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雾里。wWW。QuanBen-XiaoShuo。Com

樱花树的枝叶凌乱的摇晃。

“你开心吗?”

她唇角勾出一沫淡淡的笑容。

“到底怎么回事?”欧辰心惊。

“就像你看到的阿,走的走,死的死,伤的伤……”那笑容惊心动魄的美丽,她轻若耳语地说:“你一定很开心,对不对?现在我身边什么人都没有了,只剩下你……从此以后,我的眼睛里只能看到你,我的耳朵里只能听到你,我的世界里只有你一个人的身影……你满意了吗?”

“夏沫,冷静些,告诉我车祸是怎么发生的?”她的笑容里,似乎带着几分疯狂的气息,他无端的觉得恐惧,就好像一场恶梦正缓慢的展现在他的面前。

“你听……”她伸开双臂,如梦游般,在樱花树下轻轻旋转,笑容烂漫地说:“……世界多么安静阿……没有人说话……没有人哭泣……安静得像是一个梦……”

“夏沫!”害怕她的笑,他抓住她的肩膀,急声问,“到底是怎么了?车祸是怎么发生的?綮事司机有没有找到?小澄现在怎么样了?医院里……”

她轻轻地笑着,斜睨他,双颊有着不正常的潮红:

“这一切不都是你安排的吗?问我做什么呢?”

“什么?!”欧辰大惊,错愕和惊怔让他的手指僵硬起来,“我安排的?!你——”

“说错了吗?你命令洛熙离开,使得小澄伤心生病,使得爸爸内疚难安,导致分神发生车祸……一切多么完美啊!”她忽然又嘲弄地笑起来,“啊,不,不是比安排的。你只是安排了第一步,然后冥冥中上天帮你完成的后面几步。哈哈,高贵的欧辰少爷怎么会染上鲜血呢?”

挣脱惊住的他,轻轻地,15岁的她笑着张开双臂继续轻轻旋转。夜风吹动樱花树的树叶,无月无星的漆黑深夜,白色雾气如妖魅弥漫在整个庭院。

“……你听……世界这么安静……只剩下我和你……那些无关的人全都消失了……好安静啊……”

树叶在她头顶疯狂旋转。

她轻笑着。

泪水疯狂地涌进心底,一滴也没有流出来,心仿佛被冰冷的海水淹没着窒息着,眼睛里却干干的。她笑着,旋转着,恨意让她的美慑人心魂!

欧辰难以置信!

原来所有的灾难都是因为他决定让洛熙离开而造成的吗?

是的,他讨厌洛熙,讨厌洛熙总是出现在夏沫周围。当在电视里看到洛熙和夏沫手拉着手出现在“超级巨星”的舞台时,他就已经句顶,必须让洛熙彻底从夏沫的生活里消失!他威胁尹爸爸,如果不送走洛熙就会失去他的工作。尹爸爸终于妥协了。

他飞去法国,关掉手机,也不接她的电话和短信。他知道她会试图说服他,比如她对洛熙没有任何特殊感情,比如她讨厌他的独占欲。不能面对她,她的笑容和怒气会让他无措,他不想让她知道她对自己的影响力可以动摇他的任何决定。但是,她却让管家捎话过来说,如果那晚之前不给她电话,就不要再出现在她的面前。

他怒极,她居然因为洛熙而威胁他!

出乎意料的是,电话里她并没有过多的要求让洛熙留下,而是提出了另一套方案,送洛熙去英国读书。他接受了她的条件。只要洛熙消失,消失在哪里他并不在意。

没有想到的是——

一切的平静会这样在瞬间被摧毁!

这一切不幸的发生,都是因为他的决定吗?望着她失魂落魄的模样,感觉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刺骨的恨意,他惊怔的退后一步,恐惧渐渐流淌在他的血液里。

不知过了多久。

她渐渐停下来,笑容消失在唇角,慢慢的呼吸,她忽然变得静极了,一双眼睛盯着他,眼里有种近乎透明的淡漠。然后,她冰冷的、一字一句地、仿佛要把每个字都象钉子一样钉进他的心里:

“可是……在这个世界上,我最不想见到的就是你!”

