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上午。wwW。QUaNbEn-xIAoShUO。cOm

黑色办公桌上,翻开的一摞报纸。

洛熙和沈蔷的绯闻继续铺天盖地,酒吧里亲吻的照片仍旧占据头版头条的新闻位置。

“她是——什么反应?”

欧辰望着那张照片几分钟,然后将报纸和上,推到一边。西蒙把报纸拿走,使办公桌恢复整洁。

“各家记者都无法联系上尹小姐。公司也无法联系上她,近两天没有在任何公众场合出现,只是有珍恩出面,表态说关于这件事情询问两位当事人的态度,与尹小姐无关。”

“与她无关……”

欧辰慢慢地重复着四个字,扯了扯嘴角,果然是她的风格,冷静到几乎无情的地步。阳光从他身后照耀而来,那双眼睛同样是冷静到近无情的冰绿色。

“而且,”西蒙接着说,“珍恩转告公司,尹小姐提出放弃演《黄金舞》。”

“原因?”欧辰眼神暗凝。

是因为洛熙吗?他竟然在意到洛熙可以舍弃事业?心中渐渐涌出一股苦涩。

“据说是因为尹小姐的弟弟在医院需要照顾。”

“嗯?”欧辰一惊。

“尹小姐的弟弟前晚上生病入院,她每天寸步不离地在医院照顾他,甚至退掉欧华盛公司这两天安排好的所有通告。rbs电台和一家广告公司表示强烈不满,采尼和珍恩正在想办法解决。”

“……”

“尹小姐如果拒绝出演《黄金舞》,我们可以控告他违约。,由于不服从公司事务安排而造成的一切损失应该由……”

“尹澄的病情已经到了什么地步?”欧辰打断西蒙。

她最疼爱的就是这个弟弟。从小她就把所有好吃的东西留给尹澄,让尹澄用最好的画具,送尹澄去最好的美术课堂,像母鸡一样努力张开双臂去保护尹澄。踏也曾非常妒嫉尹澄,因为在她心里,尹澄永远占据了最重要的那个位置。

在恢复记忆以前,他派人调查过尹夏沫的情况。尹澄的身体状况,包括尹澄一直小心翼翼地隐瞒着她单独去医院治疗,他都早已知道。可是,尹澄的病情已经严重到瞒不下去了吗?

那么——

她此时一定很担忧吧。欧辰皱眉。

“尹澄的肾已经严重衰竭,而且还有其他器官的并发症,必须尽快做肾移植手术,否则很难坚持三个月以上。”尹澄就诊的医院长期接受欧氏集团的资金捐助,西蒙派人取得一份病历并不是件困难的事。

“找到肾源了么?”

“尹澄的血型是比较特殊的rh阴b型,目前没有找到与之相配的肾源。”

rh阴b型………欧辰抬头,眼底有错愕的冷光一闪即逝。

《天下盛世》的拍片现场被无数的娱记包围,他们守侯在停车场,录音棚入口等待洛熙,沈蔷的出现,甚至追随洛熙,沈蔷去外景拍摄,跟踪洛熙或沈蔷出入的每一个场合,连两人的住宅附近也有许多娱记全天守侯!

自从酒吧接吻的绯闻爆出后,大家以为洛熙和沈蔷会为了避嫌而不出现在同一场合,但是两人却依旧共同参加各种宣传通告,排戏的间隙也照常谈笑。媒体纷纷猜测二人是否打算将恋情公开化,所以才如此落落大方。

当记者问沈蔷对于绯闻的看法时,沈蔷回答说,洛熙是她一直以来最欣赏的好朋友。当被问到有没有可能和洛熙正式交往时,沈蔷笑了笑,说,随缘就好。

而这时,《橘子日报》的记者继续爆料说,在酒吧事件当天,洛熙的前女友尹夏沫曾经前去探班。但是洛熙对其非常冷淡,竟然与她单独相处不超过三十分钟就将她抛在休息室。尹夏沫离开时虽然尽力掩饰,但仍可看出神情黯然。

《洛熙与前女友正式分手》!

《沈蔷多年暗恋修成正果》!

《演艺圈最相配情侣大热出炉》!

《灰姑娘童话破灭,王子公主谱恋曲》!

……

各媒体纷纷以类似的标题向世人重磅宣布,洛熙和尹夏沫已经正式分手,与沈蔷正在交往中!

虽然洛熙在尹夏沫新闻发布会上公开承认两人恋情的浪漫一幕依旧深深印刻在人们脑海中,但是此后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

洛熙退出《战旗》……

尹夏沫深夜出现在欧氏集团继承人的病床边……

在与洛熙的《天下盛世》比拼的《黄金舞》中,尹夏沫将会担纲女主角……

这一切都是那么容易使人产生复杂的联想,尹夏沫是以什么心态与洛熙交往更是被众人置疑,fans在心痛怜惜洛熙的心情下,反而大力支持洛熙和一向暗恋他的沈蔷交往!

一时间,关于洛熙沈蔷正式交往的绯闻竟似乎已经变成确凿的事实!

“没有。”

夜晚,声音里透出一点倦意,洛熙疲倦地仰靠在深紫色的沙发上,合上手机。手机铃声一直此起彼伏地响起,他一直重复回答着同样的问题。这时,手机又响了起来。

洛熙揉揉眉头,漫不经心地接听,那些记者们问的问题基本都是相同的。

“……你们没有在交往?”手机那端传来不同记者却同样的惊讶声。

“没有。”

“那晚喝醉了,我们在开玩笑。”

“只是这样?!”再度惊讶。

“对。”

“那你和尹夏沫分手了吗?”记者好奇地追问。

洛熙眼神暗了暗,沉声说:

“……没有。”

原以为她从报纸上看到那张照片后,会震惊,会立刻打电话给他,会想听他是怎么解释。于是他将手机放在身边,等了足足一天,等到的却全是记者的电话。很可笑,他觉得自己滑稽得可笑,一怒之下将手机扔给洁妮,哪怕她再打过来,他也不要跟她说话了!

可是--

过了一天,然后又过了一天,当他终于忍耐不住问洁妮,是否接到过她打来的电话时,洁妮尴尬摇头的动作让他的心一直沉到了冰窟里。

她是自信他不会喜欢上别人吗?这就是她口中的信任吗?无论报纸谁怎么炒作绯闻,她都无动于衷?

还是……

她根本就不在意他……

于是,他任由媒体去随意猜测,铺天盖地都是关于他和沈蔷的绯闻。知道他性格淡漠,仿佛对什么都淡淡的,可是,即使他和别人在一起,即使他有可能离开她……

她也无所谓吗?

也许,她真的是无所谓吧。就像珍恩出面替她回答记者们时说的那样,这件事情与她无关。

与她无关……

深紫色的沙发里,洛熙眼睛漆黑,唇角的笑容寂寞得就像随时会在夜色中消散的雾气。

和她在一起,从始至终就只是他在上演独角戏。不管是五年前,还是五年后,哪怕他再努力让她喜欢上自己,哪怕他觉得自己距离幸福已经那么近,可是,她却仿佛随时都可以毫不在意地离开他,从他身边消失。

一开始就是他错了。

不该爱上她,不该让她不知不觉占据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地位。如果没有爱上她,或许他也可以转身就走,和沈蔷交往,随便和哪个女人交往。

而不是--

她都那样无所谓了--

他却无法容忍那些“分手”的字眼,害怕那些字眼会像诅咒般使得和她最后的那点联系也完全断掉。

手机铃声再次打破夜晚的寂静。

听着手机那端记者一连串的问题,洛熙深吸口气,沉声说:

“……没有,我和夏沫没有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