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说……”

“你是姐姐最好的朋友,也是她的经纪人。Www!QuanBeN-XiaoShuo!cOM拜托你好好照顾她,也请将她的情况都告诉我。”或许他并没有能力帮助姐姐,但是他可以不用整日整夜地乱担心,也可以在她不开心的时候,不着痕迹地安慰她,给她做好吃的饭菜。

珍恩的眼睛湿润了。

她心里热烘烘的,又有些微微的嫉妒。

“我为什么要帮你呢?”

拼命扎着杯底的珍珠,她觉得自己奇怪死了,为什么心里会忽然不舒服呢,他是夏沫的弟弟,关心夏沫是理所应当的啊。为什么,胸口酸酸的,好像在吃醋的样子……

“……”

尹澄也怔住,像是想不到她会这样问。

“那这样好不好?”珍恩咬住吸管,偷偷瞅着他,脸红红地含糊地说,“除非……你答应和我交往……”

她说的声音很小很小。

店子里很热闹。

客人们谈话说笑。

尹澄试图听清楚她刚才究竟说的是什么。

“好!我答应你!关于夏沫的事情,无论大小,我都会第一时间告诉你!”珍恩握紧拳头,发誓般地低喊,“而且,为了我最喜欢的小澄,我也一定会好好守护夏沫,遇到所有的困难我都会第一个挡在她的前面!”

也许……

他会讨厌她吧……

如果他知道,她是那么那么喜欢他。自从四年前在教室外面见到他的第一眼起,她就喜欢他了。为了能够常常见到他,她让自己成为夏沫最好的朋友。被他所感激的那份友情里,其实她有着那样的杂念……

“谢谢你,珍恩。”

尹澄的笑容纯真无暇,明亮的眼睛仿佛没有染上世间丝毫的尘埃。她痴痴地望着他,算了,就让他不知道好了,就这样地守护他,永远地守护他,也替他守护他所珍惜的一切。

忽然。珍恩想起刚才自己丢下夏沫跑出来,会不会不太好。不过,那只是公司的交接仪式,艺人们露面走个过场就可以了吧,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的。大会议室里布置得华丽而简约,黑色的大理石地面,法国长桌上雕刻着金色美丽的图纹,欧华盛和原sun公司高级主管们坐在前排,芬芳的鲜花簇拥着他们。

薇安、姚淑儿和公司里的所有艺人们坐在温暖的金色丝绒座椅里,她们鼓掌,微笑,看着主管们致词、切开巨大的蛋糕、开启香槟、金色的香槟缓缓流淌进高高堆起的数十只水晶酒杯中。

完美的仪式。

如同电影画面般的流畅完美。

尹夏沫安静地坐在角落里,思绪却淡淡地从这场景中抽离了。她望着前方被鲜花簇拥着的欧辰,然后,有种苦味在心底晕染开来。欧华盛公司是欧氏集团旗下子公司,欧辰是新任的董事长,以后,他就是她的老板了。原以为会逐渐远离的生活,竟然又突如其来地以更紧密的方式靠近在了一起。她的眼睛黯淡下来。

所有的努力在他面前竟然是如此地不堪一击啊。只要他买下她所在的公司,就拥有了她的合约,就可以轻而易举地将她雪藏,不给她任何出镜和工作的机会……

她沉默地出神,望着前方倨傲冷漠的欧辰。清冷的阳光笼罩着他,疏离而冰冷,恍如他是没有感情的,眼底的暗绿就像寒冬结冰的深湖。

对他而言。或许她就是一只小小的蚂蚁。只要他伸出一根手指就可以将她辗碎,就可以轻松地将她以前所有的努力全部摧毁。

欧辰看向尹夏沫的时候。

她已经将视线移开了,望着窗外。阳光洒照着她的长发,反射出一圈圈柔和的光晕,她如同是被光芒包围的,明亮得竟然有些晃眼。她似乎在想些什么,有些神伤,有些落寞,可是唇角却有淡淡的无所谓的笑意。

是宿命吧……

哪怕被她伤害得鲜血淋漓,却依然无法忘记她,甚至无法去报复她,或是远离她……当她的痛苦的时候,他的心是千百倍于她的痛苦;当无法再见到她的时候,他的心荒芜成冰冷的坟墓……

也许……

真的是宿命吧……

时间慢慢的流淌过去。

交接仪式结束了,在采尼的引领下,欧华盛的高级主管们参观了原sun公司的声乐室、练功房、办公室等等。采尼的职位没有变动,依然是宣传经理,能够看出来他很开心,被并入欧华盛公司意味着他以后升迁的机会更大了。采尼热情地介绍着原公司运作的情况。欧辰沉默地听着,欧华盛的主管们礼貌地点头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