恍若流动着宿命的气息。wwW,QUanbEn-xIAoShUo,cOm

蔚蓝的天空。希腊式雕花的窗户,她白色的身影,淡淡的,象空中那抹随时会消散的云丝。远远的。仿佛童话里被囚困在阁楼上的公主般,尹夏沫站在二楼的玻璃窗前,她的眼睛沉静如大海,怔怔地望着欧辰的方向,嘴唇微微发白。

“你们会为此付出代价。”

最后一点光明在欧辰的眼底熄灭了,他的声音冰冷如铁,那句话仿佛不仅仅是对她和洛熙的宣判,也是对他自己的宣判。这么多天以来的平静,原来竟然蕴藏着这样的暗涌……他的报复终于开始了吗?

收购sun公司,是他报复计划中的一步吗?他——打算怎么对付她?拿到了她的合约,然后将她雪藏吗?

此时,珍恩和尹澄坐在一家珍珠奶茶店里。店里暖意融融。临街的座位。珍恩抱着温热的奶茶,心跳声扑通扑通。见鬼了,又不是第一次见到小澄,为什么心脏跳得好像要从喉咙里蹦出来一样呢!她觉得自己的脸好烫好烫,偷偷看一眼对面的尹澄,啊,他象小鹿一样纯洁美好,纤长微卷的睫毛,清澈单纯的眼睛,仿佛有天使的光环照耀在他的头顶。

珍恩痴痴地望着他。

这应该……算是她和小澄的第一次正式约会吧……

当接到小澄的电话,她的脑袋顿时狂喜成空白,顾不得那么多,跟夏沫说了声就跑出来了。小澄居然约她!居然主动约她啊!

“珍恩姐……”

尹澄凝视她,眼睛里有种郑重的神情。

“不要叫我‘姐’啦,”珍恩沮丧地用吸管捣着杯底的珍珠,“好像我很老的样子,就叫我‘珍恩’就好了嘛。”

尹澄怔住。

珍恩看到他困惑的模样,又连忙摆手,挤出满脸笑容,说:“没关系没关系!你继续说吧!”

“珍恩……”尹澄犹豫着终于将“姐”咽了回去,“我想拜托你一件事情,好吗?”

“好啊!好啊!”

她激动得泪水都快流出来了!

天哪!他叫她什么?!“珍恩”,天哪,这两个字从他嘴里说出来怎么会好听得就像天籁之音一样呢?!别说是拜托一件事情,就算是一百件,就算是让她爬到天空摘星星也没有问题啦!

“一直以来,很感激你。”尹澄的眼珠清澈如春日泉水,微笑,“你是姐姐的朋友,陪在姐姐身边,照顾她,帮助她,所以,很感激你。”

“啊,那是应该的!”

而且,珍恩歉疚地想,其实夏沫照顾她更多啊。在学校里帮她写笔记复习考试,打工的时候总是帮她多做一些工作,现在又给她那么好的机会,让她可以实现理想成为经纪人。

“有些事情,姐姐怕我担心,不肯告诉我。或许在她心里,我永远是需要被保护的弟弟,”尹澄的笑容里有淡淡的苦涩,“但是,我已经长大了,我也想保护姐姐,也想分担她的烦恼和痛苦。”

珍恩张大嘴巴。

她知道了,是夏沫善意的隐瞒伤害到了小澄。

那天从报纸上看到夏沫被安卉妮掌掴的新闻后,她跑到夏沫家时,小澄正面色苍白地看着报纸,吓得她以为他的病发作了。夏沫的手机关机,尹澄心急如焚,失去了往日的镇静,不停地不停地拨打,在一次一次的无法拨通后,他的身体再也支持不住,苍白着晕倒在沙发里。

幸好珍恩知道尹澄的药放在哪里,迅速喂他吃下,他才慢慢醒转过来。当时她急坏了,要找急救车送他去医院,他却抢过电话,固执地继续拨打夏沫的手机。

夏沫的手机接通了,她眼看着满脸焦急的尹澄竟然用那样温和的语气同夏沫说话,心都快碎了。夏沫回家前,他又叮嘱她,绝对不要将他刚才发病的事情告诉夏沫。

互相珍若生命的姐弟啊……

“夏沫是不想让你担心,”珍恩轻声说,“她是坚强的,许多许多事情她都可以解决和面对,你是她最珍惜的人,她只是想让你生活得简单快乐。”尹澄点头。

“所以,姐姐如果不告诉我,我也不想让她觉得我太罗嗦。”他明白,只是姐姐也是他最珍惜的人,他也想让她生活得简单快乐,“那么,请你告诉我好吗?无论姐姐遇到什么,她为什么事情而快乐,为什么事情而苦恼,有什么事情使她感到沮丧,都请你告诉我,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