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泡沫酒吧。WWw.QuANbEn-XiAoShUo.CoM

闹市区里最著名的泡沫酒吧,森林般深绿色的霓虹灯招牌在夜色里闪烁莹莹的光彩。酒吧里灯光昏暗,每个角落都坐满了客人,来往穿梭的服务生,酒杯相碰的声音、轻语声、大笑声,调酒师们令人目不暇接地玩出许多花式调出各种鸡尾酒,乐队在前面的舞台上疯狂投入地唱着摇滚,使酒吧里的热闹气愤high到最高点。

“洛熙哥,我出道以前就是你忠实的fans!收集了你所有的唱片、电影,还曾经熬夜排队签名会,拿到过你的亲笔签名呢!”

“上次去《娱乐明星秀》,主持人问我最喜欢的明星是谁,我想也没想就回答说是洛熙哥!其实,我是为了要亲眼见到洛熙哥才进入娱乐圈的,但是一直没有合作的机会。这次知道居然能够和洛熙哥演同一部电影,兴奋的好几天睡不着觉!”

“洛熙哥,我先敬您一杯……我刚入行……演技发面还需要哥提点我……”

“……”

海蓝色沙发长圈椅把泡沫酒吧的这边角落隔成一个相对独立的小区域,十几个《天下盛世》剧组里的演员与工作人员兴奋地边喝酒边聊天

昏暗的光线变换迷离。

洛熙坐在阴影的最深处,背倚沙发漫不经心的一杯接一杯与剧组人员碰杯。他的斜对面,沈嫱也赫然在座,正与身边的一个演员说话。

剧组人员非常兴奋。

当结束一天的拍摄,副导演提议说去接把放松一下时,素来不参与这种活动的洛熙居然反常地答应了。而且,接下来同样特立独行的沈嫱也破天荒地说要参加。跟两个天王巨星一起跑酒吧,真是非常难得的经历。况且洛熙今天特别亲切,谁来敬酒都不推辞,丝毫没有白天王巨星的架子!

酒吧里很吵。

空气中那些热烈的话语没有一句飘进洛熙的耳朵,只是多年来培养出来的直觉使得他既是完全心不在焉也能够应付自如。酒吧的舞台上有个衣着火辣的女孩子正在唱歌,那个女孩看起来有点眼熟,却想那女孩悄悄的幻化成了另一个人……。

笑容淡淡的,目光也淡淡的,洁白如象牙的笑容和浓密如海藻的长发,使得她看起来就像庸懒的小美人鱼.对着麦克风,她远远的凝视他,低唱一首歌:

“…………….

如果哭泣着请求

如果装做不知道你一直爱她

如果我双膝跪地哀求你

你啊!能不能为我而留下……….”

那年的樱花树下,当听到她的脚步声那一刻_----也许就注定了他的命运。

无数次的被收养然后有被送回孤儿院,十六岁的他已经习惯对新换的环境不抱任何期许。坐在庭院里微湿的青石台上,那时的他想的只是,这次有会停留多久呢?这家人又会用怎样的借口将他送回孤儿院呢?他……………已经再也无法幸福了吧……

自从妈妈把他遗弃的那天。

心底仿佛有一个黑洞,有些东西已经被彻底地挖空了,空荡荡的留在他的胸口。

不知不觉中他习惯于在陌生人面前假扮成优秀完美的模样,笑容挂在唇角,心底的黑洞里却冰凉一片.深夜的噩梦里,他一次一次努力微笑着说:妈妈,你看,你放弃的是如此优秀的我。

你------不会后悔吗?可是,被遗弃终究是他的宿命………

虽然这种宿命有他太多刻意的参与。

让个优秀懂事变成他的盔甲,阻挡任何试图过于接近他的人,用骄傲和微笑嘲弄那些愤怒与自己父母的爱被他抢走的孩子们。可是,那些孩子们是亲生的,他只不过是被收养的,他们父母的爱何尝会真的被他抢走呢?

结果只是他被不断地送回去,甚至被诬陷成小偷抓起来。在孤儿院阿姨眼中,他是个可怜的孩子,而他只想问问妈妈--

如果知道将他遗弃掉,他会常常在夜里流泪,会变得再也无法幸福……

即使这样……

妈妈--也不会后悔吗?

