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潘楠的挺身而出不但没有使得人们对尹夏沫多一份相信,反而被骂是炒作,是与尹夏沫一丘之貉。wWW,QuAnBen-XIaoShuo,cOM安卉妮的fans们将火力也转移了一部分对付潘楠,宣称因为她站在尹夏沫那边,所以她们将会强烈抵制潘楠刚上市的新专辑。

潘楠说她无所谓。

她的音乐本来就是给热爱音乐的人来听,那些热衷于八卦是非的人她一点也不在乎。

公司立刻下令严禁潘楠再对尹夏沫事件发表任何言论,尹夏沫和潘楠是最有前途的两个新人,不能同时被毁掉。

“公众舆论是非常盲目的,它们很容易被误导,很容易偏激,当第一印象深入人心后,哪怕告诉它们真相,如果没有证据,它们也不会相信。即使给你召开记者招待会,你亲口说,你没有做过那些事情,也只会被认为是狡辩,是畏于舆论压力不敢承认。”采尼沉吟,“那样的话,也许不但毫无效果,反而会让你的形象更加雪上加霜。所以,必须能够有力的回击,否则最好不要贸然行事。”

“如果……”

尹夏沫想了想,犹豫着说:

“……如果让凌浩来澄清呢?我有没有做过那些事情,除了安卉妮,最有资格说清楚的就是凌浩了。”

“凌浩?!”珍恩吃惊地说,“可是他和安卉妮是一起的,说不定整件事情他也有参与!”

“凌浩似乎不像是一个会撒谎的人。”

尹夏沫其实也没有多少把握,只是在拍戏过程中接触下来,感觉凌浩是个孩子脾气心直口快的人,但是他并不说谎。而且这三天里,凌浩没有露面,没有帮助安卉妮证明她的谎言。所以,也许她唯一的机会就在凌浩身上了。

“那就试试吧。”

无论如何,只要有一线机会都不可以放过。采尼拿起手机,开始查找相关的电话号码。

走出公司的大门。

尹夏沫的长发扎起来,她穿着毫不起眼的衣服,象普通女孩子一样戴着俏皮的鸭舌帽,帽檐压得低低的。前几天公司门口围满了示威的fans们,因为她一直没有出现过,fans们渐渐松懈下来,只有一些狂热的fans依旧拿着各种标语,四散在公司周围,闲闲地聊天等候。

保安原本想护送尹夏沫出入。

但是怕这种护送反而更容易引起安卉妮fans们的注意,尹夏沫与珍恩是悄悄地进来的,现在也准备悄悄地离开。

“万一凌浩说假话怎么办啊。”珍恩担心地说,“万一他和安卉妮狼狈为奸,一口咬定就是你勾引他,然后他和安卉妮和好,说他并没有为你‘动心’,‘金童玉女’破镜重圆人气大增,而将你陷入‘恶人遭恶果’的被唾弃嘲笑的万劫不复境地……”

天哪,越想越可怕。

说不定安卉妮和凌浩就是这个计划!

珍恩硬生生打个寒战。

“只要凌浩出现在公众面前说话,就有机会。”

尹夏沫淡淡地说。

就算凌浩可能选择帮助安卉妮,然而只要他面对媒体讲话,她就有机会。凌浩能够说真话澄清事实当然最好,如果他说假话也不怕,只要是假话就会有漏洞,她会努力抓住那个漏洞,抓住反盘的机会。

珍恩没有太听懂。

不过眼前不是让夏沫仔细解释的时刻,还是远离公司周围的那些安卉妮fans们比较好。

车停在路边。

两人快步向车子走去。

“尹夏沫!”

“她就是尹夏沫——!”

一声尖叫划破天空!

如漫画定格般,一个女孩子尖叫着,直直地伸手指向尹夏沫,四周所有安卉妮的fans都扭转过头来!

珍恩大惊!

她急忙拉着夏沫向车子飞快地走去,然而人群如洪水般迅速涌来,转眼之间,两人已经处于安卉妮fans们的包围之中!

珍恩又惊又气,努力护着夏沫,想把她和那些围攻的人们隔离开。可是混乱的人群中,有四五个人扯住珍恩的头发的胳膊,硬生生将她从夏沫身边拉走。珍恩拼命呼喊着、挣扎着,声音却被淹没在哄乱的场面中,渐渐地,她竟然被分离出去,无法看到夏沫的身影,只能看到乌压压包围的人群,听到漫天的辱骂攻击声!“你就是狐狸精尹夏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