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浩说‘对不起’是因为给你留一点情面,你居然还敢当面说谎——!”眼睁睁看着已经得到的胜利居然被尹夏沫一点一点扳回,安卉妮咬了咬牙,“我唾弃你这样的女人!”

她愤怒地挥起手掌——重重向尹夏沫脸颊扇过去——!

“啊——!”记者们倒抽冷气。wWw,QuanBeN-XiaoShuo,cOM电光火石间,尹夏沫反手抓住安卉妮挥过来的手,然后,扬起右手——“啪——!!!!!”一记耳光响亮地打在安卉妮的脸颊上!“说谎的是你。”

伴随着这记耳光,尹夏沫冷冷地回答她。满场寂静。电视屏幕前所有的人们都惊呆了,张大嘴巴,呆呆地动弹不得。尹夏沫看着安卉妮面颊上越来越红凸浮出来的掌痕,淡淡地想,上次是因为拍戏的缘故没有办法回手,难不成安卉妮就认为她天生只会挨打吗?火辣辣钻心的疼痛使得呆滞的安卉妮终于清醒过来。“你……你居然敢打我?!”安卉妮惊怒,仅存的理智早已烟消云散,她挥舞着双手,向尹夏沫冲过去,然而却有人从身后将她拉住!她拼命挣扎也无法挣脱,根本无法接近尹夏沫,愤怒地扭头看去,那人却是凌浩!

“放开我!!”安卉妮尖叫着,双腿对着凌浩又踢又踹!她知道!阿浩对尹夏沫心动了!否则拍戏的时候阿浩不会对尹夏沫露出那种神情!虽然阿浩坚决地否认,但是她就是知道!否则阿浩不会不但不配合、反而阻拦她如此完美的计划,她一定要赶走尹夏沫,将尹夏沫臭名昭著地赶出娱乐圈!场面完全失控!有的记者惊诧于安卉妮疯狂的表现,有的记者吃惊于尹夏沫居然敢在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掌掴安卉妮,顿时新闻发布会大厅仿佛炸了锅,喊叫声、惊叹声、质问声吵翻了屋顶!

“尹夏沫!你居然打人!”记者们惊恐地问,第一次见到居然在众目睽睽下动手的女明星,太惊悚了!

“是她先动手。”尹夏沫淡然地陈述事实,脸上平静,胸口的起伏却悄然泄露出她激动的情绪。终究没有克制住啊,她暗自苦笑,五年的磨练竟仍没有将她性子中的火气完全磨掉。也许她会输了这场,可是,呵,她不后悔给安卉妮的这一巴掌。“是你!!是你先动手!你这个满口谎言的女人!”安卉妮尖叫,狂怒让她体内生出惊人的力气,竟然硬生生挣脱了凌浩的束缚,再次冲到尹夏沫面前,厉声怒喊:“你说我撒谎!你又有什么证据来证明你自己!有本事你说啊!说啊!”

“……”尹夏沫咬紧嘴唇。这荒诞的世界,一个莫须有的可耻的谎言,居然需要证据才能推翻吗?

“说啊!你有什么证据!”安卉妮见她无语,顿时得意起来,狠狠地瞪着她,趾高气扬地叱骂,“怎么样?!说不出话来了吧!可见你就是撒谎!撒谎的一直是你!”“我……”尹夏沫气得脸色变白,一时间竟真的想不出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她没有引诱过凌浩!

“我就是她的证据。”

温柔美好如夜露的声音,那声音如此好听,仿佛有着震慑人心的魔力,让时空在刹那间凝固如同水晶般璀璨透明。

尹夏沫惊怔!那么熟悉却绝不可能的声音……她震撼地——的转头看过去——

激动的情绪还来不及从安卉妮的脸上消失,她惊愕地向那个声音的方向看去,呆住,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满场记者们呆怔地望向新闻发布会大厅门口,当他们看到那所谓“尹夏沫的证据”时——

轰——!!!!

