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旗》将要换掉洛熙的消息传出来后,舆论分为两派力量。wWw.QuANbEn-XiAoShUo.CoM

有报界媒体的评论分析说,从欧华盛的商业角度来看,绝不会轻易放弃已经拍摄过半的影片和洛熙如日中天的人气,应该是洛熙在《战旗》中的表现却是不尽如人意,才使的欧华盛公司无奈做出这个决定。

然而fans却认为洛熙的演技一直以来都是炉火纯青无可挑剔的,欧华盛公司决定换掉洛熙简直匪夷所思,这种行为不但伤害了洛熙,而且也伤害了支持洛熙的观众们的感情。

就在两方互相争执时,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小插曲。《橘子日报》一个署名为“华锦”的记者批露出洛熙的童年经历,新闻标题是《弃儿出生的王子洛熙》。原来洛熙小的时候竟被母亲遗弃在游乐场。冻僵昏迷险些死去,后来被送入福利院。公众震惊,气质高贵俊美如王子般的洛熙居然有这样的悲惨童年。

媒体记者以为fans会失望于洛熙卑微的出生,哪知在这篇新闻报导之后,洛熙的fans不但没有沮丧,反而更加坚定的支持他,表示说,既然洛洛以前吃过那么多苦,那么从现在开始。他们会用自己所有的力量去保护他支持他,让他幸福快乐!他们相信洛洛的表演实力,会见洛洛拥护到底,如果《战旗》敢换掉洛洛,伤害洛洛,他们将会用一切手段来抵制《战旗》的上映!

下午。

欧氏集团总部大厦。

“少爷,这是从欧华盛子公司送来的关于《战旗》一事的讨论意见,请您过目。”西蒙将一份文件放在黑色的办公桌上,然后,却没有像往常一样退出办公室,而是沉默的站在旁边。

欧辰点头,目光淡淡扫过那份文件,随手将它推到一边,继续看其它的文件和和约。

接手欧氏集团以来,少爷从未感情用事。在蕾欧公司广告代言人的选择上,少爷虽然最初指定了夏沫,可是后来还是按照正规程序走来,让尹夏沫通过试镜,以出色的表演无可指责的胜出。

但是——

这次少爷对影片《战旗》的决定却一意孤行,而且不进行任何解释。欧华盛子公司的经理们表示震惊,质疑为何在目前《战旗》拍摄良好的情况下,集团总部会突然做出这种决定。欧华盛子公司紧急召开了临时会议,希望总部能够立刻对外宣布《战旗》并未有换掉洛熙的打算,及时消除不良影响。欧氏集团的其他股东们也颇有微词。

西蒙暗想。

事情也许跟尹夏沫小姐有关,似乎只要牵涉到她,少爷的情绪就会有异常的波动。

“还有什么事?”

欧辰皱着眉在一分合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欧华盛的管理层希望能够尽快解决《战旗》事件,他们认为洛熙的表现并没有问题,《战旗》的未来收益也很乐观。”西蒙说。

欧辰慢慢的将签字笔旋上,抬头看向眼神微忧的西蒙,说:

“你告诉他们,这是我私人的决定。”

西蒙一惊,“少爷……”

“你可以出去了。”

“少爷,你一向不干涉子公司的独立运营。《战旗》的投资对于欧氏集团总部也许毫无影响,但是对于欧华盛却是年度重要的投资。说是您私人的决定,这个理由恐怕很难令欧华盛的管理层信服。”

西蒙依然站在办公桌前,直视欧辰说。

欧辰淡淡打量他:

“你说的都对,可是,我已经决定了。欧华盛那里,过几天我自会有交待。”

“……”

前面的少爷不再是以前他熟悉的少爷,那淡淡而冰冷的气息使得西蒙胸口一滞。

“还有事吗?”欧辰问。

“尹夏沫小姐求见,现在接待室等待。”

手指僵住——

欧辰起身从办公桌后站起,抬步就要向门口走,突然,他又停了下来,下巴紧绷,眼睛里的汹涌渐渐沉成湖底般的暗绿色。

“知道了。”

