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发布会正式开始。Www!qUAnbEn-xIaosHuo!cOM

大厅里一下子变得安静无声,所有记者都看向前面的发言席。珍恩坐在大厅的角落里,默默祈祷事态能够发展顺利。

新闻发布会的主持人先是按照惯例感谢各媒体记者在百忙之中赶到,介绍了出席本次新闻发布会的人员,然后将后面说话的时间交给了欧华盛经纪公司的宣传经理采尼。

“最近流传着一些关于鄙公司艺人尹夏沫小姐的不实传言,对她的名誉造成了严重损害,今天召开本新闻发布会就是为了澄清事实。”

采尼面对众媒体记者,沉声说:

“在拍摄《纯爱恋歌》剧集的过程中,尹夏沫小姐与凌浩先生因为工作关系而认识,两人之间的交往只建立在拍戏的基础上,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私人感情。”

“轰——”

惊怔之后,每个记者都半信半疑,争先恐后地发出质疑,每个人都拼命提高声音,大厅里顿时喧闹得什么也听不清楚。这世道,新闻发布会多了,每个明星对于自己的绯闻丑闻都有一套解释,鬼知道是真是假。但对记者而言,他们更关心什么话题最有新闻价值。

“请大家安静!一个一个地提问!”主持人立刻对着话筒喊说,“第一个问题先请《橘子日报》的记者发问!其他记者请安静!”

“你知道安卉妮和凌浩已经交往多年了吗?”《橘子日报》的记者单刀直入地问。

“知道。”尹夏沫回答。

“那你介入凌浩和安卉妮两人之间感情的目的是什么?是因为被凌浩吸引?还是因为……”记者暧昧地停下来,其他的记者们也都关注着尹夏沫的表情。

“我可以明确的告诉大家,”尹夏沫胸口起伏了一下,面对着所有的记者们,凝重而认真地说,“过去我从未介入过凌浩和安卉妮之间,以后也绝对不可能。”

记者们怔了怔。

然而迅速就把片刻的犹豫抛到脑后。

“那么,你与凌浩的关系,对你的戏份突然被增加为第一女主角产生了什么影响?”另一个记者狡猾地设下圈套。

“我和凌浩只是单纯的合作关系。”尹夏沫皱眉。

“单纯的合作关系为什么会导致安卉妮宣布与凌浩分手并且退出娱乐圈?你会为自己伤害了安卉妮而感到歉意吗?”

“我不清楚她为什么说出这样的话来。如果想知道原因,请向她本人提问。”

“可是,她说是因为你‘无耻’地引诱凌浩,所以她……”

“……”

记者的提问,越来越尖锐,越来越直接。

太过分了!

太过分了——!

珍恩恼怒地想从座位上冲出来,将那些刻薄记者们的话筒统统摔在地上狠踩几脚!

只不过是安卉妮的一面之词,为什么那些记者们就像眼睛瞎了一样,全都相信安卉妮,对夏沫提出这么过分的问题!或许,他们只是喜欢丑闻罢了!哪怕是将一个清白的人卷进丑闻里,只要轰动,只要有新闻,他们才不管什么真相与事实!

记者们依然不依不饶地继续攻击——

“你没有试图引诱凌浩?”

“没有。”

“你特意将凌浩约到酒店,身穿透明睡衣出现在他面前,试图引诱他,对此又做何解释?”

“我的衣柜里从来没有透明睡衣,”尹夏沫淡淡地笑了笑,“睡衣我偏爱纯棉的布料。而且,如果我出入过该酒店,应该会有记录,你们可以去调查。”

“哦?你的意思是,安卉妮在撒谎了?”记者挑衅地问。

尹夏沫眼珠清澈:“安卉妮是否撒谎,我不想评价。但是,我没有做过她指控的那些事情。”

“如果你没有做,那安卉妮会为什么要指责你?”记者语言犀利。

“这个问题你问她会比较合适。”

“……”

在如此长时间的一问一答间,尹夏沫始终回答的从容得体,情绪不愠不火。记者们在心里掂量了一下,觉得夏沫那里难以突破,转而一窝蜂的对凌浩发问——

“你认为尹夏沫接近你的目的是什么?”

“你跟安卉妮已经正式分手了吗?”

“为什么你会为了尹夏沫而放弃与安卉妮两年多的感情?”

“安卉妮被送到医院抢救,你听说了吗?你到医院看望过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