,还要又喜欢的事业……那样的话……即使又一天我离开了……姐姐还可以继续快乐地活着……”

继续快乐地活着……

尹夏沫怔怔地望着他。

“你想知道吗?”

“……”

“如果你走了,我会怎样……”她失神地说,泪水是她地眼睛仿佛是夜空中地寒星,“……你真的想知道吗?”

“姐……”

莫名地恐惧令尹澄地脸色苍白如纸!

“还有。小澄,姐姐怎么会生你地气呢……”尹夏沫用手抚摸着他的头,“……姐姐只是在生自己的气……为什么这么久没有发现你的情况,为什么这么笨,为什么这样粗心……姐姐很差劲,对不对……”

“姐,不是……”

“很后悔……如果不进入演艺圈,如果没有那么忙碌……也许久可以早些陪在你的身边……也许病情不会恶化到这种程度……很后悔……当初应该听你的……不进入娱乐圈……也不要很多的钱……只要和你在一起就好……”她静静地流泪,“……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尹澄心痛至极,紧紧地抱住她,低声颤抖着喊:

“姐!你在说什么呢?!”

“所以,你要好起来,一定要好起来……”她也抱住他,头靠在他的肩膀上,泪水静静地渗入他的病服里,“一直陪着姐姐……永远在姐姐身边……好不好……”

尹澄心中酸楚。

是那样的想答应姐姐,他会好起来,会永远陪着他!可是,他的答应,有用吗?特殊的血型使得要找到合适的肾源异常困难,况且,只有三个月的时间了……

“放心,会找到合适的肾的。”

仿佛找到他在想什么,尹夏沫抬起头,她深呼吸,努力将所有的泪水都收回去,对他露出微笑,说:

“郑医生已经通过全国的血浆中心联系各地rh阴b型的供血者,在他们中间一定可以找到合适的提供者。”

“恩。”

不是因为姐姐的保证,而是因为姐姐又对他露出了同以往一样的笑容,尹澄也微笑起来。微笑恍若是透明的,就像天使那双透明的翅膀。

病房里温馨宁静。

病床边,尹夏沫怜惜地轻轻抚弄小澄的短发,两人的影子被床头的灯光照映在雪白的床单上,仿佛叠成一个。

“姐,你和洛熙哥哥现在怎样了?”

虽然不舍得打破这份宁静,但是多日来缠绕在尹澄心底的忧虑使得他忍不住又提起这个话题。

尹夏沫怔了怔。

这几日一直把心思放在小澄的病情上,竟没有分神去想洛熙和沈蔷的绯闻。看到那两人酒吧接吻照片的那一刻,她的心情纷乱复杂,也许是洛熙真的对她误解太深,所以和沈蔷有了这种亲昵的行为;也许洛熙已经对这段感情绝望,所以打算放弃……

那一刻,她心如针扎般地痛。

只是小澄的病情又占据了她脑中所有的空间,这几日竟然几乎将洛熙和沈蔷的绯闻忘却了,即使偶尔想起,也是一闪而过,心头黯然几分,却没有想到给洛熙打电话求证一下。

“……不知道。”

又是好几日没有看报纸了,她也不知道现在情况如何,洛熙沈蔷的绯闻究竟是真是假。忽然,她心中苦涩。是因为小澄的病让她没有时间去关心那件事呢,还是因为她其实并没有自己认为的那么不介意?毕竟他是真的吻了沈蔷……

尹澄小心地看着她。

“你没有跟洛熙哥哥见面吗?”

“没有。”

“通过电话吗?”

“没有。”

“姐……”尹澄愣住,隔了一会,才又轻声劝说:“……你还是应该打电话给洛熙哥哥啊……”

她笑了笑。

“姐姐的事,姐姐心里有数。”

“都是我不好。”尹澄黯然地说,“要不是因为我害得姐姐担心,姐姐会去找洛熙哥哥的吧?是因为我生病住院了,姐姐才会把手机关机的对吧?洛熙哥哥一直找不到姐姐,怎么向姐姐解释呢?都是我不好……”

尹夏沫又怔了半晌。

“姐姐,你给洛熙哥哥打一个电话好不好?至少听一听他亲口解释……”把病床旁的小桌上放着的手机硬塞到她手里,尹澄抬起头来,期望地望着她。如果姐姐和洛熙哥哥就这么分手了,而自己又永远地离开了姐姐,那么姐姐以后……会很孤单吧……

尹夏沫犹豫着接过手机。

这几日因为在医院守护小澄,不希望受到外界的干扰,她一直将手机关机。

是……

也许应该给洛熙打个电话了……

手指按在开机键上。

不知为什么,她却忽然有点心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