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

见到少爷苏醒,沈管家急忙按铃唤医生来。wWW!QUAbEn-XIAoShUo!COm

尹夏沫的手指颤抖了一下.

她紧紧咬住嘴唇。

医生和护士进来病房,一阵忙碌之后,医生在病例卡上写下记录,宽慰地告诉沈管家,病人除了腕部骨折外,身体其他部位没有大的损伤。而尹夏沫并没有受任何伤,只是太疲倦了所以才会昏睡。

医生和护士离开了。

病房里重新恢复安静。

“少爷,您好好休息……”

沈管家声音哽咽,恭敬地为少爷掖好被角,不敢让少爷看到他一双老眼中激动暗涌的泪花。

“……”

欧辰渐渐从噩梦中恍过神来,有种奇异的神情让他的眼神从涣散变得幽亮,他慢慢地看向自己的右手,然后顺着她的手臂看向她,他吃力地想要坐起来,然而太过虚弱的身子使他又重重跌了下去。

“欧辰!”

尹夏沫惊慌地扶住他。

她望着他,那双黯绿沉痛的眼睛也正望着她,眼底那深深的疼痛,恍若穿越了五年的时空,如匕首般刺得她胸口一阵剧痛!

欧辰淡漠地闪开她的手。

尹夏沫微怔。

他倔强地靠自己的力量坐起身体,然后沉默片刻,说:

“沈管家,你出去一下。”

可是……”

沈管家很犹豫,看看少爷,又看看尹夏沫,无奈之下还是只有走了出去。

病房的门关上。

房间里只剩下她和欧辰两个人。

你……还好吗?”尹夏沫终于忍不住心中的关切,“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手会不会很痛?”

欧辰冰冷地沉默着。

她心中暗叹,视线低垂,落在欧辰被白纱布重重包扎的左腕上。

气氛寂静。

时间仿佛被黑夜凝固了。

欧辰的目光沉黯痛楚地在她面容上流淌,他胸口有不平稳的呼吸声,深深地凝视她,那凝视的神情如此之痛,恍若他还在噩梦中,五年的时光一直窒息在噩梦中。

尹夏沫皱眉。

有种强烈的窒息感让她忍不住抬起头来,目光处,欧辰神情中的黯痛神伤使她骤然惊栗!很久很久以前,那晚的樱花树下,似乎她见过同样的伤痛……

“你……”她惊疑地问,隐隐的念头一闪而过。的欧辰的眼眸却迅速冷漠下来,所有的情绪掩藏在黯绿色的眼底,他不带任何感情看着她,声音平板地说:

“安卉妮说的是真的吗?”

尹夏沫惊怔,没有想到他居然会在这个时刻同她谈论公事。半晌,她低声说:

“你应该好好休息。”

“回答我。”

欧辰面无表情,仿佛他没有因为保护她而受伤,仿佛这不是医院的病房而只是毫无任何私人感情的办公室。

她微微皱眉,回答说:

“……不是……”

“你和凌浩究竟是什么关系?”他冰冷地凝视她。

“合作拍戏的关系。”

“一点暧昧也没有?”

“没有。”

“在酒店里睡衣引诱……”欧辰瞳孔抽紧。

“是安卉妮编造出来的。”

“她为什么要编造这些出来?”一句紧接着一句地问,他的声音里透出如冰的冷漠。

“……”听着那语气里的冰冷和不信任,整个人仿佛被冰冻住,她的心渐渐沉了下来,口气也不由得变得僵硬起来,不知不觉恢复成平日里那个淡漠的尹夏沫,说,“也许是她不甘心戏份被减少。”

“如何使我相信你?”

“……”

她微怔,黯然,眼前又出现了那疯狂的一幕,推拉她叱骂她的人群,扔到她脸上的鸡蛋……

“你是否相信,我并不在意,哪怕全世界都不相信我,也没有关系。”她平静地说,心底却泛起淡淡苦涩。

欧辰瞪着她。

然后眼睛黯淡下来,受伤的左手传来一阵尖锐的痛楚。

“我会派人调查。如果你说的属实,你的事情,公司会想办法解决。如果……”欧辰眼神淡漠地看她一眼,才继续说下去,“从明天开始,公司会派出六个保安全天保护你,不会再发生今天的事情。你走吧。”

“沈管家。”随着欧辰的低喊,病房的门应声而开,沈管家的身影恭敬地出现,他对欧辰鞠躬说:“少爷有何吩咐。”

“送尹小姐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