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wWW。QUAbEn-XIAoShUo。Com”

珍恩愣了下,笑呵呵地说:“不管怎样,现在还是很顺利的啊,《纯爱恋歌》的收视率继续狂涨,你的人气也越来越旺,哈哈,编剧又修改剧本将你变成第一女主角!我有预感,说不定今年的金冠奖最佳女主角会有你的提名呢!新的唱片专辑也正在策划中……”

日子平静地过去。

各娱乐媒体很快就淡忘了欧华盛公司交接仪式上的小插曲,各种各样的新闻每天出现在报纸上。

洛熙赴日拍摄《战旗》外景,《战旗》的拍摄进入中期阶段,《战旗》的一些片花流传出来,制作精美演技精湛令人无限期待,洛熙在日本出席各种社交场合,性感俊美的洛熙征服了日本所有的媒体,凡他所到之处都被无数的日本影迷包围簇拥……

各种报纸上满版都是洛熙的追踪报道,打开电视也全是洛熙的身影,中间虽然也会插有一些关于《纯爱恋歌》的消息,沈蔷新专辑宣传,潘楠的歌迷见面会等等,但是洛熙如深夜雾气般美丽的身影使得其他的一切都变成他的陪衬。

直到周四的傍晚。

一件丑闻的爆发终于引得世人的目光转移了焦点!电视台的各个娱乐频道里。

记者招待会。强烈的灯光下,安卉妮黯然神伤,她的面容有掩饰不住的憔悴,和绝望之后不顾一切的神情。

面对着众多的话筒。

安卉妮眼神空洞地望着镜头。

为什么她会痛恨尹夏沫,为什么她要在片场连续十几次掌掴尹夏沫……“再也无法保持沉默了,今天,我要将她做过的一切事情告诉公众!”安卉妮低声说,声音里的悲痛和恨意惊呆了所有的记者和电视机前面的人们。夜色的街头,路人们吃惊地看着路边巨大的液晶屏幕,听着安卉妮黯然神伤地宣布,她和凌浩交往两年的感情正式结束。原因是,新人尹夏沫在《纯爱恋歌》剧集的拍摄期间,不择手段地引诱凌浩,甚至公然穿着透明睡袍将凌浩约至酒店房间,当时凌浩不明所以带她一同前往,她才惊觉尹夏沫的骇人行径。被发现后,尹夏沫不但不收敛,反而更加肆无忌惮地引诱凌浩。安卉妮憔悴地流泪。

她不怨恨凌浩,面对尹夏沫这样的美女,也许每个男人都会心动,她只是想不到,尹夏沫可以为了得到凌浩而做出如此无耻的事情。

安卉妮宣布,从此以后她将会离开娱乐圈。娱乐圈变得如此肮脏,与其让自己陷身肮脏无耻的娱乐圈,她宁可告别她最热爱的演艺生涯和她深爱的影迷们。

安卉妮倔强地面对镜头。

她可以将《纯爱恋歌》剧集中第一女主角的位置让给尹夏沫,也可以将凌浩让给尹夏沫,但是,她不会为掌掴尹夏沫的十几个耳光而道歉。因为,那是尹夏沫应该得到的惩罚!

客厅的电视里。

遥控器不停地换台,各个频道都晃动着安卉妮憔悴流泪的身影。

“骗人——!!!”

珍恩脸色惨白,惊骇地瞪着电视里重播的画面,从傍晚开始,她们正在从通告回公司的路上,她和夏沫的手机突然疯狂地响起来,无数的电话尖叫着催她们接通。公司打来的电话说,公司门前已经围满了媒体的记者们,让她们暂时躲避一下。等她们快要回到夏沫家的时候,巷口也早被记者们的车辆围得水泄不通。于是她们只好躲到珍恩租的小公寓里。

“骗人!骗人!!她在骗人——!!!!”

珍恩气得语无伦次,双拳愤怒地握起,恨不得冲进电视里面,将撒谎的安卉妮的嘴巴撕烂!!尹夏沫勾引凌浩?!亏她也能捏造得出来!安卉妮这个无耻的人!她会遭到报应的!居然这样无耻地撒谎!!

愤怒地将茶几上的薯片扔到电视机上。

看着薯片在安卉妮的脸上四散而落,珍恩难以克制的震惊和愤怒才稍稍压下去一点。她沮丧着脸,不敢去看沙发里的夏沫,她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夏沫,一时间她也想不出来好的解决方法来戳破安卉妮的谎言。

“……不要看电视。”

尹夏沫的声音沉静地从她身边传来,仿佛一点也不惊慌,镇定得就像什么也什么发生。

珍恩怔怔地回头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