坐回黑色皮椅里,欧辰淡漠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西蒙走了。

办公室里安静得仿佛没有了呼吸。

墙上的时钟一分一秒地走。

四点二十分。

窗外的阳光被乌云挡住,天色阴沉起来。

欧辰沉默的批阅文件,秘书进进出出,不断有新文件被拿进来,处理完的文件被拿出去。

天色越来越阴沉。

昏黄昏黄。

一道闪电划破天空。

雨丝打在玻璃窗上,寂静无声。

欧辰抬头看向墙壁上的时钟,五点三十分,他望向办公室的门。半晌,他打开欧华盛管理层送来的关于《战旗》的讨论意见,里面全是对洛熙的肯定和赞许,他眼神冰冷起来。

雨越下越大。

窗外的天色阴沉浓黑,雨珠噼噼啪啪的敲打在玻理上,有种急促混乱的节奏。墙壁上的时钟指向七点五十分,一阵**般的疼痛从欧辰的胃部传来。

他走到酒柜前,让伏加特火辣的从喉咙燃烧下去,让身体的痛苦消除掉想要见她的渴望。

九点十分。

当欧辰穿上外套离开办公室的时候,集团的职员们基本上已经下班,大厦里异常安静。

接待室的灯光还亮着。

一个安静的身影坐在白色沙发里,茶几上放着一杯早已没有热气的水,她的影子斜斜映在地毯上,玻璃窗外是清冷的雨声。

仿佛察觉他的到来。

她轻轻抬头,海藻般浓密的长发,洁白的肌肤,琥珀色的眼睛里谈静无波。

黑暗的鱼夜。

蓝宝坚尼急速飞驰在公路上,雨刷一刻不停的摆动,玻璃上依然是蒙蒙的水汽,雨很大,雨丝交织着布满车窗,黑暗和雨声将欧辰与尹夏沫包围在车内的空间。

气氛沉默窒息。

双手紧握方向盘,指骨微微发白,左手还缠着绷带欧辰神情冰冷地望着暴雨中的前方,将车速加到最大。胃部一点点痛的抽搐,他却仿佛毫无察觉,雨夜将他的面容映出凛然的寒意。

“要开去哪里?”

车内的空气有些凉,尹夏沫透过雨雾朦胧的车窗看着前方陌生的景物,低低的问。

欧辰双唇抿紧。

没有看她,他声音淡漠的说:“你可以选择下车。”说着,胃部突然痛的绞了起来,他脸色一白,左手无意识的抚住胃,那波痛楚过后,他低咒一声,迅速将手移开。

“晚上没有吃饭吗?”

她凝视他微微苍白的面色。记得自小他的胃就很脆弱,好象是家族遗传性的,一旦饮食不规律或者食物过于刺激就会发作。

“与你无关!”

欧辰冷冷的说,猛的一打方向盘,车子飞速转弯,地面的雨水飞溅而起,形成一片高高的白色水帘。尹夏沫无语,转头望向车窗。倾盆大雨中,只能看见公路边朦胧的灯光和隐约闪烁的招牌。

“停车!”

她忽然喊。

欧辰身体僵了一下,手指握紧方向盘又松开,他珉紧嘴唇,车子猛地停在路边。要走了吗?即使为了那个家伙,也无法忍受和他在一起吗?

“有伞吗?”

打开车门,扑面而来的大雨使她又将车门关上,转头问他说。

“没有”

他僵硬的说。

“……”

她叹息,却再次打开车门,冰冷的雨水灌浇而下,顿时淋了她一头一脸。他皱眉,一把将她拉回来,然后脱下身上的外套扔进她的怀里。

“用这个!”

她怔了怔,抬眼看他,他却漠然的望着前方。打开车门,她用他的外套遮在头上走出去。大雨磅礴里,她忽然想起了什么,转身对他喊,雨声很大,声音断断续续:

“等我……我……回来……”

倾盆大雨隐没了她,胃部剧烈的疼痛让欧辰的眼前阵阵发黑,仿佛是雾气般,她的身体模糊在雨夜,再也看不见。闭上眼睛,扔由疼痛撕裂他的身体,苍白的面容,他无力的趴在方向盘上,车灯刺眼的在黑暗的雨夜里射出白光。

疼痛和雨声使他没有听清她喊的是什么。

回来……

她还会回来吗……

曾经那样绝情的离开他的人,还会回来吗?

不知过了多久。

车门“砰”的一声被打开,雨水的气息混合她的气息冲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