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相信姐姐,是吗?……”尹夏沫对着电话机话筒说,她微笑着,好像小澄就在她的面前,“……那就把电视关掉,往后几天也不要去买任何报纸杂志,不要上网,不要接号码陌生的电话,不要理会门外的那些记者,或者你去同学家住几天……不用担心……不会有事的……我可能这几天回不去了,你要记得按时吃药……”

看着正与小澄通电话的夏沫。Www!qUAnbEn-xIaosHuo!cOM

珍恩忽然觉得,夏沫是一棵坚强的大树,无论狂风暴雨,她都会淡然自若地面对,不会被打倒,不会受到伤害。

“姐姐不担心这些无聊的事情,只担心你的身体……只要你不受到影响,姐姐就什么都不怕,什么都能战胜……”

尹夏沫轻柔地说。

“好……”

尹夏沫微笑,轻轻放下电话,又望着电话呆了几秒钟,然后她闭上眼睛,面色逐渐变得苍白如纸,嘴唇也没有一丝血色。

“现在我们要怎么做呢?”

珍恩被这突发事件震撼得茫然失措,她伸手握住夏沫的手,那手指的冰凉让她的心更加冰冷的沉了下去。

原来,刚才只是在安慰小澄,怕他担心,夏沫才表现得那样从容啊。珍恩苦笑,其实又有谁天生就像大树一样坚强呢,不过在要保护的人面前,必须要坚强,不让那人挂念罢了。而她作为夏沫的经纪人,不但毫无主意,反而让夏沫去想办法。

她的脸刷地涨红,匆匆地喊“要不然,我们也召开新闻发布会,拆穿安卉妮的诡计!她是在撒谎,没有人会相信的!只要我们解释清楚,就可以……”

尹夏沫深深地吸了口气。

她睁开眼睛,睫毛幽黑,面容苍白苍白,琥珀色的瞳孔里有种空荡荡的寂静,望着电视里面憔悴流泪的安卉妮,她的嘴唇用力抿紧。

“不要慌。”

尹夏沫沉声说。

电视屏幕里。镜头前。对着众多媒体的话筒。“宁可退出娱乐圈,也不要再见到这种无耻的人……”安卉妮泪流满面,声音里充满了无法原谅的恨意。“你才是最可耻的人——!!”

珍恩气得快疯了,用力将茶几上的各种报纸杂志向电视机摔过去!望着电视屏幕里的安卉妮,尹夏沫的瞳孔渐渐紧缩,有种冷漠让她忽然间仿佛变了一个人。

既然后退和宽容无法解决问题。

那么——就迎接安卉妮的宣战好了。

戏剧性的局面大扭转!

在前一段时间打人事件中,原本支持尹夏沫声讨安卉妮的人们一夜之间几乎全部转变了立场,“尹夏沫”顿时成为了“狐狸精”、“第三者”、“不知廉耻的人”的代名词!

居然这么阴险!

为了出名,为了伤害安卉妮,居然寡廉鲜耻地勾引凌浩,拆散娱乐圈感情最好的情侣,被掌掴后居然还装模作样地博取众人同情和欣赏,娱乐圈居然有这么肮脏可耻的人!

相较而言。

安卉妮隐忍不说,只是在拍戏的时候给了尹夏沫掌掴的教训,又善良又真性情,又无辜地承受了世人对她的误解,这样善良可爱的人却伤心地要黯然离开!

网络上声讨尹夏沫的帖子也是铺天盖地,网友们痛悔自己居然为了尹夏沫这样无耻的人而伤害了安卉妮!网友们又羞又愧,喜爱了安卉妮这么多年,居然会被一个区区新人尹夏沫所蒙骗,居然不相信安卉妮,居然曾经无情残忍地伤害辱骂了那样善良的安卉妮!

fans发誓!

既然她们给予了安卉妮无辜的伤害,那么她们就要以一百倍的爱来温暖安卉妮保护安卉妮!让安卉妮为了无数的fans们而留下!

保护妮妮!

留住妮妮!

fans们的力量如排山倒海般的惊人,她们不吃不喝在安卉妮住宅的前面,请求安卉妮原谅。她们呼喊着,只要安卉妮留下,她们什么都愿意为安卉妮去做,她们也会为了安卉妮而决不饶过尹夏沫!

愤怒的fans们包围了尹夏沫住家的附近,将鸡蛋打烂在院门上,喊着喇叭,举着各种示威标语,要求尹夏沫滚出娱乐圈!无数观众打电话到hbs电视台,表示如果不将尹夏沫驱逐出去,她们不但罢看《纯爱恋歌》,而且将会罢看hbs电视台今后的一切节目!

因为拍戏地点的外面总是被无数愤怒的fans们包围,抗议声呐喊声使得拍摄无法进行,剧组里毫不相干的演员们也被记者们包围询问得无法脱身,被fans们围攻着要求表态“不赶走尹夏沫就拒绝出演”……

《纯爱恋歌》只得被迫暂时停机了。

第三天下午。

公司的办公室里弥漫着低气压,尹夏沫沉默地坐着。采尼眉心紧皱地翻看桌上堆起如小山般的报纸杂志,各种触目惊心的标题,各种充满冲击性的语言……

“绯闻是艺人的大忌!”

采尼脸色越来越阴沉,手一挥,所有的报纸杂志都摔落到地上。

“刚进公司的时候,雅伦应该告诫过你们!不能沾上绯闻,不能恋爱,更加不能有丑闻!你是新人,立足未稳,搞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你是在毁了你自己!薇安的事情你是亲眼看到的!只不过一些照片,就险些毁了她!你呢?!当事人都亲自站出来指责你了!而且那是安卉妮啊!你这一丁点人气,安卉妮伸出一根小手指就能把你碾死!”

“是安卉妮在撒谎!”珍恩忍不住说,“夏沫才没有做那些事情!公司应该做的是澄清谎言,而不是……”

“闭嘴!”

采尼盛怒,手指上的红宝石戒指闪出愤怒的暗光。

“你是夏沫的经纪人,你都做了些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撒谎?!安卉妮为什么要撒谎来害她?!还不都是你惹的祸!身为经纪人,应该帮助艺人搞好关系,如果出现不和,经纪人应该第一时刻出现化解矛盾!你呢,几次三番惹恼安卉妮,让事情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从现在开始,你的经纪人身份解除,我会给夏沫重新配一个合格的经纪人!”

珍恩呆住。

但是面对采尼的斥责,她却无言以对,又是慌乱又是难过,泪水不知不觉已经哗哗地淌满她的面颊。

“是我的错,请您不要指责她。”

尹夏沫心痛地将珍恩拉到自己身后,凝视采尼,沉声说:

“是我太不知道轻重收敛了,如果当初能够圆滑婉转一些,也许不会惹怒安卉妮,也就不会有现在的事情。不过,请您相信我,我跟凌浩没有任何关系,安卉妮在电视上所讲的睡衣引诱等等,纯属谎言。”

采尼盯着她。

尹夏沫迎着他的目光。

“这不是我是否相信你的问题,”采尼无奈地摇摇手,“如果是我,你就算杀人放火,只要公众不知道,我全都无所谓。但是,这种局面下,怎么让公众相信你呢?”在铺天盖地声讨尹夏沫的浪潮中,潘楠曾经很快就站出来,对媒体宣称,她相信尹夏沫绝对不会是安卉妮口中那种的人,以她对尹夏沫的了解,完全可以保证尹夏沫的人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