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在蕾欧广告代言的事情上欧辰很看好夏沫,但是这种世家少爷们的心思变换不定,如今她们的合约都掌握在他的手里,或荣或衰都在他的转念之间,由不得她们来耍个性。wWW,QuAnBen-XIaoShuo,cOM

尹夏沫的面容变得苍白起来。她咬住嘴唇。心底流淌过一抹无声的叹息。

然后,她低下头,长长的睫毛遮住眼底复杂的情绪,她让自己的神情恢复成平日的淡静。洁白的手指将美丽的绿蕾丝缠系在他的手腕上,一层一层,长长的蕾丝,细细地缠在他的手腕上。

柔和的霞光将欧辰和尹夏沫照耀在一起。

她洁白的面容。

温柔的手指。

晚霞的光芒剪影出她长长的睫毛。

欧辰的眼底原本有种蛮横的脆弱。渐渐地,在她的温柔的动作下,眼底的蛮横渐渐散去,只余一点点微弱的光芒,沉黯的绝望如冰冷的海水般慢慢地似乎要将他溺毙。

蕾丝一圈一圈,缠绕在他的右手腕,恍如是他和她的命运,一圈一圈,一层一层地缠绕在一起。

隐约地,有闪光灯一闪。

欧辰眉心微皱。

采尼也发现了那偷*拍的记者,正欲走过去将那记者的照相机拿过来,欧辰却在这时微微一咳。

采尼敏锐而困惑地停住脚步。

少爷的意思是不管吗?

可是少爷厌恶被拍照是众所周知的啊,怎么会……

欧辰冷漠地勾起唇角。

他也想看看,明天报纸上的照片是什么样子呢……

“明天我去日本。”

晚上,洛熙将随身物品放进行李箱里,想了想,又将他和夏沫的合照相片放了进去。照片里,他调皮地亲吻夏沫的面颊,她吃惊地回头,又笑又恼。他微笑着,手指轻轻抚摸相框,啊,画面里的他和她看起来就像是亲亲密密的一家人。

“你会想我吗?”

去日本拍外景需要一个月的时间,以前已经习惯了飞来飞去的生活,可是这次还没有离开就想要回来了。洛熙装作玩笑地问她,心里又像每个恋爱中的男孩子那样期待她的回答,手上的动作放轻了,然而等了许久,都没有听到她的声音。

他回头望去。

尹夏沫抱着靠枕窝在沙发里,脸上没有脂粉,干干净净的面容,她出神地望着窗外的夜色,眼睛里有种迷离的神情。宁静的夜色淡淡地将她笼罩,恍惚间,她仿佛根本不存在,只是如泡沫般的虚幻的影子。

“在想什么?”

洛熙坐到她的身边,从身后将她拥住,紧紧地抱住她,感觉到她温热的身体,呼吸着她的气息。紊乱的心跳平静下来,他孩子气地将下巴依偎在她的脖颈,她是他的,不可以随随便便出神发呆。

“你的东西都收拾好了吗?”

被他拥抱着,尹夏沫的思绪从下午的情境中抽离回来,她微笑不着痕迹地回避了他的问题。

“收拾好了。”

“我看看……”她细心地帮他检查行李箱中的东西,看到里面的照片,她的手指顿了顿,洛熙的脸颊悄悄红了,飞快地将镜框反转过去。尹夏沫的脸颊也悄悄地红了,她低头,洁白的耳垂也染上淡淡的红晕。

“你忘记带药了。”

她轻声说,起身去家用医药箱里拿出一些常用药,放进一个小小的袋子里,然后放进他的行李箱。到洛熙公寓的次数越来越多,她逐渐给厨房配齐了餐具,也准备了急用的医药箱。

她低声细语:“在外面如果觉得身体不舒服,一定要及时吃药,或者去看医生。维生素也要记得每天吃。”

“如果我生病了。”洛熙心口热热的,幸福的感觉让他的声音多了些撒娇的味道,“如果我发烧发到40度,病得很难受,又很想你很想你,你会不会飞到日本来看我呢?”

“记得吃药和休息,不会很容易生病的。”尹夏沫微笑,知道他应该早已习惯了到各国拍外景的生活,水土不服的情况应该很少了。“假如是真的呢?”

“……”

“假如我病得快要死了,临死前就是想再看你一眼,”他低低地说,“你会不会……会不会不顾一切地来到我身边呢?”她凝视他。

就在他以为她不会回答这个可笑的问题时。

她握住他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