坐在庭院里微湿的青石台上,樱花静谧地在16岁的他身后盛放,不知道为什么,或许在她看来,她是仁至义尽了,甚至为他争取到出国留学的机会。可是,她不知道他有多么恨她!只因为他的存在可能会影响到尹爸爸的工作,影响到小澄今后的生活,她就平静的把她送的远远的,眼中甚至没有丝毫的犹豫和挣扎。

他以为是恨意使得自己在英国的日子里一直无法忘记她,直到有一次,装有她照片的钱夹被人偷走,他疯了一般的追了几条街,就是为了夺回空钱夹里她的照片。那个时候他才明白,在深沉的恨意里,还有更加复杂的感情……

“………….

我知道你爱她

就像钻石般爱着她

哪怕她不爱你

你还是傻傻的爱她

就像我爱你一样

傻傻的爱着她

………….

我可以假装不知道你爱她

我可以哭着求你

如果跪在你面前可以让你心软

还是即便我死去

你也不会留下

…………….”

舞台上的女孩子身影模模糊糊,恍惚有洁白的面容和淡然的眼眸歌声很静很静,仿佛是从很远的地方飘来的。

洛熙久久的凝视她.眼神幽黑如夜。五年后再次遇到她,她的气质更加沉静,然而她哪怕只是安静的在角落里,也有光芒和香气令人沉迷。

也许一开始接近她是为了报复她,引诱她,让她爱上他,让她也尝一尝他这些年来一直未曾摆脱的黯然情愫。

可是他高估了自己。

随着与她日渐亲近,他的感情,仿佛有了独立意识。他无法不爱她,她的淡静美丽就像罂粟一样,她尚未陷入,他早已沉沦。

这种沉沦让他恐惧。

或许是命中注定的悲剧,他仿佛可以看到自己的结局。

愈是爱她,愈是害怕,就好象是沾满米汤的匕首在刺绞他的心,又甜,又痛的在流血。

虽然她似乎也渐渐喜欢上了他,可是在她的眼底始终有种疏离的淡然,仿佛随时可以离他而去,仿佛感情对于她而言并非那么重要的东西。有时候,他觉得那只是幻觉,她望着他微笑的神情里没有疏离,分明是温柔和爱惜,又忽而觉得她眼中的情感才是他的幻觉………

即使在看到她和欧辰在一起的那些照片时,痛苦几乎使他窒息,但是,他其实并没有那么不信任她。如果她真的打算离开他,又怎么会前来探班向他解释,而且那样小心翼翼的试图哄他开心,他明白,也后悔自己在冲动之下说出了那些伤害她的话。

只是---------他真的很害怕……

她终究会离开他的吧,就像五年前她漠然的将他送走,就像妈妈将他遗弃在游乐场………

虽然,她喜欢他,但她是不是也同样喜欢着欧辰呢,否则无论从任何角度也无法抓排出心底……

一阵阵的冷意在慢慢泛起……

恍惚回到很久很久以前,幼时的他孤零零的坐在深夜的游乐场的长椅上,寒冷将他的四肢冻僵,全身的血液一点一点停止流动......如果少爱她一点,那么当她离开时,也许就会变得容易承受一些吧......

“黛西!黛西!”

“再来一首!黛西——!”

泡沫酒吧里响起热烈的鼓掌喝彩声!

黯然中的洛熙被惊醒!

旋转的七彩光球下,舞台上那个唱歌的女孩子根部不是她,刚才唱的也不是那首《钻石》。听到台下酒吧常客们的呼喊,洛熙突然明白会觉得这个女孩子眼熟的原因。黛西似乎是和她同时进入sun公司进行培训的歌手,后来她胜出了,黛西离开了,如今却是在这个酒吧驻唱。

“……认识她?”不知什么时候围绕在自己身边的剧组人员都已经散去跳舞了,只有沈蔷留下了,移坐到了他的身边。

“不认识。”

……当然不可能是她。

洛熙沉默的喝完杯中的酒。在讨论要去哪个地方时,他却下意识地说出“泡沫酒吧”,明知道她不会再出现在这里,是他自己将前来探班的她赶走的。

“刚才我在心里打赌......”

沈蔷手里握着酒杯,浑然不似平日里孤傲清高的模样,好像有了点醉意,脸颊有胭脂般的红晕,眼睛亮得迷迷蒙蒙。

威士忌里没有加冰,火辣辣的冲到胃里,洛熙的视线有些模糊。

“为什么不问我打……打什么赌……”

沈蔷星眸半张地靠着洛熙的肩膀,手里转着酒杯玩。剧组其他的人都在场中跳舞,没人看向这个角落。

“打什么赌?”