欧辰脸色煞白!

双手暗暗的紧握,他克制住心里突如其来的绞痛,不,她只是太伤心了,所以故意说话来气他。车祸不是他造成的。那只是意外,是任何人都无法想到的意外!

他是图解释:“我没有想到,让洛熙离开居然会造成......”

“你能想到什么?”她冷冷的打断他,眼底有恨意的火苗在疯狂跳动“你能想到吗?有一句话我很早以前就想对你说,你想听吗?”

“你……”

“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你!”

“……”

“和你在一起,只是因为你可以保住我养父的工作,让我和小澄可以衣食无忧的生活!”

望着他越来越苍白的神色,仇恨在她的心中翻滚!没有更多的思考,这一刻她脑中空白!

“如今我无牵无挂,再没有需要顾虑的人了,终于可以不用再见到你,终于可以和你分手了,你知道我有多开心吗?!啊,对了,有一件事你做的非常正确——”

盯着他痛苦沉黯的双眼,她逼近他,慢声说:

“那就是送走洛熙!没错,我喜欢他,从见到他的第一眼,我就喜欢上他了!再我的心里,你连他的小指头得比不上!虽然你现在逼得他离开,可是将来我一定会和他在一起!”

耳膜轰轰作响,她甚至不知道自己都说了些什么,只是凭着本能将所有可以伤害他让他痛苦的话语都变成毒刀向他刺去!

“够了!”

欧辰狂怒地低喊!他不能再听下去了!她残酷地笑着逼近他啊,眼睛里没有一点点温度,就好象那不是气话,而是……

一颗心已经痛得仿佛不是他自己的,冷静自持的气息荡然无存,极度的痛楚中,他僵硬的手指仅仅扼住她的下巴!他不要再听她说话!他不要听!!

“你!……”

下巴的骨骼“咯咯”作响!

疼痛使她惊愕地睁大双眼,却无法从他的掌中挣脱。夜色里白雾弥漫,樱花树的枝叶剧烈摇摆,骨头仿佛裂开了般的痛,她痛地吸气,那双黯绿色眼睛离她那样近。

她突地怔了怔——

夜风很凉,就在这一瞬间,他他眼底那无比深重的痛苦和恐惧使得理智渐渐回到了她的脑子里。

恍若定格般。

也突然静了下来!

树叶沙沙作响,无月无星,白雾妖娆地弥漫着庭院。欧辰的手指僵硬冰冷,却慢慢松开了她,他抿紧嘴唇,眼睛幽暗而伤痛。

“我为我做过的事情……”

沙哑的声音里有浓浓的悔痛。

“……向你道歉”

夏沫楞住,这是她第一次听到他道歉。

可是又有什么用呢?她心中苦涩,望着他苍白悔痛的面容,眼睛里那簇疯狂的火花却渐渐熄灭了。

“我们——分手吧。”

她胸口起伏了一下终于还是让逐渐苏醒的理智慢慢压下了狂乱的恨意。她眼珠冰冷淡漠,反手解下系在自己头发上的绿色蕾丝,海藻般浓密的头发蓬然散开。

“还给你。“

美丽的绿蕾丝飘舞在她的指间,那是他送她的礼物,她曾经答应每天扎着它。等了片刻,见他没有伸手接过那根绿蕾丝,她随手一扬,一阵夜风吹来,长长的绿蕾丝飘向漆黑的夜空,如失魂的蝴蝶班飞舞着,良久良久,才缓缓落下……

“从此以后,你我---再无瓜葛!”她冷冷地宣布了两人的结束,眼里有种厌烦和倦意,仿佛不想再看他一眼。

“我已经道歉了!”

望着被她决然丢弃的绿蕾丝,欧辰背脊僵硬,体内的血液被阵阵寒冷凝固,与生具来的倨傲和害怕失去她的心痛混乱地纠缠在一起,他的指尖冰凉,仿佛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正在冻裂碎开!

她气极而笑:

“道歉?这样轻飘飘的两个字,你以为就可以了吗?”

