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浩的手臂松松放在尹夏沫肩上,并不看她一眼,径自顾着和安卉妮低声笑语。wWW、QuANbEn-XiAoShUo、cOM尹夏沫觉得自己的身子都僵硬了,自她出道以后,这是第一次和陌生男子有身体接触。虽然知道不过是例行公事,可是还是不舒服地想要将那只胳膊甩开。

“拜托!这表情怎么拍啊?!”记者们不耐烦地喊着,“尹夏沫你能不能笑一笑!剧里面你是狂恋阿凌,带出点感觉好不好?”

尹夏沫一怔。

就像被人硬生生甩了个耳光,她脸颊顿时火辣辣地烧起来,而即使在窘迫中,她也听到了身边凌浩嘲弄的笑声。

“不要太苛刻了,”安卉妮笑着,从凌浩的身侧歪头轻瞟尹夏沫,对记者们说,“人家是歌手新人王,只有声音,没有表情嘛。”

众记者哄笑。

笑声很大。

现场的人们都望过来,制片人和导演也低声询问发生了什么,远处的珍恩急得跺脚,恨不能冲过去把那些刁难夏沫的人们全都轰出去。

尹夏沫沉默地垂下眼睛。

当众记者以为她只有默默地承受嘲弄,装作听不懂安卉妮的话意时,她却微微一笑,淡然地抬头看向安卉妮:

“声音也是没有的。”

安卉妮愣住:

“呃?”

“在《纯爱恋歌》的开始时,冰瞳是用她的心偷偷去喜欢律司,不敢看他,不敢同他说话,也不敢接近他。”尹夏沫神态安静地说。

众记者哗然。

凌浩斜睨尹夏沫。

安卉妮先瞟了眼凌浩,又看了看面面相觑的记者们,笑容清纯地说:“很用功呢,以后也要多多加油啊!”

“是。”

尹夏沫语态谦恭地回答。

第一回合——

胜利!

珍恩偷偷捂住嘴笑。哼,就该给他们点颜色看看,她的夏沫可是最棒的!

******

晚上。

尹澄在房间里画画,灯光从地板的门缝透出来。客厅里,尹夏沫专心致志地看剧本,用彩笔划出她需要记下的每一句台词。洛熙坐在她的身边,将电视的声音调成静音,双腿跷在茶几上,享受着忙碌一天后终于能够闲适下来的心情。

然而,不知过了多久。

洛熙的视线长久地停留在尹夏沫的身上。她低头认真看剧本,并未注意到他的目光,于是,他可以肆无忌惮地凝注她,不用害怕眼底的感情会被她察觉。

晕黄的灯光下。

她身上有股淡淡的香气。

像是海洋的气息,淡漠的,轻柔的,沁人心脾,仿佛又毫无痕迹。

她的长发用发夹挽起。

一缕微卷的发丝滑落下来,映着她象牙般白皙的肌肤,她的睫毛又长又卷,眼瞳是透明的琥珀色,疏离,又让人那么想要接近。她的唇色很浅,淡淡的,丰盈润泽。

笔尖慢慢地划出台词。

她忽然皱眉,轻轻转动右肩,似乎那里有酸痛。

纤长的手指有力地按捏她的肩膀,方才的酸痛被放松的感觉取代。尹夏沫微怔,蓦然回头,柔和的灯光下,洛熙眼底有抹令她心悸的感情。

“看完了吗?”

洛熙略微狼狈地避开她的眼睛。不知道为什么,有时候他可以在她面前浓烈地表达出他的感情,可是有时候,他又害怕自己的感情会被她发现,再无法躲藏。

“没有。”

尹夏沫舒服地叹息,他的手指仿佛有魔力般,将她肩膀的酸涨全都带走了。

“拍戏和唱歌是不一样的。”洛熙瞥一眼她膝上的剧本,边按揉她的肩膀,边低声说,“歌曲你可以自己完成,用自己的方式演绎,赋予它生命和个性。但是拍戏,必须和其他演员合作,台词并不是单单背下来就可以,必须在和别的演员进行对手戏的过程中来赋予它灵魂。”

“我……”

她怔了怔,没有说下去,忽然又想起了新闻发布会上那令人难堪的一幕。她其实有些畏惧和不自信,只是,面对洛熙,一贯的骄傲令她说不出口。

“开始的时候,你必定会吃一些苦头,说不定会被导演骂,会听到其他演员的埋怨,”他轻轻将她拥进怀里,从后面轻吻她的长发,“但是你很快就会学会如何演戏,因为你是最聪慧和勤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