洛熙心不在焉的随口问。

“我打赌……你什么时候能够发现……发现我把他们都赶走了……发现此刻坐在你身边的是我……是我……”浓重的酒气混合着她的体香,在热闹嘈杂的酒吧里散发出一种强烈而奇异性感,“……可是……呵呵……你一直看着舞台上的那个女孩子……根本没有……没有留意到我……”

“你喝了多少酒?”

“喝了……很多很多酒了……呵呵……”沈嫱将脸埋进他的肩膀,喃声低语地说,“可是……我是在装醉……呵呵……”

“我送你回家”

“……为什么你看不到我呢?……那个尹夏沫……你认识她才有多久……我一直在你身边……你不知道吗?……”突然抱紧他的胳膊,沈嫱扬起脸来凝视她,眼睛里三分醉意七分清醒,“……你永远都看不到我……是不是……就像刚才……你一直看着那个陌生的女孩子……也看不到我……是不是……”

“沈蔷……”

“为什么不肯看我?!……”迷乱的光线下,她的眼底有着似真似幻的泪光,“……下午……我在休息室外面偷听了你和她说话!!……呵呵……呵呵……我是故意偷听的……”

洛熙顿时身体僵硬起来!

“……和她分手吧……如果他那样伤害你……如果他让你不开心”

“我们不会分手的。”

海蓝色沙发圈椅中,迷离变幻的昏暗光线。洛熙的气息变得冰冷,他试图将她的手从自己的胳膊上掰开,然而她紧紧抓住他,执拗不解地低喊:

“为什么?!是我先认识的你,是我……先喜欢上的你……很久以前我就告诉过你……难道你真的以为我那时是在开玩笑吗?……”

“那又怎样?!”

洛熙忽然怒了,声音里透出残酷的寒意:

“认识的时间长短,跟感情深厚与否——完全无关!”

那是他心中的一根刺……

他突然明白了自己在害怕什么,明白了自己怎么会在下午失控地对夏沫说出了那些伤人的话语。

他不是不信任她,只是——

她先认识的人……

是欧辰……

在认识他四年之前,她就属于欧辰了。

她对欧辰真的没有丝毫感情了吗?他还记得五年前她在樱花树下向欧辰撒娇的样子,她凝视欧辰的眼神……

和不久前那张照片上,她在医院里焦急关切地望着急救病**的欧辰的眼神……

太像了……

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吗?

可是,他已经发现了,所有恐惧害怕得简直无法呼吸……

“……无关吗?”

沈蔷失笑,直直凝视他,说:“可是,尹夏沫对你的感情,不及我对你的十分之一!”

“滚开!”

仿佛被刺中了最致命的死穴,洛熙低声怒喝,大力将她推开!

沈蔷被推跌在沙发中,神情惊愕又伤痛,渐渐地,眼睛里迷离的醉意渐渐散去,流露出一股执拗的冷傲来。她冷声说:

“需要我证明给你看吗?”

“不需要。”

洛熙冷着脸回答。沈蔷却像完全没有听到他的回话寺的,一下子凑近他,双手揽住他的后脑,用足了全身的力气将他的身子拉近。然后,她的唇,重重地吻在他的唇上!

“你疯了!”

洛熙震怒,立刻将她推开!他不仅恼怒于被她强吻,也担心这情景被娱记拍下来被她看到!酒吧一向是娱记们习惯潜伏的场所,尤其是颇具盛名的泡沫酒吧。

“这就是我的证明。你担心会被娱记拍到是吗?我不怕!我不在意会被娱记怎么写,就算是我不顾廉耻地倒追你也没关系,我为了你什么都可以舍弃!”

沈蔷笑容清傲,直视他说:

“她可以吗?!从来都是你一次一次地出面救她,不在乎会不会传出负面的绯闻,不在乎你的声誉和人气会不会受到影响。可是,她为你做过什么?她只会踩着你一步一步地向上爬!她为你做过什么?最多来探班,做一点吃的东西,甚至都不肯坚决地站出来说,她不接那部与你的《天下盛世》打对台的《黄金舞》!”

听着听着,洛熙面容苍白,眼神幽深如黑洞,她的每句话都重重地刺中他,痛得他脑中一片白雾般空白。沈蔷心痛地望着他,既怜惜他,又为自己难过,轻轻凑过去,再次吻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