“那你告诉我……”

他的双唇苍白,眼底幽暗死寂.

“……怎样才可以?”

怎样才可以?医院里爸爸妈妈血淋淋地躺在白色床单里的尸体,重症监护室里生死未卜的小澄,这些要怎样才能挽回?!阵阵不可抑制的怒气再次涌起!果然是高高在上的少爷啊,有了金钱有了权利就什么都可以了吗?眼中的恨意让她看起来就象是受伤被激怒的野猫!

“怎样都不可以!”

冰冷的声音回荡在庭院里,她逼视他,话语匕首般射出:

“再也不想见到你!永远不回原谅你!永远不会再喜欢上你,我会把关于你的记忆统统删掉!”

弥漫着雾气的樱花树。.

欧辰的面容苍白得仿佛透明,他轻咳,嘴角有抹猩红。漆黑的夜色里,慢慢地,他闭上眼睛,跪在冰冷的地上。

“这样……可以吗?”

树叶被夜风吹得剧烈摇响,修长的背脊挺得僵直,他跪了下去,即使是无比卑微的姿势,却依然有中贵般不可亵渎的倨傲!有风吹过,绿蕾丝受惊般地赫然飞舞起来,良久良久,震颤在夜空……

那晚,在她的勉强。

他跪了下去。

漆黑无光亮的夜,静得令人窒息,绿蕾丝失魂落魄地被夜风吹起。他缓缓地跪下,苍白的面色恍如透明,已经犯下的错误也许无法弥补,他只有用所有的尊严和骄傲来求得她的宽恕.。

缓缓地……

他跪在她的身前……

那夜,她惊呆了!

望着他缓缓跪下的身影……

如电击般!

踏猛地转过身去,没有看见他完全跪下的那一刻!背对着他,无法看他,即使胸口狂乱的燃烧着频临崩溃的恨意和沉痛,她还是无法眼睁睁看着昔日那样高贵矜持的欧辰居然以这样卑微的姿态出现在她的面前!

“……如果上一次因为我的错——”

树叶沙沙作响,膝盖下是冰冷的土地,欧辰的背脊倨傲笔直,双唇痛楚得没有血色。

“我……愿意去改……”

背对着他,夜色里,听着他的声音,她的心突然痛得要裂开!这种痛,让她无法分辨是因为对他的恨意,还是因为黯然于他如此明显的伤痛!

她咬紧嘴唇,心理又冷又热地翻绞着,闪过几年来与他相处的画面,可是,脑中剧痛,又浮现出尹爸爸和妈妈被白色被单蒙上的血淋淋的面容,和身上被插满了各种管子躺在重症监护室生死位卜的小澄……

“你永远也改不了.”

恨意让她的话语冰冷无比,没有回头,她向屋里走去,庭院里只剩下他孤单单跪在樱花树下的身影。

“夏沫!……”欧辰痛声地喊,“……要怎样你才肯原谅我?!”无论让他付出什么代价,只要她肯留下,哪怕只要她再看他一眼。而漫天白色的夜雾里,她的背影是漆黑的,仿佛随时会消散……

“除非——”

没有回头,她望着黑漆漆的夜空,眼神冰冷。也许小澄会死,也许她会跟着小澄一起去死,那么,她也许直到死也不会原谅他。

“你死。”

身后仿佛有他的呼喊,她听不清楚,也不想去听清楚,她的世界已是全然崩溃,她已没有什么可以在乎的。

黑暗。

没有一丝光亮。

漫天白雾,树叶狂乱地摇晃,她没有回头,一点点眷恋和犹豫也没有地、冰冷地在黑夜里。

夜色将樱花树下跪着的他变成一个剪影,漆黑的剪影,依旧贵族般的倨傲里,那种求怒和痛苦更加强烈得让飞舞的绿蕾丝都黯然跌落。

忽然下起了雨。

雨滴透过树叶滴落,他木然地跪着,仿佛毫无感觉,身体渐渐被淋得湿透。雨越下越大,雨水狂乱地濡湿他的黑发,濡湿他的面容……

那个如梦般痛彻心扉的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