仿佛有原子弹在大厅里爆炸了!!

那人……那人竟然是——!!!

新闻发布会大厅的门口。

无数的话筒、无数的摄像机、无数的闪光灯,如众星捧月般,无数记者激动兴奋地簇拥着一个身影走进来。仿佛全世界所有的光芒聚集在那人身上,当他一出现,世间万物都淡化成阴影,明亮耀眼得只有他美丽如夜雾的眼睛、夜风般温柔微笑的唇角……

hbs的记者举着话筒紧紧地追在他的身边“夏沫——是我的女朋友。”

那人微笑着在世人面前宣布。洛熙——!是洛熙——!的因为《战旗》正在日本拍摄的洛熙居然从天而降般出现在尹夏沫的新闻发布会现场!而且刚才洛熙说什么?!尹夏沫……是他的女朋友——?!

新闻发布会里所有的记者们惊呆了!

当洛熙神话般突然出现在新闻发布会,电视机前、电脑前、街头前商厦里的人们全都惊奇地睁大眼睛,无法呼吸,不敢置信地盯着屏幕里神采万千的洛熙!

洛熙……是洛熙啊!!天哪,高贵俊美的王子洛熙居然也出现在这个超级戏剧化的新闻发布会里?!

乌压压的记者人群震惊地让出道路。洛熙走到尹夏沫面前,含笑凝望她失神惊怔的面容,宠溺地伸手揉了揉她的发顶,然后屏息,将她拥入自己的怀抱!

当着无数的记者。

当着摄像机镜头。

当着所有的世人

洛熙轻轻将尹夏沫拥入怀中,直到她的身体从惊怔的僵硬变得渐渐放松柔软下来,直到感觉她已经明白他要做些什么,他才温柔地放开她,在她的额头印下一个轻柔的吻。然后——他歉疚地对她说:“不要再顾虑重重,我无法忍受让你承受这样多的委屈……就让我们公开吧……”

尹夏沫心中又酸又涩,隐约知道他想做什么,满怀感动中,却渐渐闪过自从重逢以来一次一次受他帮助的画面。不可以,这是她的事情,不能够将他牵涉进来!“洛熙!”她匆匆抓住他的手,试图打断他。

“我们正在恋爱中。”

洛熙坚决地反握住她的手,面对星海般闪烁的闪光灯,微笑着宣布。记者们目瞪口呆。洛熙温柔地拥住尹夏沫的肩膀,两人亲密地站在一起,象童话里俊美的王子和纯洁的公主,无数闪光灯的星芒耀眼地点缀闪烁在两人周身,画面美丽得不可思议。

安卉妮面色惨白。她的身子晃了晃,额头顿时布满虚汗,她慌乱失措地左右看看,只见所有的记者们都惊叹地望着相拥而立的洛熙和尹夏沫。怎么会这样?!怎么……怎么会这样?!“

在日本听说了这件事情后,原打算立刻赶回来澄清事实,公开我和沫沫的关系。是沫沫怕影响我的事业,电话里反复劝阻,说她很坚强,可以自己揭穿那些谎言。然而,不能保护自己喜欢的人,将她陷于孤单无援的境地,哪怕是为了保护我的事业……也不可以!所以,决定从日本飞回来向大家宣告,沫沫和我正在恋爱!”

洛熙呵护爱怜地拥紧尹夏沫,低头对她微笑。然后抬起头,看向旁边脸色愈来愈惨白的安卉妮,他似笑非笑地说:“安卉妮,沫沫怎么可能会放弃我,而去‘引诱’你的凌浩呢?”

“……”

安卉妮脑筋乱作一团,面色惨白如纸,冷汗涔涔地从她脸上滑下,看起来又滑稽又可笑。

“你对沫沫的诽谤,我将会交给律师去处理,明天你就会收到律师信。”洛熙勾起唇角,笑容和煦,“到了法庭上,你会看到很多证明你撒了谎的证据,也会看到很多证明沫沫清白的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