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好吃。wWW、QuANbEn-XiAoShUo、cOM”

洛熙的眼睛乌黑湿润,苋菜粥淡淡清香的味道就是家的味道吧,不用珍馐美味大鱼大肉,可是能够一直吃,就算吃几十年也不会觉得腻烦。温暖的灯光,厨房里微笑的她,清淡的饭菜香气,一切那么美好而幸福……

他心底却忽然抽痛。

会不会只是转瞬即逝的幸福泡沫……

越是美丽就越是易碎,上天让他感到幸福也许是为了要让他坠入更深的地狱。她能够在这里住多久呢,也许,当她知道了安卉妮打人事件已被曝光,会立刻离他而去吧。

他的眼神沉黯下来。

“苋菜是在夏天生长的吗?”洛熙好奇地说,一勺一勺仔细地品味苋菜粥的鲜美,“可是现在是冬天啊,你从哪里采到的,是从超市里买的吗?”他让自己的思绪从安卉妮打人事件上离开,不,他不要告诉她,就让她什么都不知道,在这里陪着他……

“夏天的时候我采了很多很多,把它们洗干净,捏成拳头大小的一团一团,放在冰箱里冻起来,可以保存几乎一年的时间,而且味道跟新鲜采来的差别很小。”尹夏沫笑着说,看着餐桌上的饭菜基本已经被消灭完了,心里有种满满的温暖感觉。

洛熙怔住。

他慢慢转头,望向她:

“你回家了?……”

只有从家里的冰箱,她才能够拿到这些苋菜不是吗?那么……她看到那些报纸和新闻了吗……

“嗯,我回家了。”她笑了笑,“中午想要做饭,发现厨房里竟然连餐具和基本用品都没有,就去超市买了这些回来。我没有买成套的瓷器,都是一只一只的,不同的菜式应该配衬不同的盘碟,就像不同的歌词应该配衬不同的曲子。”

“只是这样?”

她没有看到新闻,对吧,否则,她怎么可能还留在这里……

“然后,我看到了报纸。”

超市里所有的报纸都在醒目位置登出《玉女偶像安卉妮为泄私愤,借故掌掴新人明星尹夏沫》等类似标题的新闻。

尹夏沫轻轻皱眉。

“为什么一夜之间,所有的媒体都知道了这件事情?昨天应该是没有娱记在场的,事情怎么可能会流传出去?”

看到那些报纸,她心知无法瞒过小澄和珍恩了,赶忙把手机开机,里面的短信已经多到要爆掉,全是小澄和珍恩传来的。她打电话回去,刚响一下,小澄就接了起来,那担心关切的声音顿时让她充满了罪恶感,紧接着珍恩把电话抢了过去,劈头盖脸指责她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怎么居然可以不告诉她!

她想要解释,事情并没有报道中的那么严重。

珍恩气恼地打断她,命令她立刻马上回家,他们必须立刻马上见到她,否则决不原谅她!

“也许是有人刻意泄漏出去的,不过,那个人应该对你并无恶意,所有的报道和舆论都是倾向性很强地站在你这边谴责安卉妮。”

洛熙的心渐渐沉下去。

果然是泡沫,盛夏里美得虚无飘渺的泡沫,指尖刚刚要碰触到,它就空气般的碎掉了……

“我不希望这样。如果没人知道,也许这件事情就结束了,安卉妮或多或少会收敛一些,接下来的拍摄也会轻松些。可是,如今事情被曝光,虽然舆论对我有利,然而安卉妮却被逼到悬崖边缘,以她的性格恐怕会做出难以想象的回击。”

尹夏沫暗想究竟是谁将事情透露出去的,而且竟然能够将废弃的镜头都找出来散发到网络上。

隐隐有种怀疑……

阴影里,那个冰冷倨傲的身影,手腕上轻轻飞扬的美丽绿蕾丝……

“为什么你还回来……”

洛熙猛回头,紧紧地瞪着她,就像忘记了危险的的孩子,赫然发现在他面前的美好和幸福只是幻影,那种失落和痛苦让他无法忍受!一颗心渐渐沉入冰水里,忽然有种莫名的怒火使他发起脾气来。

“既然已经知道了,为什么还要回来?不是有无数的记者要找你吗?不是还有小澄等着你回去吗?那为什么还要回来这里?为什么还要给我做饭?为什么要让我以为你什么都不知道?!”

他恼怒地说,

“你是在施舍我吗?!让我象白痴一样地以为你什么都不知道,以为可以和你在一起,忘记所有的事情,就只有我和你……”