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将旧照片丢入身边的纸篓。WwW。QUanbEn-xIAoShUo。cOm

一张张昏黄的背胶,却有一张照片固执地翻转过来,画面里是圣辉校园的广场,少年的欧辰站在她的面前,轻弯下腰,在她的手背印下一个吻,画面里的她凝望他,悄然流露出属于少女的娇羞。

“究竟发生过什么?”

欧辰看着她冷漠地将旧照片扔进纸篓,恍惚间觉得被扔掉的是他淌血的心,他又痛苦又愤怒,不想流露出太多的脆弱让她嘲笑,可是此刻的伤痛让他就像身负重伤的狮子。

“是我做错了什么吗?”他声音暗哑,“是我做错了什么,才使得你开始恨我,宁可我忘记你,也不愿意再和我有任何交集……”

“没有。”

过往的事情也许无法用对错来评判,是两人的性格使得分手成为唯一的选择。

“那到底是因为什么?!”欧辰下巴紧绷,眼神冰绿,“难道因为你的一番话就应该将我的记忆全部抹去吗?过去的孰是孰非应该由我自己来判断,而不是由你来告诉我!”

“说得好。”

洛熙笑容冷漠。

“原本就不应该由沫沫来告诉你,记得或遗忘是你自己的事情,又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对着她质问呢?”

欧辰冰冷的眼光盯向洛熙。

“你又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对我说话?”

欧辰语气里贵族般的高傲让洛熙挑起眉毛,然后,他忽然笑了,笑容美丽异常又强烈嚣张。

“沫沫……”

洛熙轻笑着,呵气如兰:

“或者,索性告诉他好了,省得他心心念念对你纠缠不清……告诉他,当年你们分手是因为我的出现……是因为我,所以你……”

“洛熙!”

尹夏沫只是一怔,已明白洛熙想要做些什么,慌忙抬头看向欧辰,他眼眸黯绿如湖底,看不出他的情绪,而身上仿佛已有结冰的霜,那股气息令她寒战。

“怎么?我说错了吗?”洛熙的笑容轻柔无害,眼珠漆黑漆黑,“难道不是因为我的出现,才终于导致你们分手的吗?”

“够了。”她低声喝止他。

“是这样吗?”

紧滞的声音从欧辰喉咙里挤出,死寂般的休息室里,他的影子空荡荡地映在地面上,仿佛随时会消散。是因为这个少年的出现,五年前的她才选择背弃了他吗?

尹夏沫握紧手指,她内心挣扎了一下,最后仍是柔软了下来,琥珀色的眼瞳望着欧辰:

“不是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是怎样?”

洛熙似笑非笑,纤长的手指穿过她浓密的长发,轻柔却固执地将她的脑袋扳向自己,逼得她的视线里只有他一个人。

“要隐瞒他多久呢?难道想要跟他旧情复燃吗?”她越是想保护欧辰,他心中越是有深刻的恨意,五年前被遗弃的痛苦如噩梦般再次向他袭来,他用催眠般的声音说:“……沫沫,你告诉他,你从来没有喜欢过他,因为我,你和他在五年前已经分手了!”

尹夏沫闭上眼睛,调整呼吸,试图将纷乱如麻的心绪整理出最理智的判断。洛熙却不肯放过她,手指一紧,她的头发被扯得微微作痛,她痛得睁开眼睛,碰触到他倔强暗恼的眼神,那目光逼着她,不给她任何喘息的机会。

她怔住。

洛熙又紧紧地抱住她。

低哑痛楚地说:

“忘了吗,你说过喜欢我……已经放弃了我一次,还要再放弃我第二次吗……就让他离开你吧……”

她以为他是在演戏。

是用他最擅长的手段来打赢这场所谓的“报复”之战。可是,也许是他真的演技太过高明,那话语里最轻微的一点沙哑令她忽然无法用力推开他。

欧辰眼前一片黑暗,仿佛在寒冬的深夜,没有光亮,寂如死亡。那两人拥抱在一起,就这样在他的面前,拥抱在一起,令人眩晕的黑暗里,他不需要再看下去了,事实已经如此明显地摆在他的面前。

极至的痛苦之后。

渐渐是冰雪般的麻木。

而极至的麻木之后。

有种恨意渐渐从血液里生了出来。

原来那些生命中不能遗忘的,即使遗忘了也要用尽全力去找回的,居然只是一个被背叛的过去。而背叛了他的她,正在他眼前幸福地生活着,嘲笑他的回忆和执着。

“你们会为此付出代价。”

最后一点光明在欧辰的眼底熄灭了,他的声音冰冷如铁,那句话仿佛不仅仅是对她和洛熙的宣判,也是对他自己的宣判。

尹夏沫怔住。

她听出来了欧辰话里刻骨的恨意,不,不应该是这样,她想要远离欧辰的生活,却不是要伤害他而使得恨代替爱来继续纠缠。她惊愕地推开洛熙,正欲说些什么,而洛熙又蛮横地将她重新拥住,让她的脑袋按进他的怀里,无法再看到欧辰。

欧辰走了出去。

那脚步冰冷得使她的心底阵阵刺痛。

门“砰”地关上!

剧烈的关门声让她为之一颤,下意识的抓紧了洛熙的衣袖。洛熙修长的手温柔的抚慰着她,她渐渐平静了下来,慢慢的,松开了抓着的衣袖。

“沫沫,你以后,就是我一个人的……好不好?”洛熙亲昵地轻吻她浓密的长发,低声说。前半句像是命令或者宣誓,后半句却更多的像恳求,也许他自己也没有察觉到话语中的哀求。

尹夏沫微微怔住。

然后,轻微地,仿佛不可察觉地点头。而点头的瞬间,却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她的体内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